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简单案件


  1
  小警察,开始准备了没有?   昨天晚上值夜班,正困得不行,现在才8点,手机没来由地响了。摁下接听键,正想发发火,是机器也得让它休息一下,更何况我是人?   不过,这电话不是分局的电话,是我那女朋友林芝的电话。   林芝简单一句问话,让我不得不睁开苦涩的眼睛。   老大,以后来电能不能换个开心的话题?这太伤感了。那是一套房子,不是一个扫把,说准备就准备,也得有首期款才行,至少得五十几万吧。   你说这话题伤感?   林芝反问了一句,感觉声音很冷,并有金属的分量,压得我隔膜生疼。   敷衍,没别的办法。强打精神回了林芝的电话,那边沉默了很久,没再说话,最后直接没有声音了。   不用说,林芝生气了。这是她的惯用伎俩,凡是她不高兴的内容,便以沉默代替了一切。也罢,这婚结不结现在对我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眼皮子直打架,困兽般已经达到极限,再也支撑不下去了。于是,挂了电话继续躺下来,极度的困顿让我马上回到周公那儿去了。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才睡下没多久,该死的手机又响了,在"小苹果"迫切地追问下,我恼怒不已,一时睡意全无。   刚睡下你又来电话,还让不让人活了?这婚不结了,你爱找谁找谁去……   正想丢下手机,里面的声音让我马上打起精神来。   哟,发这么大的火?和林芝吵架了?我知道你昨天晚上值班,正困着呢,可平安小区刚刚发生命案,你还是要去一下。先保护好现场,我随后就到,拜托了。   我的妈呀,这是我的顶头上司,刑侦队长老胡。   发火无效,工作重要。   同时我也明白,命案是十万火急的事,容不得我半点迟疑。   翻身起床,简单洗了把脸,我马上冲下楼来,骑上摩托车,往平安小区急驶而去。   又是命案,我這小警察喜欢想象,一路上,除了平时常见的血腥场面在脑子里浮现以外,我还想象着被害人的年龄、职业、身材、婚否、嗜好等等因素。老胡经常说我,你不应该是警察,倒是像个小说家。   不是我夸口,我的逻辑思绪还算清晰,要不,我也当不了警察。可是,我却成不了小说家。虽然我喜欢想象,甚至是联想和臆想,可我没有良好的文字组织能力。不说别的,单就和林芝在一起,我的语言天分就大打折扣。比如说我们为了结婚纠结着房子,从去年说到今年,一直没有结果,说话就没了底气。本想希冀老天开眼,房价突然下跌,谁知到了如今不跌反升。于是,我们的婚期一拖再拖,林芝的脸色由青变白,由白变黑。语气也由温柔到暴躁,我们一见面,所有的话题都离不开房子。   贫贱情侣百事哀!   我曾经异想天开,天上为什么不突然掉下100万元来,我的房子不就解决了?   平安小区到了,我不得不收回杂乱无章的思绪。停下摩托车,早有派出所民警在那儿等着我。   梁警官来了。   在哪?   我不喜欢拖泥带水,来到现场就要直奔主题。   在5楼。   走,上去。   这是一栋2000年左右盖的楼房,没有电梯。上到5楼,感觉胸闷难受。是的,早餐没吃,睡眠不足,我这30岁的男人也不是钢铁铸打的。可这是工作,是我糊口的基础,还得强打精神去应对。   在507房。   民警告诉我。   507室房门大开,一个女人正吊在电风扇上。我戴上手套,小心翼翼地走进去。   大概查看了现场,我们把女人放下来,一检查,女人的年龄二十六七岁,模样还算端庄,估计死亡时间在6个小时之前。根据初步判断,女人是上吊而死的。可是,疑惑马上缠绕心中,现场并没有留下其他人的脚印,那么,女人是自杀还是他杀呢?   我把具体情况简单地向老胡做了汇报,老胡说相关技术人员马上就到,让我等等。   站在507门外,点燃一根烟,眼睛却一直停留在女人身上。这不是应该走向死亡的年龄,到底是为什么?   2
  现场勘察工作完毕,技术人员也写好了相关资料,最后,女人被抬出来了。这时候,老胡也赶来了。他想了一会儿对我说,江海,说说你对这个案件有什么看法。   我知道老胡有心要培养我,每每有案件,他都让我独立思考一下,以便对现场作出正确的判断。   其实这段时间以来,我的思绪让林芝全给搅乱了。林芝是那种带得出去的女人,有知识,有品位,身材高挑,模样也过得去,就是人有点势利。我们马拉松式地谈了3年,就因为房子一事一直耽搁着,迟迟没能定下婚期。   要么他杀,要么自杀。不过,现场还没有发现有参考价值的物件,女人的死因现在还不好确定。等验尸报告出来,我们就知道了。   老胡摇摇头说,你的分析是模棱两可的,这可不行。自杀吧,要有自杀动机,她为什么要自杀?他杀吧,更要有凶杀的根据。到底是什么人杀她,为什么要杀她?是仇杀,还是情杀,抑或是劫财杀人?这样吧,等他们的报告出来后,这个案子就交给你了。城东那案子我还得去,上面催得紧,我们得赶紧把案子给破了。   给我?我……   老胡打断我的话,你小子还想讨价还价?交给你是对你的信任,眼下局里就我们这几个人,其他人都是没有经验的。你给我听好了,如果是自杀,那就另当别论。如今不想活的人可不少,咱也管不了那么多。如果是他杀,则必须给我侦查出个子丑寅卯来,我给你两个月的时间,破了案,我帮你找林芝说情去。破不了案,你小子等着。就这么说定了。   老胡丢下了我,边走边说,我要的是结果,不是理由,该怎么着,你自己看着办。   其实,我对这个案件心中早就有了点眉目,毋庸置疑,这是他杀,绝对不是自杀。死者如果是自杀,那么,她是如何让自己吊在电风扇上?再来,绳子的打结方式也不对,死者是如何在自己的后颈上打死结的?还有,电风扇离地面这么高,现场周边没有椅子,她是如何爬上去系上绳子上吊的?为什么她不选择别的自杀方式?现在的女人上吊,根本没有半点新意,未免是智商后退了吧。   这就是我认为是他杀的种种可能。   为了了解女人一些基本信息,我找到了房东王大伯,因为我还不知道这女人叫什么名字,哪里人。既然是王大伯报的案,或许他对女人有所了解也说不定。   悬疑小说里的种种推测,在这儿帮助了我。   王大伯60多岁了,见是我叫他,有点忐忑不安。   王大伯,你给说一下,这女人是什么时候租下你的房子的。   3天前,租的时间就是3天,今天早上我要找她退房,叫了没人回答,我就拿钥匙开了门,结果发现她上吊了。   她就租3天,没说为什么?   不,不是她……   王大伯有点语无伦次。   什么不是她?您老别紧张,慢慢说。   这房间不是她租的,是另一个女人租的。   那么说这里面还有另一个女人?   是的,3天前,那个女人找到我,说是和男朋友在这儿住几天就走。我这儿有提供1天、2天、3天,或半个月的临时租房,一些大学生经常来租用。她就是租3天的。   王大伯把我搞糊涂了,这个租房间的她,不是那个上吊的她。那么,这个上吊的她,为什么会出现在租房间的她的房间里?她是怎么来到这儿上吊的?她们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   案情有点扑朔迷离了。   王大伯继续说,事情是这样的,当天来找我租房子的,是一男一女,那女的不是上吊的这个。他们说住3天就走,约好今天早上8点交房。可,可我也不知道今天早上房间里怎么变成这个女的。   这下有意思了,把我对案件的兴趣给勾引出来了。   王大伯的住宿登记本上,记着507房住着两个人,男的叫孙成华,女的叫欧阳芬。旁边是她们留下来的联系电话。我拿着手机给欧阳芬打电话,不过,这号码是空号。   狡猾的女人,这电话打不通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儿。不用说,这就是他杀,只不过还不知道为什么杀人而已。   查到这儿,线索似乎断了,电话是假的,那么,他们登记的名字,哪能是真的?   得了,让辖区的派出所了解一下,附近有没有失踪人员,目前只能如此了。因为死者身上没有任何东西能证明她的身份。同时,也让电视台和晚报登出寻人启事,唯此而已。   折腾了大半天,饥困难当,走下楼来,阳光特别刺眼,眼前的金星,碎落一地。   3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正准备回到分局,手机响了。   喂,哪位?   连我的号码也看不出来,我想你真没把我放在眼里,哼!   又生气了。   林芝老大,我累了半天,到现在还没有吃早餐,我能不迷糊吗?别生气了,有事您说话,我听着呢。   你不是休息吗,怎么累了半天?敢情是背着我和别的女孩子在胡扯。   你一个人我都应付不了,哪敢再惹上别的女孩?平安小区发生了命案,处理了半天,我正要回去。   这还差不多,好了,我在"悦来小憩"等你,我们一起吃顿饭吧。   不胜荣幸,我当然遵命了。   没时间跟你贫嘴,快点过来,有事和你商量。   好的。   最怕就是林芝有事要和我商量,她的事儿,是一件永远破不了的大案,超出我的能力范围了。   来到"悦来小憩",林芝早就在门边等候了。   我们选了个临窗的位置,我有个意外发现,今天林芝看起来比几天前妩媚多了,人也温柔不少。   点了3个小菜,我马上狼吞虎咽起来。林芝怕我呛着,轻拍着我的后背,像儿时母亲的关爱一样,让我一时感动得不行。   她已经好久没有让我感动了。   两碗饭下肚,精神上感觉好了很多。但是,睡意却又马上侵袭上来,以致呵欠连连,我根本没注意林芝在说些什么。   怎么了,一见到我就打瞌睡?我那么惹人烦吗?你也太没意思了吧。   不是这意思,我昨天晚上到现在,还没合上眼呢,能不困吗?有事你说话,我听着呢。   那行,我有个建议,让你爸把老房子卖了,就够我们首期按揭了。   把老房子賣了,那我爸住哪儿?   这不好办?让他先到外面租房子呗,等我们拿下新房子,装修后就让他住进去。   我家的老房子是父亲的单位当年分的房子,两室一厅,50来个平方。我曾告诉林芝,这房子暂时也可以住下,以后有了钱再来考虑新房子,先把婚结了。可林芝不干,她说这是面子上的问题。再说了,以后有了孩子,这两间小房子怎么住?话是这么说,但我是个小警察,发不了大财也买不了新房子。所以,我们3年前就定下来的婚期,一直拖到现在还没有结果。   这说得过去吗?房子是我爸的,这么做,我还是人吗?我坚决不同意。   那你给我找房子,否则,休想结婚!   我们不是有房子吗?为什么非要新房子不可?   我不管,反正老房子没有品位,让人瞧不起。你要是不同意,这婚永远也结不了。   我现在真的很累,等我回去和我爸商量一下,行吗?   这还差不多,终于说句人话了。   林芝在我脸上亲了一下。   对了,平安小区发生什么命案?   一个年轻女人上吊自杀,死在出租房里。   啧啧啧,这种死法有点窝囊,都什么年代了,还死得这么老土。是哪里人,为什么死的?   不知道,她身上没有任何证件。再说了,你也不能打听这事,这是案件,保密。   有意思,那你破什么案?对了,不是说自杀吗?你就让她自杀好了,还费什么劲儿?赶紧考虑我们的事情吧。   你这是草菅人命,真是头发长见识短,搞不好就丢了工作。是啊,这是个令人费解的案子,老胡还催着我要快点儿破案。不跟你说这了,实在是困得不行,我得回去了。   就知道睡,我跟你说的事情,一定要放在心上,别又是忽悠我,让我空欢喜一场。   知道了。   就这样匆匆离开了林芝,我怕再和她待下去,我会精神崩溃而发疯。   4
  西郊派出所来了电话,说是那边有个刚结婚不久的女人失踪了。   有消息我就有劲,这也是案件的突破点。我马不停蹄地赶到西郊,在派出所里见到一个失魂落魄的男人。这男人比我小几岁,二十七八的样子。根据他的描述,他老婆5天前出去买菜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因为当天他们夫妻因为一件小事吵嘴了,他也以为老婆是赌气回了娘家,没想到第3天到岳母家去,才知道老婆根本没有回来,于是,他到派出所报了案。   男人介绍说他叫杜建军,家住西郊。   这么说你老婆失踪5天了?   是的,到今天为止,算起来5天了。   她出去的时候穿什么衣服?   上衣是一件红色无领短袖的休闲衣,下身穿的是牛仔裤。   她随身携带什么东西?   就是她的手机和钱包,其他的没有了。   差不多了,没错,这个上吊的女人就是杜建军的老婆。我马上得出判断。   你老婆叫什么名字?   我老婆叫王艳梅,我们刚结婚4个月。   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给杜建军确认,你看看是她吗?   没错,是她。她现在在哪?   一看到照片,杜建军马上紧张起来了。   这样吧,你跟我到分局去一下,王艳梅就在那儿。   她,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杜建军更加紧张了。   别担心,她现在没事,到了你就知道了。   杜建军坐在副驾座上,双手互绞着。不难看出,这双手在微微颤抖。不一会儿,这双手又下意识地相互搓揉着。我知道,现在他的内心充满着恐惧和不安。这是所有犯罪分子的心态,特别是他,贼喊捉贼,内心的压力可想而知。   因为我断定,杜建军也许就是杀害王艳梅的凶手。   到了分局,我让民警暗中控制了杜建军,这才带着他去辨认王艳梅的尸体。   杜建军在太平间里见到了王艳梅,禁不住放声大哭。我不禁佩服他的表演天才,没让他去当演员,真是屈才了。   我让杜建军哭个够,才把他带到审讯室。   为了让杜建军镇定下来,我给他端来一杯水,并亲自给他点燃一根香烟。我知道,我们的对决正式开始了。   杜建军,你现在可以说了吧?   说?我不是告诉你了吗?   我冷笑一声,你太会表演了吧?从警这么多年来,还没有嫌疑分子想逃过我的眼睛。说吧,自己交代总比我审问好一点,你也能争取宽大处理。   我强调一下,先发制人。   不,不是我,你弄错了,王艳梅不是我杀的,要不,为什么我要报案?   这正是你的聪明之处,目的很简单,就是搅浑一池水,让我们摸不着北。不过,这种伎俩我见多了,也不会上你的当。   警官,你真的冤枉我了。杜建军又流下眼泪来,结婚4个月来,我们也就吵过一次嘴。我对她是真心的,她也很爱我,要不我也不会娶她,怎么忍心杀害她呢?   你不承认也行,我让房东的王大伯过来,你跟他对质一下就知道了。   我不想跟他费太多口舌,这种人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主儿,我马上让民警把王大伯接来了。   王大伯一进来,马上否认了眼前这个男人。   梁警官,那天和那个女人找我租房的,不是这个人。   王大伯,你可看清楚了,到底是不是他?   因为王大伯的租房周围没有监控录像,所以,只能以人证为主。   真的不是他,那个人比较高大,皮肤也比较黑,说话的声音也不一样。   这下轮到我发蒙了,看来是我自以为是了。都是林芝那该死的任务给搅和了,让我在判断上出现失误。也罢,我和杜建军还算公平,没有对他施加什么压力。不过,如果这个租房的男人不是杜建军,那么这人是谁呢?案情一时陷入了僵局。   5
  看来如此简单的案件,却是曲里八拐九道弯。我知道,现在没有别的捷径了,先从杜建军的社会关系查起。这是最笨也是最有效的办法。   我必须得到更多关于杜建军和王艳梅的事情。可是,杜建军的讲述有点混乱,也有点悲怆,让我一时摸不着北。   事情得从杜建军和王艳梅4个月前的婚礼开始讲起。   其实,这是一出滑稽又好笑的人间童话,可是,事情却是实实在在地发生过。   杜建军的结婚对象本来不是王艳梅,而是另一个女人,叫刘小薇。   就在杜建军和刘小薇婚礼的前一天,他和刘小薇的争议还没有结果,刘小薇能让他顺利把这婚礼办了吗?杜建军没有半点把握。   杜建军和刘小薇的争议焦点是,刘小薇要求新房里的旧彩电要换成大屏幕的液晶电视。可是,杜建军到家电商场一看,刘小薇说的这款式,起码得7000元。为了办好这个婚礼,一来按揭买房,把父母养老的25万元拿到手,二来又向亲朋好友借了不少钱,这才让新房有了着落。   现在,杜建军已经是负债累累,再也不敢向亲友们伸手借钱了。可是,刘小薇就是不依不让,说是不把彩电换了,她就不进这个家门。   杜建军想,也许刘小薇说的是气话而已,他们早在2个月前就领了结婚证,她不可能不结这个婚。   酒席定下來了,请柬发出去了,婚车也租来了。关于婚礼的准备工作,已是万事俱备,只欠把新娘子娶进门就大功告成了。   结婚当天上午,婚车准时出发,不一会儿就到了刘小薇家里。   杜建军打扮一新,满怀信心地上了3楼,推开刘小薇的房间,杜建军惊呆了。原来刘小薇还在赌气,既没有化妆,也没穿婚纱,依然一身素装坐在那儿。   这还得了?杜建军着急了,他强装笑脸对刘小薇说,小薇,我不是说了,月底一定把液晶彩电买回来,眼看时间就到了,赶快化妆吧,婚车正等着呢。   不行,今天要是没有把液晶彩电买回来,这婚就不结了。   刘小薇漂亮又任性,说什么也不去化妆。   这是脸面问题,等一下姐妹们都要去参观我们的婚房,如果让她们看到婚房里是一台破彩电,我的脸面往哪搁呀?告诉你,我丢不起这脸!   任你杜建军如何哀求,刘小薇就是坐着不动。   我的姑奶奶,你就饶我这一回吧。这都什么时候了,我们还是先把婚礼办了,以后你要什么我都依你。   杜建军还是觍着脸皮说。   这事儿你说过多少回了?可你兑现了没有?我说不行就不行,没有液晶电视,这事没得商量。   刘小薇对杜建军的哀求不为所动。   我知道这事是我不对,可我的银行卡不在你手里吗?你查查里面有多少钱就知道了。我是真的没钱了,要不,也不会委屈你。听话啊,你就饶我这一回吧,赶快换衣服去。   爱结你自己结去,反正今天我不结婚了。   杜建军好说歹说和刘小薇磨了1个多小时,刘小薇依然没有点头答应。无奈之下,杜建军跑去找岳母,希望她能说服女儿,尽快把婚礼办了。   妈,你劝劝小薇吧,事情到了这地步,还是先把婚礼办了吧。   你们的事情我不管,小薇的事儿让她自己做主。   岳母说完,回到里面去了,再也不肯出来。   杜建军再次来到刘小薇房间,小薇,我求求你,赶紧化妆吧。   不行,这事没得商量,没有液晶彩电,婚礼不办了。   杜建军沉默了一会儿,再次问刘小薇。   我最后再问你一次,到底走不走。   就是不走,要结婚你找别人去!   这话可是你说的?别后悔!   杜建军把脸贴近了刘小薇。   你吓唬谁个?我刘小薇可不是吓大的。不结就是不结,看你能把我怎样?   好,咱们从此井水不犯河水,走着瞧!   杜建军不想再和刘小薇磨嘴皮子,他匆匆下了楼,大手一挥:大家跟我走,到南门去。   婚车来到南门,在69号门前停下,杜建军马上跑上4楼。王艳梅家就住在这儿。   看到杜建军到来,王艳梅大吃一惊,今天不是你结婚的日子吗,怎么跑到我这儿来了?   我知道这事对你很不公平,可是,刘小薇她太不像话了,竟然为了一台液晶彩电和我赌气,说是没有液晶彩电,这婚不结了。以前怪我不识好人,冷落了你。今天我斗胆想请你帮我这个忙:嫁给我吧,我会一生对你负责的。   这……   突然而来的幸福,让王艳梅高兴得不知所以。可是,这合适吗?   想想以前和杜建军同在公司里,拼吃拼租车没啥不拼,要不是中途杀出个刘小薇来,也许她早就和杜建军结婚了。如今杜建军求上门来,这事如何是好,况且是那么仓促?   杜建军一看王艳梅还在犹豫,就在她面前跪下来了,艳梅,我说的是真的,只要你答应嫁给我,那个刁蛮的刘小薇,从此会从我的生活中抹去,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吧。   王艳梅想了一会儿说,好,既然这样,我愿意跟你赌一把,不气死那个不可一世的刘小薇,绝不罢休!   王艳梅妆也没化,就和杜建军下了楼,两人手拉手进了婚车。   婚礼上,王艳梅坦率地说,我爱的是杜建军这个人,我的爱与物质无关……   多么难能可贵的宣言,众人马上鼓掌欢呼,把婚礼推向高潮。   6
  在杜建军繁杂的讲述中,我似乎理清了思路。   刘小薇事后表现如何?   婚礼的当天,刘小薇以为我不敢为难她,会想尽办法把液晶彩电弄回家,并没有想到我会放弃她找王艳梅结婚去。直到有人告诉了她,她才到我家去大闹一场,说是王艳梅抢了她的爱人,要和她怎么的,最后好多人把她拉开了。几天后,我和刘小薇把婚离了,并和王艳梅重新办了结婚证。   行了,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有个建议,为了你的安全,你还是先住在分局里,等我破了案,再送你回去。   梁警官,你是说这事是谁干的?   这个你不要打听,放心吧,犯罪分子逃脱不了法律的惩罚,我一定会为你讨还公道。   安慰了杜建军,我马上驱车再次赶到王大伯家。   当我拿出刘小薇的照片给王大伯辨认时,王大伯摇摇头说,这人有点像,可也不是那天来租房的女人。   我再次迷糊了,此事不是刘小薇干的,还能有谁?   告别了王大伯,我待在警车上抽着闷烟,试图理清自己的思路,找到案件的突破口。按照常规分析,刘小薇有着重大的作案嫌疑。可是,那天去租房的,却不是她。那么,这人到底是谁?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这时候,手机响了。   唉,老胡真不让人活了?这才几天工夫,要命似的,不是说给我2个月的时间吗?   一看来电显示,哟,不是老胡,是林芝。   领导,有事吗?   我跟你说的那事,你和你爸说了没有?   哟,这几天一直忙于案件,却把自己的终身大事给忘了。   梁江海,我可告诉你了,和我耍花招是没有用的,你要是把这事儿当儿戏,我跟你没完!   林芝的语气咄咄逼人。   我哪敢啊,放心吧領导,我会尽快给你一个交代的。   不和你贫嘴了,想我了没有?   想,说不想是假的,不过,也不敢想!   你,你混蛋……   一想你,我就想到了房子,想到了房子,因为你不同意,我又不敢想你了。   一辈子就结一次婚,总不能那么随便吧!那50平方的老房子真的没法住,要不,我也不会为难你。乖,在外面要注意身体,烟少抽一点儿。对了,案件有眉目了吗?   我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因为杜建军的临场换妻。   这是我对你的关心,你却总是嬉皮笑脸的,没个正经。   不是,案件中主人公临时换老婆,让我觉得好笑。接着,我把杜建军的案件简单跟林芝说了一下,为的是警醒她。   是很有意思,闻所未闻。不过,我可提醒你,你要是敢换,看我不撕烂你,生吞活剥了你。把我们的事情放在心里,别忘了。   林芝再三交代。   其实,我现在的脑海里,根本没有装进林芝苦口婆心的吩咐,因为在和林芝的闲聊中,我再次找到案件的突破口。我马上驱车找刘小薇去。   7
  好在我及时赶到,要不,刘小薇早就逃之夭夭了。   你叫刘小薇吧,我想跟你了解一下关于王艳梅的事情,请你配合一下,把你所知道的告诉我,这也是公民应尽的义务。   我把刘小薇堵在门口,她拖着行李,正准备出去。   我没什么好说的,人被她抢走了,吃亏的是我,你还来找我?   刘小薇有点生气。   找你,是因为王艳梅死了,也许她的死和你有关系。所以,我来找你了解一些具体情况。   刘小薇一听这话,马上浑身不自在起来。   她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们共同为一个男人而纠结,结果你输了,她走向死亡,你敢说这里面没有关系吗?   你,你是警察,说什么都是对的,我,我说不过你。   姐,我们走吧。   我和刘小薇正在交谈,里面走出一个长相和刘小薇相似的女孩来。   这人叫刘小薇姐,那么,是她妹妹了?   女孩走到我跟前,惊讶又慌恐。   请问她是……   我问刘小薇。   我妹妹,刘小莉。   哦,你们这是要去哪?   出去旅游。   這样吧,你们先不要出去,我还有事情要找你们了解。   我,我们又没有犯法,为什么不能出去?   那好吧,你们可以先出去,请你们保持联系,我会随时找你们的。   告别刘氏姐妹,我把车子开出来,停在路边,马上和西郊派出所联系上,让他们对刘小薇姐妹进行监控。另一方面让他们把刘小莉的照片给我送过来,我得马上让王大伯确认一下。   很快的,我拿到了刘小莉的照片,王大伯一看照片马上断定,当天来租房子的,是这女人没错。   狡猾的刘小薇,跟我兜了这么一大圈子,这回把妹妹刘小莉也推到风口浪尖上了。我马上通知西郊派出所,对刘小薇和刘小莉实施逮捕。   在赶往分局的路上,我给老胡打了个电话,说是找到了犯罪嫌疑人,让他回来一起审问。   我还信不过你?这事自己整明白了,我回来再看记录。再说了,这么简单的案件,你不会搞砸了吧?   那好吧,我来处理,不过我有个要求,办完这事后,我想休息一下,请你给我3个月的假,我想出去放松一下。   3个月,不会是结婚吧?就是结婚也用不了那么长时间,你小子跟我玩什么花招?   不是结婚,我想出去散散心,旅游去,没别的事,头儿。   也行,我准了,不过,你要先处理好眼前的案件,这是大事,别分心了,再怎么说,我们也为当事人负责。   这个我明白,放心吧头!   来到分局,本想把刘小薇和刘小莉分开审问,后来一想,对付她们还是绰绰有余的,没这必要了。   我的眼睛停留在刘小莉身上,刘小莉比刘小薇身子还要羸弱,我想不通她的胆子是从哪来的,又是怎样把王艳梅吊上去的。   坐在她们面前,我突然没了警察应有的威严,这到底是为什么?我自己也搞不清楚。   给她们端来了开水,让她们缓和下气氛。   说吧,这主意是谁出的?是谁把王艳梅勒死的?   这,这不关我姐的事,是我,我全都告诉你……   刘小莉很坦然地告诉我。   我知道是你,房东王大伯也确认是你,不过,以你一个人的力量,是没有能力完成这么艰巨的任务的。   说吧,到底谁是你的帮手?   我加重了语气,先在表面上震慑她,让她没有回旋的余地。   刘小莉惊恐地睁大了眼睛,我,我没有帮手。   是我帮她把王艳梅弄上去的。   刘小薇说着,低下头哭泣,既可怜又楚楚动人。   我摇摇头说,不可能是你,你顶多是幕后策划者,帮她的,一定另有其人。因为租房子时,你没有出现在现场。   刘小莉,说吧,我知道你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可惜的是,你的义举用错地方了。   我,我……   刘小莉头上的冷汗直冒。   我把灯光加亮,在强烈的灯光照耀下,刘小莉的精神防线终于彻底崩溃了。   说吧,好好交代,到底谁是你的帮凶,争取宽大处理。   刘小薇没想到杜建军真的丢下她找到了王艳梅,并取而代之,完成了婚礼。她憋了一肚子火,大闹了婚礼现场后,回来后一直闷闷不乐,吃不下睡不着,并有轻生的念头。   刘小莉看不下去了,她认为这是奇耻大辱,结婚的当天让人给甩了,天底下也没有这么耻辱的事儿,就决心为姐姐复仇。于是,姐妹俩精心策划,她们先是掌握了王艳梅每天出去买菜的时间和路线,再者就去租房子。这天早上,由刘小莉出面,把王艳梅骗到租房里,然后由刘小莉的男朋友帮忙,把王艳梅勒死后吊在电风扇上……   机关算尽,却误了卿卿性命。   没意思,案子虽然破了,我的心情依然很沉重,没有半点高兴的样子,也提不起精神来。因为我还有另一个"大案"没有解决,那就是我和林芝的婚事,真要把60多岁的父亲赶出楼房,让他去外面租房子?   我不知道。   8
  我把案子交上去,得到老胡的表扬,3个月的假期也批准下来了。   我没敢把自己出游的决定告诉林芝,只是和父亲说,说是这段时间要外出执行任务,让他不要担心我,完成任务后我会回来的。   父亲早就习惯了我这种生活方式,他没说什么,只是疑惑地望着我,似乎要从我脸上找到什么答案似的。   提着简单的行李,我就出发了。为了彻底让心情放松下来,我首先关上了手机,断绝与外界的联系,这才坐上动车,往B市的山林而去。   这里没有俗世的纷繁,没有无聊的应酬,没有林芝的纠缠。每天倒也清闲自得。   记得很久以前,就看过潘多拉的故事,潘多拉由于受到众神的祝福而变成一个完美幸福的女人,但是由于太完美而让她觉得生活少点什么,于是她打开了那个盛满罪恶的盒子。看这个故事的时候还很小,当时觉得很奇怪,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笨啊,放着好好的幸福不要,偏偏要去碰那个罪恶的盒子。   长大以后,似乎明白了一个浅显的道理,只要是人,都会情不自禁地打开那个盒子。   可是,人为什么非得打开那个盒子不可?   我不知道,也许谁也不知道。
 
傅友福林芝建军大伯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宛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