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穿越千年访范蠡


  捧一瓣心香敬你!
  敬你在楚宛三户里,敬你在吴越风云中,敬你在陶地尘烟间,敬你在四海庙宇内,敬你在大道无形、泽被万物的慈悲和光明里。
  将你的画像一字排开,将我的呼吸屏定在混沌之初的安静里,我就是你的画师,我观你的眼、观你的鼻、观你的衣袂和金冠,观你相上的细微起笔和落笔,我期待能用我写意的心法,抽象出一处链接,用我心海里悸动的涟漪,轻轻一点,便穿越进千年之前你的世界里。
  我希望能像文种一样与你惺惺相惜,亦或是做一次向你求教的学生,恭立雪地里,等你开门时见我的一刹那,被我的诚意电到,让灵犀的暖流回荡在彼此的胸腔里。但是,我不能,歷史的因缘已是定局,我只能作为轻叩你窗棂的晨曦,沾湿你蓑衣的春雨,送你清凉的夏日晚风,亦或是划落你眼前的叶上露滴,在悄无声息里,窃喜地走近你。
  看你,在风里雨里、尘里烟里,在刀光剑影中,在儿女情长里,在风起云涌时,在花开花落际,在得失进退间。
  看你仗剑长啸,以发少年疏狂。在楚宛三户里,家乡的空气亲切自由,佯狂的你亦痴亦醒地混迹尘俗,人虽称你"小疯子",却遮不住你"真名士,自风流"的骨里光芒,文种一眼见你便"万人丛中一握手,使人衣袖三年香"。
  看你策马扬鞭,一往无前,任身后那一片家园温情在尘烟滚滚中缩成一点模糊的镜像。自从一识文种后,身命酬知己,天涯共踌躇!此去经年,去国离乡,勇挣一番霸业宏图。
  人们都说"荆棘丛中下足易,明月帘下转身难",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威风八面,高官厚禄,如此明月如此圆,你是如何做到说退就退、说走就走?兔死狗烹,鸟尽弓藏,一股透心儿的凉,冻住了那杯你举起来,又放下的酒,"酒入愁肠愁更愁",且停了这杯,罢了这酒,舞剑去!一剑贯长虹,英雄气浩然,剑舞如雪飘,落英随风去!吴在哪里?越在哪里?今夕何夕?遥远的故乡走了,故乡的伍子胥走了,跟伍子胥同侍于夫差西施走了,夫差也走了,兵士走卒与黎民苍生在数次的战乱中也走了无数……剑风嗖嗖,往事在剑影里一幕幕闪现,是非成败转头空,不如早归去!"万般带不去,唯有业随身",累了,就换一种活法,到寻常的人间烟火里去寻一下淡淡的乡愁,做一回寻常的匹夫俗流。
  收剑入鞘,已是夜阑更深,守门的护卫已昏昏睡去,顾不得仔细打点,唤上家眷亲仆,带上细软,星辰赶路,连夜启程,扁舟江波里,潇洒度余生!
  我再看你,你已在江上清风里,山间明月中。在海边,你与家人一起耕种,泥巴糊满了裤腿,粘的头上脸上全是,也全然不顾,你说能与这长养万物的泥土搅和在一起才是幸福。你穿梭在市井的叫卖声中,遍看人情风物,在这里你似乎找到了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相逢的惊喜,做买卖吧,过最寻常而又丰富的生活。 给自己取个雅号"鸱夷子皮"——牛皮做的酒器、酒囊皮子,表面上看是个牛皮囊,但囊里装的是什么味的酒,就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了。
  奉一瓣心香,恭立你门外的雪地里,敬你!期待你静默千年的门吱呀一开,你的精神便如旭日出海般忽尔照进我的心里!
 
大雅尘烟夫差文种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雪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