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黛色的山脉五十


  临近中午,徐铭到县长明志办公室去找卢明志汇报关于一季度开门红的工作打和安排。走到卢明志办公室门口,遇到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李濡,李濡告诉徐铭说卢明志县长不在办公室,早上刚刚上班的时候就接到县委书记彭志安的电话后去了县委办公大楼现在还没有回来。
  徐铭听了李濡的话后心里马上警觉起来。春节马上就要到了,过了春节以后换届工作就要正式启动,而在正式启动之前,按照惯例各项准备工作其实都已经进入了实施阶段了,譬如班子成员的配备,人员遴选的确定问题等等事项都会定下来,而后进行的就是程序性的东西了。所以接连几天来,徐铭除了应付日常工作外,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关心和观察县委书记和县长以及县委副书记吴享的工作安排与动向,用徐铭对自己老婆说的话形容:凡是这方面的风吹草动都会引起自己的神经紧张。
  所以刚刚听到李濡说卢明志县长早上就到了县委办公大楼那边去了,而现在都快到十一点钟了还没有回来,直觉告诉徐铭,卢明志县长肯定是过去与县委书记彭志安一起在商议有关换届工作的事情。
  于是,徐铭马上回到自己办公室,拿起电话就打给自己在县委办公室秘书科的那个朋友,说自己要找卢明志县长汇报一个工作上的急事,请给卢明志县长说一下!县委办公室秘书科的那个朋友电话上说马上去给他徐铭找卢县长。
  几分钟后那个人电话打了过来告诉徐铭说卢县长没有在县委办公室开会!徐铭听了之后顿时觉得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书记和县长他们肯定是在商量换届的事情,为了证实自己的判断,同时更为了自己下一步如何跟进做好自己的应对举措,因此他马上又县委办公室主任刘啸岷打了一个电话,说是要过去给县委书记汇报一件工作上的事,问刘啸岷可不可以给彭志安书记报告一下。
  县委办公室主任刘啸岷接听了徐铭的电话后在电话那头告诉说彭志安书记不在办公室,到哪里去了不知道!刘啸岷没有告诉徐铭县委书记彭志安和县长卢明志他们是到市委去了。
  听了刘啸岷主任的电话后徐明心里更加肯定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放下手中的电话后的徐明坐在办公椅上,两只眼睛望着窗外那飘着的摇弋的雨丝,思绪再一次陷入了无尽的纠结中。
  其实,徐铭心里也知道,在高中同班同学和大学同班同学的感觉中,他是一个非常成功的人。虽然同学中不泛有钱之人,甚至身家上千万的同学也有两三个。但是大多数人都是一般般的养家糊口之人。从政的也有十来个人,然而四十多岁当上副县级的人还是没有几个。按理说徐铭应该对自己的现状感到非常满意才对。但是,徐铭并不满意现在的状态,因为特别是每当自己的一些很好的建议(徐铭自己认为)和意见不能被采纳、不能被认可、不能被理解、不能被转变为决策和实施方案的时候,徐铭就把这种情况归结为自己的权力小了,归结为自己一直都是一个配角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如此而已。所以往往在这个时候徐铭就自然而然地想如果我自己是一个一把手,就会一言九鼎说一不二,就会让自己的能力能够得到充分的展示和发挥,让自己的理念能够转变为决策,能够有效地实施并取得良好的成效,如果是那样的话那该是多么的美好的事情!也正是如此,徐铭想方设法地想找到实现自己愿望的阶梯和平台。在徐铭看来,那就是只有当上"一把手",俗话说"宁当鸡头不做凤尾"!倘若那样,我徐铭就可以登高望远实现自己的抱负和人生价值了。
  一阵敲门的声音打断了徐铭的沉思,徐铭一看进来的人是自己的表弟——裕安镇镇长胡瑞升。
  推开门进来的胡瑞升看到徐铭一个人坐在办公室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便小声地说:"表哥,你不舒服?"。
  徐铭摇摇说:"没有什么,你来干啥?"。
  胡瑞升说:"表哥,今天我是来县水利局报告镇上那条水渠岁修经费的事情。已经落实好了,顺便来看看表哥!"。
  胡瑞升说完之后又跑过去把徐铭办公室的门掩上,然后走到徐铭面前小心翼翼地问到:"表哥,这眼看春节就要到了,过了春节马上就要换届了。如果你当上县长后,帮我调整一下环境吧,最好是能够把我放到一个镇上去当党委书记。如果不行的话,就把我安排到一个局当局长哈!"。
  徐铭听了胡瑞升说的话后说道:"你说得很好,关键是我要当上县长,不然你说的话全当放屁一样!"。
  胡瑞升听了说:"表哥,你都当了四、五年的常务副县长了,不管是资格还是排轮位以及水平,你都满铛铛的不二人选!我就不相信难道还会半路上上杀出一个程咬金不成?!"。
  徐铭听了之后把胡瑞升拉到自己身边来小心翼翼地说"现在大家都还不知道我们县的书记和县长两个人中有没有一个人会调整,如果两个人都不调整,那书记和县长原地踏步,我的机会就基本上等于零了!""表哥,那次我给你说的,没有机会我们可以创造机会嘛!我们可以做一些事情来让他们其中一个人走嘛!"胡瑞升眼睛里充满狡诈的神色说。
  徐铭没有接过话题,他知道胡瑞升说的什么意思,无非就是写匿名信造谣中伤告黑状之类的手脚嘛,可徐铭要让胡瑞升自己主动把自己想说的话话吐出来,因为徐铭在心里想,尽管胡瑞升是为了帮我徐铭,但是追根溯源还是为了他胡瑞升自己的追求和目标以及梦想。
  徐铭知道玩政治就像玩火一样,什么弄巧成拙、引火烧身、作茧自缚都是可能的事。所以要做到明哲保身和进退自如的话就要未雨绸缪,倘若有一天这件事露了馅,追究起来责任都是他胡瑞升自己所为与他人无关,更是与我徐铭没有一丝关系!
  胡瑞升见徐铭没有说什么,也没有表示反对,便又靠近徐铭身边拉了拉身体后对徐铭悄悄说道:"表哥,虽然我的官没有你大,但是我在官场上也混了二十多年了。官场上的事我也是见得多听得多了。没有吃过猪肉还没有见过猪跑吗?!要想当更大的官,就要做到‘心黑手毒嘴巴甜’,心慈手软是不可能干成事情的!你就放心吧,一切都由我来操作!",说完之后胡瑞升没有等徐铭说话便又继续说道:"我那次屁大点儿事情,是彭志安让我下不了台的,这次我就先搞臭他,让他卷起铺盖卷儿走人!"没有等到徐铭说话,胡瑞升便站起来告辞走了。
  眼见胡瑞升离开的背影,一个进退自如的计划在徐铭心中逐步显现出来了,于是,徐铭本来还阴霾密布的脸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走出徐铭办公室的胡瑞升在心里盘算着,到底反映什么事才能够一下就把县委书记彭志安搞得身败名裂呢?贪污受贿肯定可以,但是要有这方面的把柄才能够做成事。纯粹的捕风作影胡编乱造,上边来人一查就烟消云散了!说他假公济私,好像不能够达到让其一招致命的效果!说他工作作风漂浮,这样下来的效果肯定不会让他走人!想来想去胡瑞升最后决定还是向上反映彭志安有男女关系生活作风问题,最后是以卡拉OK厅里的小姐的名义和语气来写,这样的话深也深得,浅也浅得!
  打定好主意后的胡瑞升,心里面暗自为自己的聪明而高兴不已。嘴上不由自主地吹起了口哨,走到县政府的办公大楼处,看到县政府门口挂着的县政府调牌时,胡瑞升才忽然想到自己刚才还在县政府办公大楼里,他猛地打了一下自己的嘴巴,为自己的忘形而失悔不已,于是看了看四下无人赶快走出了县政府大门。
 
连载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靖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