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蜀中札记


  张 元,1993年生。作品见于《诗刊》《扬子江》《北京文学》《中国作家》等期刊杂志。获《诗选刊》首届中国青年诗人奖、第8届万松浦文学新人奖。参加第17届全国散文诗笔会。
  成都落叶
  我这一生都在辜负。
  没有故乡的人,放不下卑微的乡愁,如一片深秋的落叶,飘零的都是惶恐。
  沱江浮起的浪花,无限拉长孤独;失眠的人,数着月光里多余的牵挂。一寸远方,放不下枯萎的灵魂;一寸眼前,容不下沉重的肉身。
  多想吻遍红星路的全部角落,那些藏在土地里的秘密,是眼睛唯一的依靠。我深爱这迷离的灯火,光线里浸润半道彩虹,我害怕色彩消失,索性长眠不醒,安静地在成都睡去。
  梦中的温暖不断延续,梦中的草堂逐渐清晰。大幕拉起,主角竟是自己,看不见舞台的陈设,往事纷纷切割故事,我是有影子的人,只有影子,才能识别真身。
  这场雨,一直在下。
  这片落叶,仿佛听见了歌声,美丽动人。
  遇见攀枝花
  我時常想起秋天,想起攀枝花。
  想起丘陵、山原、峡谷,想起四季分明,想起来日方长。
  想起花是一座城,想起城是一朵花。
  想起自己前世今生,魂牵梦萦的地方。
  有时会很用力,有如金沙江的翠绿,传出南方的书信;有时又很缓慢,有如雅砻江的艳红,带来北方的经文。
  风景一直在变,年龄无时不在增加,我要成为江河的一部分,倒映路人的倦意,成为日子的怀念。
  可以饮酒赋诗、种瓜栽树,让想象与季节重叠部分远行的皱纹,笑容消失得很快,嘴唇与嘴唇,略有雷同。我却只钟情于你的田野,无论生死。
  我遇见过太多沉默,就在漩涡深处,辗转于草丛的清香,一岁一枯荣。只有池塘明亮,所有生灵无辜,像是散落的桃园,年年平安。
  秋游德阳
  登上九顶山,在山顶眺望。
  三星堆神秘的时代,是你无法掩饰的从前。
  孔庙的香火鼎盛,一拜一叩之间,文脉传承;
  石刻的笔头锋利,一张一弛之间,汉字留存。
  你不必拘束,不过是凋零的落叶,以叩问的方式漫入大地,怀念一个遥远的春天,连同古老的晚霞,漫入无边沉寂。
  无非是场绝世的严寒,闯入膨胀的风景,与一双眼神对峙,等待以火的方式复燃。
  金杖辉煌,如你俊美的年少,与时间交谈。
  边璋灿烂,如你闪烁的色彩,与岁月吟唱。
  三星堆的斑纹有毒,三千年后的今天,依然是巴蜀文化的见证。
  德阳的秋天,用一种疾驰的方式,入白马麓棠,过太平东湖。抑或更是一种偏执的方式,每一句话,都是一首长歌。
  秋天的措辞,氤氲缥缈;秋天的德阳,美丽动人。
  而你,一样温柔。
  凉山,凉山
  火把里有我逝去的光阴,需要泸沽湖的洗涤,才能发现岁月的漫长。湖水淋湿花瓣,我们天各一方。
  梦中的蝴蝶,翩翩起舞,注定有风吹过。
  彝语的腔调丰富。
  日子注定是流淌的低诉。
  石头还活在童话里,我听见过熟悉的叮嘱,却看不见你的脸庞;只为寻找一方栖息的仙境,还原生活本来的面目。
  说到乡愁,言语皆黯淡无光,像是老旧的钟表。
  我终于看见火把的微笑。我终于听见流水的远行。
  一条河的两条支流,只有一条顺利到达,如你干枯的眼泪,为自己,也为河流。
  阿坝落日
  草原上的落日,深邃而悲悯。无非过眼云烟,历尽千帆后,淡泊如水。
  风越吹越低。九寨沟的榕树,在黄昏中拥抱落日,黄龙的大水退去,擦洗着染满污渍的影子。
  只要你振臂一呼,松潘古城的年轮,时光知道,它被剥落的影子,煎熬了多少的日月,已穿越千年,在松岗以北的羌寨。
  高原的草木茂盛,虫鸣托出一片新的春天。
  一个没有故乡的人,瞬间就被黑夜击穿,精神的高地牵动体温的倾斜。温度是一种满足,他有填充闪电的力量,而我,必将想起失忆的乳名。
  忘记了烦恼,找回一只燕子的幸福,我在屋檐下展翅飞翔,不再害怕暴雨,打湿我脆弱的双翅……
  风越吹越低,月亮压弯山头,一个人的思索久远,夜幕之下,琴声悠扬……
  川西雅安
  我看见了自身的伤口,依然高悬于人间的剧场,今夜,只为雅安哭泣。
  雨城依旧喧嚣,我们擦亮耳朵,听见安静的涛声,在雅安,我们相爱,曲终人不散。
  我们继续寻找,南方丝绸之路,东南西北的道路中,只有川西,只有雅安,可以到达。
  古老与现代交替,森林向城市过渡。我要成为一名史官,学习如何梳理时间。
  原谅我为理想的奔波,一直忧伤,每一个脚印,都源自曾经的一种选择,斜斜歪歪地爬满我遗落的礁石。
  该如何说起生死,等我惊觉,落魄的飞鸟迅速消失于摇晃的黄昏,只留下我一人,独自面对长夜。那些深夜流浪的人,心里都有一场回不去的春天。于此,每种开场,都是错误。
  应留有这样的时候——
  整座城市都在酣睡,说起声音,一点都不嘈杂。
  宜宾长江咏怀
  写到宜宾,万里长江的第一座城,有太多文化,需要赞美;有太多历史,需要歌颂。江水在此有了依靠,重峦叠嶂的山谷里,月色无边。
  春日里耕种,是季节的旧事。朝阳晒着奔流的浪花,看一眼,都是满足。误入桃花源的心情荡漾,如我从竹林返回水面。
  可以肯定,长江的光芒,跟随迁徙的鱼群,露出了坚硬的骨头,穿越烟火,再唱一首古老的民谣。
  会有蝴蝶,翱翔于九天之上,饲养心中的天空。
  会有雪山,塌陷于五彩人间,灌溉青涩的大地。
  宜宾的山石潮湿,温暖了川中的江南;宜宾的麦苗茁壮,灯火阑珊处,是那年的秋蝉。
  僰苗文化攒下的守望,请允许我,重新托起一方远古的皇冠,撑起一座村庄散落的情愫。
  今夜,長江只剩寸步的潮汐。
  一江碎火。
  半米长夜。
  三湖简阳
  开始谅解,那些离家出走的人。
  天府雄州,不再强求于岁岁平安。
  当我停止歌唱,他们便从梦中醒来。
  此刻,我不再只是自己,而是梦游的人,说出一座城市的表情、动作、反复毫无意义的回答。
  三岔湖的大雁呢喃,湖水在天空上遨游,倒映斑驳的流云,一片绿叶的脉络潮红。
  龙泉湖的草木分明,紫藤花欢欣雀跃,鲜艳亮丽,在日子中虚度光阴。
  翠屏湖长出了肩膀,感恩于空气的清新,捧出一座断桥与你相见,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延伸彼岸。
  必须小心翼翼,怕脚步太重,惊扰了简阳的美梦。
  我等的人,必须以爱的名义归来。
  我爱过一座城市的白昼,一座城市的黄昏,一座城市三条不同的湖泊。
  如果你愿意停留——
  我将视简阳,如同故乡。
  康定民谣
  川西高原的歌声优美,韵律里的影子模糊。
  这么多的故事发生,我却依旧未能遇见走失的主角。
  音色此般柔软,又那般固执。从出生起,我就登上了自己的舞台。
  大幕拉起一次,咿咿呀呀的戏文,就老掉几分。
  大海沉默。
  喧嚣的观众,不过是内心虚构的安宁。
  有多少掌声,就有多少痛苦,天空投射倒影,不过是在民谣里失语一生。
  思念,成为缺憾的美学,以离别的方式,画出了属于自己的半径。
  后来,沉默的观众下落不明。
  波涛归于平静,朝阳遥应着古老的承诺,恰若涓涓细流。而我,以自己的方式,过完了这平庸的一生。
  我心里的康定下起了大雪,旷日持久,落满忧愁。
 
张元雅安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春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