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梅花天里梅花醉外一篇


  一剪梅花一溪月,一纸小字一年华。尘世深深,怎敌我梅花天里醉梅花,一枝红梅,唤得我红尘如画。
  ——题记
  梅花初
  雪,迟迟。
  午间,阳光美极了!一朵一朵在黄绿的草坪上跳跃,明媚得仿若初春的新阳。有灰羽红喙的鸟,昂着俏丽的小脑袋在铺满阳光的草坪上蹦跳,有学步的婴孩蹒跚着追逐不怯生的鸟儿,楼下的花园,一派安和从容。日常,平常。
  细细地冲一杯小女子新送的挂耳咖啡,苦涩过后,果然有圣女果、甜橙的味道在唇齿间弥散,小厨房里煮着红枣莲耳汤,听云阁的《一世红妆》,薄薄的忧伤,很动人,轻轻慢慢地小叩心扉,柔软的情愫被音乐引着,步幽深,渐萋萋……日常,平常,这是我周末的安适。
  西风乖巧不语,哪里会转芦花雪?
  透过薄薄的心思和光熙,仿若看见光阴溪流上,布满花瓣、梅枝、小黑雁……
  梅花初,雪迟迟。知道你会来,我很安静地等待。尘色很丰富:冷风里,每天转两次车从一个小城到另一个小城上班;简素的晚餐后,在广场跳一个小时的健身操,热腾啊!轻松啊;深夜里把发了一天的玉米面团,做成"黄玫瑰",大朵小朵,每一朵都是认真的……
  依然是爱白雪的,亦爱红的绿的黄的梅,从春天的第一朵花开,就等待冬天的第一朵落雪。宛若光阴周而复始,我见你容颜俊朗,仍是故人,你看我眉眼含笑,美好如初。
  日常,仿佛别人看到的我,满心都是良辰美景,可是,这三个月啊!母亲病恹恹的,于我,似乎世间从此无娉婷,揪疼啊!不在眉间,在心上。
  那天,医院里残香尚浓的桂子树下,老母亲口齿不清的一声叹息,终于穿透了我多日的盔甲,顿时,那点坚强溃不成军,一地的崩溃凌乱,像淋湿了羽毛的小鸟,扑棱棱挣扎着伏地哀啼……
  这几日,母亲慢慢好起来了,她依然可以是我作小女儿娇态的温暖依靠呀,她已经很老了,老得走不成道了,她依旧可以让我暂时放下游走的心绪呀,让远空零散的星光都暖暖的开在眼前呢,她衰老的身影在远,我们依然可以隔着黑夜静静的陪伴……
  光阴里,母爱,永远是我渡红尘的小船!漾呀漾,我放满疲倦,眠得安恬。
  不在意那年春花惹了谁,不忆起那弯明月眷了谁,我只需记得善心女子浅笑的眉眼,只看到满目的山色晴岚,以及淡淡清辉中溢出的牵念……如果,岁月可回首,愿抚平所有行走中的焦虑和浮躁,定然衣袂飘飘,看陌上梅花初,一副衣襟别花的静气和端然……
  若能够如此,那么这一趟人间对于自己,便是最暖的宽厚了。
  梅花天
  阳光美极了!去花棚,买一盆似开未开、有丰硕花蕾的木槿,大花蕾丰满蓬软得要撑破橘黄的衣襟,尖尖的小花蕾呢,宛如羞涩女孩裹着紧身小袄似的;叶是浓绿的,绿得油汪汪的。抱回家把木槿置于案头,案上有午间大朵跳跃的阳光,有莲花状的小墨池,有砚台,有墨迹未干的小楷。
  这就是我周末的日常。有肉,有花,有细细呀呀、吴侬软语的音乐,老母亲坐在绣花软垫上打瞌睡,小厨房里有飘着香氣的羊汤。日常,平常。
  薄薄的心思,静气,开阔。泡一朵硕大的干红玫,工作台对面的小女子送了半罐,平素喜欢买玫瑰花泡茶的,都是小袋子里密密匝匝、小小暗红的花蕾,像这般大而美的,名字叫墨红玫瑰的,见之极爱。她泡一朵,我泡一朵,伏案做公事,小小的办公室满屋跑着玫瑰的香气呢。窗外无雪,大寒节气天,下着细细的清雨。日子端然,细水长流,真好!
  午间读宋词,恰好读到蒋捷的那阙《梅花引》,他写道:都道无人愁似我,今夜雪,有梅花,似我愁。看见这一句,突然想起那一片梅花林,就在单位大院的东南角。梅林边上有一处小亭子,几张黄的蓝的红的长木椅,梅花就在那静静地开,黄梅花,香气四溢。去年冬天下雪天去看梅,那般动人的冷艳哦!哪有愁啊,清贵高矜,像一群美人拖着黄绸缎的长裙窸窸窣窣地走过残雪。终究是蒋词人自己有一些文气酸酸的烦愁,偏要拉上冰心纯净的梅花,做一个同病相怜的知音吗?也罢,硬要高洁美丽的梅花为伴,似乎其愁又可略解了吧?古人的人生,梦想和现实很纠结,千年之后的我们,对于他们的高古之气呀,或者是不食人间烟火呀,郁郁寡欢亦或怀才不遇等等,很同情,也很理解的,同时,也更知足于自己的人生。都是人间走一趟,古人的美好到底没有我们的多。
  越来越喜欢在陌上晒烟色,花也不识侬是谁,云也不知妾是谁,自由自在的喜呀怨呀,风一样无拘无束,想漂在林上就漂在那,想泊在暖湾就泊在那,想追着年轻时的妈妈背影回老屋就回……在花木苗圃都恣意张扬的陌上,我也是一个穿白裙赤着又白又轻的足,在苏醒的、又软又香的春泥上撒欢的姑娘……喜欢安静的,就来最喧闹的陌上。不喜欢朋友圈里挂着朋友名义的虚妄,最熟悉的,也是最陌生的,最陌生的,也是最无拘的……
  冬天很清寂,像一个绾髻的小娘子,薄施粉黛,穿一件立领斜襟九分袖的花棉袄,只忙厨事不问花月,书上大抵都这么说。半夜里煮一壶老白茶,茶一杯一杯地喝,事一件一件地捋,直坐到那弯眉月被晨曦中的鸟声啼落,人是困倦的,心是欢脱了:日子每天都是新的,终究要慢慢走,细细过。
  彼此当珍重,莫负好时光!我爱上了这能纯净灵魂的梅花天。
  梅花醉
  少年时,喜欢读宋词,尤其钟爱婉约派的李清照,读她写梅的小词,爱不释手,朵朵梅香开:"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
  那种穿透光阴的陶醉呀,那些薄如素锦的碎碎念呀,就藏在嫣然女子的梅花袖口处,一抬手,一放手,就已经开成了满是梅花香味的时光呢:"共赏金尊沈绿蚁,莫辞醉,此花不与群花比"。
  恰如,那女子氤氲在眼底的喜悦,于千年前的小词里翻阅,从墨香的小词里溢出,和着那女子唇边的半朵笑意,一如光阴里的爱情,心仪,烂漫,绕指,生香。
  似乎看到那个风雅浪漫的女子,正和新婚的情郎开怀宴饮呢。梅花俏俏开,月儿媚媚圆,雪白的良宵,品酒赏梅,易安醉了醉了,粉面含笑,眼波流转,憨态可掬,软软偎依郎君怀。明诚啊,你来看,谁也比不上梅花美!
  女词人的青春和爱情,繁华繁盛呀!最后也只是盛开在纸上,做一枚最深的印记在心里流淌。这就寄在了清绝孤高的梅枝上,千年之约的梅花,还有女词人的小令,梅是易安,易安亦梅,一袭梅衣,绝世芳华,两袖月光,倾城风雅!
  中年再读易安梅,为伊人薄叹一声,柔软了心思:宋朝年间的才女子,她漫不经心地揉搓着梅花,倦梳妆,素挽黑发,清泪滴落下来,濡湿了罗衣。无奈啊,明诚短聚首长别离,闺中寂寥呀,园中梅花朵朵白雪如梦,美得羞煞人!也让少妇寥无趣,只盼妾的郎君归。
  每读这句词,虽境遇各不同,可心情是一样一样的呀!思念是一样一样的呀!比闺中不知尘事愁的贵妇,多了一层又一层尘心的凌乱和困窘。梅花季无梅花,只有彻骨的凄寒,眼泪是一样的,没有绮罗濡湿,只是一滴一滴打湿了烟青色的旧小袄,宛如开了一朵水墨的梅。
  因了喜欢梅,那些年有些窘迫不愿见人的我,努力绽放成自己的样子,不,我不淹没在春天的一片花海中,愿做一朵梅,我宁肯开得不好看。
  那些年,为了盛开,我一直努力地,带着自己颓灿的样子,就像寻找着自己的前世与今生。有些世事,薄凉如刀片,我乖巧地躲避,让它割开的,是期待助力而破的梅花蕾,正好,顺势绽成最恣意的怒放!极好的!颇聪明的女子!偶尔,为之沾沾自喜。
  女子的一生,大概就是一朵花的过程。三春花事终收敛,人生四季,绽放的只那一季。独爱梅,和那个宋朝的女子一起,和那个宋词里的女子一起吧!
  "看取晚来风势,故应难看梅花"。
  晚年的易安绝望而无奈,她只要开一季的花,因为,不知道是不是能活到下一季时间,把所有的孤单与绝望放逐于江湖了 。晚景孤苦的易安怜花而自伤的痛楚心境流淌在词上。
  国破家亡后,李清照漂泊天涯,远离故土,年华飞逝,身边的亲人爱人许多都已不在了。
  人生的安静和动荡的文字哪一个更重呢?
  一种梅花,三种心情,易安的"梅花"已由前期的高情雅趣,转化成了晚年飘零身世的象征物。
  一阙清词,读来美则美矣,却又无限凄凉。真想抱抱易安,抱抱那个孤高清绝、才情如梅的女子,那个千年前在坎坷人生中,纤弱独行的女子。
  人生已小半,是终于安下心来归于尘归于土,繁华旖旎终于过去了。这薄薄的心思,放在冬天里,读梅赏梅时,依然偏爱易安的那阙《清平乐》,不伤郁,反而觉得有种脚踏实地的温暖。仿佛看到那奇绝的女子提着一盏梅花灯,执一卷古书,在帘外白月光的梅花林里,且行且吟,梅姿洒然。
  因为心中无风月,眼里无惆怅,终究是没有辜负这平平仄仄的光阴,年年梅开,明媚一场又一场。
  日子渐渐绵长绵柔,那种静气与开阔,真算端然了。
  又是一年梅开季。此时最想写梅花般的文字,因为它自有一种清静之气。也依旧最爱读醉梅的易安的小令,夜读那些美妙的文字,声音仿佛染了雪冬的纯净与早春的薄嫩,让我心怡如雪,连玉也生烟了。
  和易安一起读梅花吧,有微醉的熏然。那醉心的情愫呀,结满淡白深嫣的梅花蕾……
  梅花天,好好生活,慢慢相遇。煮一壶茶,折一束绿梅花,撑一把青伞泠泠雨下走,幽幽地把尘事走到春天,走到花开荼蘼……
  四月,一半花气一半烟火
  四月,花朵压弯了小城的枝柯,像一场惊心的爱情,美得料峭动人。
  我的一颗浮在花云深处的心,却禅翼般薄薄,妥帖的,蝴蝶敛翅般,栖落在人间低处的小生活里,一团不动声色的喜气。今年春天,花,重重叠叠地开,雨,一遍又一遍不分晨昏地洒,弄得大半个春天都水露露的。雨水是勤了些,可阳光却更勤谨,所以花的眼,叶的衣,依旧清澈澈。该红的红,该绿的绿,像出浴后的姑娘,挡不住的新亮,千娇百媚的。红香玫美人似的,每人一身红衣裳,喜气洋洋。
  新牡丹花开富贵,凤冠霞帔,繁荣到极致;栀子绿叶肥实地挤在一起,像勤谨的妇人,每家每户都捧出了最丰硕的蕾,精神抖擞地等花展,几天后,都想做白朵硕美的栀子花一姐,能想象出她们素衣素面,绝代清贵的模样……
  周末的烟火,湿津津裹着花气。
  张恨水先生说:在乡采得野花,常纳水于瓶,供之笔砚丛中。花有时得娇艳者,在绿叶油油中,若作浅笑。余掷笔小思,每为之相对粲然。初未计花笑余案之杂乱,抑笑主人之犹能风雅也。此为短案上之最有情意者,故特笔记之。
  折花纳水于瓶,这一点,我也和张大师一样喜欢。爱它,便拘于室内眼前,看它美轮美奂、粉妆红妆、绿裙瑶瑶,也给我烟熏火燎的尘色,添一笔风雅,虽是附庸的,也无妨。
  海棠呀紫荆们,花开荼蘼;梨花一树香雪衣,一副纯洁贞静的新秀女模样;春风宠溺无边,绿草白野花绣呀绣花毡;枝头花瓣不胜醉喜,栖落青草间微微娇喘……
  春天的雨夜,是读书写字最合宜的时光。慢读宋词,看绿裙曳曳的闺秀从小令里款款走出,不对话,只凝望,也醉心。就像这夜晚,触手可及的是喜雨,是春水泽被的一草一木,听,它们不胜欢悦。雨后的清晨,一抬眼,可以看见窗外云雀在叫,那叫声是绿色的,和这春天一样的绿,喜悅悦的透着贵气。
  我的几分古意和隐幽,重门深锁,拘于春天的流光里,一副貌似安恬的模样,其实在这深深浅浅的鸟语里,不与春风道,不与外人道,独享内心的繁盛,更如眼下这浓浓淡淡的花香。
  春色最动词人怀:陌上秦观,一身白衣,"倚东风,豪兴徜徉";一向豪放的苏轼却悄悄贴花墙,听墙根:"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天涯何处无芳草";一向姿容清贵的李清照,也"柳眼梅腮,已觉春心动";晏几道相思和春光一样流泻;"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宋祁在《玉楼春》里说:此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那么,春四月,依旧做时间的妙人,工作读书写字,像一株最素朴的绿植一样,在亦仙亦俗的春锦深处,散发自己最本真的气息……
 
朱盈旭易安梅花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