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成长记七


  旧话重提到,赤红到我家买酸菜提起的酸梅粉。酸梅粉的诱惑像牵引绳般的连动,把半推半就的欲望步步萌芽成射汽枪游戏,向中一等奖的希望冲刺。
  有一回我和赤红到市集上,捡汽水瓶盖当游戏道具钱币大洋。小时候玩耍游戏的一种财产。把汽水瓶盖敲打回原来圆铁片,当大洋进行博弈……
  ——那年代电子消遣产品,还是珍稀宠物极少可见。农村童少年时最热门的,玩耍项目历历在目。非常遗憾了,时过境迁,已尘封在世俗的潮流中,只有在记忆的源泉里慢慢回味了!
  有纸折三角板当赌注,进行押注赌扑克二十一点。有的小伙伴呢!学期还没结束课本差不多快撕完了。
  还有就是用汽水瓶盖,敲打回铁片圆状当大洋。几个小伙伴约好每个人下注多少个,合押放在挖好的小坑里,在小坑边缘摆放一个瓶盖大洋当目标引子,和在小坑两米开外的地方,划一条标准的争霸竞技界线。
  然后小伙伴们士气高涨,猜拳‘石头剪刀布’来裁决参赛顺序。各自掏出已用破烂碗的底座,或者破损瓦缸碎片经过精心的打磨,形成一个小铁饼状的拿手道具——聚宝盖母。
  按照猜拳已定夺下来的序号,神采奕奕站在竞技界线外围。小伙伴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举起掷定乾坤的聚宝盖母,瞄准小坑边缘的目标引子瓶盖投掷,掷中者赢取坑里面的合押大洋。
  赢家神采飞扬,无比荣耀;输者心甘情愿,毫不在乎,说不定会赢得下一盘的霸主。就算是输完了大洋,倾家荡产都无所谓,大不了从头来过再打拼东山再起。
  更有意义的就是打蹭了。败者,就得惩罚单腿金鸡独立跳蹭。跳蹭几回在于小伙伴们事先规定,跳蹭多远得看胜者为王打蹭的手法,技巧的功力火候了。
  曾经在农村的巷头巷尾打蹭是最流行的游戏了。孩童三五成群,青少年四六成班"一五一十、十五二十"……测量打蹭积分洪亮的读数随处可见。天真无邪的小伙伴们喜笑颜开,不理不睬天高地厚的奥秘,无忧无虑忙得不可开交。
  不知不觉的,陈列心底的往事,好像决堤洪水一样尽情奔涌而出。也在争先恐后地抢镜起来了,别慌别慌先来后到吧!
  ——那一天,和赤红一起去捡汽水瓶盖。也赶上射气枪有奖游戏,赤红给游戏买卖人五角钱,打了十发子弹只中了六包酸梅粉。
  赤红说:"运气背了点,打中了就是不开一二三等奖,酸梅粉才五分钱一包,还输了二角钱。"
  "让游戏买卖人,赚了我许多零花钱,都无缘中个一等奖,上两回眼巴巴看着别人,接着我打过之后给开出了一等奖,太邪门了"赤红失之交臂激情地道出。
  赤红他家人是在市集上,专卖苗猪仔给十里八乡村民们饲养。是改革开放第一批地摊生意人,所以他家在我的心目中是比较有钱的。
  那天他也毫不吝啬,请我吃三包酸梅粉。酸梅粉的浓郁香味诱惑,朦朦胧胧埋下了有趣的童年梦想。
  在我准备大展身手,打汽枪拼搏更多酸梅粉的当天。在耐心琢磨打汽枪技巧的过程中。有两位打汽枪的客人相互交流"小洋钉子弹不稳定,忽上忽下的不好控制"。他们建议游戏买卖人换回汽枪原配铅弹。
  "铅弹不好,会打坏游戏机子,还会反弹误伤到人的"游戏买卖人口蜜腹剑的样子,笑眯眯着回答。当然是,游戏买卖人,也不会做赔本的买卖的。靶标与汽枪才两米多点距离,换成实弹的话可能就亏了。
  从他们打汽枪经历所说的,忽上忽下不稳定。我联想到,我刚开始玩弹弓的时候也是那个样子。很近的距离老是打不中目标,忽上忽下、飘左飘右的。后来慢慢摸索出来,拉开弹弓的皮筋,三点一线瞄准基础。发射瞬间保持稳定,三点一线不变的状态,命中率就八九不离十了。
  欲望的煽风点火,一等奖的致命诱惑。自以为是以为找到了,射汽枪百发百中的捷径。欲望的蠢蠢欲动催促,内心在不断的甜言蜜语安慰自己,说不定乱招可以打败老师傅的劲头。
  在希望迫切达成之下,毫不犹豫掏出五角钱交给游戏买卖人,喜形于色荣耀出场啦!
 
连载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宛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