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血之猎手第章欧廉


  男子迈着轻松的脚步走到喷泉旁边,英俊的脸庞,深邃的眼窝,蓝色的深瞳,带着十七世纪的英俊,棕色头发梳理的整齐有序,白色的领结、白色的衬衫、马甲,英伦风西装,脚上一双纯白色手工制作的雕花皮鞋,在斜阳的映照下泛着亮光,此人便是血族新首领欧廉。
  "呵呵!没想到我的血奴居然死的这么惨!"这句话在欧廉人畜无害的表情下说完,显得如此的从容,仿佛这地上躺着的尸体就像他丢弃的某件物品似的。
  欧廉一挥手,喷泉内的风水球和碎了的玉石纷纷离开乔和索菲亚的身体,两人挣扎着从水中爬出池子,脸上、手臂、腿部,被水银侵蚀的伤口如此的狰狞,欧廉右手五指呈鹰爪状,往回一抓,乔和索菲亚身上和伤口里残留的水银全部被吸附出来,随后从中指弹出两颗极小的血珠,进入两人伤口,几分钟后,两人完好如初。
  "谢谢主人,给了我们第二次生命!"乔和索菲亚右手五指并拢,放于左侧胸口,低头行礼异口同声的说道。
  刚才一那场爆炸,是罗珊他们早就准备好的,院子里镶嵌琉璃的位置装满了炸药和水银,喷泉池子底部覆盖着薄薄的一层玻璃,玻璃下面铺满了水银,一旦玻璃受到破坏,水银马上从池底溢出。爆炸让乔和索菲亚措手不及,两人在扑向水池的时候被飞溅的琉璃碎片和水银击中身体,跌落水中后将池底的玻璃砸碎,水银顺着两人伤口进入体内肆虐的破坏着肌肉组织。如果不是欧廉及时赶到,两人肯定一命呜呼。
  罗珊和John两人也受到了爆炸的冲击,两人此时狼狈至极,身上被飞溅的琉璃和石头打的也是体无完肤,罗珊和John抬头看到欧廉,只见两道寒光从欧廉的双眼中射出,一股冷意侵入两人身体,此时他们觉得自己的生命好像在慢慢流失似的,瞬间掉入冰窖一般,好在欧廉仅仅看了两人一眼,这一眼仿佛一生般长短,这一眼与死亡擦边。.
  这就是一个人的‘势’所带给他人的压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势’,每一种‘势’所体现的压力不尽相同,从我们入学开始,最先体会的是老师的‘势’,步入社会后开始工作体会老板的‘势’,婚后体会双方老人的‘势’,医生的‘势’,警察的‘势’,地痞流氓的‘势’……
  这些都是生活中遇到的人和事,不同的人,会给我们不同的感受,这种感受就是‘势’,我们大多数人都是后天学习或者培养出自己的‘势’。
  而欧廉与生俱来血族的‘势’,这种‘势’让他有上位者的快感,为了追求更高的‘势’,他直接用杀戮的办法,帮助自己实现那个所谓的高度,然而很多事情都有两面性,水满则溢,月盈则亏,这个道理并不难理解,可是欲望会让我们变得贪婪、失去理智……
  罗珊和John两人无奈的摇了摇头,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他们的力量如此的渺小,甚至不堪一击。
  乔和索菲亚走到罗珊和John近前,将两人架了起来,扶到了一旁的椅子上站到一边。
  "原本以为事情很简单,没想到居然受到一些阻力,你们的负责人在哪里?"欧廉面带笑容的问道,这笑容蕴含着不屑。
  罗珊和John两人浑身是伤,眼神中带着几分迷离说道:"你自然会见到,鹿死谁手还不得而知。"
  "呵呵!有意思!很久都没有人这么和我说话了。"欧廉走到两人近前,射出右手食指,他食指上的指甲,慢慢的向外延伸,就像一个锋利的钩子,轻轻的在John手臂上划了一道,血沿着手臂滑落,欧廉用舌头舔了舔指甲上的血液摇摇头,又在罗珊的手臂上划了一下,同样尝了尝罗珊的血液。
  "既然你打了电话,那就好说了,多等一会儿也浪费不了多少时间!"欧廉说完从罗珊口袋中拿出电话拨了过去,林戬和Angel接完电话,开车往昌平驶去……
  通过血液欧廉可读取人的记忆,虽然这记忆的时间不长,足以让他做很多事情了,罗珊和Angel通话的内容,欧廉已经知晓,所以又拨打了电话,确认对方是否会来,这次来华夏,欧廉冒着极大的风险,稍有不慎,他可能会前功尽弃,甚至会危及到自己生命,泱泱华夏五千年文明传承,并不像外界说的那么孱弱。
  近些年华夏在国际上的地位与日俱增,除了国力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护道者’的存在,让很多国家、很多组织望而却步。
  索马里海盗可谓穷凶极恶,很多国家的商船都悄无声息的被袭击,损失惨重,而华夏的商船途经亚丁湾,没有受到过拦截,皆因1991年索马里内战爆发,亚丁湾给诸多海盗提供了非常便利的劫持条件。
  我华夏为确保本国商船畅通无阻,特派遣了一支特种部队前往,结果发生激烈的冲突,伤亡不小,次日中午一名老者,大约六十岁左右,出现在亚丁湾,挥手间将亚丁湾一处海崖击塌,倒塌后崖壁光滑如镜,而崖壁上好像有两个被利剑切割的汉字和一面五星旗图案,这让索马里海盗有些不安,自此以后,但凡有五星红旗的华夏商船经过此地,一律畅通无阻。
  "主人,请这边休息!"乔和索菲亚不知什么时候,将地面清理一番,摆了一套花梨木桌椅在院子里,红酒在醒酒器中慢慢苏醒着,醇香的味道一点点在空气中释放……
  "嗯!不错!居然还有拉菲!"威廉摇晃着红酒杯,酒杯内的红酒像绸缎般光滑,在杯壁上晃动。
  阳光渐渐的被遮挡,天空变得有些阴霾,湛蓝的天空仿佛被蒙上了一层深色的纱,朦朦胧胧,让人有种憋闷的感觉。
  "这华夏的天气也有种家乡当年的味道了!只是!久待于此……"欧廉自言自语……
  上世纪六十年代之前,工业革命,伦敦烟雾缭绕,被称为‘雾都’,街头路灯明亮, 但能见度仍然很差, 看不清十米以外的东西。在人们的眼前总感到模模糊糊。伦敦用了近三十多年进行污染治理,才将‘雾都’的帽子摘掉,环境得到治理,伦敦重新迎来鸟语花香。
  车缓慢的行驶在公路上,林戬和Angel两人的心比较纠结,眼看着时间,一点点临近, Angel拿出电话拨了出去:"喂!我们在路上,不过还需要点时间,现在这个时间堵车,你在稍等下!"说完挂了电话。
  乔,接了电话,一句话没说就被挂断,小心翼翼的说道:"主人!她们在路上,说是堵车,需要点时间才能到。"
  欧廉,喝了一口酒,闭着眼睛,享受着,味蕾在葡萄酒的刺激下释放出来的那种情绪,甘醇,香溢,唇齿间仿若一股清新在口腔内流转……
  "去,那杯子接点新鲜的过来!"欧廉把酒杯放到桌子上,用食指指向罗珊。
  罗珊两人已经被捆在椅子上,索菲亚,拿起酒杯,走了过去,划破罗珊的手臂,一股新鲜的带着温热的血液顺着杯壁,在杯底形成一片小小的汪洋…此时的罗珊脸色发白,很明显是流血过多造成…
  "把耳麦取来,再打个电话。"欧廉说完拿起酒杯晃了晃,粘稠的血液在杯壁上形成了一层淡淡的膜…
  "喂!你知道人体有多少血液吗?你们最好能快点,你朋友身上的血液不多了,不知道能否坚持到你们过来,虽然这味道差了些,但是勉强还可以食用,我这里好几个人。"欧廉说完后挂了电话。
  "混蛋!"Angel说完将电话摔倒一旁。林戬加快了油门,在公路上不断的超车,车后一片喇叭鸣笛声夹杂着谩骂!
  "Angel,把电话捡起来,按免提拨回去,我来说。"林戬很平静的说道。
  "喂!你是血族的那个什么廉吧!我是你要找的人,现在路上开车,你刚才说的话我听到了,刚才一分神!差点出车祸,命丧当场。好在福大!命大,擦破点小皮,我劝你还是多等等我!为我做个祈祷,万一我不小心油门踩的太狠,来个三百六十度大旋转,你可能就见不到我了,到时候你肯定会后悔,另外提醒一下你,被你伤害的人和我不熟,不要用他们来威胁我,否则我马上调转车头回去!"林戬说完后继续开车前行。
  欧廉听完后笑了笑,"越来越有意思了!"
  "林戬,你什么意思!我的人你都见过,什么叫不熟!" Angel气愤的说道。
  "呵呵!你,我到是很熟悉!你身边的那几人我熟吗?见过一次面而已,你觉得我和他们会有什么交集吗?"林戬说完,看了看Angel,挤了挤眼睛,看着Angel手里的手机。
  "大小姐!拜托!电话打完你能否关闭通话!"林戬说完,Angel脸一下子红了说道:"对!对不起!"
  "哎……"林戬叹息一声,‘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连载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孤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