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面具贰


  成长是一个非常残忍的过程,它让我们开始慢慢认清这个世界。让我们知道这个世界是有多么血淋淋,也让我们知道曾经之所以看不见的这些,是因为有人把它们挡在了身前。而那时的我们,却还要求他们对我们笑。
  ——章欢择
  夏季的天真是琢磨不透,阴晴不定就像娃娃的脸,说变就变。刚刚还艳阳高照的天气,转眼间已经乌云密布,还没等街上的人完全散去,瓢泼大雨已经淋了下来。我也收拾了一下手中的工作,起身准备关门,这个天气应该不能有人了。刚到门口,准备关门,门口站了一个人,脸上淌着水,身上也已湿透,我愣了一下,问她:"不知道姑娘有何急事?"
  "请问您是佩玖先生吗?"眼前的女生问。
  我点了点头,"正是在下。姑娘里面请吧。"
  女生进了门,在椅子上坐下。我关上店门,给女生沏了一壶茶,又拿出一块毛巾递给女生。女生接过毛巾,说了声谢谢擦起头发。我转身回房间取出件外套,虽不是穿外套的季节,但我还是妥善保管着,除了有一股淡淡的樟脑球味道,其余的都还好。女生一开始并没有接外套,说害怕把衣服沾湿了,在我表示没关系以后,才接过外套穿到身上。
  "不知姑娘这么急忙造访是为何事?"我问道。
  女生从从随身的包里取出了一张纸,虽然那张纸折着的,但我还是能看出,那是我的契约纸。
  "不知道先生认不认识这契约?"女生问。
  "我认识,这是我店跟客人签的契约。不知道为何在姑娘手上?"我回复道。
  "我叫章欢择,这是我爸爸的。"
  我接过契约,签约人那一栏写着章沐,对于这个客人,我还是有印象的。因为他的要求比较特殊。
  "姑娘若需要帮忙,能帮的话我一定尽力。"我还是想不到她此行的目的。
  "我是来归还这个契约的,顺便想向先生打听我爸爸签这个契约的过程。"女孩说道。
  "可以,没问题。时间比较久了,请容我想一想。"
  章沐跟我以前的客人都不一样,我一开始是拒绝跟他签这个契约。但是他强烈要求,我也只好顺了他,虽然其中也有我的原因。
  章沐来的时候,正好是晚上,我那时候刚关门,正在想应该读哪本书的时候,响起了一阵有力的敲门声。我打开门,门外站着一个中年男子,扑面而来的一阵风中还掺杂着酒精的味道。
  "先生,本店已经打烊了。有什么事情的话明天再来吧。"我对男子说。
  "老板,我买个面具,马上就走,这面具对我非常重要,请老板宽容几分钟。"男子虽然一身酒味,应该喝了不少,但话语中没有丝毫的醉意,可以看出这是一个经历过多少年酒场生活的人。我一听,也没有拒绝,伸了伸手,示意男子进门。
  男子进门后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然后环顾了一下四周,没有表现出任何惊讶的表情,到底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的流露。
  "不知道先生这么晚光顾本店,是想要个什么样子的面具呢?"我把沏好的茶放在他手边,问道。
  "不知道老板能不能给我做个这样的面具。"男子把手机递给我"这是一个少数民族的面具。我前几天有一笔生意去当地谈,正好看到这个面具,我就把照片发给了我学美术的女儿看,没想到我女儿非常喜欢,让我给她带一个,但我光顾谈生意了,把这件事给忘了。我女儿一直因为我没时间陪她跟我生气,这次我忘带面具,她会更生气的。刚好我看到你的店名是‘面具’,我就抱着试试的心理敲了门。"
  "这个面具我可以做,不过要等半个小时。"我看了看手机上的照片,并不是一个很难的面具,就是图案看起来比较阴森,大概是以前给祭祀的人戴的吧。
  男子一听,很高兴:"那需要多少钱?"
  "钱多少你看着给就行了。"对钱,我没兴趣,我要那个东西也没用。
  男子听完,二话没说,从随身的手包里拿出了一沓钱,:"这是10000,老板你数一数。"
  "放那里吧。"说完我拿着手机回到房间,开始做面具。
  面具没用半个小时就做好了,再用比较古老的盒子包装一下,看起来也是一个不错的礼物。
  男子非常高兴,执意要再给我钱,我推推手,表示拒绝。
  我提醒他:"先生您这件事其实原因不在这面具上。"
  "我也知道,我女儿主要还是因为我不陪她生气,可是能怎么办啊,她吃饭、她上学、出去玩都要花钱,我也不想一直这么累,想好好陪陪她,可是我还是想趁着还能动的时候多赚点钱给她,毕竟就这么一个女儿啊。"男子叹了口气,慢慢说道。
  "或许我可以帮到您。"我接着他的话说。
  "怎么帮?老板你有什么好的办法吗?"男子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我又想了想,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没有没有,是我多嘴了。先生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小店要打烊了。"我没有回答他。
  男子见我没想说,也就没继续追问。喝完最后一口茶,就告辞了。
  我以为这件事情会就这么过去,可没几天,男子又来了。
  还没等沏的茶稍凉,男子就直奔主题。"上次来先生说有办法解决我的困扰,不知道先生可否明示?"
  "没什么复杂的,就是我可以让您成为您想成为的人而已。但是先生您用不上,因为您本来就是您想成为的那人,只是方式不同而已。"我回道男子。
  "哦?倘真如先生所说那样神奇,可以成为我想成为的那种人?"男子问道。
  我点点头,表示默认。
  "那么还请先生一定帮我,钱不是问题。"男子接着说。
  "这不是钱的问题,而且我觉得先生您真的不用走这一步。"我并不想接这笔生意,因为确实没有那个必要。
  男子见我不答应,恳求起来:"还请先生一定要帮章某人这个忙,章某人一定赶紧不尽。"
  "这········"我实在是没有其他的理由拒绝,心里也责怨自己当时多嘴,只好答应:"可以。"
  我从身旁的抽屉拿出一份契约,递给男子:"我会给您一个面具,这个面具会让您成为想成为的那种人,但如果失败了,代价就是余生将会变成一个目无表情的行尸走肉。如果觉得可以的话,就在上面签个字吧。"
  男子接过契约,想都没想,直接签了自己的名字,章沐。
  我又从抽屉里拿出一个装着面具的匣子,递给了男子:"这是面具,在没人的时候戴上,然后安睡一个小时,面具会自己融入脸上。契约收好,成功了的话每三个月过来找我取新的面具,失败了的话也要来找我。"
  男子点点头,表示了解。将面具和契约收好,跟我道谢后就离开了。
  哎,每个人都想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
  我讲完整个过程,章欢择的眼泪也流了下来。
  "后来怎么样了?"我问她。
  "那天爸爸下午突然就回家了,让我和妈妈觉得很惊讶,因为他从来没有回家这么早过。爸爸一回家就说很累,要先休息一会,还让妈妈去买点菜,说要晚上亲自下厨。我和妈妈都以为爸爸遇到什么事情了呢,就打电话给他的助理,结果他助理也说爸爸今天有点反常。爸爸在睡了一个多小时以后就起床了,然后就开始做晚饭,我和妈妈就在一旁看着爸爸忙活,因为我记忆中爸爸上次下厨还是我在读幼儿园的时候。我和妈妈都变着法想套出爸爸到底出了什么事,可是爸爸就是不说,我和妈妈还提心吊胆的。第二天爸爸就起的很早,说要和我一起晨跑。在晨跑的时候还说很久没好好陪陪我和妈妈,要跟我们俩约会。我问他公司的事情怎么办,他笑着说交给底下的人打理了。就这样,从那天开始,爸爸每天都粘着我和妈妈。一开始还不太习惯,但是慢慢适应了。因为爸爸真的很久没这样陪着我和妈妈了。"
  我微笑地看着章欢择,她在说这些时脸上的笑容也证明了那段时间确实让她觉得很幸福。
  "可是这样的时间并没持续太久,爸爸就离开了我们。都怪我,都怪我,那天非要吃什么牛排,爸爸太宠我了亲自开车去给我买,结果出了事故。"说到这,章欢择哭的更凶。
  我摸了摸她的头,表示安慰。
  "老板,这个契约是我在整理爸爸遗物的时候发现的,现在还给你。"章欢择把契约递给了我。
  我摆了摆手,表示拒绝。"算了,你留着吧,这本来也是你爸爸的。留个念想吧。"
  章欢择点了点头,然后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欠了欠身表示感谢:"老板,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家中还有事情要处理,先告辞了。"
  我点了点头:"嗯,后会有期。"
  外面雨已经停了,街上的人又开始多起来,章欢择不久就消失在人群中。
  (第二章完)
  灵感乍现的随手创作却也有人看,让我诚惶诚恐,因为害怕写的太烂被人骂。至于更新速度,我也没法固定下来,唯一可以透露的就是第三章已经写完,那大概是去年的事情了。如果你看到这的话,也希望能留下你的评论,谢谢!最后,祝新年快乐。还有!请不要介意版面,因为我刚玩这个网站,关于排版工具什么的我也不是很了解,虽然我也很想把版面搞得好看的一点。但是!这个网站自带的排版工具在我的浏览器上一用就崩溃,所以,版面问题请不要吐槽,鞠躬!
 
连载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寄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