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血之猎手第章跟踪者


  电话声响起,林戬摁下按键:"喂!你好!哪位?"
  "呵呵!林戬,今天的午饭吃的不错吧!"女子调侃的声音让林戬有了些许无奈。
  "Angel,你的消息好灵通啊!看来我的一举一动都在你的监视下,雷克萨斯是你安排的吧!"林戬有些嗔怒道。
  "可惜你车后面的雷克萨斯与我无关,不过有个消息要告诉你,血族的人已经到燕京了,雷克萨斯只是前站而已,后续还有人会过来,你最好能好好考虑下我说的,毕竟你的家人和朋友都在这边,我们人手有限,你的家人和朋友我们也保护不了那么多。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后悔都来不及。" Angel说道。
  "好了,我知道了,下午回家看看父母,晚上我们酒吧见!"林戬挂了电话,开车往家走。车到东直门后,停在了东方银座广场,下车后看着雷克萨斯也停在车位上,林戬背着包走了过去敲敲车窗。
  车窗落下,驾驶座上一个年纪约二十多岁的男青年,头发微微卷起,面色略带苍白,眉毛细长,褐色瞳孔,笔挺的鼻梁,两侧有少许雀斑,薄薄的嘴唇,脖子上刺着两行英文字母,淡粉色T恤衫外穿一件黑色皮夹克。副驾驶座上一个金发碧眼女子,年龄与男孩相仿,白净的皮肤,鼻梁挺拔,红色的嘴唇,嘴角右侧有一颗小小的黑痣显得如此的性感,左耳朵上一排耳钉,一件黄色吊带配一件牛仔短上衣,黑色短皮裙,露出修长的大腿。.
  "什么事?"青年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呵呵!有意思!这话该我问你们吧!从上午到现在,你们跟了一路,怎么着也得给我个解释吧!千万别把华夏爷们像软柿子捏了!否则崩你们一身柿子汁擦都擦不掉。"林戬看着两个人微笑着问道。
  "你认错了吧?燕京这么多雷克萨斯,你怎么说是我们跟踪?"看着林戬的笑容,年轻人不动声色的问道。第一次来燕京办事,本以为轻松的有些无趣,没想到被发现了。
  副驾驶上的女子,用胳膊勾住男青年的脖子说道:"乔!别理他,我们继续!"说完厌恶的看了看林戬,右手握拳伸出中指!
  林戬还是笑着,眼神中流露出两道精光看向女子,女子从被林戬的眼神中看到一股寒冷,这种冷好可以冻伤自己的灵魂。
  "呵呵!那就不打扰了你们亲热了!你们继续,要是再跟踪我,后果你们自己想想。"林戬说完直起身子,车窗已经关上,两人抱在一起拥吻着,林戬右手手掌贴在玻璃窗几秒钟时间后离开进入银座。
  "乔!他好像进去了,我们跟进去吗?"女子看向银座旋转门。
  "不用了,我们等会儿吧!先别进去,他的车在这儿,一会儿肯定出来取车。"
  "你说的对,乔!"女子说完靠着男青年的肩膀。
  男青年眼睛看了一眼左侧车窗,车窗上一个淡白色的手掌印,而玻璃却没有碎裂,"索菲亚,你看?这个人很有意思!这次可以和他好好玩玩了。"
  "手印,这个人看来不一般啊!"这个叫索菲亚的女子心中一阵震惊!华夏卧虎藏龙,和传说中的一样,然而这种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是眼中流露出一股戾气……
  林戬进了银座后,乘电梯来到地下二层,买了一张地铁票离开了,东方银座商场与地铁相通,刚来燕京的外地人少有人知道,更何况是两个从国外来的人。
  十几分钟后,林戬出了地铁来到鼓楼大街穿过烟袋斜街,过了银锭桥(银锭桥有700多年的历史,连接前海和后海。它长12米、宽7米、高8米、跨径5米,有镂空云花栏板5块、翠瓶卷花望柱6根,因桥形似元宝,取名"银锭桥"。),走过一条胡同,到了一座四合院门口,红色的朱漆大门早已经泛了白,包了浆的兽首门环锃光瓦亮,大门两侧放置两个扁圆形石鼓,石鼓两侧雕刻转角莲花,石鼓上卧着的狮子在岁月侵蚀下,变得难以分辨了……石鼓也被称作是‘门当’……
  旧时大户人家有财不外露,一般很难打听到财产情况,儿女定亲之前,一般都暗暗派人到对方家的门前看一看,通过‘门当’上雕刻的纹饰,就能了解对方家所从事的行当,"门当户对"就是这么来的。
  林老爷子躺在院子的摇椅上,悠哉的休息,满头白发,粗重的眉毛也斑白了,精瘦的脸上星星点点的老年斑,身上盖着一件灰色的毛毯,一旁的桌子上收音机里播放着郭德纲的相声……
  推开门,林戬进了门,绕过松鹤延年的砖雕照壁,来到院子中,关了收音机,轻轻走到桌子旁边坐下把包放到一旁,看着自己的父亲……
  岁月就是瓶染色剂,一点点将年龄染成各种颜色直到变成如霜的白色……
  三十分钟后,林老爷子睁开眼睛,看到自己儿子坐在身边问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一会儿!看您睡得正香,没敢打扰您。"
  "你小子!到是没敢打扰我,中午和你王叔订的大盆菜都被你捷足先登了,你有什么不敢的!"林老爷子说道。
  "爸!纯粹误食了,上午打电话给王叔,王叔也没说是你订的菜,第一次请朋友吃饭,在换地方,时间也不够,所以就把您订的菜吃了,您老多担待下,明天中午我带您到王叔那里吃‘小盆菜’去。"林戬解释道。
  "好了,吃饭的事情先放一放,说说你和那个女孩的事情吧!你们处多长时间了?怎么也没带回家来给我和你妈看看!反倒是带到你王叔那里了?"林老爷子不温不火道。
  "爸!是王叔和您说的吧!我们是大学同学,前天碰巧遇见的,多年没见了,今天就是在王叔那里吃个饭而已!"林戬回答道。
  "你王叔能骗我吗!吃饭时你们俩个那叫一个亲热,就差你王叔给你们录像了。还敢骗我!等你妈回来,我看你怎么解释!"
  "老林,和谁吵呢?隔老远就听见你的声音了。"林戬的母亲来到院子里。
  "咦!儿子!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提前给妈打个电话,晚上好给你做几个你最爱吃的菜。"
  "老林!儿子难得回来一趟,你还训斥他。"
  "儿子!别管你爸!你爸啊成天的和他那几个老伙计一起下棋,饮酒,没个正形。"林戬的母亲满脸慈祥的看着林戬笑着说道。
  "妈!我刚回来一会儿。"林戬刚说了一句就被自己父亲打断了。
  "你儿子能耐了,有了女朋友也不带回家给咱们两个看看,你说该不该说他。"林老爷子语气中带着嗔怒。
  "什么?儿子!你有女朋友了?怎么不早说,什么时间带回来让我和你爸见个面?"林戬母亲话语中带着几分焦急。
  "妈!真不是我女朋友,是我大学同学,我们好多年没见了,前天碰巧遇到的。"林戬又说了一遍。
  "哦!是同学啊!哪天请你的同学们来家吃个饭吧!上学那时候,隔三差五的来咱家蹭饭吃,这一个个毕业了反而都来不了……"’林戬母亲语气中带着一丝失落。
  孩子大了,有自己的生活了,无法经常和父母在一起了,多数的老人都成了空巢老人,随着时间的推移做儿女的都组建了自己的家庭,而年迈的父母却开始了有些孤单的生活,偶尔的团聚也是一年中仅有的几个日子,幸福其实很简单,对老年人来说,儿孙满堂一家人其乐融融就是最大的幸福……
  "对了!你刚才说什么?‘小盆菜’?"林老爷子看着林戬问道。
  "爸!你这是慢了好几拍啊!‘小盆菜’王叔明天请我同学吃,说什么要认干姑娘?"
  "什么?老王要认干姑娘?还要做"小盆菜’?"林老爷子惊讶的问道。
  "嗯!"林戬点点头说道。
  "这老小子,太阳从西边升起来了,平时吃个大盆菜还推三阻四的,没想到明天做‘小盆菜’?"林老爷子感叹道!曾几何时……
  "爸!妈明天我接上您二老和我同学,一起找王叔去蹭饭去。‘小盆菜’听说过没吃过,明天有口福了!"林戬兴奋的说道。
  "儿子,妈给你准备晚饭去,一会儿吃完饭你再去工作。"林戬点了点头,看着母亲走进厨房。
  林戬和自己父亲聊着天,太阳西斜,一阵风吹来,凉意初现,秋天的凉带着一股子舒爽……
  东方银座停车上,雷克萨斯车内一男一女,等了一下午也没有看到林戬出来取车,稍微有些焦急。
  乔打了一个电话后和索菲亚说:"老板让我们继续等!直到他出现为止,索菲亚你去麦当劳买点吃的吧!空着肚子可不行,不知道还要等多久。"
  "本以为能去‘簋街’吃些特色菜,没想到只能吃汉堡包了!"索菲亚有些抱怨道……
  吃完晚饭,林戬和父亲坐在客厅里,泡了一壶普洱,正打算喝,电视插播了一条新闻,大致内容是:某医院血库失窃,AB型血液急缺,导致部分手术无法正常进行,请求社会各位人士踊跃献血。
  林戬听到新闻,眉头皱了皱,看来血族已经开始行动了,没想到他们竟然打起了医院的主意。
 
连载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冷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