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血之猎手第章同学相遇


  开车回城后,有些无趣,途径潘家园的时候,脑海里好像有个声音在呼唤,林戬把车停好,来到潘家园古玩市场,这里人流量还真不少,近几年星月菩提和金刚菩提被炒的火热,价格也涨了不少,但凡来潘家园的年轻人,十个人有九个人都会买菩提,这也成了一股时尚潮流。
  随着呼唤声越来越近,林戬来到一个卖砚台的摊位,这个摊位摆了大大小小几十个砚台,每个砚台都经过精挑细选,表面打磨的光滑圆润,在摊主脚旁边一个灰不溜秋毫无光泽的砚台,吸引了林戬,正是这个砚台不断的在林戬的脑海中发出呼唤。
  "老板,这砚台多少钱?"林戬用手指了指摊位上一个泛着青色的砚台问道。
  "一口价,两万元。"一个中年男人,光头,扫帚眉,小眼睛,满脸胡茬,好像几天没有睡好似的,一件红色T恤衫,一条花纹大短裤,脚上一双人字拖。
  "老板,两万也太贵了吧!一个砚台而已,三千卖吗?"林戬笑笑说道。
  "兄弟,这个砚台两万,三千不卖,旁边这个砚台三千可以给你。"老板说完用手指了指,旁边一个手掌大小的砚台说道。
  "老板,开玩笑吧!巴掌大的砚台卖我三千,比这个两万的还贵!"
  "兄弟!做买卖出来混口饭吃,一个砚台也赚不了几个钱,前几年,古玩行当利润还高些,这些年越来越难做了,你要诚心要最低两千八百,低于这个价,你到别家去问问吧?钱可以不赚,但是赔钱的买卖我也不做。"老板有些无奈。
  "得了,老板,这样吧!价钱就按你说的,两千八百块,地上那个像砖头一样的砚台顺带送我吧!你留着也没什么用,我拿回去当个摆设,要是装修的话镶到墙上也不错!"林戬用手指了指地上灰不溜秋的砚台。
  "兄弟,你这买卖会做,我这卖一件还搭一件,里外里我是不赚钱啊!还有点小赔,这样吧!三千块钱,凑个整,两个砚台你拿走,今天这摊费我总的赚出来不是,否则真赔了。"老板有些无奈的说道。
  林戬笑了笑说道:"三千就三千吧!我也不和你磨嘴皮子了,这大热天的。"付了钱,林戬离开了潘家园,北京的秋天有些燥热,早晚虽有温差,可是秋老虎也不可小觑。
  回到公寓,仔细的研究那个砚台,砚台像块古城砖似的,长约三十多厘米,厚八厘米,宽十五厘米,表面随光滑可有些粗糙,要不是中间有块凹陷,真的就是一块砖头。
  研究了半天没有什么头绪,扔也不是,摔也不是,看看表已经六点,林戬将砚台放到餐桌上,转身进了厨房,下了一碗面,吃完洗了一个澡后,开车来到酒吧。
  夜晚的生活又开始了,都市中的男女,辛苦了一天终于卸下了工作中的伪装,重新戴上了夜晚的假面,在各大场所出入,寻求夜晚的刺激…
  酒精、音乐、咖啡、霓虹…
  刚进酒吧,看到Angel和她的朋友喝着红酒,小声的谈论着什么?林戬没有用心去听,他始终觉得窥探别人的隐私并不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好奇会害死猫。
  Angel向林戬招了招手,不得已,林戬走了过去坐下。
  "Angel你们好!"林戬机械式的问候,没有什么表情。
  "林戬,你考虑怎么样了?" Angel问道,她的几个朋友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林戬。
  "没考虑,也没想过,这事情太复杂了,还是你们专业人士来做比较好,我就是一个酒吧经理而已,我建议你还是另请高明吧!"林戬很冷淡的说道。
  "呵呵!别着急拒绝,你再好好想想吧!" Angel笑笑说道。
  "没别的事,我先忙了。"林戬起身离开。
  "Angel,这个林戬挺有个性,就是不知道他能撑多久,血族的人或许已经来了,只是我们没有发现而已。"戴眼镜的女孩说道,桌边两个外籍男子端着酒杯,没有说话。
  林戬坐到吧凳上,手中拿着红酒杯,不断的晃着,红酒在酒杯里一圈圈的旋转,林戬手的波动却很小,仿佛酒自己在杯子内晃动。
  大概晚上九点左右,一个女子来到酒吧,朝吧台走去,细高挑身高170cm左右,长发披肩,瓜子脸,皮肤白皙像洋娃娃似的,水汪汪的眼睛清澈明亮,小巧的鼻子,薄薄的唇透着粉嫩,甜甜的酒窝,整齐洁白的牙齿仿如羊脂玉般。.一身浅灰色套裙更显得她亭亭玉立,修长的腿没有一丁点多余的脂肪,三围也无可挑剔,简直可以和世界名模相媲美。
  林戬正发着呆,忽然一只玉手搭到了他的肩膀,扭过头,林戬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大概几秒钟的时间,林戬惊讶的说道:"阳紫彤?"
  "呵呵!林戬真的是你,自从你参军后我们再也没见,没想到今天在这里碰到你。"阳紫彤苏州人,毕业于北大中文系和林戬是同学,毕业后进入一家私企做企划,从一个小小的文员,一路打拼到企划总监的位置,期间经历了许多,能做到今天的职位,她付出了比别人多几倍的辛苦。
  但凡来北漂的外来务工者,都抱着同样的心愿,打工赚钱,赚取人生的第一桶金,然而,理想是如此的丰满,现实却又如此的残酷,人与人之间的尔虞我诈让很多北漂带着满满的希望来,带着失望离去,原本的雄心壮志,在残酷的现实面前被磨的连渣都不剩,但凡扎根下来的人,已然过上了所谓的幸福生活,只不过现在的幸福生活仿佛缺少了些什么?
  "没想到啊!我们的校花依然没变,而且越发的有味道了。"林戬笑呵呵的称赞道。
  "来,紫彤,那边坐。"林戬领着阳紫彤来到靠窗边的桌旁,服务员端上一杯果汁,放到桌前,转身离开。
  "林戬,你这大学上了一半就参军了,退役回来怎么做酒吧了?这不像是我认识的你啊?"阳紫彤带着疑问问道。
  "呵呵!曾经的你也不是现在的你,当年的理想,也只能是理想,不一定要实现,但凡能实现的,其实并不是什么理想,再美好的事物,在生活的压力下都会变得失去了味道,酒吧行业也是一种生活,正如你现在的工作一样,其实我们依旧是当初的我们,只不过我们的生活发生了变化,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思想也发生了变化,变得再也没了当初的单纯和诚恳。"
  "对了,王杰还好吗?"林戬说完又问了一句。
  "是啊!我们都变了。王杰?我不清楚,毕业后一年我们分手了…"阳紫彤说道。
  林戬没有再继续问下去,他不想再提及阳紫彤的伤心事,尤其是感情的事情,结了痂的伤口再次被撕开,不单会伤到皮肤,很有可能会伤到骨头。
  "那时候,我们去了一家外企工作,由于公司有规定,内部人员禁止谈恋爱,被发现的话一人必须离职。所以我们没敢公开恋爱关系,就这样工作了半年左右,公司来了一位空降兵,是老板的女儿,不到三个月,王杰和老板的女儿恋爱了,而我则成了多余的人,不得已离职。自那以后,再没了联系。"阳紫彤很平淡的说道,话语中不带一点情感波动,仿佛与自己无关似的。
  "你说的对,毕业后大家都会变,最脆弱的就是那些美好的海誓山盟,在现实面前不堪一击,生活不得不让我们学会改变,学会保护自己。虽然一个人的日子过的有些孤单,但是我很享受。"阳紫彤说完喝了一口果汁。
  "你呢?不会还是一个人吧!在学校的时候,你可是校草!进入社会了,怎么也成为一朵花了吧!"阳紫彤接着问道。
  "呵呵!目前还是一个人,没有合适的,估计还的再等几年吧!缘分这东西很难说清楚。该来的迟早要来,不该来的你怎么也遇不到。"林戬喝了口红酒。
  "是啊!不该来的怎么也遇不到!"阳紫彤重复着这句话,陷入了思绪…
  林戬看着阳紫彤,刹那间,他好像看到了梦中的场景,那个掉入黑洞的女子…心里一惊,他忽然听到,酒吧外面有两个男子说道:"那不是当年被王杰甩了的女朋友吗?可惜了这么好的一朵花,他对面的男人是谁?不会是新交的男朋友吧!"透过玻璃,林戬看到这两个男子,身高在180cm左右,一个长发,一个短发,身材还算顺溜,长相平平,扔到人群里属于那种看不见的模样,衣着打扮到是不错。
  林戬此时面沉似水,自从有了‘月读’这个能力后,他还没有好好用过,没想到,无意间听到这么一段对话,这让他有些气愤,右手不自觉的握成拳状并发出嘎巴嘎巴的声音。
  "怎么了林戬!"阳紫彤不解的问道。
  林戬还没有回答,门外的那两个男人,已经进入酒吧,朝林戬所在的桌子走来:"好巧啊!阳紫彤,多年未见,还是那么光彩照人。"长发男子说道。
  "我们很熟吗?你这泡妞的手段也太低俗了。"阳紫彤说道。
  "怎么?这么快就把我忘了,当年你和王杰跑业务的时候,可没少来求我,现在用不着了就装不认识了?"长发男子有些讽刺的说道。
  "当年初出茅庐,为了工作是找过你,请问?该办的事情你办了吗?拿了好处不办事,这就是你做人的原则!当年公司的业务被你坑了多少?你心里没数吗?这么多年了,狗的习惯也该改改了,一脸熟人表情,你以为你是谁?"阳紫彤的话里带着几分怒意。
  "呵呵!你个丫头片子,嘴还挺厉害。"短发男子帮腔道。
  "二位,我这是经营场所,二位要是喝酒休息,我欢迎,如果怎二位是来闹事的?你们请便吧!我这里不欢迎!"林戬说道。
  "呦!你是哪根葱!一个破酒吧!信不信我分分钟就找人给你砸了,还他妈给我拽上了…"短发男子爆出粗口。
  林戬刚想说话,Angel走了过来,冲林戬笑了笑,把食指放到嘴唇上,这种性感无法用语言形容,林戬无奈的摇摇头,暗想到,姑奶奶你可千万别惹出什么乱子来。
 
连载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寒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