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都旺的城市


  1
  都旺是在睡梦中被一阵喧哗声吵醒的。   工地里一栋楼房前面,十几名工人围成一圈,有人焦急地打电话,有人喊来包工头,有人安慰着躺在地上的人,都旺从缝隙中挤进人群,看见主人秋阳躺在地上,地上是一摊殷红的血迹。都旺低下头,用舌头舔了舔主人的脸。   一辆救护车哇呜哇呜地开过来,又哇呜哇呜地把都旺的主人带走了。   都旺追着救护车跑向大门口,被一个工人呵斥住,"都旺,回来,小心跑到外面让人抓起来。"   都旺站在工地大门口,喉咙里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看着救护车走远。   葛秋阳是从四楼的脚手架上掉下来的,全身多处骨折。那时他正粉刷外墙,他想楼层比较低,就没系安全带,没想到脚下一滑,就摔了下来。   都旺是一条中华田园犬,它刚几个月大时,就被葛秋阳从家乡带到了城里。都旺很不情愿离开妈妈,离开家乡。它多喜欢大山呀,可以每天在村子里尽情撒欢,四处乱跑,或是跟着主人上山玩耍,一会儿窜进草丛中捉蝴蝶,一会儿跳到溪里游泳,快乐得不得了。村里还有它的小伙伴,两只白鹅,一只小花狗,每天清晨它们都会一起去河边玩耍,看着白鹅在河水中游来游去,嬉戏觅食。有时,白鹅会从河里丢上来一条鱼,第一次看见活蹦乱跳的鱼,都旺吓得都跳了起来,都旺不爱吃鱼,就蹲在地上看鱼跳跃、挣扎,然后用爪子碰了碰鱼,把鱼又推回河里。   可葛秋阳还是把它带到了城里,做了一只看门狗。   葛秋阳在工地上打工,他们承建的楼盘叫都旺家园,葛秋阳就给它起名叫都旺。   都旺不喜欢城市。城里的天空总是灰蒙蒙的,蓝天白云的时候很少。工地上都是钢筋水泥这些建筑材料,没有一点生机。有时候,它会偷偷溜出工地,围栏外面就是城市,有干净的街道,绿油油的草坪。草坪上还有被人牵着的宠物狗,那只狗身材巨大,皮毛黝黑,亮出獠牙冲着它就一顿狂叫,都旺吓得赶紧跑回工地。   工地很大,即使有围挡,也常常会有人扒开口子,从外面溜进来。工地上的螺纹钢、弯头钢经常被盗,那些大型的挖掘机、推土机、压路机也不安全,不仅油箱内的油会被偷窃,连机器电瓶都会丢失,给承包商造成损失,也影响工程进度。   都旺聪明机灵,工人们都喜欢它,亲切叫着它的名字。一声呼唤,一个眼神,一个抚摸就让都旺开心不已。   每天晚上,看门狗都旺都会在工地上跑几圈,它想象着妈妈在家看门时的威武样子,踩着小碎步,从东面跑到西面,再从南面跑到北面。   一个月黑风高夜,都旺在一辆挖掘机旁看到三个陌生人鬼鬼祟祟在忙碌,它不知道他们在偷油,可陌生人身上散发的气息让它不安。它悄悄跑向工棚,喊来主人。葛秋阳和工地保安一起围过来,把窃贼抓个措手不及、人赃并获。   都旺立了一功。这是三个惯犯,附近的工地盗窃案都是他们干的。   工地上的人更喜欢它了,有什么好吃的都给它。都旺长得越来越健壮,黄白相间的皮毛光滑细腻,四肢粗壮有力,一双眼睛又黑又亮,再配上两个直立的耳朵,可爱极了。   都旺覺得自己渐渐也喜欢上城里的生活了。   2
  葛秋阳出事后,都旺就没有了主人。它还住在工地上,工人们都会喂它,饿不着也渴不着,但它还是想主人什么时候可以回来。   每天早起,都旺都会站在工地大门口,呆呆地望着外面,等主人回来。主人走的时候,树木还一片萧条,现在,街边的梨花白了,桃花红了,春天悄悄地来了,都旺觉得时间过了很久。   一个下午,工地来了一辆面包车,车上下来几个人,它认得里面的女人是葛秋阳的媳妇翠枝,以前在家的时候,翠枝常常会叫它的名字,然后把一只拖鞋扔走,让它捡回来,它每次完成任务,都会逗得翠枝哈哈大笑。   都旺兴奋地扑了上去,在翠枝的身边摇头摆尾,翠枝一脚踢开了它。都旺呆住了,不知所措,茫然地看着女主人,它不知女主人怎么不喜欢它了。   翠枝来到工地办公室,包工头递过一份打印好的协议,翠枝签过字,接过厚厚一叠钞票,带着人去葛秋阳的宿舍,搬走了葛秋阳的所有物品。   看着他们要走,都旺还是跟了过来,它蹭蹭翠枝的裤脚,头低了下来,委屈巴巴的样子。翠枝停下脚步,"他回不来了,摔残了,你就自己在工地待着吧,回家我也照顾不了你。"   翠枝上了汽车,啪的一下关上车门,汽车就一溜烟地开走了。   都旺看着汽车越来越远,直到消失在马路尽头。它蔫蔫地趴在角落里,呜咽着,懂事的它不吵不闹,只是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它不知主人为何就不要它了。   工地上,主人给它盖的窝还在,都旺每天就睡在里面,有时会呆呆地看着外面,想着家乡的日子。   一栋栋高楼拔地而起,小区修好了,工人们把移动板房拆了,坐着最后一辆车离开了,都旺的家也没了。   小区里的人渐渐多了,有衣着光鲜开着豪车的业主,有穿着工装的装修工人,也有穿着一身保安服的保安。有业主给物业投诉,保安再看见都旺就会拿起棍子追打它,把它从小区轰了出来。都旺成了一只流浪狗,开始了艰难苟活的日子。   3
  都旺家园的后面是个大公园,有弯弯的石板路,清浅的小河,绿色的草坪,孩子们玩耍的游乐场。如今,这里就是都旺的家了。   都旺喜欢公园,这里让它仿佛回到家乡,四季分明,充满生机。这里有好心人洒在地上的猫粮,有游人丢弃的食物,运气好的话,还会有人喂它狗粮。   有老人看见它,拿着香肠向它招手,都旺看出老人没有恶意,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吃了香肠,温顺地摇尾巴示好。老人摸摸它的头,都旺没有躲闪。   但更多的人看见它就躲得远远的,这谁家的狗,也不拴绳子,咬着人怎么办,说着话,捡起石子朝它扔过来,吓得都旺连忙躲了起来。   公园里每天都有环卫工人打扫卫生,修剪果树,浇灌草坪。清晨,他们穿着橘黄色的马甲,骑着环卫车进入公园大门,分散到各自的场所开始劳作。   都旺每天看着他们来,黄昏目送他们走。有个环卫工阿姨渐渐和它熟了,每天都给它吃的,休息时让它坐在身边,和它说话,亲昵地抚摸它的头。都旺喜欢这久违的爱抚,从它的主人走了后,就没人这么喜欢它了。   都旺每天都在小路上等上班的阿姨,陪着阿姨工作,聪明的它没多久就学会了捡垃圾,草地上有人丢下的易拉罐、水瓶,都旺都会叼过来,放在阿姨的环卫车上,俨然成为阿姨的小助手。   因为阿姨的缘故,都旺对这些穿黄马甲的人都十分亲近。那一天,阿姨的几个同事悄悄走了过来,一个麻袋就把都旺罩住。都旺吓得旺旺直叫,拼命挣扎。   幸亏阿姨赶来,从那几个人手里抢过麻袋,把都旺放了出来。   都旺吓得浑身哆嗦,躲在阿姨身后。阿姨和同事吵了一架,气得手都颤抖了,哭着摸摸它的头,说:"狗狗,你走吧,待在这里太不安全啦。"   都旺边走边回头看看阿姨。它又一次失去了家。   4
  夏天来了,气温骤然上升,空气炽热得让人窒息,树上的蝉鸣让城市变得更加浮躁。   都旺趴在树荫下,吐出舌头,不停地大口喘着粗气。   都旺在城市里流浪,從楼群到小巷,从学校到公园,挨饿、受冻、淋雨,遭人呵斥,在一片繁华中苟活。它和流浪狗因为地盘打过架,被城管拿着抄网在马路上追赶,也被善良的人喂过食物。   七月的一个早晨,都旺流浪到一个街边广场。广场上人不多,又饿又渴的都旺在喷泉边喝水。几天没吃东西,它的身体过于疲惫,前爪没站稳,一头栽入水中,飞溅起一片水花。它急忙从水中跳出来,狼狈的样子逗得一个小女孩咯咯地笑了起来。   都旺回头,看到一对母女站在它的身后。女孩五六岁的样子,眼神正直勾勾地看着它。   都旺甩了甩身上的水,飞起的水珠落在女孩身上,她又笑了,冲它挥着手。都旺摇着尾巴轻步上前,女孩摸摸它的头。   女孩的妈妈愣住了,把女孩拢在怀里,"晗菡,你笑了。"她觉得难以置信,慌乱得有些手足无措,急忙翻出一袋饼干,放在孩子的手里,"来,喂喂狗狗,它多可爱啊!"   女孩有些迟疑,手在空中停顿了片刻,还是接过饼干,小心翼翼地递给都旺。都旺叼过饼干,吃了起来。直到手里的饼干都喂完了,女孩还是目不转睛地看着都旺。   "来,叫狗狗。"妈妈满眼期盼,看着女孩。   女孩的目光一直落在都旺的身上,没看妈妈一眼。   妈妈看出女孩对都旺的喜欢和兴趣,她不停和都旺说话,想从都旺身上发现更多潜能,逗女孩开心。   "来,狗狗,握握手。"女人伸出手,都旺递过一只前爪,让女人握。都旺以前常和主人握手、打滚、装死,聪明的它在工地上学会的东西可多了。   女人又拉着女孩的手,"和妈妈学,和狗狗握个手。"   女孩伸出手,碰了碰都旺伸出的前爪,又赶紧缩了回来,眼神充满喜悦和好奇。   女人激动地摸着都旺的头,"狗狗真乖,明天咱们再玩。"   都旺仰起头,似乎听懂了她的话,不停地摇着尾巴。   第二天,妈妈又带着女孩来到广场,不仅给都旺带了很多食物,还带来一个金色的小铃铛,挂在都旺的脖子上。都旺跑起来,发出叮铃铃的声音,逗得女孩开心地笑了。   都旺看出她们对它的喜欢,它索性躺到地上,露出白色的小肚子,任女孩摸肚子、揪尾巴,和它开心地玩耍。都旺起身打了个滚,又啪的一声倒下,用各种表演逗女孩开心。看到都旺,女孩的眼睛有了光,像暗夜里闪起的星光。   后来,妈妈每天都会带着女孩来找都旺玩。相处久了,都旺会把爪子搭在女孩的肩膀上,也会把头靠在她的腿上,最让妈妈开心的是,女孩居然会温柔地抚摸狗狗的头,有了肢体的交流。   妈妈指着都旺,教女孩说话,当女孩第一次说出"狗狗"两个字,妈妈激动地抱着女孩,嘴里不停地说,"晗菡,晗菡,妈的乖宝,再叫一声狗狗。"   妈妈哭了,女孩五岁了,这是她第一次开口说话。女孩有自闭症,出生后从没笑过,也不与人交流,只是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中。都旺让女孩第一次有了笑声,第一次有了温暖的触摸,第一次开口说话。   妈妈兴奋地搂着都旺,"你呀真聪明,真可爱,真是条好狗狗。"   都旺好像听懂的样子。女孩开心,它也开心,有了女孩,它不用挨饿了。   都旺每天都期待着晗菡和妈妈,每次告别时,晗菡和都旺都依依不舍。妈妈安慰说,明天我们再和狗狗来玩。   没过几天,广场上就有城管的车辆出没,城管手里拿着捕狗网套,看见无主的狗或没拴绳子的狗一个抄网就网住了,然后放到汽车上抓走。都旺机灵,看见城管的汽车开来,就从人群中跑走了。   城管几乎天天来,都旺再也不敢待在广场了。   5
  秋天来了,阳光变得温柔起来,秋色也愈发绚丽起来,枫叶火红、胡杨金黄、丹桂飘香。若在家乡,田野一定是一派丰收景象:高粱红了,橘子黄了,棉花白了,稻谷成熟了,金黄金黄的,秋风吹过,掀起一阵阵金色的波浪。一到秋收,都旺都会和妈妈跑进稻田撒欢疯跑,丰收的果实让主人高兴,都旺也高兴。在城市里,都旺再也没有那样高兴过。   都旺在繁华的城市里流浪,从春天到秋天,走过四季的变换。在宠物店,它看见里面的小狗,无忧无虑,幸福满满。它不由得想起在家乡的日子,那时它也被主人宠爱,自由、快乐、幸福。   它在街上遇过一个流浪歌手,它陪在歌手身边,有了它的陪伴,歌手挣到更多的钱。歌手买来盒饭,和都旺你一半我一半,一起分享劳动的果实。可好景不长,流浪歌手因为突发疾病,晕倒在马路上,被好心人送进医院,都旺看着救护车呼啸而去,它想起了主人葛秋阳,也是坐着这样的车离开了它,不知主人现在是否安好。   深秋的一个黎明,都旺在小巷里流浪,看见路边有几个包子,饥饿的它几口吞下包子,吃了后就睡着了。醒来时,已经被关进狗笼里,拉到郊外的一个偷狗窝点。   都旺和一群偷来的狗挤在一起,恐惧让它们颤抖不已。它们神情紧张,目不转睛地盯着周围的一切。每天早上,一个壮汉会从笼子里抓出几只狗,被抓的狗被胶带捆着嘴巴,不能吠,只有身子抖作一团,笼子里的同伴都吓得不敢吠叫。   那天,壮汉提起都旺,掂了掂又放下了,提起旁边一条壮实的土狗。都旺身材消瘦,身上没有多少肉,才得以多活了几天。都旺绝望了,知道自己很快也会被屠宰。   一天晚上,院子外传来警笛声。警察把这个偷狗卖狗的团伙一举端掉了,它们被动物保护组织的志愿者救了出来。   它们被拉到一个宠物收容所,每天都有同伴被好心人领养。都旺躲在栅栏后面,它想被人领养,又害怕被人领养。那些走过的路,见过的人,经历的过往,遭遇的陷阱,让它畏缩,它怕再次被遗弃。   直到那天,都旺听见院子里传来熟悉的声音,是广场上的女孩晗菡和妈妈。妈妈看到它,立刻地对志愿者说,我找的就是它,是这条土狗。   都旺怯生生地躲在志愿者的身后,不敢靠前。   晗菡妈妈告诉志愿者,"我和孩子她爸商量着想领养它,可再去广场就找不到它了,我们找了很多地方,每天看新闻,只要有狗狗被解救,就来找它,不负苦心,我终于找到它了!"   晗菡蹲下来,看着都旺,喊它:"狗狗。"都旺再也憋不住了,它从志愿者身后跑出来,站在女孩前面。女孩把都旺抱在怀里,开心地叫着,"狗狗,狗狗!"   晗菡和妈妈带着都旺上车了。都旺趴在车窗上看着窗外的风景,已是初冬,但阳光明媚,它知道,自己又有家了。   陈虹:天津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人民日报》《小小说选刊》等报刊。   编辑    沈不言   786559681@qq.com
 
陈虹工地狗狗主人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凡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