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长篇小说节选风雨太平洋


  旱季的清晨,人们多半还躺在床上,虔诚的菲律宾妇女,一早梳洗,穿上整洁衣裙,一本小小的《圣经》捧在胸前,向教堂走去。
  马尼拉的黎萨大街,阿斯卡拉卡大街虽然响起了清晨的有轨电车铃声,但乘客稀疏;妇人们拖着沙龙长裙,头上顶了盛满蔬菜、鱼类的大篮子正走向契阿波大菜市准备摆卖,商肆繁盛,各国大公司林立的厄斯柯达大街的商店还没打开大门。华侨区的王彬街刚刚沉睡初醒,广播台突然播出:
  "珍珠港被偷袭……"
  播音员沉重的颤声,使人突然感到惊讶。消息像狂风中火烧木屋区那样到处暴烈蔓延开来。这个海洋上的大城市,一时人心惶惶,但广播消息不具体,引起人们纷纷推测,有的还认为这只是一个夏威夷地区的事情,是日本对美谈判施加军事压力。但是,不多一会,立即传来远处没有间歇的低沉的爆炸声,那连绵不断的沉重声音,就像强度不大的地震一样。但是,却没有发出空袭警报,城市上空静悄悄,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突然阵阵的机群声出现在市空,刹那间一连串震天动地的炸弹声响了,待在家里的人们都冲出房子;路上行人停步仰望天空,城市好像被骤然一击,混乱了。银灰色的机群又飞来市空,高空抛下来的即将爆炸的炸弹,发出咝咝声,雨点般地倾泻下来,紧接着传来像晴天霹雳、震耳欲聋的巨响,人的心脏像被挤出了胸膛,四周房屋倒塌的轰响,碎片撞击声,特别是屋顶锌板当哪哪的噪音,人们呼儿唤女的声音夹杂着那有气无力的,此时才发出的警报声,骚乱像汹涌的潮水,一下子席卷了这个岛国首都。
  轰炸终于停止了,難以忍受的窒息气氛紧接着在人们的胸内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压迫感使人目瞪口呆,慢慢地才把神志恢复过来。有的人发觉自己没被炸死,开始思索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仅仅是空袭呢?还是日寇已经登陆?或是电台被管制了?真像难明。其实,黎明时那远处传来低沉的轰炸声正是日机向菲岛美军各机场倾泻下来的大量重型炸弹,飞行员还来不及起床,日本就把美国空军一下子消灭了。市内的居民一时还不清楚。
  霍斯特·李从巴西区赶来,手里攥着几份号外和中英文报纸,匆忙来到劳联会,许多人已聚集在阅览室,中华厅也挤满了工人、店员,大家在纷纷议论。许庚、林雄、沈毅文、郭江、吴青等早已到场。
  霍斯特·李皱起眉头,心想估计到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但都没想到来得这么快,连许庚也是这样。事件来得简直像迅雷不及掩耳。
  "我们没有未雨绸缪,空谈太多,首先我要负责,现在应该有个打算了!"许庚道,露出一丝苦笑。"现在要看美国的态度了,罗斯福总统犹豫政策应该全部结束。"
  骨干们都说日本已直接攻击美国太平洋最主要的海军基地。美国上当了,打到了自己头上。美国已对德、意宣战,这下子还不对日宣战吗?
  "美国肯定会宣战,也许已经宣战。"
  许庚沉吟一会,紧皱双眉,打了个手势,说道:"虽然珍珠港被偷袭详情不明,但从马尼拉也受到轰炸来看,日本是同一个时间发动了战争。"
  大家都不理解为什么不见一架美机凌空迎击。霍斯特·李感到很奇怪,眨眨他那机灵的眼睛,"没拉警报,让日机随便闯入市空,是怎么回事?我经过仑尼塔,见日机耀武扬威轮番猛炸海湾上的舰只和商船,我们躲在西班牙王城墙下,见不到一架美国飞机。"
  蔡杰匆匆来到,说他刚从军方的洗衣厂来,洗衣厂就在美军机场附近,日机集中轰炸机场,他只看到两架灰色美机低飞逃出机场,其他美机恐怕全完蛋了。
  "这显然是跟珍珠港一样的偷袭。美日和平谈判把人的脑袋搞昏了。"
  "听听东京广播怎么说。"老许道。
  "已经交代我女儿收听了。"霍斯特·李道。
  许庚目光专注地沉思,忽然拔出烟斗,神色急躁地站起说道:"尽管情况一时不明,这次日寇是大动作,谈判纯粹是掩人耳目,空袭马尼拉,说明战争到了菲律宾,我们劳联得做出种种准备。"
  一个工人匆匆跑来告诉说,他刚接到北吕宋彭加丝兰省店教会电话:今黎明日本飞机猛炸北吕宋克拉克大机场,美机全部来不及起飞。
  这时电铃猛响,林雄走过去拿起听筒,大声同对方通话,使得厅上的人都静下来。
  "甲必地餐馆工会?你是谁,我是,什么?喔,炸得极严重……击沉美舰多艘……鱼雷仓库?什么,什么,呀,什么,登陆?不知道,对的,对的……噢,正在谈哩……"
  林雄放下电话说美国海军甲必地基地受到严重袭击,菲人传说日军已登陆。使听到的人感到气氛骤然变得紧张起来。这时,上空又响起扎扎机声,警报在短促哀鸣,空袭再次到来,附近的炸弹声又响了。劳联会没有防空设备,大家只好睁着眼静坐,感到战争已来到门前了,珍珠港的大事件已被置于脑后,每个人心里都盘旋一个同样的问题:现在应该做些什么?
  许庚脸色阴郁,仍习惯地右手握住烟斗,左手平放在桌上,先用两只指头"啄"了两下,说道:"日本人显然是先对付美国的海空军,借美军的麻痹,来个全面突然袭击,看来,很快会登陆。"他收回手,捏紧拳头,声音果断地说:"现在人心惶惶,坏人可能乘机下手,我们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护侨工作,赶快把工人、店员、学生组织起来,编成分区的护侨队,安定人心,宣传侨胞团结互助,坚定抗日信心,协助菲政府做好华侨区的治安防护工作,这是当前侨胞最感关切的事。"他紧绷着脸:"昨天,我们刚在法庭第三次开庭。嘿嘿,真是打到炸弹响了还没完啊!"
  "那班不顾死活的摩擦专家,"郭江气冲冲骂道:"这会儿总该歇手了吧!"
  许庚摆摆手,表示话未讲完:"呼吁他们摒弃前嫌,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放弃摩擦,团结对敌。"接着提出劳联和各兄弟抗日社团需要发份联合紧急宣言,表明对时局的态度和主张,一再说要立刻着手组织护侨工作队。
  "要根据祖国抗日救国十大纲领,起草一个公约,附在这份联合宣言之后。"霍斯特·李道。
  这个建议大伙一致赞同,有人提出联合宣言要强调中菲共同抗日,并肩战斗。日寇已打到华侨居住国来了,并肩奋斗,义不容辞。
  也有人大声嚷道,菲律宾是个群岛之国,日军随处都可登陆。我们要有打游击战的准备。仔细一看,说这话的人正是蔡杰。店救会头头王汉华、郭江马上支持。
  中华厅上还就组织"战地服务团""抗日义勇队""救护队"等具体问题进行讨论,并于会后分头向所属三十多个行业工会动员、布置。
  珍珠港事件发生的第三天上午,李丽妲冒着空袭危险,辗转来到傅里奥住处兼工作室。她穿件翠绿色连衣裙,没有戴帽,头发有点蓬松,匆匆拍了门。
  "哟!你来了!"陈依华一见到就嚷道,把手搭到姑娘肩上。
  姑娘朝里望望:"他们都在吗?"陈暂不答她,忙问外面乱不乱,姑娘说还好。劳联和各社团的护侨队开始在侨区宣传巡逻了,但有些学校已停课了。她把一件颇沉的邮包放在茶几上,用手巾抹抹挂在鼻子上的汗珠,双手拉直裙子,坐在藤椅上,靠拢两膝,神态平定,看来她并没被突然发生的战争吓慌,仍然还是那副文静姣好的模样儿,但战争的信息却使她平静的脸庞显出几分严肃神色。
  "你知道我正担心这批宣传品寄不出去呢。"陈依华递给她一玻璃杯冰冻水。
  "不行了,邮路已经断绝……"
  正说话时楼梯响了,在紧张编写《建国报》增刊的三个男人下到厅里。"把珍珠港的具体消息带来了吗?"傅里奥下到楼梯一半就劈头问道。
  姑娘点点头,有些焦急道:"香港的邮电已经停止!我刚从邮政总局取邮包,邮差说香港可能发生了战争。"说后指指搁在茶几上的邮件,"这恐怕是最后一批了。"
  "有我的信件吗?"刘一鸣忙走去翻找。这时傅里奥和梁里皱皱眉头,阴郁地交换了一下眼色,感到情况有了更严重的发展。
  马尼拉与香港联系被切断,这就等于与祖国内地的一切联系都中断,今后宣传的事就要孤军作战了,两人立时想到这情况将带来一系列严重困难。
  刘一鸣没发现有自己的邮件,颇为丧气,又听说香港已发生战争,像当胸受了一拳,心情沉重,显得十分焦急,一言不发。他在想着香港工作的年轻妻子肯定陷入战火中了,她能安全吗?会幸免于难吗?在珍珠港事件之前,他也跟一些人认为日寇不会冒险南进,来与美英打仗,只因为上半年自己在欧洲战场上希特勒是西进抑东进问题上,有过近乎刚愎自用的主观武断教训,只好口头不说而已。
  "啊,要是早一点让她来就好了。现在,现在一切都完了,战争改变了一切,无疑会改变一切……"他懊丧地在内心里自语,一再喟然叹息。
  "邮政总局还宣布一律停止接收寄往外国的邮件。"丽妲道。
  "哟,形势恶化得这么快?"陈依华一怔,难道连美洲、澳洲也不行了?
  梁里和傅里奥忙于看译电,知道了罗斯福已经对日宣战,太平洋上的战争在全面进行,日寇似已登陆马来亚北部,有消息说日本空军击沉了英国航空母舰"威尔士王子"号和其他几艘重型战舰,残余海军向印度洋西部逃去,眼见那一带的海域成了真空,美、英、荷三国在太平洋上的制海制空权有全部落到日军手里的危险。傅里奥拿起新取来的香港邮件看着,邮戳标明是十二月四日发出的,我的天,这是珍珠港事件几天前发出的,可能是最后一批了,他转身对陈依华、丽妲道:
  "尽快把这批来自香港的抗日宣传品改为增发菲律宾各地吧,看来不可能寄往其他各大洲了。"又问:"珍珠港有什么具体消息?"
  "美国来的官方消息不具体,有点含糊其辞。爸爸叫我收听东京英语广播。"丽妲拿出一份记录稿:"日皇军大肆宣传美舰队被全歼,东京庆祝伟大胜利。但具体战况听不到,大概出于作战需要,一时还不公布。后来东京大本营宣布全歼珍珠港美舰队,击沉美方战列舰六艘,重巡洋舰一艘,油舰二般,炸毁和炸伤战列舰二艘,重巡洋舰一艘,乙级巡洋舰六艘,驱逐舰三艘,辅助舰三艘,摧毁陆上基地,炸毁敌机三百架……"
  美国舰队似乎处于无戒备状态,又在美海军士兵刚过了狂欢作乐的礼拜六晚后,处于凌晨酣睡状态之中,受到这种野蛮的偷袭,损失肯定很严重。美官方没有宣布具体战况,也可以证明。
  梁里眨眨眼,心里想前天清晨起对菲律宾的空袭,大概也是在美军毫无戒备的情况下偷袭的,也不见美机腾空迎战,连警报也不响,难道美机全被炸光了?
  "马尼拉广播只字不提,美国飞机到哪里去呢?"丽妲道,也感到这是暗示菲岛形势的严重性。
  "真是呀,我的天,日美谈判遮住多少人耳目!"梁里骂道。
  "看来战争是同一时间爆发的。这说明东京大本营早有全盘部署。"傅里奥道。
  丽妲点点头,"我还听了伦敦广播:马来亚也似乎是同日受到空袭的;有消息说日本陆军也似在同一天从广九铁路侵入九龙半岛,空袭香港也是同时进行。"
  事情已经很明白:侵略者突然发动的战争是从东太平洋、中太平洋和西南太平洋同时展开的。看来形势的变化会急转直下。问题又回到与香港联系中断上来,傅里奥站起对丽妲道:
  "你且待一会儿,替我带封信给你爸爸。"说后匆匆上楼去。
  "增刊的稿准备好了?我顺道带回印刷厂去。"
  "好,还差一点点。"梁里道,也上了楼。他们在这期增刊上发表了爱国侨团的联合宣言,重刊了"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号召侨胞镇定、团结,应付时局,并摘登了《论持久战》语段,鼓励、增强华侨信心。
  "社论还差一点没写完,待厂里晚上再来取吧!"傅里奥踏下楼梯几级俯身对丽妲道:
  "你就在这里吃晚饭不好吗?"陈依华道。
  "不,奶奶挂心呢。"丽妲道,想了想,"不是要我把书刊改发本地吗?我拿回家里做。"说后她径直上楼取了增刊稿,社論则留下,就跑下楼来,用达加洛话对义弟披罗嘱咐道:"这些日子你要小心照顾他们。食物、大米多买一些,多做准备。"
  "OK!"披罗应诺一声,把她送出门。
  陈依华捧上大包小册子叫披罗拿着放到马车上。临行,陈依华一把抓住她的胳膊,低沉地说道:"姑娘,今后只怕这份工作做不久了。刚才我听了那些话,心里想,咱们的抗日宣传工作,很快要全面转入战时了。"说时情绪激动。
  丽妲点点头,沉思一会,用低沉而坚定的声音说:"如果马尼拉守不住,我跟爸爸和你们到农村去……"
 
杜埃里奥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幻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