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在时间深处


  灰尘一粒一粒落下来
  落在树木身上
  树木以年轮的叠加,来吸附它
  一股野蛮的力量
  把林间徘徊的野草
  变成风中的碎屑
  野草把种子装进大地的口袋后
  在沉静中睡去
  一只雀鸟飞过来,扇动着翅膀
  收集着一寸寸光阴的碎片
  碎片变成细小的灰尘
  落入父亲的眼睛里,越积越厚
  他误入黑暗中,看不清来时路
  树上的灰尘纷纷落下来
  把他引到时间的深处
  并用庄稼为他建了一座房屋
  在深深的地下
  他,再也回不来了
  听风吟
  谁能静下心来
  倾听大地上发出的各种声音
  谷物拔节,野草分蘖
  敖包上的石头在风中轻声交谈
  谁能把故乡装在口袋里
  不论白天和黑夜,
  不论旅途长短,都带在身边
  用心来抚摸
  用温情把回忆装满
  一朵云从田野飘向城市上空
  抱着一截枯木
  是无根之雨,是失魄的魂
  在城市的天空寻找田野的影子
  一粒蒲公英的种子
  离开了自己生长的土地,成为漂浮在城市里的一粒尘埃时
  故乡的泥土没有疏离
  反复喊着她的小名
  遥想那年和林中鸟雀为伴
  听蛙声遍野,手抓蛐蛐
  正懵懂青春
  林中的风,一阵紧似一阵地刮
  刮得人,心生恓惶
  那时内心纯净,与草木为伴
  那时脸上有桃红,头上无雪色
  义合沙拉的事物
  心里放着的村庄越来越重
  重到该把它送回到
  两条河流身边
  树木穿着朴素的衣裳迎接我
  回到这安静的栖身之地
  并不荣光的身体
  带着一年的尘烟
  回归到,该回归的地方
  回到义合沙拉
  回到灵魂的家
  宽敞的田野,干涸的河流
  变老的村庄上面
  顶着旧时的蓝天
  一种听不见的声音
  轻唤我的小名
  循着喑哑的声调
  遇见树木、羊群
  和村口走散的故人
  在晚霞里亲切地交谈
  星光下
  事物显现出隐藏的那一部分
  低处的亲人和送回的村庄
  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光阴谣
  父亲在田野上开垦荒地
  种谷子,种小麦,种玉米
  也种光阴
  他的裤脚常年沾满泥土的碎屑
  在碎泥中
  隱藏着看不见的起伏
  那些被肠胃吸引的农作物
  有着农人一样的慈悲
  父亲在光阴的缝隙中慢慢变老
  有一天,岁月的山压在他头上
  父亲倒在农作物的脚下
  再也站不起来
  那些和他相依为命的泥土
  最终,吃掉了他
  弯到尘世里的树
  打开了人间的每一扇窗
  让阳光住进来
  还要打开枝叶间的毛孔
  吸收一下清早的雾气
  让蝉声和鸟鸣住进来
  四季虚度的时光里
  不开花,不结果,不落泪
  一棵弯到尘世里的树
  俯视身边那些开得艳丽的野花
  先开的花,先凋落
  喊一棵树
  站在台布根河岸边
  喊一棵树
  一棵树就站立起来
  和它有着无法言说的默契
  互为前世,互为今生
  有风刮来时,我也是一棵树
  落叶,落泪,落光阴
  落在时光深深的纹路里
  我是尘土,是流逝的时间
  是黑夜和白天的折叠
  当我在生活的深水潭里
  打捞自己时
  一个在身体内长叶
  一个在身体外成行
  暂时藏起内心的繁茂
  你若来,我就成阴
  义合沙拉
  此时,岁月有暖
  河东雪化,河西笙歌
  我和义合沙拉的山川草木
  独守内心的辽阔
  西拉木伦河滩的残雪
  台布根河岸边的野兔
  怪柳林里的落日
  以及河两岸的羊群
  都在岁月的河谷里静待风吹过
  它们不谈幸福,不谈忧伤
  那些空寂或辽远
  撑起万物各自的守望
  世间的宁静约等于此时的心情
  走过一日,如同一世
 
辛灵变老沙拉野草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初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