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想象你穿旗袍的样子


  嘎——嘣!嘎——嘣!是过年放鞭炮了吗?来,穿上这件新衣看看。哇!多漂亮的旗袍,妈妈,这是给我的吗?……连日行军,疲乏不堪的她睡在稻草地铺上,做了个美梦,脸上挂着甜蜜的笑容。"敌人来了!"队友的喊声惊醒了她,她一个激灵,爬起来就背着挎包往外冲。东方微微泛白,眼前的田埂芦苇丛都还是黑乎乎的,只有不远处的清水河在曙色中闪着粼粼波光。
  田野渐渐顯现出轮廓,碧绿的麦田静谧又清新,迎春花在晨曦中灿烂绽放。她喜欢这里的水乡风景,更喜欢华中鲁艺紧张而有意义的学习和演出生活。从上海来到这儿,也就七个多月的时间,她在话剧《雷雨》中扮演四凤,在《重庆二十四小时》中饰演孔二小姐,她将孔二小姐的放浪形骸、骄奢淫逸刻画得淋漓尽致。演出过后,听着战士们的掌声,听着陈毅军长"这个女娃演戏很有前途"的夸赞,她高兴,有成就感。陈军长笑着拍拍她的肩头:叫啥名字?她立正敬礼:报告首长,我叫王海纹。十八岁的她知道自己在做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这个意义抵消了她对父母的思念,也鼓励着她咬紧牙关,吃着今生没有吃过的苦。
  她跑着跑着,又弯下腰,从田埂上折下一枝迎春花,那束金黄就随着她苗条的身影,一起跃动在里下河平原的田埂上了。
  枪声从头上、从耳边、从四面八方呼啸而至,枪炮声比队伍跑得更快。"趴下!趴下!"前面传来命令。趴在芦苇丛中,她看见戏剧系的几个女同学都趴在了她附近。自打到鲁艺来,她们一起学唱《新四军军歌》,一起学习戏剧与表演知识,一起排练话剧。那次演孔二小姐,需要穿旗袍,可她从上海来时没带旗袍,女同学们也都没带,她只好为剧中的孔二小姐换了服装。她很是遗憾:早知道,就将自己那件才穿过一次的黄色丝质旗袍带来了。每次穿上那件旗袍,大家都夸她漂亮。同学们大都是从上海来的,目睹了日寇在中华大地上的罪行,这些家中的乖乖女们怀着一腔热血和满腹仇恨参加了新四军,她们的信念只有一个:将鬼子赶出中国!
  她们是昨晚驻扎到这北秦庄的,本以为只是一次短暂的休整,却不想凌晨时和一小队日军、一中队伪军狭路相逢。子弹、掷弹筒和小钢炮的声音似乎就在身后。前面有人大吼:同志们,突围啊!冲过前面那座木桥,就冲过了敌人的火力封锁网!她一跃而起,和同学们一起往桥边冲去,可鬼子"叽里哇啦"的声音在桥头吼叫,端着枪围了上来。她心一凛,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这些面目狰狞的魔鬼怪笑着,一步步逼近。她抬眼看了看东方,霞光若血,灿若霓虹,这么一个美丽的清晨,十八岁的王海纹咬了咬牙:同学们,要死一起死!"扑通"一声,不会游泳的她将自己投进了河水!"扑通、扑通……"八位女生将自己年轻的生命交给了这条清水河!气急败坏的日本兵对着河中就是无数梭子弹,河水瞬间殷红,若天边的云霞……
  那日,我在新四军纪念馆看见了这件旗袍。这件经历了七十多年岁月风雨的黄褐色旗袍,它的主人正是新四军女战士王海纹,这是海纹的姐姐送来纪念馆珍藏的。在看见旗袍之前,我的脑海中还回荡着北秦庄的枪声和"要死一起死"的喊声,看着这旗袍,我想象王海纹穿上旗袍的样子,削削的流水肩、细细的腰身、甜美的笑容……
  芦苇丛依旧碧绿,北秦庄河水波光粼粼。春风中,撞入我眼帘的是一片金灿灿的迎春花,这是海纹喜欢的金黄吧!我看见,十八岁的海纹就在这密密丛丛的花朵中,穿着那件黄色旗袍,在春风中温柔又热烈地笑着。
  张晓惠: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作家,"书香盐城"形象大使,全国三八红旗手,著有"雨花忠魂"系列纪实文学作品。
  编辑 闫清 1453337028@qq.com
 
张晓惠芦苇丛迎春花田埂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冰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