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丝瓜是个角儿


  偶然欣赏到泰州画家潘觐缋的一幅《鴨群》图。图上,上百只鸭子欢快地嬉水觅食,长而圆实的丝瓜静静地悬垂下来,与鸭群相映成趣。整幅画清新爽目,动静相宜,乡野之趣呼之欲出。
  倘若把图中的丝瓜换成黄瓜,黄瓜偏瘦小,有点小家子气;换作瓠瓜,瓠瓜庸粗,又显得俗气了点;换成扁豆,扁豆喜往天上去,忒骄傲,呼应不到下边的鸭群;换成细长的豇豆,则又太过纤弱,跟活泼的肥鸭不搭。似乎只有宁静低敛的丝瓜,才刚刚好,最合适。
  丝瓜味道清甜,是农家夏天常见的食材。丝瓜毛豆米、丝瓜蛋汤,是夏日消暑的佳肴。
  过去生活清贫,餐桌上一年到头清汤寡水,看不见荤腥。有一次,节俭的母亲在丝瓜汤里加了两根油条,一锅翠绿,浮动朵朵金黄。于是一口丝瓜,一口油条,寂寞的味蕾像贪吃的猛兽被瞬间释放,那股浓郁的清香和焦香,在舌间停留老半天。几十年过去了,一想起来,还齿颊留香。
  那时,巷子长长弯弯,家家种丝瓜。
  清明时节,沿着墙角,窝几棵瓜秧,搭几根旧竿,立夏一到,蓄势的瓜秧蹭风蹭雨蹭太阳,噌噌噌,一路向上,兴致盎然。目之所及,没有它到不了的地方。在小满、芒种的相邀下,丝瓜声势大增,墙内墙外,树梢瓦当,长藤缠绕,茂密的阔叶,呼啦啦扯成绿色的帷幕。帷幕上星星点点的花儿黄灿灿地绽放时,蜂鸣蝶舞,蔚然成景。数日天晴,花蒂下便一天一个样,丝瓜小小的脑袋鼓囊出来,泼皮得很。再经夏至入暑,一条条长长的果实青碧沉沉,触手可及。
  一踏进巷口,满目葱茏,风吹叶摇,一身阴凉,如入丹青,我们的喜悦也随之而来。
  听母亲的吩咐,我剪下院墙上最长的一根丝瓜,自告奋勇地把它切成一截一截的,用织网的梭子尖尖的那一头戳进去,顺势一挖,捋一圈,丝瓜肉便滑落出来了。丝瓜肉递给母亲烧菜,丝瓜皮一截一截的空圈圈便成了儿时的玩物。像戴镯子似的,一个一个套在手腕上,然后呼朋唤友,比比谁家的丝瓜又长又粗。
  萍的手腕上套得比我还多,白皙的皮肤衬着翠绿的丝瓜圈儿,煞是好看,丝瓜圈儿仿佛成了最美的首饰,堪比价值连城的翡翠碧玉。几个丫头手拉手,甩起膀子,从巷子南头一直走到北头,嘻嘻哈哈。大人们路过时,并不呵斥,只来一句,"疯丫头哦!"就走远了。我们不但不窘,反而更兴奋,更得意。寻常丝瓜,竟满足了女孩子们爱美的心思,功莫大焉。
  剩下的丝瓜皮,母亲随手扔进咸菜缸,一个星期后捞出来,淋些菜油,放在饭锅里蒸,一道下饭菜就成了。
  及至秋风吹起,丝瓜也老之将至。母亲拉下藤蔓,摘下预留的几条,放在墙头晒,揉出黑籽,留着下一年播种。剩下的丝瓜络,是刷锅洗碗的妙品,陆游偏爱丝瓜络,曾云:"丝瓜涤砚磨洗,余渍皆尽而不损砚。"
  老了,还能派上用场,细细想来,在所有的瓜类中,能和丝瓜相提并论的,还真没有。从小垄瓜蔓绿爬藤,到黄花翠瓞子累累,再到皮皱叶枯容颜褪,丝瓜的一生,譬如从明丽开朗的花旦,到优雅沉静的青衣,再到余味犹存的老生,每一阶段皆有出色的表演,让自己饱满丰盈!
  陈爱兰:江苏省泰州市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散文集《雪窗煨芋》。
  编辑 闫清 1453337028@qq.com
 
陈爱兰圈儿鸭群扁豆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芷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