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国外阅读疗法研究知识图谱分析


  杨芳 吕冰玉
  摘 要 文章通过梳理国外阅读疗法研究文献分析研究其现状、热点和趋势,检索Web of Science核心合集中的阅读疗法相关文献,采用文献共被引网络、关键词共现网络及突现词、研究演进路径图分析,以信息可视化为手段,对国外阅读疗法研究进行分析,共检索到1975—2019年相关文献735篇,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发文量居前3位;相关研究共被引网络形成主要聚类13个,探测突现术语12个,直观揭示了统计时域内国外阅读疗法研究的重点和热点。其中,国外阅读疗法研究热点包含:诗歌疗法研究、认知阅读疗法研究、情感阅读疗法研究、书目处方疗法研究、阅读疗法方法研究、课程培训应用研究、疗效评价研究。
  关键词 阅读疗法 可视化分析 研究态势
  分类号 G353.1;G252.1
  DOI 10.16810/j.cnki.1672-514X.2021.06.016
  Abstract This paper reports on the review of Reading Therapy overseas with respect to research status, the hotspot issues, and the trend in the realm. This review was conducted by searching related articles from Web of Science to analyze the parameters such as Citespace, overlapped keywords web, and mutation terms in a visible way of evolutionary maps. In this research, 735 articles are employed from 1975 to 2019. Among them, the United States, the United Kingdom, and Australia top the list. There are 13 aggregations in citation web, and 12 mutation terms are found. These outcomes reveal the significance and hot issues in this realm intuitively. The recent research hot issues are: poet theory research, cognitive reading therapy, affective reading therapy, booklist offered therapy, reading therapy methodology, training applied research, effect assessment.
  Keywords Reading therapy. Visualize analysis. Research status.
  0 引言
  在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中,武汉"方舱医院"一位读书的年轻人引起了社会的关注。病床上,他手捧《政治秩序的起源》阅读的画面感染了无数人,照片中的他镇定面对疫情阴云,用阅读与思考增强精神力量,静静的阅读传递出的是力量和希望。由此让笔者迅速想到了"阅读疗法"。
  在有文献记载的研究中,阅读疗法被称为"阅读""阅读心理学""书籍匹配""图书指南""文学治疗""图书馆治疗""引导阅读"或"阅读指导",其定义也不尽相同,从简单的"通过书籍进行治疗"[1]到崇高的"在阅疗师的指导下,读者的个性与文学之间的动态互动过程"[2],"心理治疗师、馆员和其他外行帮手可以利用它来促进健康人群的正常发展和自我实现"[3-5]。同时,阅读疗法还被分为"临床阅读疗法"和"发展性阅读疗法"。
  通过书籍来治愈疾病最早可以追溯到古希腊,当时希腊图书馆被视为具有治疗能力的神圣场所。在19世纪初期,Benjamin Rush医生和Minson Galt医生开始使用图书疗法作为康复技术和心理健康问题的干预技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图书疗法受到了广泛关注,被用来帮助从战场上归来的士兵处理身体和情感上的问题,从那时起,图书疗法的使用范围不断扩大[6]。最初,这个词被用于治疗精神病患者的文献。1941年,多兰的《图解医学词典》第11版中出现了最早的"图书治疗"的正式定义。1961年,神论牧师兼散文家塞缪尔·麦克霍德·克罗瑟斯首次提出"阅读疗法"一词,标志着国外阅读疗法研究正式兴起。1961年,韦伯斯特的第三部新国际词典对图书治疗的定义被美国图书馆协会接受:"在医学和精神病学中使用精选的阅读材料作为治疗辅助手段;同时,指导通过定向阅读解决个人问题。"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國外阅读疗法的理论和实践研究均得到快速发展,研究涉及心理学、教育学、精神病学、图书馆学等多学科。发展至今,应用范围广,Cuijpers[7]在抑郁症,Ehlers[8]等人在创伤后应激障碍,Strom、Pettersson和Andersson[9]在头痛,McGrath[10]等人在偏头痛,Apodaca和Miller[11]在酗酒问题,Mimeault和Morin[12]在失眠等方面均有应用;使用人群广,被学校顾问、社会工作者、心理健康护士、教师和图书管理员使用[13]。
  国内从20世纪末起,在借鉴国外阅读疗法理论与实践的基础上,对阅读疗法进行积极探索,涌现出王波、宫梅玲、陈书梅、王景文、黄晓鹂等一批阅读疗法理论与实践的代表者,使阅读疗法得到蓬勃发展。虽然我国在阅读疗法研究方面取得了一定成果,但对指导方法、定量验证、个体疗法等都研究较少,减缓了我国阅读疗法研究的发展进步。因此,尽快了解国外阅读疗法研究领域的格局,全面把握国外阅读疗法研究的发展历程、研究热点及前沿趋势,对于促进我国相关领域的发展和研究是很有必要的。本文采用Citespace知识图谱和文献计量方法,综合使用定性与定量方法,深入考察了1975年以来国外阅读疗法研究的重要文献及其作者、热点主题、研究前沿,以期为我国阅读疗法理论研究和实践发展提供有益参考。
  1 数据来源及文献总体特征
  笔者以Web of Science核心合集中的SCI、SSCI、A&HCI为数据源,检索国外阅读疗法研究论文。以"Bibliotherapy""Reading Therapy""Literatherapy""Book Therapy""Reading Cure""Reading Treatment""Reading Healing""Therapeutic Reading"为检索词,检索时间为1975—2019年,共获得国外阅读疗法研究论文852篇,同时为了保证分析的客观性和准确性,删除了书评、卷首语、会议摘要等无关文献,精选了article、review、proceedings paper三种文献类型,共获得国外阅读疗法研究论文735篇(数据更新至2020年3月10日)。
  根据发文和被引用数量的时间分布和变化规律,对样本文献数据进行年度分布统计分析,并将其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为缓慢探索阶段(1975—1990年),该阶段阅读疗法发文量较少,发展缓慢;第二阶段为稳步发展阶段(1991—2005年),该阶段文章数量保持稳定增长,共发表201篇,占总量的27.4%,属于承上启下阶段,为阅读疗法研究提供了坚实的研究基础;第三阶段为高速发展阶段(2006—2019年),研究热度高、成果产出多,14年内共有467篇相关研究论文产出,占总量的63.5%。从研究的学科分布来看,这些文献目前主要集中于心理学、神经病学、康复、内科学、信息科学与图书馆学、语言学等领域,阅读疗法成为多学科共同关注的研究主题。
  统计1975—2019年的发文情况,可知大部文献发表在心理学、神经科学、教育研究等类别的学术期刊,体现了阅读疗法研究的多学科性和交叉性。根据影响因子和《期刊引用报告》(Journal Citation Reports),发现51%的期刊属于JCR学科领域1区期刊(即位于学科领域期刊影响因子排名前50%),期刊影响力相对较高。
  2 阅读疗法核心研究作者及机构统计分析
  为了对上述阅读疗法研究领域文献能够在时间、空间、高被引文献、关键词等方面做进一步的分析,本文选用美国德雷赛尔大学计算机与情报学教授陈超美老师开发的 Citespace 信息可视化分析工具 [14]。本文选取CiteSpace5.6.R2版本,尝试以直观形象的方式对国外阅读疗法领域研究的发展趋势、研究进展、热点前沿等方面予以梳理。将数据导入Citespace,时间跨度选取1975—2019年,时间切片选取3年,节点类型选择author和Istitution。节点选取标准选择TOP50,即在对应时间切片内选取前50个高频节点。选用"Pathfinder"为网络裁剪方法、"Pruning the merged network"为网络辅助裁剪策略。选择标签阈值为5,即显示作者和各地區机构名称所发表文献量大于5篇。生成阅读疗法核心研究作者和机构可视化分析,如图1所示。
  在图谱中,节点大小表示作者和机构的发文量,节点越大表明作者和机构发文量越多;节点间的连线表示作者和机构之间的合作,节点颜色越深表示发文年代越近。分析得知,美国发文330篇占44.9%,英国发文95篇占12.9%,澳大利亚发文73篇占9.9%。发文量第一的是美国阿拉巴马大学心理学系教授Forrest Scogin,主要针对老年人抑郁症进行阅读治疗、心理治疗和行为治疗,对不同程度的老年人抑郁症进行了一系列的实验对照研究,探讨了认知阅读疗法相对于个体认知心理治疗和延迟治疗控制的有效性等[15-16]。发文量第二的是荷兰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临床心理学教授Pim Cuijpers,主要研究阅读疗法在抑郁症和焦虑症的心理治疗,以及恐慌症和失眠的心理治疗。他采用实验研究和随机对照的临床实验设计,开展心理治疗来预防和早期干预精神障碍(尤其是抑郁)的发生,并在相应研究的系统综述和元分析方面建树丰硕。发文量第三的是Paul Rohde和Eric Stice,均是著名心理学研究机构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俄勒冈州研究所临床心理学专家,主要关注青少年健康发展,研究阅读疗法在青少年抑郁症治疗、饮食失调治疗和肥胖干预治疗等方面的应用。阅读疗法研究合作团队中最活跃的是美国俄勒冈研究所的Paul Rohde、Eric Stice、Jeff Gau三人,其研究主要利用阅读疗法对青少年的不同程度的抑郁症进行治疗,例如,三种抑郁症预防干预措施对抑郁症发病风险的影响,将抑郁症状加重的青少年随机分为认知行为组、支持表达组、认知行为阅读治疗组、教育手册对照组,接受阅读疗法的青少年抑郁障碍的发病率比接受其他三种干预的青少年低5倍。
  3 阅读疗法研究演进路径可视化分析
  对某一研究领域的演进路径进行分析,可以使研究人员能够更加清楚研究主题的发展脉络和发展方向,根据演进路径也可以对主题的研究趋势进行预测。Citespace的Timeview功能既可以实现这种演进路径的可视化分析,同时还可以将相关关键词进行主题聚类。笔者利用样本数据中的关键词进行分析(见图2)。
  从图2中可知,所有关键词可归结为13个主要聚类,除了第一个聚类为概述性聚类外,其他12个聚类主题皆为阅读疗法领域的重要研究分支。笔者为了能更清晰地展示出各分支主题的活跃年份,清楚地看到阅读疗法领域研究主题的变迁轨迹,以粗线条表示其主题在一段时期的活跃度,见图3。
  4 阅读疗法研究热点探析
  通过对样本文献内容、高频关键词的分析,以及对图2、图3的分析与挖掘,阅读疗法研究领域的热点概括为以下几个方面。
  4.1 诗歌疗法研究
  诗歌疗法,即将诗歌用于促进个人成长和情绪康复的心理治疗过程。治疗时向患者推荐一些不同情感色彩的诗歌,让病人独自阅读或在心理医生的指导下集体诵读,通过认同、净化、娱乐和领悟等作用,消除患者的不良情绪或心理障碍,这是一种提高身心健康质量的心理治疗方法。诗歌疗法的好处还包括增强自我和人际交往意识、增强表达真相的确认感以及增强捕捉和重构重要人生故事的能力。据文献记载,公元前4000年埃及人就将圣歌写到纸上,让病人吞下,望其生效。基督教的《圣经》中提到,约在公元前1000年,大卫曾用诗歌和音乐镇定人的暴躁情绪。公元前330年,亚里士多德在其著作《诗歌》中就提出了疏泄理论。世界上第一位诗歌治疗家是公元1世纪的罗马医师索拉内斯,他用诗歌短句来治疗病人的精神障碍。1959年,美国纽约制定了第一个诗歌治疗计划,并成立了"诗歌治疗联合会"。从20世纪70年代至今的出版物中提供了大量有关诗歌疗法的原理、实践、资源和临床案例研究的材料。成立于1987年的《Journal of Poetry Therapy》是当前诗歌疗法专业理论、研究和技术最全面的期刊。
  诗歌疗法应用领域广泛,尤其在对神经症、精神病、焦虑、酗酒、创伤后应激障碍和尝试自杀的病人的治疗中颇有疗效,目前很多心理卫生机构、医院、学校、监狱和老年人病院等都在使用这一疗法。在治疗过程中,诗歌疗法的治疗方法和技术会根据病人的特点而变,如治疗的参加者言语能力受限时(如精神发育迟滞者或学龄前儿童),诗歌可以由别人朗诵,而不是由书面形式提供。诗歌疗法通常被治疗师用于帮助客戶找到表达情绪和讲述自身故事的方法。Furman、Downy、Jackson and Bender指出,诗歌治疗是一种可以从力量的角度帮助客户的技术,因为"阅读和写作诗歌的治疗性使用提取了每个人内在的资源和治愈能力"[17]。在多维临床模型研究中,Mazza和Hayton描述了诗歌治疗的三种模式:接受、表达和象征。前两部分包括文学阅读(接受)和诗歌写作(表达),第三部分则是将"仪式、象征、讲故事和表演(例如舞蹈或动作)作为处理生活转变的手段"[18]。
  4.2 认知阅读疗法研究
  认知阅读疗法是20世纪初开始的一项医疗实践,由精神病医生和图书管理员共同努力帮助有心理问题的病人。认知阅读治疗是一种自助干预,病人以书中的知识为指导,逐渐学会理解、改变自身认知和行为。认知阅读疗法的困难在于阅读水平会对治疗效果产生影响,病人需要成熟的智力和情感来理解书籍内容,否则可能会导致知觉扭曲。Mains和Scogin建议,最好将自助式认知阅读疗法视为提供心理健康服务的"第一步"。
  4.3 情感阅读疗法研究
  情感阅读疗法是指利用小说和高质量的文学作品,帮助读者通过认同的过程,将情感体验和人类处境联系起来,其服务对象大部分是儿童。与认知阅读疗法相比,情感阅读疗法依赖于心理动力学理论,被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认同,即读者认同故事中的人物和事件;第二阶段,宣泄,即读者在情感上介入故事,并能在安全的条件下释放被压抑的情绪;第三阶段,洞察,即读者从宣泄经历中获得洞察力,发现其存在的问题和可能的解决办法。当阅读、听故事、朗诵诗歌或看电影时,人们会展示出他们的弱点和长处,倾向于认同书中人物的经历、痛苦及幸福,通过这一认同过程,个体与人物分享情感与冲突,体验宣泄,从而增强对人类处境的理解和对他人痛苦的同理心,最终有助于个人更好地了解自己[2]。
  4.4 书目处方疗法研究
  1988年,第一份关于阅读疗法处方书用途和益处的报告发表[19]。英国自助阅读疗法项目的特色就是"处方书",即由心理健康专业人士通过当地图书馆推荐自助书籍给患者;同时,在世界范围内寻求自我实现的个人也会利用自助书籍获得帮助。1904年,马萨诸塞州麦克莱恩医院的一名图书管理员开发了"图书治疗"项目,该项目将精神病学和图书馆学结合起来用于精神疾病治疗的临床研究。1970年,堪萨斯州的门宁格诊所也使用了"图书治疗",医学博士Jerome M.Schneck在门宁格基金会的阅读治疗研究中编写了阅读治疗和医院图书馆的参考书目[20]。把阅读作为一种康复活动的想法并不新鲜,埃及国王拉美西斯二世有一间名为"为心灵疗养的房子"的专门书房,Sigmund Freud在19世纪末就将文学纳入他的精神分析实践,一百多年以来,医学专业人士和心理学家也一直在开"处方"书籍供患者阅读。在美国,Elizabeth Pomeroy是最早进行书目处方疗法研究的人之一,她确定了62家退伍军人管理局和医院1500多名患者的阅读兴趣,编制了阅读疗法书目。图书馆员也编制了与阅读疗法相关的书目清单。例如,Williamj.Bishop为医院图书馆编制了一份参考书目,Adeline M.Macrum编制了一份图书疗法参考文献的清单。为了确定对一系列客户问题最有益的阅读治疗资源,Quackenbush从100所大学的心理咨询中心获得了信息。他将271个主题的参考书目分为问题/关注类、焦虑/压力管理、自我价值/自尊、饮食失调、个人成长、学习技能、时间管理等[21]。萨塞克斯大学所做的一项研究被《电讯报》引用,该研究表明,每天6分钟的阅读时间可以减少多达68%的压力,只需翻动书页并沉浸于阅读中,大脑就会处于类似于冥想所产生的放松状态,从而为人体健康系统提供与实现深度放松和内在平静状态相同的益处,相较于没有阅读习惯的人,经常阅读的人睡眠质量更好、压力水平较低。
  阅读疗法使用的阅读材料非常广泛,从文学小说、诗歌、散文到自传、参考手册和自助书籍,无论使用何种体裁,目的都是通过阅读、反思和采取行动,帮助人们获得理解、洞察力和自我发展。通常使用的书籍分为两类:一类是想象力文学,用于培养读者的想象力反应,包括小说、诗歌、寓言和戏剧;一类是说教文学,是非小说和有教育意义的文献,类似于传统教育过程中使用的教科书[22]。说教文本的目的是通过对自我的认知理解促进个体内部的直接变化。例如,临床医生通过说教文本,可以与患者讨论包括养育孩子、婚姻和性、个性冲突和压力应对等几乎任何话题。相反,想象文学是指通过小说、诗歌、戏剧、传记和自传对人类行为的戏剧性呈现[23]。突现词显示2015年以来自助式阅读疗法是主要趋势,心理自助书籍也是国外阅读疗法未来的研究热点。
  4.5 阅读疗法方法研究
  阅读疗法的研究范围主要涉及临床心理学,应用于对患者心理健康的治疗,其目的是为了减轻甚至消除某种疾病的心理症状,并间接影响该疾病的病理治疗,这些病理症状主要包括神经质和焦虑发作、抑郁、崩溃、强迫、疏远、被动、冷漠、不愿配合治疗等消极性态度。而阅读疗法的主要方法包括以下几种。
  方法一是宣泄法。这种心理治疗方法最重要的原则是表达,压抑在心里的感觉和感知(有时是由于病人对它们缺乏认识)容易导致沮丧,甚至造成毁灭性的影响。治疗师可以作为一个富有同情心的倾听者来听病患的表达。病人通过以不受限制的方式倾诉来表达自己,从而实现情感宣泄,最终摆脱痛苦;方法二是分析法。分析法与自由联想紧密联系,通过自由联想,在阅读一篇文学文本后获得审美体验,将患者引向与主人公经历相似的联想链。通过阅读有美学元素的文本,能够让读者自由联想,从而减轻创伤;方法三是替代法。替代法的显著特点是需要患者无限信任治疗师,治疗师通过主动引导和建议来进行病患治疗,因此这种方法有时被称为暗示技术。在个体阅读治疗中,其治疗目标是分配任务并支持参与者完成任务[24]。治疗师通过任务分配引导患者朝着决定性的方向发展,并支持患者完成任务,使其体验成功,这种成功的积极体验会激发患者活力,让其产生积极的心理暗示,为其下一次经历夯实基础。
  4.6 课程培训应用研究
  阅读疗法培训项目始于20世纪20年代,西储大学图书馆学学院可能是最早开展这项研究的。其课程中心是:医院图书馆(医学或健康科学图书馆)的组织、管理;儿童、成人以及护士专业图书馆的选书原则和实践;医院病人医学参考书等。明尼苏达大学医学院的Richard Olding Beard医学博士设计了一个为期五年的培训项目,课程内容包括外语、生物学、社会学、心理学、英语和历史等,其中第一年培训在图书馆进行,第二年在医院实地工作,并运用阅读疗法进行实践[25]。到1948年,波士顿西蒙斯学院和丹佛大学开设了有关医院图书馆学的课程。Margaret Kinney在1962年出版的《图书馆趋势》中描述了一个研究生水平的示范培训项目,专门研究阅读疗法。1970年,维拉诺瓦大学图书馆学研究生院开设了一门阅读疗法课程。1977年,Rhea Joyce Rubin基于对工作的回顾和对创造性治疗标准的研究,开发了一个多层次的阅读治疗认证课程。
  4.7 疗效评价研究
  阅读疗法在国外应用范围广,主要体现在抑郁症、创伤后应激障碍、头痛、酗酒问题、失眠等方面。抑郁症和焦虑症是世界上最普遍的两种心理健康问题。研究表明,在儿童和青少年时期发病,会对心理健康产生长期影响。在一项抑郁症阅读治疗分析中发现,阅读疗法的平均效应大小为0.82,表明了阅读疗法对抑郁症治疗的有效性[26]。抑郁癥最常见的疗法是使用认知疗法和行为疗法,例如《Feeling Good》是一本关于针对抑郁症的认知疗法的自助书,《Control Your Depression》是一本关于抑郁症行为疗法的自助书。通过对分别使用认知技术和行为技术的两种阅读疗法进行比较,发现两种疗法之间没有差异,实验组对比对照组有显著改善,都能够有效减少重性抑郁障碍的发病率和减轻抑郁症状[27-29]。创伤后应激障碍是常见的一种焦虑症。研究表明,基于互联网的认知行为疗法(iCBT)治疗创伤后应激障碍[8]、"互联网干预治疗社交焦虑症"[30]和"全身性焦虑症的心理动力疗法"[31]都有效,但基于互联网的认知行为疗法(iCBT)加上压力管理疗法效果更佳[32]。头痛的心理治疗研究主要集中在放松技术和生物反馈方面。实验采用书籍或结构化的自助手册,同时结合电视教育节目、录音带上的放松指导,对头痛进行治疗。结果显示,该方法可以显著降低头痛的严重程度,头痛问题的平均缓解率为31%,治疗组中有一半的受试者头痛症状有临床意义上的减轻[9]。
  调查数据表明,至少7%的美国人符合酒精滥用或依赖的标准[33],交通事故、健康状况不佳和社会问题都是酗酒的诸多负面后果之一。第一份关于阅读疗法对问题饮酒的有效性的报告来自于一个意外的发现:Miller设计了一项研究来测试行为自我控制训练和控制性饮酒治疗的相对有效性,结果显示,所有组的饮酒量都显著减少,各组之间没有显著差异。在治疗结束时,实验人员自行选择接受或不接受旨在帮助维持治疗收益的自助手册。在之后3个月的随访中,与未接受手册的人相比,接受手册的人每周的消耗量和血液酒精浓度峰值明显降低。根据这一发现,Miller、Gribskov和Mortell对自助手册是否能够显著减少饮酒量进行了测试。研究进一步支持了基于行为的自助手册对问题饮酒者的有效性。针对问题饮酒者的阅读疗法,即提供自助材料来激励和引导其改变饮酒行为的过程[34]。
  失眠症是一种常见的慢性病,至少有10%的成年人深受影响[35]。睡眠障碍在女性和老年人中更为常见,通常与医学(如慢性疼痛)和心理障碍(如焦虑和抑郁)有关。尽管慢性失眠症普遍存在,但只有不到15%的人因睡眠困难而接受治疗[36],而且通常仅限于药物治疗。1989年,Morawetz报告[37]说,基于刺激控制和放松的自我管理治疗,录音带加自助手册对未使用睡眠药物的参与者是有效的。Véronique、Mimeault和Charles M.Morin进行了失眠症的自助治疗,他们运用的治疗材料是改编自自助书籍《Behavioral Treatment of Insomnia》[38]的六本小册子,每一本都涵盖失眠症认知——行为治疗的特定组成部分。第一本介绍了自我管理的方法,并提供了有关失眠的概念、风险因素、发展和维持等信息;第二本描述了刺激控制和睡眠限制程序及其原理;第三本提供了关于安眠药的信息,并为那些想在家庭医生的监督下停止或减少使用安眠药的参与者制定了一个退出计划;第四本关于认知疗法,用来改变人们对睡眠的不正常的信念和态度;第五本提供了有关睡眠卫生原则的信息;第六本则指导读者评估他们的进步和检查缺乏改善的可能原因,并讨论预防复发的策略。在失眠症认知——行为治疗计划中,关键治疗程序可以简要描述为刺激控制、睡眠限制、认知治疗以及睡眠卫生教育。研究结果表明,认知行为疗法是治疗慢性失眠症的有效方法[39]。
  当前,越来越多的研究证据表明,阅读在治疗各种心理健康和生活方式问题方面被证明是有益的,突现词中也显示自2015年以来心理健康是阅读疗法应用的主要趋势,多机构的知识网络将继续出现,如英国"Reading Well"计划中,临床从业人员和图书馆馆员、书店店员等聚集在一起,向公众提供书籍阅读、问题咨询等服务。
  5 结语
  目前我国在诗歌治疗领域还没有进行过专门的学术研究,因此有必要对这一领域进行深入研究,以便能够在阅读疗法的开展中实际运用音乐治疗、诗歌治疗以及其他艺术方法进行治疗。
  建议未来的研究工作继续对阅读疗法进行定量验证,以确定哪些类型的健康问题最适合阅读疗法,找出为特定类型的客户提供最大利益的文献类型,提出阅读干预的最佳时机,并明确治疗方法。针对大学生的个人发展,应采用不同的方案,在学校环境中运用音乐治疗、诗歌治疗和创造性戏剧开展实践,并用测量评估工具进行测评。
  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人们开发了用于理解、评估和治疗心理健康问题的虚拟现实(VR)应用程序,在虚拟现实环境中,患者学会了在交互式计算机生成的环境中处理与其问题相关的情境。因此虚拟现实也被认为是一种与现实一样有效的诱导情感反应的媒介[40]。学术界可以利用虚拟现实技术开展阅读疗法,采用新技术进行治疗。
  參考文献:
  PARDECK J T, PARDECK J A.An exploration of the uses of childrens books as an approach for enhancing cultural diversity[J].Early Child Development & Care,1998, 147(1):25-31.
  SHRODES C.Bibliotherapy:a theoretical and clinical-experimental study[J]. Doctoral dissertation,1950,331-339.
  AFOLAYAN, JOHNSON A. Documentary perspective of bibliotherapy in education[J]. Reading orizons,1992,33(2),137-148.
  KRAMER P A, SMITH G G .Easing the pain of divorce through childrens literature[J]. 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Journal,1998,26(2):89-94.
  PEHRSSON D E , MCMILLEN P S. A bibliotherapy evaluation tool: grounding counselors in the therapeutic use of literature[J]. Arts in Psychotherapy,2005,32(1).
  SHECHTMAN Z .Treating child and adolescent aggression through bibliotherapy[M]. Springer New York,2009.
  CUIJPERS P. Bibliotherapy in unipolar depression: a meta-analysis[J]. Journal of Behavior Therapy & Experimental Psychiatry, 1997, 28(2):139-147.
  EHLERS A,CLARK D.A randomized control trial of cognitive therapy,a self-help booklet,and repeated assessments as early interventions for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s[J]. Archives of General Psychiatry,2003,60(10):1024-1032.
  STROM L, PETTERSON R. A controlled trial of self-help treatment of recurrent headache conducted via the internet[J]. Journal of Consulting and Clinical Psychology,2000,68(4):722-727.
  MCGRATH P J , HUMPHREYS P , KEENE D , et al. The efficacy and efficiency of a self-administered treatment for adolescent migraine[J]. Pain, 1992, 49(3):321-324.
  APODACA T R . A meta-analysis of the effectiveness of bibliotherapy for alcohol problems[J]. Journal of clinical psychology,2003,59(3):289-304.
  MIMEAULT V.Self-help treatment for insomnia: Bibliotherapy with and without professional guidance[J].Journal of Consulting and Clinical Psychology ,1999,67(4):511-519.
  MCCULLISS D.Bibliotherapy: historical and research perspectives[J].Journal of Poetry Therapy,2012,25(1):23-38.
  李杰,陈超美.Citespace:科学文本挖掘及可视化[M].北京: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出版社,2016.
  SCOGIN F, MCELREATH L.Efficacy of psychosocial treatments for geriatric depression: a quantitative review[J]. Journal of Consulting and Clinical Psychology, 1994,62(1):69-74.
  FLOYD M , SCOGIN F. Cognitive therapy for depression: a comparison of individual psychotherapy and bibliotherapy for depressed older adults[J]. Behavior Modification,2004, 28(2):297-318.
  FURMAN R , DOWNEY E P. Poetry therapy as a tool for strengths-based practice[J]. Advances in Social Work,2002,3(2):146-157.
  MAZZA N F.Poetry therapy: an investigation of a multidimensional clinical model[J].Arts in Psychotherapy,2013, 40(1):53-60.
  STARKER S. Psychologists and self-help books: attitudes and prescriptive practices of clinicians[J].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otherapy,1988,42(3):448-55.
  SCHNECK J M.A bibliography on bibliotherapy and hospital libraries[J]. Bulletin of the Medical Library Association,1945,33(3):341.
  QUACKEN,ROBERT L. The prescription of self-help books by psychologists: a bibliography of selected bibliotherapy resources[J]. Psychotherapy Theory Research Practice Training,1991,28(4):671-677.
  CANTY N.Bibliotherapy: its processes and benefits and application in clinical and developmental settings[J].Logos Journal of the World Book Community,2017, 28(3):32-40.
  SILVERBERG L I. Bibliotherapy: the therapeutic use of didactic and literary texts in treatment, diagnosis, prevention, and training[J].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Osteopathic Association,2003,103(3):131-135.
  CZERNIANIN W,CZERNIANIN H. Bibliotherapy: a review and perspective from Poland[J]. Journal of Poetry Therapy,2019,32(2):1-17.
  PANELLA N M. The patients library movement: an overview of early efforts in the United States to establish organized libraries for hospital patients[J]. Bulletin Medical Library Association,1996,84(1):52-62.
  CUIJPERS P. Bibliotherapy in unipolar depression: a meta-analysis[J]. Journal of Behavior Therapy and Experimental Psychiatry,1997,28(2):139-147.
  SCOGIN F, JAMISON C. Comparative efficacy of cognitive and behavioral bibliotherapy for mildly and moderately depressed older adults[J]. Journal of Consulting and Clinical Psychology,1989,57(3):403-407.
  STIC E, ROHDE P.Efficacy trial of a brief cognitive-behavioral depression prevention program for high-risk adolescents: effects at 1- and 2-year follow-up[J]. Journal of Consulting & ClinicalPsychology,2010,78(6):856-867.
  ROHDE P, STICE E, SHAW H,et al.Effectiveness trialof an indicated cognitive-behavioral group adolescentdepression prevention program versus bibliotherapy andbrochure control at 1- and 2-year follow-up[J]. Journalof Consulting and Clinical Psychology,2015,83(4):736-747.
  HEDMAN E, ANDERSSON G, ANDERSSON E,et al.Internet-basedcognitive-behavioural therapy for severe health anxiety: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J]. Br J Psychiatry. 2011;198(3):230-6.
  RICHARDS J C, KLEINl B, AUSTIN D W.Internet cognitive behavioural therapy for panic disorder: does theinclusion of stress management information improve end-state functioning?[J]. Clinical Psychologist.2006,10(1):2-15.
  STEFANOPOULOU E , LEWIS D. Digitally delivered psychological interventions for anxiety disorders: a comprehensive review[J]. Psychiatric Quarterly,2018.
  GRANT B, HARFORD T,DAWSON D.Prevalence of DSM-IV alcohol abuse and dependence: United States,1992[J]. Alcohol Health & Research World,1994,18(3):243-248.
  MILLER W R ,GRIBSKOV C J ,MORTELL R L. Effectiveness of a self-control manual for problem drinkers with and without therapist contact[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the Addictions,1981,16(7):1247-1254.
  FORD D E, KAMEROW D B.Epidemiologic study of sleep disturbances and psychiatric disorders: An opportunity for prevention?[J]. JAMA: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1989,262:1479-1484.
  MeLLINGER G D ,BALTERr M B ,UHLENHUTH E H. Insomnia and its treatment: prevalence and correlates[J].Archives of General Psychiatry,1985,42(3):225-232.
  MORAWETZ D.Behavioral self-help treatment for insomnia: a controlled evaluation[J]. Behavior Therapy,1989,20(3):365-379.
  MORIN C M, VIRGIL W.Psychological and pharmacological approaches to treating insomnia: critical issues in assessing their separate and combined effects[J].Clinical Psychology Review,1996,16(6):521-542.
  MIMEAULT V, MORIN C M.Self-help treatment for insomnia: bibliotherapy with and without professional guidance[J]. J Consult Clin Psychol,1999, 67(4):511-519.
  EMMELKAMP P M G.Technological innovations in clinical assessment and psychotherapy[J]. Psychotherapy & Psychosomatics,2005,74(6):336-343.
 
杨芳可视化分析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宛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