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周年诗选


  商泽军 阿华 洪孟春 钱万成 包文平 胡松夏
  商泽军的诗
  百年沧桑
  一、一粒种子
  一粒种子
  在历史的寒冬里播下
  一粒种子
  在历史的胚胎受孕
  一群人
  在寒夜里寻找星斗
  一条船
  在历史里划出,慢慢成为
  一个图腾
  成为一个
  民族选择的
  最大公约数
  一滴水,有它的最初
  来自山涧的滴露
  来自草原的叶茎
  来自无数的看似卑微的
  地点
  如长江、如黄河
  自三江源
  自雪山
  自牛羊的蹄甲
  只是那么不经意的一脉
  穿过
  山谷、大漠、黄土
  从高原梯级而下
  奔腾着冲撞着
  接纳溪流、湖泊、小河、大河
  支流
  这些手挽手的水系们
  从内心的柔韧,到手中
  攥起的骨头
  一路摧枯拉朽
  一路狂奔高歌
  一路呐喊着夺路
  一路开阔着向着海洋
  如果要回溯
  从一棵树到一粒种子
  从一座山到一粒石子
  如果要回溯
  从九千万到二十几个人
  从千帆竞发
  到一只木船
  如果要回溯
  从和平到血到火
  从笑脸到悲苦的骨头
  100年,我们值得回溯
  从1921的7月
  到2021的7月
  这百年的历程
  这百年的沧桑,我们
  用怎样的词语来描摹?
  用怎样的嗓音来歌赞?
  二、火把
  这暗夜的火把
  是从哪来的?
  在无边的黑暗里
  在无边的莽野里
  一个暗夜踏着露水
  踏着霜雪的夜行者
  他拆下了肋骨
  接着有一个人跟着
  再一个跟着
  他们拆下肋骨
  组成了火把的队伍
  一粒火苗
  是十分微弱的
  千百的火苗
  能把寒冬的原野烤热
  那火把
  一个个燃起来了
  绚丽的火把
  桃红的火把
  洒金的火把
  跳动着希望的火把
  在暗夜
  在寒冬
  把无边的黑暗烧出一个洞
  那洞里就充满了
  希望的火光
  那火把映着人的脸
  那脸上
  也像涂上了坚定
  这火把的队列是会传染的
  先是一人
  然后百人
  千人、亿万斯人
  这是会发光的队伍
  这是火把的溪流
  这是火把的江河
  从人们对拆下肋骨的不解
  对拆下肋骨评价为傻子
  到呼喊着:
  我也要火把
  我也是火把
  给我火把
  这火把的队伍
  是驱赶黑暗的队伍
  这火把的队伍
  是对接黎明的队伍
  这火把的队伍
  有血一样的赤诚
  这火把的队伍
  有血一样的热烈
  火把到哪里
  血就到哪里
  热诚就到哪里
  光明就到哪里
  三、梦想
  没有剥削,把压迫赶走
  这是一个要求平等
  重建世界的队伍
  起初,人们看作是乌托邦
  是大地的梦想
  像梦中人的胡话
  但没人能预测
  这大地的梦想
  这人间的天堂
  最终能矗立在大地之上
  这最初的蓝图
  这像梦呓一样的幻想
  从陈独秀的脑海里
  从李大钊的脑海里
  从毛泽东的脑海里迸出
  这些书生的议论
  当初有多少人怀疑
  有多少人嗤笑?
  这梦想在《新青年》里
  在《湘江评论》里
  在那些课堂的板书中
  在安源的煤井里
  也在农家的田埂里
  在一个压榨人的世界
  平等是多么的重要
  人,生而平等
  但活着
  却分了三六九等
  这些书生
  这些呐喊的书生
  大声呐喊:
  这不公平
  把火把举起来
  赶走不公
  还世界一个公正!
  四、船上
  哦,一条船,
  从1921年驶出
  在暴风雨中
  船长和船夫,同舟共渡
  他們的航程,就是壮阔的大海
  他们的使命
  就是在海上给死以生
  这船渡过一个个险滩
  一处处关碍
  但每一次的考验
  他们都听到了遥远的钟声
  和远方鲜花的召唤
  于是,那些血
  在一次次飞腾,飞涌
  这船驶过1927,1934,1937,1945
  每一个时间的节点
  都是惊涛骇浪
  每一个时间的节点过后
  都有丰厚的报偿。
  这是一只航行在夜里的船
  船长和船夫们
  内心坚定
  他们知道前面的火光
  啊
  火光在前
  那就像眼睛的瞩望
  给了他们勇敢
  听听那钟声
  敲呀敲呀
  听听那号角
  呜呜地吹响
  看看那旌旗
  正猎猎飘扬
  船长和船夫,一起欢呼
  他们看到了远方
  那无边的鲜花的海洋
  五、雨中
  无边无穷
  那磅礴的血雨
  那是石头的雨、箭镞组成
  那是刺刀的雨、枷锁的雨
  在这雨中,我们看到了写
  《最后的话》的瞿秋白
  清贫中国的方志敏
  板仓的杨开慧
  看到了独秀的两个儿子
  我们看到了湘江突围的血
  看到了雪山的血
  看到了渣滓洞的刑具
  看到了刑场上的婚礼
  "骨头是我的
  头颅是你们的
  拿去"
  "骨头是我的
  头颅是你们的
  拿去"
  这是在血雨中蹚过的信仰
  这是在血雨中蹚过的头颅
  他们走在血雨里
  擎着自己的信仰
  把信仰举起
  把主义举起
  这血雨中穿行的队伍在扩大
  一个跟着一个
  一个接着一个
  每个人的脸上
  都写着凝重
  也写着不屈
  这血照亮了他们
  把他们变得像雕像
  如青铜那么庄严
  即使这青铜的头颅
  在血雨里流着血
  即使这青铜的脚踝
  在血雨里流着血
  他们依然鼓荡着他们的胸膛
  他们要用他们的血
  照亮这片土地
  找到他们的血
  灌溉一遍这土地
  直到这土地苏醒
  他们的血
  也照见卑鄙
  也照见退却和颓唐
  落伍与背叛
  血雨就是最好的淘汰
  血雨
  照出了懦弱的脊梁
  照出畏缩的腿骨
  在血雨的遴选中
  每人都做出了选择
  有的选择烈士
  有的选择背叛
  有的选择用自己的头颅撞向
  压迫不义与丑陋
  有的选择了做犹大
  为了几个金币
  出卖自己的灵魂
  六、山的脊柱
  这群人
  书生的基因
  又加了斧头的铁
  又加了鋤头的泥性
  他们呼啸着上山了
  从井冈山,到大别山
  到巴山,到湘西的山
  从脚下的山
  到额头的山
  从万木葱茏
  到白雪皑皑
  在山上游击、伏击、阻击、狙击、攻击、反击、
  射击、
  拳击、追击、还击、炮击、夹击、截击、进击、
  合击、抨击、雷击、痛击、枪击、出击、目击
  最后致命一击
  那时,山上,山下,齐声唤前头捉了张辉瓒
  到了后来,无论张辉瓒刘辉瓒王辉瓒
  都统统在山下被歼
  这群人
  有了山的加入
  这群人
  也有了山的性格
  这山,有了人的加入
  这山,也有了人的性格
  这群人,以山为讲台
  向着世界和劳苦的大众演说
  这山也举起了拳头
  在台下喊出:我要起来!
  这是石头的语言
  这样的语言高亢激昂
  这是石头的语言
  这语言撞击旧的世界
  就像铁砧一样
  山的语言
  是钢的语言
  是耸起的脊柱的语言
  这群人,领着山站立
  这群山,和人耸立
  七、水的壮阔
  起于一湖水
  最终波澜
  最终浩荡
  为有源头活水来
  南湖的水
  这是移动的水
  这是河流
  也是大江
  它有远古历史的使命
  它流着和血管里的血
  一样的旋律
  这也是人的河流
  正义的河流
  这是和江海一样壮阔的灵魂的集合体
  我们知道
  它收纳过湘江
  也接通过乌江
  这灵魂的河流,也曾在大渡河驻足
  历史差点在此转弯
  这水的壮阔
  从南方的珠江、扬子江到北方的黄河
  淮河
  再到松花江
  这水的集合体
  让这片土地得到滋养
  这里,种子发芽
  这里,成长起新美的图画
  在有水的地方
  高楼在成长
  高速路盘旋
  一列列的高铁在把追赶歌唱
  在百年的历程中
  多少人在夜深醒来
  谛听着河流的拍击
  多少人在听懂了河流
  不再彷徨
  这河流,这水的集合
  说着什么?
  人们听懂了这水流的秘密
  那就是勇往直前
  流向大海的方向
  流成历史镌刻的诗行
  八、时间的重量
  什么是百年的沧桑?
  那是时间的重量
  从出生的上海算起
  那是时间的
  第一缕曙光
  什么是百年的沧桑
  我们看一看
  南昌城头枪栓上的星光
  井冈黄洋界花朵春天的花香
  我们经过秋季的雪山
  那是冬天的叠加
  和残酷的回光
  什么是时间的重量
  "四一二"的屠杀
  反"围剿"的失败
  长征路上的围追堵截
  那些吃到胃袋里的草與皮带
  那些哭声
  那些白骨
  这些都为时间增加了分量
  这重量
  也使这群人的使命
  增添了重量
  打击他们的力量
  就是他们获得的力量
  我们说,时间是新生
  时间是死亡
  时间是一把锋利刀刃
  把一切都刻在时间上
  比如:忠诚、背叛、逃逸
  比如:热血、赤诚、胆量
  时间使弱小的只有几十个人
  的这群人
  成了天下第一大的党
  时间剔去了污秽
  时间也保留了昂扬
  你想触摸
  这百年的时间
  可以去上海的一大会场
  广州的农民运动讲习所
  还有八百里的巍巍的井冈
  去遵义
  去陕北的窑洞
  还可以去北京
  去亲手触摸一下纪念碑
  那上面的雕像
  可以去小岗村
  去深圳,去浦东
  去港珠澳大桥,在那上面听听
  伶仃洋的海浪
  啊
  时间啊
  可以把旧的王朝埋葬
  时间,可以把新生的共和国
  推出一轮朝阳
  时间,是什么?
  时间是百年一瞬
  斗争的步伐,永远在路上
  什么是时间
  时间,就是
  太阳每天都是新的
  百年,就是历史长河的
  一点闪光……
  九、回望
  站在百年的时间节点
  回望历史的沧桑
  历史在这里停留
  我们
  怎能不把历史打量
  这是一个高歌的时代
  但回望,却仍记得
  当初的稚嫩,初心的精诚
  刚刚起步的踉跄
  百年,我们回望昨天的足迹
  但我们看到
  百年的足迹
  早已成了永恒
  成了丰碑
  矗立在历史的记忆之上
  历史的纪念碑
  不是花岗岩的骨骼
  是灵魂的立方
  它和人民亲近
  它是站立的河流、山冈
  也是耸起的脊梁
  百年的沧桑
  是历史,在新的时间点
  刚刚重新开始的起航
  阿华的诗
  出瑞金记
  一、瑞金
  扫去时间里的尘和影
  每一扇门后,都是熟悉的场景
  ——叶坪的千里古樟,依旧
  枝繁叶茂
  ——沙洲坝的红军井,依旧
  碧波荡漾
  所有的树木都向光而生,花影之下
  仿佛有人刚起身离开
  那时,会议室的灯光忽明忽暗
  外面的雨水
  给这个暮色平添了几分庄严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宣告成立"
  这掷地有声的话语,带着一个
  民族新的希望
  像炭里包藏着火焰的力量
  ……一部老电影里,风声追着
  风声,在田野里奔跑
  匆匆行驶的人们,奔波着
  各自的前程
  创新和守旧,理想和道德
  但一切都刚刚开始,一切都
  刚刚好
  ——"滴水可成海,星火自燎原"
  二、血战湘江
  飞机从头顶呼啸而过
  扔下的炸弹,激起了一团团水花
  有人在岸边,留下了一条腿
  有人军装里的家书
  已被血渍浸透,看不清内容
  他在战壕里,看飞机横冲直撞
  焦虑的情绪,就像左冲右突的蚂蚁
  星光流动,他将飞旋的子弹
  溅射出灼人的火星
  ……多少年过去了,如今
  他坐在江边上
  用一碟花生,用一碗老酒
  来祭奠当年死去兄弟的遗骨
  这是多少次了?他在这里
  和兄弟们说话
  为什么每一次,他都泪流满面?
  柞树没有一层一层的花蕾,野草没有
  一圈一圈的年轮
  他抚摸着松树密密匝匝的疤痕
  心里藏着悲恸
  "江水到达的地方,是不是
  最后的故乡?
  那里,能不能见到我的兄弟?"
  江水没有回答,却咆哮着远去
  像当年他在江边
  射出的一颗颗复仇的子弹
  ——紧张,密集,每颗都带着呼啸
  三、遵义会议
  那时他们都还年轻,不会在
  星期天的早晨,匆匆地奔向教堂
  也不会把忏悔和祈祷,看作是
  海上刚刚燃起的霞光
  那时他们都还年轻,只与志同道合者
  谈黎明与曙光,谈孤独和信仰
  他们讨论,争吵,各抒己见
  所谓的野心,就是要将乌云变白
  "每一次死去,就是一次新生
  我们有理由相信,明天的太阳
  它为我们而升……"
  他们讨论,争吵,各抒己见
  所有的理想,都是为了保住家园
  "红色的血液开始沸腾,那是
  太阳的颜色,照亮了黑夜的心"
  ……久违了的是一场钟声,溯源而上
  我们总会找到最初的地址
  后来,我们曾无数次路过那里
  ——遵义老城子路96号
  看到高墙垂门,巍巍峨峨
  后来,我们曾无数次路过那里
  看到年轻的柿子树,枝叶婆娑茂密
  看到热情的铃兰,轻轻推开了那扇门
  四、四渡赤水
  ……哗哗流水的声音,盖过了
  草地上风吹落叶的声音
  在川滇黔,一队行军的队伍
  四次渡过赤水,迂回中说出一条河流
  的多义性
  "这样的战斗,经历了很多次
  虽然危险,但也让人热血澎湃"
  "没有一滴水,是自己愿意
  破碎的……"
  光線明暗,波澜起伏
  水流深处,有多少事物还能
  保持原来的风度?
  关于四次渡过赤水,我更愿意借用
  美国作家哈里森的话说
  "四渡赤水,那是长征史上
  最光彩最神奇的篇章……"
  五、巧渡金沙江
  波涛的声音来自船舷之外,而船舱内
  有暗淡的灯光,和低低说话的声音
  "一定要在天亮之前,把浮桥的绳索
  割掉一半……"
  毁掉坚固的石桥,割断系舟的绳索
  有时候,破坏也是为了重建
  那一夜,外面的风声肆虐,树替
  所有的叶子喊疼
  那一夜,黑暗把种子留给了黎明
  一滴水在疼痛里,分娩出曙光
  ……多少年后,老兵们又折了回来
  借着春风,重回人间驰骋
  尽管命运不可更变,但他们还是
  乐意成为一个新时代的旁观者
  看江水澎湃,火焰升腾
  一切生命都以花的姿态诞生
  六、强渡大渡河
  十八名勇士冲上去了
  与他们一起冲上去的,还有十八把大刀
  十八把机关枪,十八颗手榴弹
  十八名勇士冲上去了
  与他们一起冲上去的,还有耀眼的闪电
  还有震耳的雷霆
  ……炮火和硝烟中,一波野草
  贴着地皮倒下了,另有一波野草
  又弹了起来
  而被炮火击中的士兵,落入了
  大渡河中,却再也不能
  用新鲜的生命,重新回到岸上
  被炮火击中的礁石,也在黑暗中
  带着灼烧的痕迹,像明明暗暗的火光
  一直在远处闪烁
  此后,在大渡河边
  那些落入水中的士兵,成为怀抱着
  花朵沉睡的星星
  七、飞夺泸定桥
  隔着大渡河,两支队伍像两条火龙
  不停地奔跑
  风云在远处突变,波浪在近处破碎
  知风草小小的叶子,也带着焦虑的心跳
  ……一颗颗炸弹,在身边悄然落下
  一支火把消失的时候,泸定桥轻晃了几下
  冲天的硝烟之上,一些人倒下了
  又有一些人摇晃着向前冲去
  当G弦上的休止符,停在
  有阴影的水面,一场血腥的战斗
  已经结束
  枪声密集时,一只鹭鸶鸣叫着
  俯身冲向水面
  它试图要从江水里,找到一个
  又一个消失的灵魂
  八、爬雪山
  除了与时间赛跑,不停地赶路
  我们还能做什么?
  说到底,我们谁也不清楚
  前途和命运到底是什么
  有时我们也会经常问自己:
  "这一条条向西向北的路
  我们究竟还要走多久?"
  "白雪和大地,呈现的只是
  孤单的背影,美的图案?"
  ……在一个枪声四起的年代
  我们依旧需要在体内,安放一座寺庙
  供奉一份希望
  我们都是小人物,愿意为未知的明天
  耗费更多的热血和青春
  关于雪山,我更热爱这样的歌唱
  "雪皑皑,夜茫茫,高原寒,炊断粮
  红军都是钢铁汉,千锤百炼不怕难"
  ……群山弯弓,江河搭箭
  我們继续向前,看风像把偃月刀
  肆孽地劈开雪中的盐粒
  九、懋功会师
  夏天的歌唱,是从枝头开始的
  一片开花的小叶槐
  就是这个季节枝繁叶茂的一部分
  在花朵与露水之间,在瓜果
  与虫鸣之间
  一滴雨水滋润了久旱的大地
  它让我们在蓓蕾中看到了希望
  在火苗中看到了燃烧
  从瑞金到遵义,从雪山到草地
  从大渡河到金沙江
  回忆像旋转的马灯,光影斑驳中
  总有什么在敲击我的小心脏
  "……种子埋在地下,像闪电
  等在云中"
  此刻在懋功,落日缓慢地
  沉入山林,所有的星辰都开始闪烁
  那北斗七星,更像一把明亮的银勺
  照着人间的未来和前程
  十、过草地
  他们几个搀扶着走到这里,就走不动了
  坐在草地上,只想喘口气
  围着柴火,一个说:"为什么看到了篝火
  我还是会觉得冷?"
  另一个低下头去,声音里有气无力: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咬我的胃"
  最老的那个说:"没有了野菜和草根
  就吃我草鞋上的皮襻吧"
  只有炊事班长没有说话,他在黑暗中
  用缝衣针,弯成一条金色的鱼钩
  ……小雨一直在下,远处暮色成堆
  他们搀扶着继续走路
  一根马骨,孤零零地留在路上
  它的硬,它的白
  触目惊心!
  十一、激战腊子口
  ……车辚辚,马萧萧
  飞驰的子弹,带着亢奋的金属声线
  从身边穿过
  倒下的马匹堆满了沟壑,侧翻的战车
  锈成了一堆乱铁
  日子当然是又涩又苦:藤条和荆棘布满了
  狭窄的山路,融化的雪水打湿了
  裤腿和鞋帮
  "等我打败了敌人,就回家看你们"
  他把这一句话留给亲人,也用这句话
  为自己鼓劲
  拟定的线路图上,总有一条路
  会通往故土
  他比谁都清楚,逃避就是贪生
  所以他只能
  向有光的地方冲去,以死抵达生
  一条路向南,一条路向西
  除了与死神赛跑,他没有更多的选择
  十二、大会师
  用彩笔画出时间的简谱
  在明暗,深浅,和留白里
  绘下血火硝烟的艰苦征程
  "……每一片叶子,都是
  一座无字的丰碑"
  秋天里的会师,是终结
  也是开始
  是流逝,也是重逢
  时间已经过去了几十年,我好像
  又一次听到了
  叶与叶在击掌轻歌
  还是让我做个饶舌的歌手吧
  替流逝的时间
  说出当年山林里回响的铮铮誓言
  "我愿意是你不断充实的
  血液中,那鲜红的一部分"
  流星满天飞逝,像经历了
  一遍又一遍的轮回:
  ——祁连山侧,渭河之畔
  像当年一样
  又绽出了群群彩鸽的鸣唱
  十三、延安
  我们曾经重走长征路,在金沙江畔
  看到浑圆的落日
  我们也曾去过延安,看到枣园的灯光
  和杨家岭革命旧址
  看到共产党人的血气中,隐藏的方刚
  那时,我们都还年轻
  赞美集于内心,却无法表达
  只能指着远方的美景
  一遍又一遍地说:
  看啊,祖国的山河!
  看啊,壮丽的风景!
  我们并不清楚,那么多年过去了
  枪声和炮火已经停歇
  为什么金沙江畔的江水
  还在不停地追逐和拍打
  为什么杨家岭的夕阳
  还在不停地燃烧
  ……明月升起,并不意味着
  一天的终结
  我们在返回的途中,陷入了沉思
  星光沉睡,草木安眠
  只有流水,带着历史的脚步
  还在永不停歇地向前
  (尾声)
  现在,祖国正编织着一幅幅
  日新月异的彩卷
  从百废待兴,到高楼大厦
  从绿皮火车,到高铁动车
  从长江三峡,到中国航母
  从万象星辰,到参天北斗
  每一个共产党人都在用创新
  与拼搏,继续托起强国的使命
  梦想的天空依旧蔚蓝
  追梦的脚步依旧铿锵
  今天,我们记住的名词
  依旧是:
  忠诚,热血,和担当
  "我将无我,不负人民"
  站在新的起点,共产党人再一次
  奏响时代的最强音
  新章伊始,华丽再续
  共产党人将用澎湃的热血,继续书写荣光
  洪孟春的诗
  通道转兵
  1.通道
  向北,还是向西
  是个攸关生死的问题
  关键少数的七个人围桌而坐
  深入讨论
  必须形成决议
  坐在角上的人最后發言
  他语气铿锵
  每句话都如石头掷地
  表决时
  四人赞成
  一人犹豫不决
  唯一的外国人面红耳赤
  拂袖而起
  于是,一个座位空出来
  成为转兵的通道
  三万多红军将士重整旗鼓
  一路向西
  抵达贵州遵义
  敌人布置在湘西的大口袋
  一无所获
  只好装下某人
  来自南京的懊恼的骂声
  ——娘希匹!
  2.舂米送红军
  一拨一拨的红军
  只能算是途经梁甫耀家门的过客
  他却用自家的稻谷
  为红军舂米
  而且不收一分钱
  五姑嫂,五昼夜
  挥洒的汗珠
  如同筛子里密密麻麻的米粒
  我相信梁甫耀的眼光
  如同他相信自己的直觉
  仔细看看吧
  战士们脚上的草鞋
  手上的茧
  衣裤上的补丁
  以及眼神里闪烁的麦芒一样的光芒
  这分明是咱穷人的子弟
  梁甫耀世代务农
  关于应对人与饥饿的战争
  他胸有成竹——
  一颗子弹
  肯定打不赢一粒米
  3.向导
  即使认准了目标和方向
  也难免多走一些弯路
  多历一些坎坷
  多流一些汗水和泪
  比如红军
  在1934年12月的某一天深夜
  在通道县的层峦叠嶂间
  绕圈圈
  山民杨再能仔细掂量之后
  自告奋勇
  为这支衣衫褴褛
  却秋毫无犯的队伍
  带路
  他抢过一名战士肩上的重担
  挑起来
  摸索在夜色的最前沿
  从芋头村到黄门冲
  早已鸡鸣三遍
  越走越远的
  是山与山之间的羊肠小道
  越走越近的
  是心与心之间的距离
  临别时
  红军首长送给杨再能一盏马灯
  珍藏十五年之后
  他终于明白
  马灯的马
  原来就是马克思的马
  4.两只箩筐
  绽放在膝盖上的血花
  一天天凋谢
  结出的果
  像一枚紫色的秋茄
  伤终于治好了
  邱显达无以为报
  只能拾起生疏多年的手艺
  挥刀走篾
  给恩人编织两只大箩筐
  临走时
  又磕了三个响头——
  红军一定会胜利的!
  我还会回来的!
  后来,红军真的胜利了
  邱显达却一直没回来
  如今,在通道转兵纪念馆里
  陈列着那两只箩筐
  箩筐里,陈列着
  1934年12月以来的所有时光
  钱万成的诗
  我看见他们的灵魂在山野里游荡
  作为唯物主义者
  我不相信这个世界存在鬼魂
  来到井冈山我否定了自己
  我看见它们就在山野里游荡
  他们是一群先知先觉者
  他们最先感知这个世界的不公
  他们不忍病弱的民族任外来者欺辱
  不忍战火纷飞焚烧自己的家园
  他们是永远的战士
  手握大刀长矛镰刀斧头
  还有从敌人手里夺来的长枪
  跟随毛泽东
  从茶陵、永新、兴国来到这里
  他们向封建体制宣战
  他们向反动军阀宣战
  他们向财富和土地的霸取者宣战
  他们要还世界公道
  让百姓重享温饱和太平
  他们在鲜血中躺下了
  那些树木竹子和野草站起来
  那就是他们的魂魄
  仍坚守在黄洋界、桐木岭、八面山
  革命成功了,活下来的战友成了英雄
  他们没留下名字 他们被称为烈士
  他们的躯体埋进泥土 灵魂住进墓碑
  我是第二次来到这里
  再次证实他们灵魂的存在
  在烈士陵园 在战场旧址
  没有人敢大声喧哗
  一杆老枪
  在瑞金的苏维埃纪念馆
  墙上挂着一杆老枪
  枪管锈迹斑斑
  枪托已经脱落
  估计再无人能把它弄响
  它最早属于猎户
  后来属于土匪
  再后来属于游击队
  它打过野兽打过土豪
  还打过工农红军
  它的主人们都已经走进历史
  有的变成一把泥土
  有的被称为坏人
  有的成了共和国的功臣
  它是长冈乡一位农民
  从田地里挖出来的
  挂在这里接受礼拜
  比起那些还埋在土里的老枪
  它显然多了几分幸运
  重走朱毛挑粮路
  从黄洋界哨口下去
  这条路一直通到山外
  通到宁冈县城
  只有那里才有足够的粮食
  供红军过冬
  今天再次来到这里
  真希望沿它能走回历史
  并在转弯处遇见那两位世纪伟人
  朱德、毛泽东
  据说,他们
  经常在那棵老荷树下歇脚
  抽烟、喝水,谈玄论道
  有时还和战士们开开玩笑
  那里能望到山下
  望到山外 望到远处的炊烟
  领袖说他能看得更远
  看到江西看到全中国看到未来
  一个统一的国家诞生
  我还想摸摸他们的扁担
  也是井冈山的竹子做的吗
  为什么那么柔软
  竟能挑起
  那么重的使命
  茅坪八角楼
  那两个人走了
  在一个没星光的夜晚
  悄悄地爬下楼梯
  穿过风雨穿过硝烟炮火
  走进历史走进用白骨和鲜花
  装点的天堂
  那两顶草帽还在
  还是那间小屋的风景
  那张窄小的双人床还在
  还有那床被子
  依然留着他们的体味和体温
  还有一把椅子
  一张桌子 一方砚台
  一支毛笔 一盏油灯
  这是他们的全部家当
  走得匆忙无法带走
  他们走了
  留下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
  留下一部著作一条真理
  井冈山的斗争
  农村包围城市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留下的还有两张照片
  贴在阁楼的墙上
  一个英俊的先生
  一个漂亮的女子
  男人叫毛泽东
  女子叫贺子珍
  沙洲坝
  自来水进村以后
  这口老井就没人再来打水
  幸亏它名满天下
  被派上了水不能替代的用场
  人们按照教科书的
  指引,来到这里
  听当年挖井的故事
  体会领袖对人民
  那一片赤诚之心
  有人端着勺子摆拍
  有人真的把水喝下
  手机基本代替了相机
  拍下的每张脸都笑得很甜
  我的脾胃不好
  没有喝冷水的习惯
  我想看看水在井中的情态
  依然清澈
  水底有很多参观者留下的硬币
  井后那块木制的牌子还在
  上面写着
  吃水不忘挖井人
  感谢领袖毛泽东
  留在苏区的脚印
  从井冈山到云石山
  从茨坪到茅坪
  毛主席住过的地方
  就像他穿破的草鞋
  随处可见
  一室一床
  一桌一凳
  再无长物
  红色政权在他的包袱里
  随时准备出发
  开会多在祠堂
  读书多在树下
  那些被他坐热了的石头
  留下了许多佳话
  那些房子为他遮风挡雨
  他为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出生入死
  来到大井忽然觉得
  那些房子不该叫作故居,是战火中
  他留在苏区的脚印
  包文平的诗
  在红军纪念馆
  在红军纪念馆,我必须保持内心的敬仰與感动
  必须双手捧上鲜花,鞠躬,再鞠躬……
  走进这里,就是走进了历史深处
  一张旧照片,一个水壶甚至一颗
  没有完成上膛的子弹,都深深地触动我的灵魂
  多少年前,硝烟弥漫,枪声夺命
  一支红色的队伍,正在用信念支撑的脚步
  丈量祖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国土
  此刻,他们安静地头枕中华大地睡去
  在每一个夜晚,都会梦见号角声声,枪声阵阵
  在每一个黎明,都会看到日出东方,朝霞绯红
  就这样一支队伍,把英雄的鲜血
  抛洒在祖国大地上,将镰刀锤头的誓言
  镀亮。
  在红军纪念馆,我胸膛的热血沸腾
  一时间,仿佛自己就是他们中间的一个
  此刻:
  正举起正义的枪支,向那群草菅人命的屠夫
  瞄准——
  党旗下的誓言
  当我右手紧握的拳头举过肩膀
  当我又一次喊出这熟悉而又铿锵的誓言
  像一滴水,汇入江海的波涛汹涌的洪流
  像一滴血,奔走在祖国殷红火热的脉搏中时
  我骄傲,我是共产党员!
  一百年风雨如晦,一百年岁月沧桑
  一百年前,一盏明灯冲破了漫漫长夜的黑暗
  给沉睡的中国大地带来了希望的曙光
  翻开九十九年的历史画卷你依稀能够看到:
  鲜红的党旗穿过雪山草地的霏霏雨雪
  穿过井冈太行的深山密林
  穿过抗日战争的硝烟与战火
  穿过瓦窑堡,延安窑洞,宝塔山……
  照亮中国大地
  2013年5月25日。当我举起右拳
  在鲜红的党旗下庄严宣誓,成为他们中的一个
  像一粒沙,凝聚成塔
  像一滴水,汇流成河
  我知道:虽然我只是千千万万中普通的一个
  我也要用誓言铮铮的信仰和热血
  铸就镰刀和锤头图案黄金的骨骼
  胡松夏的诗
  红·启航
  在黎明
  那些红色的光汇聚成海
  成为天空中最铿锵的色彩
  红得激情澎湃
  红得热血沸腾
  红得舍生忘死
  红得惊世骇俗
  黑夜尚未褪去
  大地上炉火彤红
  必须接受最剧烈的锻造
  淬火之后,钢铁重新聚合
  化为镰刀,或者变成铁锤
  庄稼正在拔节
  雷电隐藏在远方
  风暴注定成为超越死亡的风景
  从七月的南湖开始
  一颗红色的五星横空出世
  刺破漫长的黑夜
  要相信那些铮铮的誓言
  高过了所有的血肉之躯
  呼啸的子弹、青铜的号角和飘扬的旗帜
  季节棱角分明
  每一个流动的线条
  都在引领历史的航向
  宣言
  勇往直前
  逼退黑暗之后
  红船一路劈波斩浪
  将历史的风风雨雨抛在身后
  在新时代的阳光下
  续写盛世的宣言
  撸起袖子
  在一张蓝图上指点江山
  重新勾勒崭新的世界
  摆脱贫困
  一场没有硝烟的攻坚战役
  在共和国的大地上打响
  精准施策
  最科学的指挥
  终于
  所有的难关被一举攻克
  胜利的旗帜
  插上最高的阵地
  天空下
  春暖花开
  "绝对贫困"沉淀为历史的描述
  每一张脸庞上都盛开灿烂的笑容
  拯救
  其实没有硝烟
  但这却是一场异常艰难的战役
  无数的谜团与惊险
  藏匿在生活之中
  每一个环节都令人措手不及
  病毒肆虐
  白衣勇士们将生死置外
  在春天的天空下请缨
  "逆行疫区"被演绎成
  最悲壮的经典
  人民至上,生命至上
  血脉深深相连
  内心的自信来源于厚重的土地
  拯救,拯救
  硝烟之外
  "统揽全局,果断决策"升华为决胜的勇气
  仰望
  与历史对话
  要廓清路途中的迷雾与尘埃
  沿着青铜的脉络回望一个民族的长河
  每一朵激情的浪花
  都蘊藏着引领世界的经典
  在继往开来的岁月中
  文化、道路、理论、制度必须占据信仰的高地
  犹如高悬的北斗
  时刻释放着哲理的光芒
  使每一人都能够收获源于血脉的
  自信与温暖
  蔑视所有的敌人
  以快过闪电的速度
  出发,或者战斗
  让镰刀和铁锤
  在七月的苍穹下
  成为人类永恒的仰望
 
商泽军火把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雨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