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基于陌生化视角分析别拿穿越不当工作对穿越小说模式


  摘 要:穿越小说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已经成为一种固定的网络小说类型,此类小说的类型化过程中体现了其在艺术特色上的独特性,尤其体现了形式主义理论中的陌生化。其中《别拿穿越不当工作》这部小说既体现了对穿越小说固有模式的延续,又呈现了穿越小说的创新点。
  关键词:别拿穿越不当工作;穿越小说;模式;创新
  作者简介:任丹墨(1989-),女,汉族,云南昆明人,硕士学历,云南师范大学文理学院讲师,研究方向:中国现当代文学和当代影视文化。
  [中图分类号]:I2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18)-23-0-02
  一、引言
  陌生化理論是俄国形式主义文论的重要基石,"文学陌生化,是把生活中熟悉的变得陌生,把以前文学艺术中出现过的人们熟悉的变得陌生,把文化和思想中熟悉的变得陌生"[1],也就是说,陌生化就是变习见为新异,化腐朽为神奇,传递鲜活的感受,制造令人惊奇的效果。陌生化理论家什克洛夫斯基认为:"艺术的形式"会"逐渐僵化,并最后消亡"[2]。而解决这种消亡的最好办法,就是不断创造新的模式。
  穿越小说是在网络文学的大背景之下产生的一种类型化的作品,主要模式是主人公因特殊原因离开其原本的生存年代,到另一个历史时代中去生存、冒险。而大部分的作品都是现代主人公穿越到古代,其中穿插作者对历史大事件的改编和想象,多数以爱情为主线。通常认为黄易的《寻秦记》是穿越小说的发轫之作,其他影响较大的作品有席绢的《交错时光的爱恋》,金子的《梦回大清》,桐华的《步步惊心》,鲜橙的《太子妃升职记》等。从题材及主题上看,穿越小说的核心都意在以"穿越"为噱头,大多数主题依然是以青年人的爱情故事为主,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穿越小说本身就是言情小说发展过程中的另一种变体,因此,无论是故事的架构,还是作者们写作时语言的技巧,都在一定程度上继承了言情小说的一些特点。但穿越小说无论在人物形象设计还是故事背景设置,甚至叙述语言的使用上,都对传统言情小说进行了陌生化的处理。从而为言情小说注入了新的生命和活力,成为了言情小说发展过程中的一种延续。
  《别拿穿越不当工作》是楼笙笙(原名牟庆)于起点中文网连载的穿越小说,实体书于2011年由万卷出版公司出版,与大部分穿越小说不同的是,一般穿越小说以单女主穿越到古代展开情节,而《别拿穿越不当工作》中既有现代穿越到古代,也有古人穿越到现代的情节。除此之外,该小说还有很多地方都体现了对一般穿越小说写作模式的突破,在某种程度上,表现出了穿越小说在发展过程中的新走向。而这些新变化,又展现出了陌生化手法在穿越小说中的使用。这种变化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彰显了穿越小说已经形成的固定模式带来的类型特征,以及突破这种类型特征的一个方向。由此,试论之。
  二、对"古今结合"的语言风格的创新
  在俄国形式主义看来,文学作品中的语言历经长期的发展,"经历了诗歌到散文的道路,物的死亡"[3],而陌生化却是让"死亡"的文学语言复活的重要途径。笔者在前文中说到,穿越小说本身就是一种试图通过对传统言情小说陌生化,来达到吸引更多读者进行阅读的一种手段。从叙述语言上看,传统言情小说倾向于用清丽典雅的语言进行写作,营造出来的是幻梦的浪漫气氛。拿言情小说的代表作家琼瑶的语言风格来说,基本都是通过诗化语言和抒情性的写作呈现出"柔婉缠绵,韵味深美;清丽典雅,诗意盎然"[4]的特点。穿越小说在某种程度上继承了言情小说对古典诗性语言的运用,但是又加入了很多俗字俗语和口语,延伸了言情小说单一的语言风格,引发了读者的兴趣。因此可以这么说,大部分的穿越小说在叙事语言的选择上都带有刻意营造"古今交融"的语言风格的倾向。古,是刻意为了营造古代的氛围而选择较为典雅的词汇,这样的选择可以让生活在现代语境中的读者体会古典语言之美,从而达到读者阅读时的美学追求。今,是刻意把现代语境中的俗字俗语、方言口语甚至网络流行语放在叙述之中,一方面接近当下读者的阅读习惯,另一方面能营造戏剧性的幽默效果。如《步步惊心》:
  他看见我,眼里几丝惊诧,神情微征,瞬即恢复如常,嘴边噙笑的转开视线看向姐姐。
  姐姐笑得太厉害,短短一句话,断断续续说了半天才说完。我也是又羞又恼呆在当地,当即决定,不行,我要脱掉文盲的帽子,坚决要做知识女性![5]
  选文中,"神情微怔""嘴边噙笑"等词的使用,清丽柔美,颇有古意。使小说呈现出了一种摇曳婉约的风情;而"文盲的帽子""知识女性"等词语又具有很明显的现代特征,在这里的使用不仅使主人公的形象真实有趣,而且能让读者看到这里会心一笑。
  而在《别拿穿越不当工作》中,单看章节标题就已经体现出了这种俗语和雅词结合的特点,但是现代的气息要更为强烈:如第十六章名为"前进!前进!向着十六国!"第十七章名为"国境以南,太阳以西"第十八章名为"凤皇凤皇止阿房",其中第十六章是现代口号的风格,十七章"国境以南,太阳以西"是对日本当代作家村上春树1992年发表的小说名字的直接借用,而十八章"凤皇凤皇止阿房"是对古代歌谣的一种模仿。短短三章的标题有对现代标语式口号的戏仿、外国作品名的借用、古代歌谣的模仿,有俗有雅,有古有今,不仅看出一种对传统小说标题基本形式(风格统一)的逆反,更可证明其对穿越小说"古今结合"的语言风格的继承,还能看出这部小说在试图突破一般穿越小说用词语营造古意的固定模式——语言更为厚重朴实,接近口语。
  在正文中,这种现象更是比比皆是。如穿越到马嵬坡的那一段,作者并没有刻意通过古代历史人物的对话去营造古意:
  杀掉杨国忠的那个兵士,走到陈玄礼面前,拱手道:"将军,大家觉得眼下这样还是不够。杨妃美色祸国,这个根也不能留。"
  "这……有点难。"陈玄礼想了想,"我去找高将军商量商量。"[6]
  以上可见,《别拿穿越不当工作》虽在一定程度上延续了穿越小说"古今结合"的语言特点,但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穿越小说语言"古"的一面,增加了口语和俗语的比例。
  三、对"历史不可改变"的基本世界观的改编
  从《寻秦记》开始,穿越小说就开始了一种"过去的历史不可改变"的观念,而穿越到过去的主人公们,几乎都被作者设计成虽然熟悉历史走向,却又深知不能改变历史的人。知道结局,却不能干涉,这成为了穿越小说情节具有张力的原因之一,在往后的发展中也成为了穿越小说中不约而同的世界观。在《夢回大清》中,女主蔷薇穿越后因作者巧妙的设置,历经重重磨难,最终以渔佳氏的身份与历史中的人物融合;在《步步惊心》中,女主角若曦因为知道历史的走向,故在刚穿越的时候步步为营,可是却因友情、爱情的不可抗力深陷和挣扎,如小说中描述若曦得知好朋友敏敏要嫁给十三阿哥时的心理描写"再想到十三阿哥将来被监禁的命运,更是黯然"[7],这样的设置毫无疑问增加了剧情的张力。但是,同样的模式大量出现在同一类型的小说中,自然会引起读者的审美疲劳。
  而《别拿穿越不当工作》虽然在世界观的设置上依然坚持了"历史不能被穿越者改变"的模式,却通过巧妙设置把这种套路式的情节发展成了一个有趣的新走向:在小说的背景设计里,虽然继承了传统穿越小说中穿越现象是"偶发"的模式,但又为穿越设置了"人为"的因素——随着科技的发展,人类已经实现了通过机器在空间中自由穿梭。不仅古人可能随机穿越到现代社会,现代人也可以因为技术原因穿越到古代,这样的设计就大大地扩充了穿越小说以往只是一人穿越,并且大多数都是以古代为故事背景的局限。
  四、对传统穿越小说模式的突破
  一般的穿越小说通常都是一个现代主人公穿越到古代,并且穿越的地点殊途同归的几乎都是某个朝代(尤其以清朝为甚)的皇宫,这样的环境有利于穿越小说中一女多男的浪漫言情模式的开展,但随之而来的自然也充满了局限。《别拿穿越不当工作》就通过"穿越管理局"这一虚构的现代机构的设置,为穿越小说的发展找到了新的可能性。
  首先小说不再是单主角单向穿越到古代的模式,而是多主角穿越的模式,这就造就了"李白穿越后醉酒驾车""现代女大学生穿越到清朝资助曹雪芹写作"等充满新鲜感的情节。
  其次,穿越的目的地多空间、多时代。这就突破了传统穿越小说"一本一个时代""单向穿越"的模式。故事不再只能围绕着宫廷尤其是清宫的皇权斗争进行,极大地拓展了叙事的空间,"群像"式地把中国历代的历史文化名人都变为小说中的素材,如老子、孔子、朱由检、霍去病、苏轼、李白、曹雪芹等等。
  再次,言情不再是唯一的思想内核。笔者在前文中论述过,从各种意义上说,穿越小说是对传统言情小说的一种陌生化写作。也就是说,大部分穿越小说虽然以古代为背景,但是思想内核依然是表现爱情。既然言情小说在发展的路径中有过高潮期,亦迎来低潮期,那么已经高度类型化的穿越小说自然也是,这就造成了穿越小说井喷之后归于寂静的局面。也可以看到很多穿越小说的作者正在寻求变革——如传统的女性为穿越主人公,变成男性主人公穿越到女性的身体等陌生化的人物设置,但依然没有脱离言情小说的内核。"穿越往往是打着穿越旗号的爱情盛宴"[8]。而在《别拿穿越不当工作中》,这种寻求变革的趋势更加凸显:作品中依然保持了对言情内核的坚持,但是开始了多向度的探索。如在老子、李白等人出现的章节中,作者借作品讨论的,不再是爱情,而是面对苦难的人生哲学,以及对当前语文教育中"全文背诵"的看法。
  五、结语
  从总体上看,网络小说是对传统小说已形成的类型模式的一种延续,而穿越小说井喷式的发展,是网络小说类型化的一个具体表现。但任何文学作品一旦成为"类型",就意味着在某种程度上该作品已经形成了某种固定的模式和艺术特征,穿越小说也面临着类型化之后何去何从的问题。《别拿穿越不当工作》虽不是穿越小说中最让人耳熟能详的,但却体现了此类型创作之下某种趋势——通过陌生化的手法,在遵循模式的基础上突破模式,以满足穿越类型读者的需求,也期待吸引更多其他类型的读者。
  参考文献:
  [1]张首映.西方二十世纪文论史[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131.
  [2][俄]B·什克洛夫斯基.词语的复活[J].外国文学评论,1993(02):27.
  [3][苏]巴赫金.文艺学中的形式主义方法[M].漓江出版社,1989:25.
  [4]邵卯仙:琼瑶小说语言表现风格研究[J].忻州师范学院学报,2012(04):53:.
  [5]桐华:步步惊心[M].湖南文艺出版社,2011:9.
  [6]楼笙笙.别拿穿越不当工作[M].沈阳:万卷出版公司,2011:64.
  [7]桐华.步步惊心[M].长沙:湖南文艺出版社,2011:174.
  [8]陈红.从‘纯爱到‘穿越——网络言情小说模式的演变[J].重庆师范大学学报2015(02):71.
 
任丹墨模式创新文学阅读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