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血之猎手第章欧廉晚歌完结


  林戬大脑飞速的运转着,趁着身体还可以控制,伸手从怀里拿出一只连发式弩弓,对准欧廉扣下扳机噗!噗!噗!银色的弩箭射中欧廉的身体,欧廉笑笑看着林戬,从身体里拔出射入胸口的银箭,两只手轻松的把银剑扭成螺旋状,弯成U形扔到地上,嘴角微微一翘轻蔑的看着林戬,并没有把林戬放在眼里,此刻他完全沉浸在把林戬血液吸干的幻想中。.丝毫没有注意到胸口的血迹阴成一朵玫瑰花,映衬在灰色的礼服上平添了几分优雅。
  欧廉伸出白皙的手将棕色头发拢在脑后延续十七世纪绅士发型,他的皮肤发出点点蓝色光芒,深邃的瞳孔流露出的神秘和性感嘴唇令所有看到他的女人热血沸腾甚至窒息,有谁知道那张英俊脸庞的背面隐藏的是危险呢……
  林戬此时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被什么侵蚀了,四肢无法移动分毫,冷汗顺着脸庞流下,"前辈!前辈!……"林戬不停的呼唤,然而没有任何反应。
  风从林戬的脸庞划过,带着丝丝凉意,"怎么会有风?"抬头望去,头顶的光膜已经消失,夜空中点点星光闪烁,一轮血红的月亮出现在夜空中,带着一股神秘……
  欧廉受到血月加持,他的身体恢复如初,而且还有一种明悟的感觉,至于什么感觉欧廉自己都无法形容……
  "呵呵!用你们华夏的那句话来讲,真是天助我也,血月出现,我血族又可以重现了。现在你觉得怎么样?中了我血毒你的身体已经不受控制了,刚才的你不是很狂吗?现在呢?你还有什么可以张狂的资本?和我说说,说不定我一高兴可以让你少些痛苦。"欧廉调侃的说完伸出右手,朝林戬一抓,林戬脖子上的项链,衣服兜里物品全部浮在欧廉眼前……
  "呵呵!血链!蓝冰!有意思!据说蓝冰配红酒味道非常甜美,不知道这蓝冰配你的血液会怎样?可惜了,刚才的爆炸连盛酒的杯子都没有留下。"欧廉说完,看了看还在冒水喷泉走了过去,手掌呈虎爪状用力一抓,一股水流在欧廉的手掌中慢慢凝结成一只威士忌杯,杯子上带着点点荧光,拿起酒杯,欧廉看了林戬一眼。
  此刻林戬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悬在空中向欧廉靠近,他使出浑身的力气挣脱,结果发现一切都是徒劳的。
  欧廉手指划过林戬手臂上静脉血管被划破,流出的血液带着一点点微微的蓝光顺着手指缓缓流入杯子里,随后身体重重的摔地上,眼睁睁的看着欧廉将‘蓝冰’倒入盛血的杯子中,蓝冰遇到血液,就好像烧开的水沸腾,随着血液翻滚,杯子上方浮起一团红色的血云,血云中带着丝丝银色的电光……
  欧廉一口喝掉血液,眼前出现一幅幅画面,那画面来自林戬的记忆……(通过吸食人类血液来获取信息是血族特殊的能力,部分血族还拥有读心术、幻术、日识等能力。)
  愤怒充斥林戬的身体,此刻林戬只想着冲上前去将面前的欧廉撕成碎片……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
  "嗯!果然是蓝血一族的血液……不过可惜了,你和刚才那几个人一样,没有办法伤害到我,即便是冰子弹、红外线子弹、紫外线子弹也已经成为过去时,你还有什么武器?哈哈……"
  "每天做同样的梦,你们蓝血族的长老未免太天真了,想通过你的梦境把我禁锢封印,你觉得这可能吗?"欧廉邪恶的说完这番话口中的牙齿变得很白、很长、很尖象两把钢刀,林戬的眼神变得呆滞了,像泄了气的皮球,身体也慢慢萎靡了,已经没了刚才的霸气,就像躺在桌案上的绵羊等待死亡的到来……
  远在伦敦的庄园内,那个英俊的男人,一脸兴奋,此刻他的身体也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疾风幻月狼守在Angel身旁,并没有上前直至欧廉,林戬受伤的时候,凌道子前辈告诉它静静的守护三人,其他的林戬可以完成。
  欧廉看着躺在地上的林戬说道:"这次可以将你血液中的蓝血精魄提炼出来了……"一段晦涩的咒语后,欧廉额头上也微微汗起,随后一个复杂的手势,欧廉的手掌贴在林戬的胸口处,大约二十分钟左右,林戬静脉血管伤口处飞出一个绿豆大小的深蓝色晶体带着微光。
  欧廉拿起蓝血精魄,贪婪的目光让他忍不住吞了下去,林戬躺在地上,无力的看着欧廉,麻木的身体开始一点点复苏……
  即便如此,林戬躺在地上没有丝毫恐惧感,他平静得犹如一潭静止的湖水,小臂交错的血管渐渐突起闪电般划过天空,狮子般的目光透着寒意向欧廉飘去……
  欧廉吞下蓝血精魄后,夜空中的那轮血红的圆月,散落的光芒将欧廉包裹,他的身体一点点朝着夜空上升,大约五米左右的高度,停了下来,血色月光不断的进入他的身体,随着蓝血精魄被一点点的吸收,他的气息发生了变化……
  大约四十分钟左右,闭着的双眼突然睁开,一股强横的气息从他身体散发出来,迈步在残破的院子中走了几步,脚下的地面被他踩的咯吱咯吱,举手投足间,欧廉带着一股不凡之意……
  猛然间,欧廉消失了,仅仅过了几秒却又出现在林戬面前,"你们华夏人到时热心,没想到居然报了警,可惜了……他们错估了自己的对手,也错估了我的力量,如果之前我的力量不足甚至无法抗衡你们,那么现在任何力量在我面前都变的渺小,弱不禁风……"
  林戬躺在地上,眼睛盯着欧廉,他的身体内部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血族的血毒进入他体内,令他身体麻痹,无法控制自己,然而紫金流萤残余的力量和血毒发生了碰撞,林戬的身体成了另一个战场,血毒不断被紫金流萤吞食,然而紫金流萤的仅剩的力量不多,没几分钟消耗完毕,神魂果药性在他体内,沉浸在经络中,遇到血毒侵蚀,神魂果以柔克刚将林戬体内的带毒的血液全部包裹,禁锢在丹田处,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拳头大小的血毒在慢慢萎缩……
  伦敦庄园内的男子,舒适的享受着自己身体带来的变化,拿起酒杯,喝了一杯酒,正想通过秘术冲击瓶颈,一个老者出现在他面前,满头银发,寿眉,耳目如灯,鼻挺口方,五绺长髯,八卦仙衣,足下一双牛鼻靸鞋,云袜上绣着阴阳鱼图案,手拿浮尘,仙风道骨。
  "阁下是谁?"男子吃惊的问道。
  "你是血族新王欧廉?玛土撒拉第五代血族叛裔!"老者问道。
  "叛裔!呵呵!在别人眼中我或许是叛裔,但是为了强化我族力量,叛裔又如何?那只不过是一些庸人和弱者的言辞罢了!"欧廉说道。
  "说的有理,获得力量无可厚非,在你的国度,你可以视生命如草芥,屠族,杀人是你的自由,我无权干涉。但是你派人来我华夏,杀我国人,仅凭这一点就可以诛你!"老者的话语中带着威严,欧廉无可辩解。
  "百年前,你们异族侵我华夏,屠我国人,那次改朝换代,对尔等略施惩罚,连你们血族王者都致歉,率众离去。百年后你又卷土重来,看来百年前的教训还是不够啊!"老者继续说道。
  欧廉眼中带着惊恐,他从小听着华夏传说长大,百年前的事情他听说过,也求证过,确实如老者所讲,没想到他的野心让他忽略了某些事情,尤其是华夏的事情,然而世上没有后悔药,他没得选择,只好以一己之力进行抗衡。
  然而他所面对的并不是一个普通人,老者是华夏的守护者,也是护道者,百年前老者实力已经深不可测,欧廉连一个跳梁小丑都不是。
  老者叹了口气,浮尘扫过欧廉的身体,一道淡蓝色的光晕进入欧廉体内,欧廉原本松动的瓶颈仿佛被重新封印了一般,他身体内的血液恢复如初,原本充满力量的身体变得有些虚弱,连某些能力仿佛都快要消失。
  一段咒语后,欧廉擦了擦额头的汗,房间内的老者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老者的出现是因为欧廉吞食了蓝血精魄后,释放了蓝血精魄内老者的神魂,仅仅是一道神魂,足可以将血族诛灭。
  此时欧廉才感觉到,远在华夏的分身也遇到了危险,而他的庄园也被某种神秘力量封印了……
  林戬体内的血毒逐渐变得稀薄了,还差一点……"小子,你居然还没有炼化完,你这身体可真不够看的,幸好我老人家赶回来了,帮你一下吧!"
  "前辈!刚才我呼唤您,您怎么没有回应我?"林戬问道。
  "有些事情,你该知道了,你眼前这个欧廉只是一具分身而已,真正的本体在英国,你所中的血毒其实并不严重,你自己完全可以解开此毒,不过,为了让此事更加完美,我便限制了你的行动力,为的是让血族放心大胆的从你体内取走被他们称作蓝血精魄的东西,百年前蓝血精魄的消息是我暗中传出去的,其实蓝血精魄是修行者留在体内的暗疾形成的暗石,本来这些体内石头,会在某个时间,被剥离出身体废弃掉,没想到引起了百年前那场战争,血族残杀我华夏修行者,吞食了不少修行者体内的暗石,然而对他们来讲这暗石可以改变他们的体质,让他们获得诸多好处。"
  "尝到甜头后,他们开始肆无忌惮,将我华夏之人作为他们的血食,供之猎食,我一怒之下将血族之人几乎全部诛杀,仅放走了几个人,为的是给他们震慑。让他们从此不敢在踏上华夏土地,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百年后,血族出现这么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玩意儿,这次就当是你作为护道者最后的的考验了。"
  "前辈,你这么强大,一次解决了不就完事了,我哪有将血族诛杀本事啊!"林戬无奈又无语,没想到,凌道子用百年时间布局,为的是百年后将血族一网打尽,林戬想想都后怕,如果……
  "好了,小子!剩下的靠你自己了,赶紧解决了眼前的欧廉,你的家人也就安全了,否则他们在外面也会受到血族残害。我在本源空间的域外战场等你,希望再见到你时,你的力量可以抗衡更多强者了。"老者说完便从林戬的脑海中消失了,林戬身体内的血毒已经没有了。
  欧廉,看着地上的林戬,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叹息!他的手掌慢慢的朝林戬的头部压下去,眼看手掌到林戬面前,突然,林戬一拳轰在了欧廉的手掌上,嘭的一声,欧廉手掌生疼倒退了几步,看着林戬的身体一点点站立起来。
  "这不可能?你怎么会有还手之力。"欧廉吃惊的问道。
  "不好意思!让你受惊了!我并没有你想的那么不堪。"林戬冷冷的说道。
  "呵呵!你居然没有事情!看来是我低估你了?"欧廉说道。
  "是你太高估自己了,之前和你说过,来我华夏,辱我华人者,虽远必诛!"林戬说完向前一步,右手握拳朝欧廉面部打来,欧廉轻易的躲开,紧接着林戬一拳快似一拳,欧廉只有招架之力,却无还手之力,他引以为傲的速度,在林戬面前变得如此不堪。
  林戬体内的紫金流萤和神魂果以及血毒被炼化后,身体发生了变异,他的感官系统、身体强度、速度得到了明显的提升。
  欧廉不断的进行抵抗和反击,然而他的攻击对林戬来讲有些小儿科了,原本锋利的指甲划过林戬的身体擦出了火花,就像划在钢板上一样。
  欧廉这时不得不施展出血族的能力,露出本体,背部生出黑色羽翼,每一根羽毛泛着幽幽的蓝光,如刀片般锋利。
  羽翼将他的身体拖向空中,在血月的照射下,他就像来自地狱的幽灵般。
  "羽翼成翔"欧廉的羽翼剥离出十几根羽毛朝林戬袭来,林戬并未躲闪,双手交叉护住头部,只听得当!当!当的响声,羽毛打在林戬身上就像击在一面鼓上发出的声音,除了丝丝的震动之外,林戬没有任何感觉。
  "呵呵!这种感觉,不错!再来!"林戬看着空中的欧廉挑衅的说道。
  欧廉不解,他的这个本领,曾经斩杀了诸多强者,没想到遇到林戬一种无力感油然而生。
  "羽翼螺旋斩"又是几十根黑色羽毛,带着风声,旋转着向林戬袭来,这次林戬没有进行防御,迈开脚步不断的躲闪,并用手中的匕首,逐一击落,掉落在地上的羽毛,将地面砸得坑坑洼洼,击中匕首的羽毛,发出刺耳的啸叫声,就像电锯的声音,有些羽毛被匕首直接削为两段。
  此时林戬身上的衣服彻底破破烂烂了,撕掉衣服后,林戬肌肉线条十分清晰,八块腹肌,饱满的胸肌,强而有力的二头肌和手臂,让人眼前一亮,如果是白天他古铜色的皮肤肯定会吸引更多异性眼球。
  欧廉的脸色变得如此难看,他不解,这个看似蝼蚁般的男人为何变得不一样了,这么短的时间,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没办法,在这么僵持下去,后果不堪设想,欧廉依然没有正视眼前的对手,他想速战速决,只好采用以伤换伤的攻击方法,几秒钟后,他的手势结合咒语说出了四个字
  "爆羽流星"
  林戬预感到不妙,将手中的匕首抛向欧廉后,不断的飞奔、躲闪,漫天的羽毛密密麻麻追击着自己,不断的发出爆炸声……
  这是欧廉最后的杀手锏,‘爆羽流星’每一根羽毛脱离羽翼,后向对手射去,当射中目标后,发生爆炸,这种多次数爆炸,对欧廉来讲伤害很深,尤其是神魂损伤严重,一旦所有的羽毛全部爆炸完毕,他的生命也将终止了,随着爆炸声此起彼伏,林戬的后背出现了很多伤口,血,再一次将后背染成红色,林戬的嘴唇带着一丝苍白,爆炸声停止后,林戬倒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
  欧廉也从空中掉了下来,嘴角带着血迹:"你并没有我想得那么强大,我说过,一定将你残忍的杀掉。"
  "呵呵!"林戬笑笑看着欧廉,带着一丝怜悯。
  "斩神"两字出口,欧廉才感觉到自己背部有些异样,不知何时被匕首刺中,伤口无法愈合,血液顺着伤口滴滴答答的流下……
  "为什么会这样?"欧廉自问道。
  "冰爆"又是两个字,欧廉体内发出一声轻响后,他的身体由内而外扩散出一层霜,慢慢结成冰花,最后他那英俊的脸庞带着十七世纪绅士般的笑容也凝固了,欧廉死得非常优雅,冰雕般的艺术死亡充满了美感……最后欧廉的身体裂纹越来越多,嘭的一声,碎落一地……
  黑色匕首顺势飞回林戬手中。
  "呵呵!好手段,我还是低估你了,没想到,我的替身就这样被你毁了。"一道淡淡的虚影出现,欧廉的本体出现了白色的礼服在月光下闪着淡红色的光。
  林戬起身看着面前的虚影,嘴角带着浓浓的笑意说道:"一个小小的血族也敢在我华夏生事,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胆量,记住,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林戬说完不断翻转手中的匕首,上下左右翻动了几下,随手朝欧联的虚影射出……
  欧廉有些惊讶的笑道,"呵呵!越来越有意思了。"
  "一把小刀而已,也想伤……"欧廉笑着还没说完,匕首已经洞穿了虚影的头部后,虚影像一股气流消散了,伦敦庄园内的欧廉,嘴里顿时吐出一口鲜血,"没想到,神魂居然会被伤到,这下麻烦了,晋升无望了,看来还是小瞧了东方……"
  林戬从废墟中找到自己的手提包,拿出电话拨了出去,靠着疾风幻月狼休息了一会儿,将受伤的几人简单的包扎了下,等待着……
  夜空中的血月,渐渐的消失了,代替它的是温暖明亮的银盘,月是故乡圆,情是亲恩近。
  大约过了四十多分钟,岳峰开着SUV带着江华来到‘香悦湾别墅’,后面跟着几辆救护车,车到现场后,众人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医务人员赶紧将受伤的人抬上救护车。
  疲惫的林戬在医院的一件病房里睡着了梦中他又回到了那个地方,天如此的蓝,梦如此幽远,林戬跳进那个黑色的洞,抓着阳紫彤的手奔跑在金色的沙岸,海平面上落日的余晖映衬他们的足迹渐渐消失在翻滚的浪花里……
  车到医院,江华安排了些人将病房全部保护起来……
  第二天一早,林戬醒了,Angel穿着病服笑盈盈的站在身边,说道:"昨天,辛苦了!"
  "你的那些伙伴怎么样?受伤严重吗?"林戬问道。
  "没什么大事情,最严重的是Jack已经度过危险期了,这都多亏了你,谢谢你!" Angel由衷的感谢林戬。
  "下一步你有什么打算吗?准备加入我们组织吗?" Angel问道。
  "恩!有些事情要做,不过需要你配合下。"林戬说道。
  "什么事情?"Angel有些不解。
  "一周后,陪我去趟英国,是该让他们付出代价了!欺我华夏,辱我华人者,虽远必诛!"林戬铿锵有力的说完,看着窗外的蓝天,他觉得自己该做些什么了!他已经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
  Angel点点头,没有说话,眼前的男子给他的感觉更加强势了,这种强势是她亲历过的,她相信,他一定可以保护好身边的每一个人,保护好这个五千年文化的国度……
  一周后,飞机离开燕京,林戬和Angel来到伦敦,几天后,一则国际新闻报道:"位于伦敦的奥赛丁古堡遭到破坏成为废墟,古堡内无一生还。"
  自此侵扰了世人几百年的血族一夜之间被连根拔起,此事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甚至惊动了梵蒂冈的红衣大主教,然而,几日后,国际刑警宣称此事与一个神秘组织有关,具体事宜不便透露,随着国际刑警出面干涉,这股谴责的声音也消失了,然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出于好奇,总有些人会冒着风险调查此事,随着调查之人不断的被国际刑警带走,此事方才告一段落。
  林戬此时正相拥着阳紫彤,在北海的银滩上漫步,海天一色,银滩上的脚印,在海水的侵袭下变得越来越浅,而林戬的情感,像温度计一样不断升高……
  "臭小子!你什么时候来本源空间啊!"叶洛喊声冲破了云霄,夏知秋在一旁咯咯的笑着,凌道子前辈举起酒杯自斟自饮,望着天际……
 
连载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绿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