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一顶旧军帽


  1980年春天,商洛革命博物馆开馆仪式上,铁蛋特别高兴,他是作为特邀嘉宾去参加开馆剪彩仪式的。他一件件地观看着展出物品,感觉很亲切,很熟悉,其中有一顶旧军帽,像一道闪电击中铁蛋的神经。
  那是1943年初冬,敌军商洛地区扫荡。十六岁的新兵铁蛋在队伍行军转移时身负重伤,流血过多,昏倒在草丛中。
  醒来时,他发现自己躺在炕上,一位大婶正小心翼翼地为他清洗伤口。将他救回家的是一对农民夫妇,家里一贫如洗,还有一个嗷嗷待哺、面黄肌瘦的婴儿,他听大叔叫这个未满月的孩子小石头。大婶是个聋哑人,她比画着手势告诉他,他需要养好身体才能下床。过了一会儿,大婶端着一个小碗进来了,铁蛋接过来,发现是一碗乳汁,便一阵哽咽。
  傍晚的时候,凶狠的声音和雪亮的刺刀再次出现在院子里。他紧张地躺在床上,听见大叔笨嘴拙舌地称是自己在外地学徒的儿子回家养病了。就这样,铁蛋躲过了敌军的盘查,得以留下来养伤。
  为了给铁蛋养伤,大婶一家把最有营养的食物都留给了他,自己的碗里尽是麦糠野菜。铁蛋都默默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经过几个月的精心照顾,铁蛋伤好了。临行前一晚,大婶为他缝补好了衣服和鞋子,还备了许多干粮。铁蛋留下一顶红星闪闪的军帽作纪念,心里暗暗发誓,日后一定回来报恩。
  历经坎坷,铁蛋找到了部队,在战场上立下不少战功,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他成了一名干部。
  三十多年来,铁蛋一直没有忘记当初的誓言,他多次到商洛地区寻访,想方设法要找到自己的救命恩人。但时过境迁,哪有这么容易呢?
  他常常在心里念叨:大叔大婶该有七八十岁了,身体是否还好?是否还记得我?弟弟小石头早就成年了吧?现在在做什么工作?
  直到今天,在商洛革命博物馆大厅,铁蛋站在红嫂铜像前,凝目沉思,越看越惊讶:"这不就是我的聋哑大婶吗?婶,我总算找到您啦!"
  这时,他看着身边一位青年军官也抚着铜像,低声喊着:"娘——"铁蛋看着他,觉得他很像一个人,心里不敢相信,嘴里却不由自主地喊了一声:"小石头?"
  那青年军官扭转头来,"请问您是哪位?"
  "我是省民政厅厅长庄爱民,小名铁蛋!"
  那青年人愣住了,随即冲过来紧紧抱住铁蛋,大喊:"你是铁蛋哥?是你吗?"
  哥俩拥抱着,蹦跳着,一边哈哈大笑,一边热泪盈眶。小石头激动地说:"铁蛋哥,你走后,娘一直念叨你,不知道你后来怎么样了。她经常和我说起你,把我也送进了革命队伍,现在我可是连长呢。如今她作为典型的红嫂形象,铜像立在博物馆大厅。我把娘收藏了几十年的这顶旧军帽,也捐献给了商洛革命博物馆。"
  哥俩在铜像前立正,一起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铁蛋感慨地说:"想不到今天是一个好日子,在这个隆重的场合,与婶重逢,与小石头重逢!"
  小石头补充道:"还与旧军帽重逢!娘生前还一直念叨着你,一定让我帮助她认识几个字,然后她在旧军帽里边用红线一针一针地绣,歪歪斜斜地绣上八个字:我儿铁蛋,一生吉祥。"
  谢丙其: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曾任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理事、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理事。出版作品多部。
  編辑    沈不言   786559681@qq.com
 
谢丙其铁蛋商洛小石头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紫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