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浦风的诗诗歌


  茫茫夜
  ——农村前奏曲
  一
  半夜里,黑幕挂在山峭,   月隐了,繁星也失掉。   天空,天空里漆黑的云团在滚动,   那狂风,狂风在人间骚扰!   沙……沙……沙……   号……号……号……   半夜里,沉重的黑幕遮住全村,   不分明,纵是溪流通过了村心。   显出一边是毗邻着的黑的屋脊,   一边是广闊的田野,阡陌层层的。   断断续续的水声好似锣音,   那狂风,狂风里更夹杂着   稀疏的,稀疏的吠声。   沙,沙沙沙……   汪,汪汪……   号,号号号……   二
  沙……沙……沙,号号号!   汪……汪……汪,号号号!   母亲,母亲在风声中惊醒,   向着黑暗,她,她睁着大眼睛;   倾着耳朵,谛听,谛听!   耳朵里,耳朵里旋转着种种声音!   沙,沙,沙……号,号,号……   汪,汪,汪……号,号,号……   拾起破烂的被,   她遮住了身边的乖儿,   小孩哇的一声惊醒了——   "妈,妈……是什么?   暗,暗……什么都看不见;   妈,妈……我怕!"   "睡吧,宝宝!   快亮了,   不要怕!"   沙,沙,沙,号号号,   汪,汪,汪,号号号!   黑暗,大风,狗吠……   母亲想起了青,   想起她心爱的失踪儿子。   用着慈爱的心,   母亲一边轻拍着身旁的宝宝,   一边低诉着——   "青,儿子,你回来吧,   家里虽然苦,   有我们的双手,总不缺你吃的米,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远离乡里?   是他——那兕恶的兴,   他拿钱放利得罪了你?   是他——那多田的荣,   他抽收租谷触怒了你?   是他——由南洋回来的英,   他有钱买势恼恨了你?   …………   青,儿子,   他们会跟祖宗,风水强,   怪不得他们!怪不得他们!   ——何苦和他们作对,青!   有钱有势哪个不怕?   有钱有势哪个不把你恭敬?   归来吧,青!   你没有对他们做什么,   纵是有,看你上代的面上,   他们也会饶赦你的。   在家里,你可以安心做工帮帮家:   你只要安心的做,   菩萨照顾我们,一天三餐哪用怕?。   青嫂子也大了,   青,你该当归来呵!   上年,你突的丢弃了家,   你没有告诉我,   对她也没有提及半句话,   她急得暗地里流泪,   她说前世没修今世惩罚她。   据说你和几位同乡跟了穷人军,   你们由此地跑到那地,   又由那城跑到他城;   慢说我家没风水,就是做官,   青,你就不要她   也不要白发的母亲?   …………   唉!黑暗,狗吠,风号……   青,儿子,我想起了你!   …………"   沙,沙,沙,号号号!   汪,汪,汪,号号号!   三
  沙,沙,沙,   号,号,号,   隐隐约约的,风在唱着答歌:   "母亲,母亲,母亲,   再不能屈服此生!   我们有的是力,有的是热血,   我们有的是万众一心的团结;   我们将用我们的手   建造一切,建造一切!   为什么我们劳苦了整日整年   要饱受饥寒,凌辱,打骂?   为什么他们整年饱吃寻乐,   我们却要永远屈服他?   为什么天灾人祸年年报?   为什么苛捐杂税没停过?   为什么家家使用外国货?   为什么乞丐土匪这么多?   为什么?……   为什么?……   农田里我们使用犁耙,   工厂里我们转动机车,   木匠,泥水……我们一群   谁说不是有力的创造者?   靠着我们的手,   什么也能够进行;   母亲,母亲,不要惊!   为着我们大众我离开了家,   为着我们的工作离开了你和她!   母亲,母亲,别牵挂!"   号号号,沙沙沙!   号号号,沙沙沙!   四
  是山崩,   你声冲云霄?   是虎吼,   你把大地动摇?   是——   你——   ——沙沙沙,号号号,   哦哦,原来是暗夜风声!   是大兵,   你踏过荒茔?   是乱军,   你在屠戮乡民?   是——   你——   ——沙沙沙,号号号。   哦哦,原来是暗夜风声!   五
  轰隆!轰隆!轰隆!   雷鸣!雷鸣!雷鸣!   沙沙沙,沙沙沙……   风雷声中   夹杂着一阵一阵的急雨音!   黑暗!黑暗!黑暗!   雷鸣!雷鸣!雷鸣!   闪电在空中突击,   黑暗中诞生光明!   黑暗!黑暗!黑暗!   雷鸣!雷鸣!雷鸣!   风雨声中   夹杂着晓鸡啼音!   1933年6月12日写完   地心的火   火,火,血红的地心的火,   层层的地壳把它压住了。   但总有一天,   总有一天呵,   它会把这些一齐冲破!   夜深——人静,   星星——闪明。   没有月亮,只有習习的初夏的风,   没有鸟鸣,唯有淙淙的流水声音。   船夫们已在梦中,都在梦中,   蓬船上微露几点灯光朦胧。   虫儿们精神独展,精神独展,   尽管歌唱着——   歌唱光明殒灭,   曲咏黑夜弥漫。   但那山麓,那崎岖的河岸上,   有二条朦胧的黑影在移动,   移动,不住的向目的地进展。   踏踏的脚步声,   惊动了路旁的宿鸟——   鼓着两翼向黑暗里消亡。   频频的对语,   间着那有节奏的   所携物件的磨擦声,   也曾吓住了虫鸟——   暂时停止了它们的呻吟。   "明天,明天几点?"   "晚上六点——   他们在世间最后的时辰。"   "什么都准备好了吗?   你说……"   "不错,单候我们所携的东西,   只期待那预定的时辰。   他们,他们只是饭桶,   我们怎不旗开得胜!"   "…………"   "…………"   "起来!……奴隶,……   ……打它个落花流水,   奴隶们,起来!起来!……"   黑暗网不住这悲壮的声音,   地面上不住地移动的   是那二条黑影。   ——树枝被风吹动得号号作响,   河滩上的急流的水沙沙地唱吟;   石子时在他们的脚下滚动,   但这些,这些只有增强他们的雄心。   白雾依傍黑夜占据着大地,   野兽也借黑暗在地面横行。   但遍地,遍地都隐伏着暴风雨,   光明,光明已在黑暗中苏醒!   看!那闪闪的星星,   伴着那在黑暗中移动的二条人影。   是二个年轻轻的战士在兼赶路程,   他们,他们满怀都是血红的火,   他们要在黯黑的荒原中   点起足以燎原的火星;   他们,他们正待宣布黑暗的死刑,   正待完成他们的使命!   火,火,血红的地心的火,   层层的地壳   终究不能把它长久压倒。   这正是时候呵,   它将会把这些一齐冲破!   1932年
 
浦风雷鸣沙沙沙层层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安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