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定力


  一群人在聊天,轮到卓芸时,她出言简洁,笑容淡淡,但眼神特别明澈。有人走动,灯光一晃,那眼睛越发如深山幽潭。
  卓芸身上有股静气,不枝不蔓,不漫不溢。她20岁进紫砂厂上班,如果没有严于律己的狠劲,泥凳上一连六七个小时是坐不住的。做五把壶可以拿到36元钱,之后每做一把可以多7.5元的收入,卓芸全身的劲凝于指端,一刻不停,壶做得比同时进厂的姐妹又多又好,每个月最多时可挣到90多元钱,她松了口气,能减轻父母的负担了。
  这一说,时光过去了30年。卓芸早离开了厂子,结婚、生子,家也从黄龙山80号的民房搬进陶瓷市场的三层楼房里。
  30年的时间,卓芸的壶艺越来越精,但论及成就,她提得最多的是师父们的名字。领她入紫砂门的师父她记得,在技艺上把自己推向新高度的师父她更是记得。吴奇敏是她说得最多的师父,年少时就以做壶既快又好而闻名,"师父曾经一天做过50把水平壶,一個身筒拍多少下都算得精精准准,从不会多拍或少拍一下。"时间在流逝,但人的精气神一直都在,"师父还是那么勤奋,周六周日都不休息,我什么时候打电话去,她都在做壶。"
  卓芸的丈夫是她紫砂班的同学,但她习惯喊他孟老师。夜深人静,他们各自在灯下做手中的活计,白天采的栀子花陶瓶里静静散发着冷香。卓芸眉头皱了,松开,瞬间不自觉又收紧,手上的竹尖刀停滞在壶肩处,那道弯线的弧度怎么处理都不够圆润,其实已经很好了,但砂器褶皱间难与人言的微妙之处她瞒不过自己的心,于是刀落下时有了比平时大的起伏,但那轻微的起伏连案上的花瓣都没有被惊动。对面的孟老师抬起头,伸出手,卓芸讶异又欣慰地递过壶坯,孟老师端详一番,手腕一抖,竹尖刀往壶肩处轻俏一按,再微微一转,分秒之间,景象已经迥然不同。卓芸的眼里,火星样的亮光又跳荡了一下,眼里的明澈缠绕上一缕栀子花的清香。
  夫妇俩都是高级工艺师,有人劝他们直播卖壶,既能红又能挣钱。卓芸笑笑,说术有专攻,还是先认真把壶做好。某天,朋友急急地告诉卓芸,说有人冒充他们的名义在卖壶,得去理论,不能怂。孟老师一笑,说紫砂这碗饭,任谁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独吞,大家都有口饭吃,这是好事。1998年,卓芸夫妇创业,照市价花6800元买了一块黄龙山的石头,石上有成对的鸡眼,行家都懂,这是上好底槽青的标识。夫妇俩把石头炼好后分装成40斤一块的泥料,至今家里还存着十来块。现在底槽青炼成泥售价早已超万元一斤,一斤泥能做一把中等容量的光器,做把小西施壶七八两泥就够了。有人说,卓芸你把这些泥涨个价卖了,可发大财了,省得做壶这么辛苦。卓芸说,手工是我们能做一辈子的事,何必急于一夜暴富。
  十指连心,手工的精益求精,让卓芸养成了低调、温和、谦恭的为人处世的风格,我以为这形成了她的静气。手工做的是器型,器型的审美在于制壶人的格局和见识,壶的气度和智慧在于空白越多,拥有的空间和自由度便越大,这是壶成型的基础,也是为人的智慧。给家人做黄芽笋红烧肉,弹古筝,练书法,读书,这些和做壶一样是卓芸每天的生活。冬天,卓芸带上铁锹,去路上扫雪。过年前,她去看望困难家庭的孩子。周围的人有为难的事都会跟她讲,她总是尽力帮助,时时关心。
  2016年,卓芸终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共党员。 "从师父领进门那天起,就知道做人做事做壶,心中要有把尺子,时时提醒自己,要守规矩,知进退,有情义,凡事多想想别人,只有大家都好了,整个社会才会更好。这就是我的初心,一直牢记在心。"
  原来,卓芸内心有定力,有恒久的信念,所以行事说话,才有股那种动人的静气,这是她行走于紫砂艺术之旅的精神密码。
 
静气器型栀子花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旃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