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我是镜头无处安放之眼


  1记得有一幅摄影作品天鹅泉》,氤氲的铅蓝,调入清浅的紫罗兰,霜雪自由地缱绻密林间,朦胧幻境,在天鹅泉童话般复现。掀开迷雾,似乎还隐居着一位落难公主,长发及腰,饮泉止渴。
  摄影是一块简洁的,或有思想画布。亦是一张等待被填满的白纸。
  摄影师林若寒按下快门的一瞬间,白纸上,画布间,荒草野蛮丛生,背影几世苍茫。
  我没有种子,也能拥有一片荒原;我没有言语,也能把一个人、一个时代拉入一个属于自己的平面世界。
  我是镜头。
  无处安放之眼。
  2布列松说:"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没有其决定性的一瞬间。在几分之一秒的时间里,在认识事件意义的同时,又给予事件本身以适当的完美的结构形式。"
  摄影师阿C首先是关爱这个世界,关注世界的角角落落的。因此,雨水井下,一个不知名的人,也会成为他镜头下那一瞬间的明星。所有的光,所有的线,还有一双不愿意眨一眨的眼睛,都聚焦于他——劳动者,一个比任何明星都光辉的名字。
  伟大的摄影不应该是明确的。它能够留下思考的空间和余地。
  网名为"闲着的快乐人生"的摄影师潜入湿地,拍下雾中黑鹤,富有多层隐喻。这,何尝不像艰难探索中的人类?我们,何时能够走出层层迷雾,抵达未知的家园?
  迷雾、冰霜,从不是阻拦生命向往幸福的理由。
  一如既往地倔强。
  "砰——"枪声,犹在。
  3让·鲍德里亚说:"摄影的沉默。这是与电影及电视所不同的、摄影的最为宝贵的特性之一。"
  在我看来,摄影即是无声的思考。
  2015年夏,师从北京摄影家石星原。石老师毕业于东京摄影学院,商业摄影出身,拍摄劳斯莱斯自不在话下,他的作品以自然打底,正因为这样,商品在他这里才有了生命之感。
  石老師让我们尽可能简洁地拍摄画面。课后,我来到北京大学,拍摄未名湖边的石头,它们一块一块很有节奏地排列,像是跳动的音符。
  我涉足水岸,不必触碰,就能抓住它们的边边角角。是光影引导我,捕捉住了那些不安的精灵。蓝天,白云,似乎也授命光和影背着我,跳上天幕,天真地采撷。
  背景干净简洁,是我牢牢记住的基本法。
  4一幅拍摄和谐自然美景的作品落入眼前,两只模样相似的翠鸟彼此扭头,一左一右,站在同一根树枝上。创作者"闲着的快乐人生"没有给它取名,我代命名《镜鸟》。其实,每个人在生活中最初都拥有与自己性格、经历相似之人,他们用生活之镜,相互观照。
  直到某一天,他们可能各自扭头而去,走上截然不同的生命轨迹。死亡,是生命第二次的交汇点。
  大连摄影师金重的《美好未来》,拍的是蓝天下群鹤翔舞的图景,昭示着雪后吉瑞。
  飞吧。飞向美好未来。
  生命本不能定格,而唯一能用假象控制时间的,就是我了——我是镜头。
  比叶轻。比尘重。
  5曾经,我去中央美术学院看画展,数百幅素描、油画、工笔、版画等,色彩斑斓,让人眼花缭乱。
  唯独,在一幅画下,我驻足良久。
  多年过去,记忆犹新。那幅画,只有白色。
  白色的水,白色的天,白色的帆,白色的波光。
  白色的宁静,画入心眸。
  小麦Skin的《岸芷汀兰》系列摄影中还有很多张作品,有的是大幅的美人倩影、特写,有的是以青葱草原为背景的完美构图。
  却唯独选下这幅。
  理由:白裙,白湖,白天,白云。
  水天一色,天地共生。
  青草如春,美人凝望的是生活的安宁与美好。
  不驳杂,不刻意。这也是一个人,纯净自在的生活法。
  6每年冬季,俄罗斯摩尔曼斯克州大片针叶林植被会冻结成各种迷人的形态,被当地人形象地称之为"雪怪"。
  摄影师"枪炮玫瑰"说:"北方往事,孤独的雪怪,我的爱。"
  摄影师把他所冒险的世界,做成实验切片,送给我们。
  我们把这些光怪陆离的神奇,拿到显微镜下观察。
  千千万万,万万千千。
  直到,泪眼模糊——白雪皑皑,高大而挺拔的雪怪,给人们带来超现实的视觉体验。
  这是摄影师"枪炮玫瑰"第三年前往北方寻找这些雪怪,在他看来,它们的造型非常惊人。这也是大自然永恒的神秘。
  光影之外还有一个世界,一个幕后之手——
  思想。思想引领着最高的行动。
  思想是摄影乃至文艺作品的先行者、政治家、经济学家、科学家、作家、摄影家、美术家……
  千军万马,敌不过一个思想家。
  因为,大自然是最好的思想家,她超越现实,永赶人前。
 
禹茜茜迷雾白色摄影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向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