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螃蟹将军


  1
  画岭有一条河,昼夜不息地流淌在岁月深处。   小河肥瘦不均,有的地段宽广丰腴,有的地段细如麻花,随山势蜿蜒,扭得弯弯曲曲。万崇光放学后不走沿河的石板路,而是玩水戏耍,沾湿了裤筒也不顾。他有时会提着塑料袋,捉一些小鱼虾玻璃缸里养着。——尽管万崇光勤换水,但小鱼虾很难存活,而且饱受苗苗的骚扰,稍不留意就成了苗苗的美味。万崇光拿苗苗没办法,它擒拿老鼠,守护粮仓,是家里的大功臣,颇受奶奶青睐。   万崇光涉水行走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他需要一只螃蟹老师说,齐白石从小看虾画虾,后来就成了世界级的大师。万崇光也爱涂抹,有次经过小河,偶有螃蟹露脸,万崇光就仔细观察,用心揣摩、勾勒,倒也画得栩栩如生。老师夸万崇光有进步,小伙伴点赞万崇光"好棒啊",简九木却不屑一顾,撇撇嘴,你这也叫画?丑死了。   万崇光知道简九木瞧不起人,他就突发奇想,如果我手里有一只螃蟹,拿画与实物媲美,简九木还有屁放吗?想到这里,万崇光开心地笑了。   初夏的气候温暖舒适,河水清澈见底,鹅卵石圆润如玛瑙,漂浮的水草丝绸般柔顺。来了一群小鱼虾,围着万崇光两只小脚丫,欣欣然翩翩起舞。几尾鱼好调皮,细嘴轻咬脚丫子,像是挠痒痒,挠得万崇光咯咯地笑。笑声惊飞三只长腿白鹭、一行青灰麻雀,它们掠过田野,越过山丘,飞向更加宽广的水库。驻足间,万崇光发现了半个酒瓶,像一把尖刀,藏在菖蒲下面。这也太危险了,倘使人或牲畜不慎踩到,非划伤流血不可。他弯腰捡起,待返家时丢村部垃圾回收点。   万崇光提着酒瓶欲离开,孰料那块松动的石头下,慌慌张张地跑出一只螃蟹,醉汉一样往前踉跄。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万崇光想捉到这只螃蟹,放玻璃缸里喂养,边观察边临摹,要画得跟真的一样。万崇光读过《水浒传》,知道有两兄弟叫解珍解宝,这螃蟹干脆就叫"解贵"吧。面对张牙舞爪的解贵,苗苗恐怕不敢下手了。还有,带着解贵上学,在小伙伴面前显摆显摆,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万崇光曾经吃过螃蟹的亏。那时候哥哥辍学了,成天无所事事,不是酗酒斗殴,就是打牌赌博,气得妈妈生病了。后来哥哥不知从哪学的,弄来电瓶、电线和网兜,组装了一台"打鱼机",夜晚跟别人沿河打鱼,早上就有半桶鱼虾摆在厨房里。桶里有只螃蟹,万崇光趁哥哥没注意,捉起来玩,被"铁钳"夹住虎口,痛得直掉眼泪。   眼下这只螃蟹,比万崇光的拳头略小一点,身披赭黄色战袍,两条螯钳似弯弓,四对小脚齐划动,随着哗哗的流水勇往直前,很快抵达前方的沙洲。   沙洲呈椭圆状,历经流水的冲刷与堆积,宛若泊在河中的一葉小舟。层层细沙铺垫,茂盛着一蓬蓬野蒿、野芹和鼠麴草,还有些不知名的野花,红黄白绿,星星点点。螃蟹匍匐于沙上,一动也不动,像是陶醉了。   万崇光距解贵约二米远,躲在一丛栀子树后面观察着,突然屏住了呼吸,惊讶得差点叫出声来。在沙洲草地上,一只绿色青蛙正眯着眼睛打盹,一条花蛇虎视眈眈地盘踞在鼠麴草后面。显然,懵懂的解贵误闯入蛇与蛙的"战区"了。   2
  万崇光读五年级,年龄虽小,却在奶奶面前拍胸脯,天不怕,地不怕,他是小小男子汉。要问万崇光怕什么?怕蛇。爸爸告诉万崇光,蛇不会主动攻击人,一旦遇上就绕道走,千万别惹它。爸爸讲蛇的故事,万崇光爱听,越听越刺激。有一次爸爸担稻谷过山坳圫,停下来歇息,刚放下箩筐,一只花尾斑鸠扑棱棱地飞出草丛,地面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动,蓦地卷起一股飕飕的冷风。爸爸顿感不妙,攥紧了扁担。只见箩筐底下钻出一条长蛇(可能是箩筐压到蛇了),蛇身桌腿般粗实,鳞片闪着光,蛇首高昂,吓得爸爸后退至墙磡,许久出不了声。爸爸身高一米七八,体格魁梧,平时讲话嗓门大,见此长蛇却也慌了手脚,急用扁担驱逐。长蛇没把爸爸放在眼里,一点也不退缩,吐着蛇信往上蹿,欲盖过爸爸的身躯。爸爸急中生智,双手擎住扁担,奋力向上托举,高出长蛇许多,才把它比下去。长蛇输了,多米诺骨牌一样倒伏草地,转眼不见踪影。每次想起爸爸讲的这段传奇故事,万崇光就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沙洲上的花蛇不算大,稍微不注意会以为是一根竹笛。花蛇未发现栀子树下的万崇光,但它介意解贵这位不速之客,思考着要不要对绿蛙发动突袭。危险近在咫尺,小绿蛙却浑然不觉,继续歪着脑袋瞌睡。花蛇垂涎欲滴,蠕动着灵活的腰身,蛇头张扬,准备捕捉猎物。   这可急坏了解贵,它不能见死不救,即便势单力薄,也要放手一搏。只见解贵横起身板,高举双螯宝剑,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头,冲上去夹住了蛇尾。花蛇受惊,顾尾顾不了头,只能放弃进攻。在这生死存亡关头,小绿蛙惊醒了,鼓凸着双眼,瞅见花蛇在草丛里扭动,吓得屁滚尿流,慌慌地跌下河,潜入水底。   解贵模样儿呆头呆脑,却懂得游击战术,敌进我退,咬一口,缩成球,也不恋战,赶紧滚蛋,骨碌骨碌,滚到了石板底下,任花蛇吐信子瞪眼,灰溜溜地抓老鼠去了。   解贵,好样的!万崇光对解贵赞不绝口,搬开石头,避其锋芒,捉之到手。   3
  宁静的乡村夜晚,山路、田畴、树林、房舍,影影绰绰,朦朦胧胧。月亮如待嫁的姑娘,披透明纱巾,一袭白衣裳。天上的繁星,画岭的灯光,互相在打量、交流。万崇光端坐在屋顶,仰望着,沉思着,沐浴在皎洁月色里。他双膝上搁着圆肚玻璃缸,解贵禅定一般卧水里,苗苗蹲一旁偷窥。他听到了夏虫的呢喃,石榴花绽放,还有小河的奔流不息……   奶奶清早去了城里,傍黑才回家。奶奶是去看万崇光的爸爸和哥哥。小河上游有一座水库,灌溉着十里八乡千百亩稻田,爸爸是水库管理员,每天沿库岸线巡逻。库岸边不时拱出一个馒头似的小沙堆,遗下垂钓者丢弃的易拉罐、饮料瓶和塑料盒,爸爸手中便多了个蛇皮袋,见到垃圾就捡拾,俨然"水库卫士",已经坚持好多年了。哥哥与一帮人每天打鱼卖给城里的餐馆酒店,鱼、泥鳅、青蛙、乌龟,包罗万千,一网打尽。此风愈演愈烈,小河几乎看不到鱼虾了。后来乡里有汽车开进来,停靠村部前坪,车上架着大喇叭,回声响亮:电鱼违法,请保护好我们的家园。一些人收手了,哥哥等人抱着侥幸心理,半夜到水库搞"大动作",被爸爸发现报了警。追赶时,爸爸不慎摔下沟渠,脑部受伤送医院。哥哥等人进了看守所。   次日上学,看见简九木,万崇光平添了一股底气。老师表扬万崇光观察细致,螃蟹画得生动形象,给他打了高分。下了课,万崇光双手捧着玻璃缸,小伙伴簇拥在他身边,争相目睹解贵的风采。   它一定是螃蟹将军,威风凛凛!   嗷——嗷嗷——将军!将军!小伙伴叫喊着,很亢奋。   简九木挤进欢呼的人群,故意拿万崇光的软肋开刀,你哥去哪儿了?他的拥趸们跟着附和,问你呢,万崇光,你哥去哪儿了?万崇光脸面血红,很想揍简九木一顿。简九木等人把万崇光当成一只猴,围在中间戏弄。万崇光把玻璃缸抱在胸前,呵护着解贵,咬牙无语。在水的激荡下,缸里的解贵不好受,当简九木不顾劝阻执意碰它时,解贵恼羞成怒,张开"铁钳"自卫,简九木"啊"了一声,中指立刻起了红印。   怪不得我,是你自找麻烦啊。万崇光忍住笑,心里却偷着乐。好家伙,解贵真够朋友,替我出了口气,看你以后还敢欺负我。   大家笑了。简九木捏着手指,带着哭腔咆哮,螃蟹在河里生活得好好的,谁叫你捉它?还带学校来,就怪你!   分明是你怕螃蟹,胆小鬼。   你才胆小鬼。老师说河里的螃蟹、鱼虾、青蛙,莫乱捉,你哥不是吃亏了?你爸住院,你妈都气死了……   万崇光一下被简九木戳到了痛处,心里很难过,猛地推了简九木一把,简九木还手,两人便扭打在一起,"咣当"一声,玻璃缸碎裂,走廊上鸦雀无声。   万崇光和简九木很快被老师扯开了,他们的额角都留下了这次战斗的"馈赠"——一人一个鸡蛋大的包,涂上紫药水,好几天才消肿。   那只叫"解贵"的螃蟹将军呢?   万崇光找遍校园每一个角落,就连垃圾箱都没放过,还是杳无踪迹。他沿着石板路回家,心里想送爸爸一幅画,小河叮叮咚咚地唱着歌,鱼虾快乐地游弋……   刘向阳: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湘乡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品见于多家报刊。   编辑 木木 691372965@qq.com
 
刘向阳玻璃缸鱼虾苗苗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白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