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古道外一章


  当空旷的古道上传来马铃铛稀疏的声响,我独坐山脊,极目四望,在甘南以南,在羚城腹地,从当周草原到舟曲,从圣地到庙堂,我游弋的空间和时间像一张网格,嵌入人生的参悟和修行。是的,这一切仿佛又挟裹历史的印迹和迷雾,被北风吹拂,被春雨点拨,被日光照耀,被冬雪收藏。是的,茶马互市的兴盛大抵滥觞于此,这条使我永遠热泪盈眶的道路,是朝圣者的诗篇,是身体丈量的里程,是一册山河里的涓涓溪流。
  是什么化解了内心弥漫的痛苦与紧张?是的,我确信自己丰富的情感在茶马古道上开始变得明朗,而无尽的旅途在我的呼吸中开始收缩,仿佛目的地已在眼前昭然。我颠簸在马背上,只听见罡风在身边呼啸而过。伴着黑夜的降临,思想如梦呓般在交割的内心世界里变幻、激荡、沉浮,如同一片疯狂的剑麻经历着成长的蜕变。
  庸俗的寂寞让心灵不得宁静,它把我再次拉回到现实的轨道上—— 一盏台灯下书写着古道由来已久的故事,至少现在,我还在关注着它们。它们似乎更能了解我的想法,在向我一步步靠拢,直到我有所感悟,潸然泪下。
  在茶马与唐藩的交融之地,古道之道如人生的起伏、交错、宛转、迂回。
  城垣、战楼、守台、仓廪、关隘——"羌马与黄茶,胡马求金珠"的烽烟演绎着千年的沧桑。
  古道在怎样的旱河与群山中延伸?
  无从知晓的,想必也无从体会,只能承受自然的四季交错。这就像一个极地之上的采矿者,他皲裂的双手掘进深冻的冰层,在一片汪洋中开始探索与征服——
  这一切是甘南茶马古道上展开的画帛。作为背景,入夜时分成为一种灵性的佐证,一个喷涌幻想与思辨的火山口。夜里,有多少条道路与我们的双足紧密联系在一起,就有多少心灵的秘密在迁徙中越发让人感到不可思议。在那个叫石门沟栈道的地方,最后的收获岂止是遗迹和骨哨的呜咽,它们如一篇经卷和一捆黄金稻草,静候一次翻阅,静候一次休憩。
  我为此而激动,道路与神圣的感情注定在神示的诗篇中显露——夜里,我迎着透骨的冷风走向你,身后的音乐和雨水混合在一起。冷风像一头发疯的公牛围绕着我,或许是血液的光芒刺瞎了它的眼睛,它没头没脑地侵入了整个荒漠。而这时,我灵魂中呈现的却是玫瑰、旗帜、鹰隼、青苔覆盖的岩石,旷野上静默的荆棘……这些臆想的景象,被一个巨大通透的水晶球盛放其中,在一圈沙漏仪的包围中,这个水晶球为时间提供了生命的质量——"所有的枝条/都被鸟儿的体重征服,探向黑暗……/一只鸟儿落下/树丛渐渐转暗/边缘模糊,酸橙树黑黝黝的/世界更不可信。"(帕斯)树木在失去夜鸟的一刻披上了一层黑漆,遁入了世界的阴影。我形同虚设地巡游在它们当中,依然与古道同行,而另一个镜子里,是褪色的广告牌、琥珀凝结灯火和酒吧、域外的风景、犹如一块黄玉的城市。在往返中,我的惊叹和想象穿梭在数列和色彩中——奇数与偶数、热烈与恬静。而难以预见的爱情,让我无法想象夜晚的精灵是怎样莅临的。
  每一个夜晚都有超越自我的尝试——在自己的大脑里漫游,如同在凹凸的地表上行进。自然的亲和无时无刻都在感动着我,使我在夜里也能感知到周围的世界。而此刻,你或许已经在梦里看到了老虎和黄金,它们在象征的道路上熠熠生辉,我就在它们当中;你也许在一个不知名的小站,俯首帖耳于一截冰凉的铁轨,听我的跫音从远方的枕木上传来——我,就在它们当中。
  入夜时,一往情深的我,将在这大漠夜、孤城里为你献上布满穹窿的星子、长满绿树的月亮和钟爱的灯光,在它们的照耀下,大海在你的唇齿边温顺地垂下眼帘——"我梦见带着迷离瑞雪的绿色黑夜/将吻慢慢地升向大海的眼睛。"(兰波)而你应该为我在路上遭遇的艰苦感到骄傲,它们会被纯真的爱情化为乌有。世界的缤纷背后是与梦幻之美维系的空间,在那里,生活的开篇想必是浪漫的商籁体穿越了一片竹林。我的视野从四面八方获取了黑夜的语言与气息,再没有比这些更让人肺腑燃烧、心血涌荡的了。我渴望自身的厌恶和愚蠢熔化在火焰之炉里,在金属的爆裂中领取入夜的通行证,从理性的时间中看待入夜的生命,看待个体与道路。我频频驻足,没有一点遗憾,像千万条车辙心甘情愿地积留在湿地上。
  我伫立在古丝绸之路,我伫立在甘南的景致里,夜静如湖面,黎明的朝露在无声地酝酿。旅行者在浓密的森林里找到了归途。而梦乡不断变幻,我怎会负心地装作无从察觉,于是,我说出了太阳,说出了让聆听者幸福的山谷。在这绵长的夜晚,它们在古道上,也在我的心中。
  泥土之意
  还不能随口说出城市奔赴的数码途径和物化空间,如同我还不能随口说出对生活之秘密的热忱和为此而承受的打击。但有一点可以脱口而出——我们在疏离泥土,疏离一种朴素的情感。这不是危言耸听和感情用事,那些虚伪造作、别有用心的文字将成为过去——时代,已是新的。
  "你们都是尘土,要归还尘土。"——这是神示的命运和秘密,犹如明澈的岁月澄清了沁于呼喊的瘀血。历经了炙热的正午和柔软的黄昏,苦难迭涌的肉身追随着光的踪迹。流星夜雨之时,人世间的灯火照彻一册山河,像一份传送在荆棘之路上的契约,像一抔泥土挟裹中的亚当和夏娃的旧梦。作为对信仰的守护和真理的昭示,人的命运无不镌刻着历史的苦难和传承的精神。一些寓言和草本至今仍在民间流传,那是一些有关泥土的岁月和众生前定的文字,与金字塔、万里长城不同的是,它在人们内心奠基了宏伟的景象。而从和田绿洲、楼兰、塔克拉玛干、尼雅遗址、罗布泊到敦煌,这是一条令我心醉的泥土幻化的长廊,置身其中,我,像熄灭或吹沙一般,触目之间,如弦音之于琴孔,草芥之于季风,血肉之于泥土……狂飙的文字在一种简约的深刻面前败北,就像一柱界石牢牢插进了泥土当中。作为繁盛枝条的依附和攀生,永远无法想象到根部的延伸和汲取,那荣归大地的四季。你可以从一处围墙里的烽燧向整个世界眺望,从大地上初现的晨光和牛羊环绕的草舍中觅到生命的气息,时间在这时可能只是一瞬,可这一瞬却超越了永恒;你可以在荒原漠地,伏身于枯草和冻土,听泥蜂歌唱,目送彤云蔽日,一群野骆驼冲下沙丘……你的自然在前方绽放了春天,河流周而复始,候鸟飞去飞来。
  还有一种绽放来自种子,泥土赋予的能量即将让蓓蕾迎来美丽的假象,那假象被人们所迷恋,可凋零的秋风过后,一切美丽芳香的生命之绚烂都将归于无垠,变成泥土的一部分。
  还有另一种畅饮对应于人的生存,它来自当前的生活,来自人性,与泥土相去甚远。它可以是碎片的前哨,也可以是充值的头脑;它可以是酒吧里的爵士乐,也可以是PIZZA(披萨)或抖音;它可能是反潮流或结构主义的秩序,也可能是白领或孤独的写作者。这是城市忧郁的背影、做梦的前奏和遗忘的开始。也正是这时,现实对心灵的背叛使理想主义身陷迷途。权利的想入非非和某种思想操纵了创造的自由后,人与大地的疏远,像飞翔迷失了起点。畅饮在人世间恣肆的汪洋中,像一颗流星坠落于超时空的漩涡,从挥霍激情的夜晚漫游到天地大白的黎明。
  归去的钟声回荡在大地上的每一个角落。我们将随着绽放和畅饮归去。一个世纪过去了,另一个世纪开始了。我们对历史的推诿正如时间对我们的蔑视,我们对泥土的疏远隐含着我们对"归去"的恐惧。我们面对的是后工业、网络经济、娱乐文艺和极端主义者,我们身后则是风化的文明遗址、沙漠濒临的耕地、更多迷失的脚印。我们哪里还在乎什么泥土的渊源,被我们玩于股掌之间的泥土成了新的游戏和消遣的方式。那个被唤作"泥吧"的地方,人们捏塑着悲哀的微笑。人的世俗感情寄予生活的日常当中,这些感情是真实的,但也是脆弱、自私而微薄的。一些人放弃了世俗的感情,他们走向自然,他们对泥土的感情,就像鹰的影子飘于大地。
  我要向这些人致敬。
  因为命运释然,心意吹拂。
  归去的路途上,泥土将一份赤子之心的热爱渗入大地的诗篇。
 
贾莹古道泥土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半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