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茶客留言


  移"山"填"海"何以难于上青天?
  刘曰建(北京丰台)
  《七八个领导还不够?》(《杂文月刊》2021年3月下文摘版)既是惊人语,也属老生常谈。7天开37个会,纵让"浪里白条"来,也难逃"会海"灭顶之灾。不能把所有会都称"会海",必要的会还是要开,成灾是会议异化。应追究"会海"成因,上级机关人浮于事,昭示自己的存在就开会、发文件。下级不敢像钱锺书对"招邀不三不四之闲人,谈讲不痛不痒之废话,花费不明不白之冤钱,浪费不该浪费的时间"那样"概置不理",只能苦苦挣扎,增加官员职数。领导开会必有"重要讲话",讲话要层层转发,层层加文字表态,雪球滚成俄罗斯套娃,日积月累堆成"文山"。
  科技进步又助"文山"愈演愈烈。笔者曾在某银行县支行工作,清理档案时见到建国初期的文件,就说接总行某某号文,着你行做某事,三几行字,毛笔书写。后来刻蜡版油印,字数多起来,再由四通打字机到电脑输入,文件前后的套话空话废话被称穿靴戴帽"应运而生",更有甚者,借助互联网把别处的总结拿来应付差事(有的连地名都不改),劳民伤财费工夫。天天高喊"放管服"改革,却不顾基层人少事多的现状,"会海"泛滥,"文山"高企,再多些领导也忙不过来啊!文山会海误国伤民,必须下狠劲移"山"填"海"。
  苏联诗人马雅可夫斯基的《开会迷》,受到列宁称赞,比中国还邪乎:"一天要赶二十个会。不得已,才把身子劈开!"他希望:"能再召开一次会,来讨论根绝一切会议,那该多好。"再召开一次会,很有必要。
  读《我要看看,谁敢把"鸟"写成"乌"!》有感
  常永瑞(陕西延安)
  读了《杂文月刊》2021年3月下文摘版的《我要看看,谁敢把"鸟"写成"乌"!》一文,对于作者李新玲女士坚决反对给孩子使用"神奇作业灯",我有不同的看法。我觉得对于那些学习成绩下降明显、生性好动或注意力经常不集中的孩子,在做家庭作业、线上学习时有必要对他们的言行举止进行全程监控,这不仅能保证他们学習任务的完成,也能保证他们的学习质量,更能通过这个电子产品纠正一些孩子的不良行为或习惯。当然,不能全天候监控他们,在他们学习任务完成后,就不能再监控,要给他们自由活动的时间和空间。
  不过,对于性格文静且爱学习的孩子就没有必要这样做。我想大部分购买"神奇作业灯"的家长,多是家里孩子有自控能力差或者学习成绩下降明显的情形,个别家长是不能在家陪孩子的外出务工者。
  我是一名农村小学老师,我校又位于城乡接合带,每年都有部分优秀学生转往县城,几年下来,能留下的优秀生真的是凤毛麟角,一句话就是班级整体水平不是逐步上升,而是年年下滑,老师们原有的工作热情也在这个环境中逐渐丧失殆尽,造成部分班级学生的纪律、卫生、养成教育较差。就是这个现状,要想改变就要开展家校定时交流互动,平时做到密切配合,有必要的可以购买"神奇作业灯"进家监控,通过我们师生家校的共同努力,经过3至5年的艰苦奋斗,我想一定能从根本上改变校风校貌,争取赶上陕西省延安市安塞区"招安中学"。招安中学原是一所偏远乡镇初级中学,现在却是延安市重点初级中学之一,这所初级中学每年都有本县区和邻县农村慕名转来的学生。2020年秋季,该校初三共有学生近800人,对于一个只有10000余人口的乡镇,那是很不容易做到的。
  "双探头"下
  曹勇(安徽淮南)
  《杂文月刊》2021年3月下文摘版,李新玲的《我要看看,谁敢把"鸟"写成"乌"!》,两个监控摄像头组合在一起,外形做成台灯模样,一个监控孩子的笔头,一个监控孩子的表情,如果孩子把"鸟"写成"乌",立刻就会被已连线手机的家长发现,这就是所谓"作业灯"。监控孩子学习过程中的一举一动甚至微表情,不给孩子一点容错空间,无形中也就限制了孩子原生态固有的想象力。"作业灯"是把双刃剑。
  限制孩子的想象力,孩子的思维认知就被"标准"框住了,在教育孩子方面,家长与老师是又一对"双探头",都会"爱你没商量",为的是让孩子能上好大学。死记硬背、按部就班是想象力的天敌,但考试却能得高分。只要分数还是检验成绩的唯一标准,高考还是唯分数论,允许孩子存在想象力就是一句空话。
  "作业灯"安在孩子的书桌上是把双刃剑,要是安在政府"信访局"的办公桌上,与市长手机连线则可以别有洞天,形成名副其实的"市长热线"。全国人民都知道那个12345市长热线,接电话的根本不是市长而是"二传手"接线员。
  钱不能花得不明
  不白
  苗志学(陕西佳县)
  读李一陵的文章《"尬厕"不能建得不明不白》(《杂文月刊》2021年3月下文摘版),文章说:"由于设计缺陷大,工程质量差,后续保障弱,5年来,(沈阳市)政府投入过亿元改建的8万余个厕所弃用超过5万个。"
  为什么弃用?"一开始就把它当作糊弄工程来对待,压根儿就没考虑过老百姓能不能用的问题。"其实,糊弄的背后是腐败。"农村厕改政府补贴标准为每座室内厕所为4500元,室外厕所为3500元,但不少村民反映,村里通知室内厕所补贴仅为1500元,且这钱也有人没领到。"这些补贴资金到了何处?一本糊涂账。是不是应该调查清楚这些钱到了
 
月刊文摘杂文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夜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