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也说喝面汤


  从2020年11月17日《今晚报》副刊读到刘成章先生的新作,它从长篇小说《创业史》主人公梁生宝外出买稻种,为了给新成立的合作社省钱,只吃家里带的干粮,又喝了"一碗不要钱的面汤"这一细节,回溯它的出处:清朝乾隆年间,佳州人逃荒到了包头,常讨一碗面汤充饥,有的饭馆只图赚钱,常常加以拒绝。佳州人气愤地质问:"你们准备倒的面汤,怎么还不让我们喝?"对方生硬怼道:"你们舍不得掏钱买一碗面,我们的面汤当然不给你们喝!"有一个常年在包头做生意的佳州人,名叫钞启达,年轻气盛,把卖面的打了一顿。事情闹到县衙后,县官当庭宣判:"以后凡是倒面汤,需朝街连喊三声,如若无人应,方可倒掉。"消息传开,人们都拍手称快。
  这一碗免费面汤所折射的社会意识,实在丰富而有趣。由此联想到三十多年前的旧金山,一个中国人在贫民窟和闹市交界处开小饭馆,旁边是一家住着许多靠社会救济为生者的客栈。冬天,一个寒风刺骨的夜晚,餐馆打烊,老板要回家,在门口被一位中年人截住。他穿大衣,外貌并不邋遢,神情严肃,眉老拧着,他向中国老板提问:"你们怎样处理剩饭剩菜?"老板不假思索,说:"客人吃过的,还能卖出吗?当然倒进垃圾桶。""我不介意,能不能送给我?每天晚上过来拿。"他指指隔壁。老板认得他。他是客栈的长期住户,身强力壮,却没找工作,天天把手插在大衣口袋,庄严地游走,爱对人发愤世的议论。老板迟疑,本来剩饭剩菜属于"厨余",送给他不是问题——但是若传开来,餐馆被视为"送免费食物"的慈善机构,客栈数十名住客闻讯涌来,在门外吼叫:"为什么不给我们?"怎么对付?处理不好,本小利微的小店迟早被愤怒的向隅群体砸掉。于是,老板果断地说,抱歉,不行。大叔气得哇哇叫:"好!看我饿成这样,见死不救的是你,有你好看的!"他狠狠地甩一下大衣下摆,走了。事后好几天,老板不敢大意,下工以后让家人来接,生怕无端挨砖头或拳头。
  站在中间立场看免费食物的处理,若侧重于平等,自然以送出为宜。但是,若把"发展"置于优先,便有了顾虑:大多數人都只喝面汤,不花钱吃面条,饭馆没面可下,"汤"将安出?鸡没了,哪里有蛋?所以,这样看来,县官的宣判,算是二者相权取其轻。
  "怎么处理剩余食物"这问题,即使由高级餐馆的经理回答也不容易。比如,客户A订一个50人的自助餐宴会,按人头算,每人100元。各样冷、热食物送上,食客各自拿喜欢的,都吃得饱饱的。宴会结束,A指着食物台问:"吃剩的,你们怎么处理?"经理想了三个答案:一、扔掉。不然会引起客人怀疑:原来你们给下一拨客人吃二手货,那么我们吃的会不会也是别人的二手货?二、让自家员工吃。这样做,也会让人产生贵店打工者被迫吃残羹剩饭的印象,但有些人会觉得比较人性化。三、头厨会作出妥善处理。实际情况即是如此,头厨以专业眼光检查,再便宜行事,或扔或自家吃或送回仓库——原因是:大凡自助餐,所准备的食物必多于吃掉的,因食客的口味有别。
  倘若经理为了不让A起疑心,跟他说要"扔掉",那么,A若为人小气,要求把剩余饭菜打包带走,理由是:所有食物归我。这么一来,餐馆可能做了亏本生意。■
  摘自《今晚报》2021年5月10日
 
刘荒田面汤饭馆客栈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傲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