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幽人清事总在自适


  七月的一天,我买了两盆花:非洲茉莉。回来被人笑——已经过了非洲茉莉的花期,此刻买来,需要看它们一年的绿意,并不会有花开。甚至,养不好,中途有枝叶凋零的危险,空余一盆泥土,半把柴火。我不觉得有什么,因为等待的过程岂不也很好?我潜心地浇花施肥,投入了感情,这样的花,开得才讨喜,人与花相对,才不觉得陌生。
  下午五点,一个朋友打电话约我吃饭,说,这时候打电话你别烦,没有提前约你。我说,本来很高兴的一件事,你现在这样说,我反倒烦了。因为,真正的朋友,吃饭何须邀约?你有空,我得闲,撞上了,吃个满怀,酒足饭饱,快意而去,这多好。需要约的都不是真朋友,约得晚了,又不去的,连个普通朋友甚至也算不上,少来往为妥。
  很多人从期望的原点出发,向着彼岸走,走着走着就偏离了生命的航道,忘了自己当初想要的是什么。守初,是一个清格很高的词,需要时刻不忘反刍内心的那个原始欲望。
  有个词叫"恰好"。下雨天,刚好有一方屋檐;去一座城市,愁着吃什么,刚好遇到了一家火锅店;下班回家,楼下刚好有一个停车位;想要一个安静的周末,隔壁家孩子偏巧不闹,楼顶上也没有装修打钻声……
  自洽最难,有时候,自洽即他洽,不轻易地打扰别人的生活,不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别人,不过分要求别人按照自己的生活轨迹来走路。把欲望减一些,把风度加一些;把奢侈减一些,把平淡增一些。素淡至簡,清清爽爽,让生活多一些"零添加"的片段,并逐渐延展这个片段的长度,如此大好。
  我喜欢《菜根谭》中的一句话:"幽人清事,总在自适,故酒以不劝为欢,棋以不争为胜,笛以无腔为适,琴以无弦为高,会以不期约为真率,客以不迎送为坦夷……"是的,在这个世上,自适最难,人与人、人与事相看两不厌,处得舒服就难上加难,如果遇上了,就切莫要错过了,更别挑三拣四。
  因为,和自适相比,一切的条件都是"作"。■
  摘自《思维与智慧·上半月》2020年10期 尹元钧/图
 
李丹崖茉莉非洲生活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寄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