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话说见面礼


  本文中说的"礼",并非"礼品",乃是指"礼貌"和"礼仪"。
  先说一个小故事。1957年,主演电影《勇士的奇遇》和《红与黑》的著名法国明星钱拉·菲利普来访上海,轰动了喜爱这位帅哥的影迷们!一天,当他和为其饰演"芳芳"配音的韩非在饭店吃饭时,一个姑娘认出了他。她激动地睁大着眼,可又不好意思过来说话,只能是带着羞涩冲他直笑。钱拉·菲利普也注意到了这位姑娘。韩非说:"上海的观众都认识你,看过你的电影。那女孩不过来和你说话,是因为我们中国人感情比较含蓄,不像外国人会跑过来请你签名拥抱。"钱拉·菲利普说:"你们中国人很严肃,可是肚子里充满热情,像一个热水瓶,外面冷冰冰的,瓶子里却是滚热的,有时一个热气会把瓶盖子冲出来!"
  多年后的今天,无论是同窗多年的发小,还是童年一块儿顶橄榄核、跳橡皮筋长大的老弄堂老邻居,抑或同一军营里一起成长的老战友,相聚见面时,几年未见的小别也好,数十年阔别的重逢也罢,虽还不会像外国人一样贴脸亲吻,但热情握手拥抱,也已经不是新鲜事了。
  笔者是教师,上世纪60年代踏上讲台,退休后又被返聘干了11年。不敢说学生桃李满天下,说有成千上万也并不夸张。近些年来,师生的大小聚会很是频繁(去年三月原本有一个海内外师生大聚会,因疫情取消了)。"孩子们"都到了退休年龄,拥上前来,有的自报家门,有的让我猜他的名字。更有女生和男生一样和我热情地握手拥抱,挎着我的手臂连叫同伴为我们合影留念。
  多年前,一次和戏迷妻子去逸夫舞臺观看越剧青年折子戏专场演出。落座后,意外发现坐在我前排的是院长钱恵丽。我和妻子说,这机会太难得了!说罢就弯腰凑上前轻声说道:"钱老师您好!能不能给我签个名?"同时递上说明书和笔。她转过头来微微笑了,伸手接了过去。我高兴地连声道谢,并说,能否请其他老师也一起签一下。没想到这"得寸进尺"的要求也实现了!一旁的顶尖名角章瑞虹、张咏梅、单仰萍和华怡青都一一传递签上了大名,令我欣喜万分。
  同样是请名家签名,我见到过让人遗憾的另一幕。一次在展览会上,有个观众看到了一个"名家",热情地递上笔请他签名。不料那位冷冷地转身便走,还回头很不客气地甩了一句拒绝的话。我马上转眼再看那位"粉丝",那张期待的笑脸顿时被对方的冷漠冻僵,定格在"尴尬"的一瞬间……
  上世纪70年代末,因上海电影厂拍电影要小演员,请我带些学生去面试。拍摄《咱们的牛百岁》的赵导大步走来,爽朗热情地伸出了手:"——赵焕章!"那有力的握手和亲切的笑容,至今印象深刻!
  80年代起,我的漫画作品因经常在新民晚报上刊登,美摄部老编辑周月泉先生约我去九江路报社见面。作者第一次拜访崇敬已久然从未谋面的编辑,那激动与紧张是可想而知的。当我迈出电梯,周老师已在电梯口迎候,很客气地伸手自我介绍:"我是周月泉。"喔,那手温暖极了!
  见面,无论是初次还是熟识,都要讲究礼貌礼节。熟识的握手拥抱,疫情期间也可与初见的那样,打个招呼,微笑点头摆手,作揖哈腰鞠躬,有多种选择的方法。中华礼仪千年,见面"礼"是应该传承的,至少,不要吝啬一个礼貌的微笑。■
  摘自《新民晚报》2021年5月9日    陈定远/图
 
董阳光韩非新民晚报菲利普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半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