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面具


  很多人都不知道这家店什么时候开的,在他们记忆里,从他们在这里开店的时候,这家店就有了。与别的店不同,这家店异常安静,相比整条街的繁华,这家店就像一个躲在角落里的孩子。当然,这并不代表没有人注意这家店,小叶紫楠做的牌匾上两个烫金大字——面具,低调内敛,让路人忍不住驻足看几眼却又不敢推开那扇古门一探究竟。至于这家店的老板,周围的人表示只见过几次,唯一令人印象深刻大概是店主那身古装吧。
  面具·壹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过喜欢上一个人的感觉,自然也没再喜欢上一个人。即使有人对我袒露内心,我也觉得他只是冲动喜欢。不知什么时候,那句"我喜欢你"也变成"你是好人"。我大概要孤独终老了吧?
  ——骆语凝
  骆语凝推开店门的时候,我正在擦拭着悬挂的面具。店已经很久没人进来过,即使每天都会打扫,也还是觉得有落灰。骆雨凝表情跟所有第一次来的客人一样,都被屋子里悬挂着林立的面具所惊讶到。
  "你好,欢迎光临。"好久没说话都有点不会张嘴,但我还是先开了口避免彼此沉默的尴尬。
  "老板,你好。"骆语凝的声音很好听,有点像我以前的一位歌妓客人。
  "老板,你这家店是卖面具的吗?"骆语凝一边看着面具一遍问我。
  "嗯。"我没什么好说的,因为不想解释。曾经有很多人都这么问过我,一遍一遍解释真的累。
  "可老板你这些面具跟外面的不一样啊,一点也不好看,除了看起来跟人脸逼真一点,一点艺术性没有啊。"骆雨凝在看过几个面具以后一脸疑惑问我。
  "······"唉,看来还是要解释一遍。"我是根据你的需要做面具的。"这话我重复了我都不知道多少次。
  "这个好玩哎!老板你能说仔细一点吗?"看来是激起了好奇心。算了,很久没人光顾店了,今年好不容易来一个,就当聊天吧。
  我放下手中的绸布,扬手示意骆语凝坐下,刚刚泡上的今年新茶也飘出了味道,我给骆语凝沏了一杯茶,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喝完今年的第一口新茶,我问骆语凝:"你有没有一种特别想成为的人?"
  "一种特别想成为的人?"骆语凝思考了几秒,"应该算是有吧。"
  "什么样子的人?"我紧接着问。
  "就是那种看起来特别大家闺秀的女孩。"骆语凝答道。
  "为什么想成为那种人?"什么事情都是有理由的,每个客人的理由我都会了解。
  "因为我男朋友席蒙喜欢那种特别文静有内涵的女生,就类似以前那种大户人家小姐,知书达礼、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上得厅堂下的厨房的那种女生。而我就是那种大大咧咧,经常会跟男闺蜜勾肩搭背喝酒吹牛皮的女生,虽然我男朋友说了很多次,但是我还是有时候不注意。因为这个,我们还吵过很多次架。今天也是,因为我跟一男闺蜜昨晚一起喝酒我们今天又吵了一架。"骆语凝的话中带着一丝自责的语气,就像做错事情的孩子一样。
  "那为什么不考虑一下你和你男朋友合不合适的问题?"我接着问。
  "大概是因为我喜欢他吧,以前我们没有恋爱的时候,他就对我很好。我们俩一个高中,还是前后桌,他就坐我后面。我是学渣一个,经常被老师提问答不上来被罚站。学霸席蒙就跟老师抱怨说看不到黑板,然后老师就会让我坐下。虽然他后来说只是因为我真的挡住他了,但是我当时还是觉得很暖。我们恋爱以后,每次我来姨妈,席蒙都会给我泡红糖水照顾我,每次喝了他泡的红糖水,我都觉得一点也不难受。我也知道他其实也很爱我,但是我不理解他为什么总是不喜欢我大大咧咧的样子,我也想了想,可能真的是我的问题吧。而且他是我的初恋,我不想这么容易就放弃。"骆语凝的语气中自责情绪更重了,爱情真是魔力无穷啊,能让人变一个样子。
  "或许,我可以帮你实现这个愿望。变成你想成为的那种人。"我接着骆语凝的话说道。
  "真的吗?"骆语凝半信半疑的问,"真的可以让我变成我想成为的那种人吗?"
  我点了点头,表示默许。
  "那需要多少钱?"骆语凝接着问。
  "不需要钱。"我答道。
  "那需要什么?"骆语凝似乎有点迫不及待了。
  "如果你变成了你想成为的那种人,那就不收钱,如果你失败了,你需要用你余生所有的情绪来买单。届时,你将会变成一具行尸走肉,不会喜怒哀乐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
  "我愿意!我愿意!"骆语凝想都没想,就回答了我。
  "话可当真?"我问道。
  "当真!绝对当真!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讲这话的时候,骆语凝就差拍拍胸脯了。
  我拿出了一张纸,上面写着约定内容,大致就是如果失败了,后果自负的意思。骆语凝想都没想,直接签了自己的名字,我也在下面盖了自己的印章。骆语凝看了看,甚是欢喜。
  "那我接下来要做什么,老板?"骆语凝说。
  "请三日之后再来拜访,到时面具自会奉上。"我刚说完,骆语凝就把契约装进了包里,然后离开。脚都一只踏出门,身体又探了回来,问道,"对了,还没有问老板你的尊姓大名呢。"
  "佩玖。彼留之子,贻我佩玖。"我淡淡的答道。
  随后,骆语凝就消失在门外的行人中,屋里重新回归安静。
  三天后,骆语凝来的比我想象中还要早。其实我知道她很早就来了,但还是在店外呆到半晌午才敲门。我打开门,将她迎了进来。示意她坐下给她沏茶了一杯茶后,将一个匣子交到了她的手中。骆语凝手里拿着匣子刚要打开,被我伸手拦住了。她一脸疑问的看着我。
  "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再打开。"我解释道。
  "那要怎么用?"骆语凝接着问。
  "就像面膜一样,平整的贴在脸上。记住,不要有褶皱,然后安睡一个时辰,面具会自己融入脸上。"我回道。"有效果的话就一个月来找我一次,我会给你新的面具。如果没有效果,也要来找我。"
  骆语凝听完点了点头,将匣子装进包里,表示了感谢然后离开了店。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在这一个月时间里,也没有客人上门,店重新回到以前的样子。这一天听见有敲门声,我起身推开门一看,才发现是已一个月没见的骆语凝。相比上次相见,这次的骆语凝像换了一个人一样。一身旗袍将匀称的身材显得非常的曼妙,头发看似随意的盘起却给人一种温婉的感觉,可以看出面具的效果非常理想。
  "许久不见,不知突然拜访可否惊扰到了先生。"骆语凝欠欠身表示尊重。
  "没有没有,快请进。"我让了让身,将骆语凝请到了屋内。
  "上次先生说,面具若有效果,让我隔一个月来取新的。近日事务繁多,未提前预约就拜访,还请先生见谅。可否麻烦先生将新面具交与我?"骆语凝缓缓地说道。
  "哪里哪里,本就是分内之事,何谈麻烦一说?"我从身边取出新的匣子交给了骆语凝。骆语凝双手接过匣子,微微点头表示感谢,随后将匣子装进了包里。"今日还有事情,还请先生恕不能久坐,下次一定跟先生把酒畅谈。先生,先告辞。"说完,骆语凝起身,微微欠身后离开了店。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新茶也慢慢开始变成旧茶,味道或多或少的发生了改变。虽然早就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但心中还是有一些惋惜。
  这天我起的比平时稍微晚一些,刚泡好一壶茶还没喝就听见一阵敲门声。我放下茶盏起身开门,门外站的竟然是骆语凝。
  "先生,不知我可否能进去。"骆语凝问道。
  我让了让身,伸出手说了一句"请"。
  "语凝姑娘,距上次取面具还不到一个月,不知姑娘此般匆忙是为何事?"我把刚泡好的茶给骆语凝沏了一盏,然后问道。
  "我此次来,是为面具买单。"骆语凝答道。
  "哦?"其实我大概想到了是为这事。"面具不合语凝姑娘意我可以再做的。"
  "不劳烦先生了,再做多少都无用了。"骆语凝说。
  "为何?"我接着问。
  "因为已留不住人心。"说完,骆语凝小声啜泣起来。
  终究,还是失败了。
  "你可想好了为面具买单?"我正起身来问。
  "愿意,心甘情愿。"骆语凝用通哭红的双眼看着我说。
  其实买单的过程很简单。用刀从额头开始顺着脸的轮廓线下来再回到额头,然后再将面皮揭下,这个过程会伴随着疼痛,但也不能用任何麻醉类药品。因为这不是生理意义上的痛,而是来自心里的痛。在揭下骆语凝的面皮的时候,两行清泪也顺着面皮掉到了地上,固化成珠。揭下面皮漏出的面部肌肉有点恐怖,我将从另一个匣子中取出的面皮接到了她的脸上,这张面皮是我在给骆语凝第一张面具的时候就准备好的,这张面具没有类型,也就是面无表情。
  骆语凝起身表示了感谢,然后离开了店消失在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屋内的安静再次与屋外的喧嚣形成了对比。世间喜乐,众生长安。有多少是真的,又有多少是假的呢?无从所知。
  语凝,语凝,竟无语凝噎。
  心缘,心缘,情缘束一生。
 
连载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觅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