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红军曾经在我的家乡走过


  旋涡村红军驻地
  这是被风,还是被水旋起的小小涡轮?小小的村寨,曾被荒凉的翅膀,轻轻悬起,又放下。
  闭塞,是它的别名。
  1936年9月18日夜晚,恰如风暴之眼,又恰如静极之月。
  深夜,村中那个方正的回民小炕上,一盏灯亮着,毛泽东,不时将手伸向一盆小小的炭火。
  他在写。
  风站在屋顶的茅草上,沾满月光。
  他,还在写。
  搁笔的瞬间,他望了望入秋的庭院。白天,阿訇丁正邦老人來过了两次。牛眼麻、牛吾个、沙发木们烙的大饼、满月一样圆的锅盔,是古老而真诚的乡谊。
  哦,还有那5只羊做的汤:真香!
  红军牛角号
  红缎,是对它的褒扬——曾经澎湃如大海,现在仅作为背景。
  它,终于静下来了。
  现在,我们相隔玻璃对视,那血色的号音似乎随时仍可以鼓荡起飓风。
  展开旗帜,带霜的马蹄,翻过了一朵一朵乌云和落雪。湘江呜咽,残阳压低了娄山关如海苍山之上,你用血性的号声,鼓舞成千上万的战士,漫山遍野地冲锋!
  铜质的信念,永远没有锈迹。
  红军二郎山战斗遗址
  铁锹出锋,镐头的每一次舒展,都是在掘进。70多年了,这条掩体依然在大地上,如箴言一行。
  每年夏天,那远去了的声音依然在回旋,迎接穿越树梢而来的阳光。
  每年冬天,都有白桦林、小叶杨,舒展枝叶——它们,可是当年分外香的战地黄花?
  这里,再也没有了硝烟。
  只有和平和宁静。
  偶尔,我也走一走。擦去攀登的汗滴,总是把一缕回望的目光,挂在莹莹绿草上。
 
李马文将手汗滴白桦林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慕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