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一家门口有一棵油茶,我并不怎么欣赏它,花太不起眼了,红瓣、白瓣,颜色都不够地道,像用水彩顏料染出来的。可是,昨天雨后,我在进门的刹那却被茶树下的落花吸引住了。都是刚刚坠地的,多数的花托向上,少数向下,露出绿蒂。无论正反,都端端正正地坐着,好似如来佛祖坐在莲座上。树下的泥土并不平坦,可是,并没妨碍落花展示殒落后的庄严。
  眼前仿佛是一个水潭,落花浮在上面。风从树中穿过,花瓣颤摇,我深深地被落花的姿态所感动。那些花儿,早上是向着太阳吹响的军号,傍晚落在黑色的泥土上,也是这般端端正正地坐着,坐成展翅欲飞的紫蝶,坐成打坐的仙人、冥想的哲人。清晨的露珠似还在落花上闪着,那光彩如盛放的鲜花一般骄傲。从那一次开始,我便注意起落花的姿态来。然后,少年白头,身老江湖。紫色喇叭花几度开谢,无法忘怀的亦是落花的坐姿。
  "死亡可以是不打折扣的美丽。最后的庄严,最动人的风度,静静地展现在门口。花瓣就这般坐着,直到变黄,变黑,变成泥土。大自然所赋予它的最后季节,没有悲哀,只有神圣。"
  微笑可以自由馈赠,漠然亦能由心而发。在人生的路上,我们只是路人,静观荣耀与落魄,自知温暖与清冷。各自背负着标注了时间标签的宿命,诠释自己的喜、怒、哀、乐、惊、恐、悲,意犹未尽,怕听曲终,怕见人散。
  二看到了一朵蓝玫瑰,看着它,我笑了。那些如此熟悉的喜悦便跑了出来,我顺从地闭上眼睛做出习惯的姿势,享受着它的侵袭和洗礼。我偷偷地睁开眼,它这样安静地依偎在我的身旁,我依然面带着微笑,再不敢做出任何动作,生怕我的触摸,会让它像躲开可怕的梦魇一样,它会决然地萎靡。一如在黑暗中打开门窗,强烈的光线瞬间刺破浅薄的苍白,恢宏的城堡会瞬间坍塌。我从来不惜以这样的方式捍卫这场洗礼,从来不想决裂与重生。
  我终是拗不过的,我以最快的速度和眼前的时光道别,让它碎在那不可抗拒的坚持里,让自己重回到那光怪陆离、汹涌澎湃的时光逆流中去。
  我不能蜷缩在这片局促的阴影里,而小心翼翼地躲避它的搜索,我拼命地辗转在这片阴影里,内心流的血润红了一片一片草地。就像在做一个噩梦,不能畅快淋漓,也不能恍然清醒。
  那么,倔强地躲避这可恶的光线吧,不能让它残忍地照射在那些花草上,照射在那些干涸的溪流上。它会让我的眼角干涩,到处都是白花花的一片,它的光线,霸道得让我的眼睛失去了色彩,我想和蓝玫瑰一起,躲避。
  三太阳花开时,孩子的笑声清脆,笑靥如花。
  好似奔跑到了北极圈那么远的距离,在午夜经历过一场神秘壮丽的北极光。我们的心是否跟随它的彩带慢慢扩大成光晕,感受到了一场静止无声或是波涛起伏的变幻?我们是否也已成为带电的微粒,碰撞到了黑暗幽深的磁场?
  太阳花,是我们隐忍的灵魂的舞动。
  来不及等到心生荒凉,它就出现了。我喜欢看到这样的场景,还有那深藏着温暖的情怀。一如喧嚣,杂乱无序,温暖的心底却知道,自有喜欢它的地方。
  徜徉到过往故事的主人公出没的场合,风景谙熟,意愿如初。季节陡然流转,容颜或已改变,秋风掠过的梧桐叶子凋零殆尽,却还是随风发出声响。我们见识了青春的悲伤与欢喜,在这个阳光不太充溢的秋天。
  用左手紧扣右手,我该用哪一种姿势,为左手传递那一丝最暖的阳光?
  我们终于不再发出任何声响,静默在一片幻彩映照的欣喜中。
  四原来姹紫嫣红开遍。我看着被风吻干的衣服和花朵,它们都有着阳光的味道。我笑得像个孩子。我指甲整齐,眼神清澈,头发被风吹起,轻快地飞舞。美丽的衣衫映上秋天的天蓝,薄荷味的七里香,很淡。
  推开文字虚掩的门,曾在花径踏下的歌,弥漫。我想站在凝视过的地方,看秋寒犹料峭,湿衣处,一处闲愁春带雨。时光被我揉在了手心,曲线中满是尘土的味道。我允许自己以最温柔的姿势穿过岁月的小径,文字只需抵达内心,其余无须顾及。
  时间一直都在操纵很多物事呢。我发现自己的脸庞,已是渐渐苍老,那些横生的皱纹就像纵横在我们心里,纠缠得那么疼。尽管如此,还是让我顺着时光回去吧,我只需凝视着我的文字,在微笑中,将爱镌刻。
  然后,在时光流转间,各自安好。
 
刘丽芬落花光线姿势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迎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