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面具叁


  东西植松柏,左右种梧桐。枝枝相覆盖,叶叶相交通。中有双飞鸟,自名为鸳鸯,仰头相向鸣,夜夜达五更。
  ——《孔雀东南飞》
  "面具戴的太久,就摘不下了,你确定要戴吗?"我问女孩。
  女孩点点头,表示默认。
  我拿起面具,铺在女孩的脸上,扯平了周围的褶皱,面具跟脸庞完美贴合。
  "先睡一会儿吧,睡醒就好了。"我告诉女孩,然后给女孩盖上被子,走出房间。
  面具有两种,一种是脸上的面具,一种是心上的面具,脸上的面具好揭,心上的面具难解。我做面具已不知道多久,其中大多是心上的面具,因为脸上面具代表着代替。
  ——面具店老板·佩玖
  我和水月第一次见到窦肖时,是在大学刚开始的全员大会上,窦肖作为新生代表上台发言。当窦肖上台时,我听见了一群女生发出花痴声,我和水月也被窦肖帅到了,不同的是,水月先说了出来,而我没有。我还记得水月当时跟我说:"明薇,你看那个帅哥,好帅啊!好想做他女朋友啊。"我当时以为她只是说着玩的,毕竟军训刚结束,水月的追求者都已经可以绕我们学校体育场一圈了,而水月看都不看他们。也很正常,那些歪瓜裂枣水月这种舞蹈生怎么会看得上。但追求者不断这件事却一直困扰着我,因为作为她从小到大的闺蜜的我来说,我追求者的数量与水月形成鲜明的对比——0。本以为大学选一个男生多的理工科会打破这个数字,但事实证明确实有点想太多。
  大会刚结束,水月就拉着我朝着窦肖的方向走。其实我是拒绝这种事情的,但是水月答应我她会教我化最近特别流行的那个妆,我只好答应。
  "窦肖同学你好,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水月,水是镜花水月的水,月是镜花水月的月。"相比于我的沉默,水月要直接的多,毕竟她也有直接的资本。
  窦肖并没有显得很惊讶,似乎已经预见水月会找她一样,微笑地看着水月说:"水月同学你好,请问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即使见到水月这么漂亮的女生,窦肖也没有像别的男生那样乱瞟。果然,水月没看错人。
  "没有什么事情,就是我手机不知道丢哪了,想借你的手机打个电话。"水月这话说完都不带脸红的,倒是窦肖周围的人开始起哄。
  窦肖似乎并没有想到水月要联系方式会这么明显,笑了笑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递给水月。水月按了自己的手机号然后打过去,丝毫不想一会手机在她口袋里响起来应该怎么办。但手机铃声并没有想起,水月装模作样的听了一会电话,然后把手机递给窦肖。
  "怎么?打不通?"窦肖一脸微笑地看着水月。
  "没有,大概是手机调成了静音,没听到吧。"水月回答。哦,对了,我怎么把手机调静音这事情给忘了。
  "那水月同学还有别的事情吗?"窦肖接着问。
  "没有了,谢谢窦肖同学的帮忙,我们下次再见。"水月说完就拉着我头也不回的往寝室走。
  "恋爱中的人智商基本为0。"这句话有时候也不对,回到寝室以后,水月就让我帮她找窦肖所有的社交账号。这件事并没有花太长时间,水月在把窦肖所有的社交账号都关注了以后,就自己一个人趴在床上开始翻窦肖以前的动态。趁水月翻窦肖动态的时候,我也把窦骁的动态大概浏览一遍。窦肖的社交账号虽然多,但动态却很少,更多是一些积极向上的内容,在这个丧气漫天的虚拟世界里,看窦肖的动态就好比看他人一样,给人一种阳光的感觉。
  在接下来的日子,水月的日常状态基本就是吃饭、睡觉、看窦肖是不是更新了动态、抱着手机跟窦肖各种互动还经常呵呵傻笑。而且水月也经常会把他们俩的聊天给我看,经常问我:"明薇,你说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啊。"我经常对她报以白眼,"这句话什么隐藏意思没有。就是字面意思!"确实,窦肖跟水月的聊天,就像普通网友之间的聊天差不多。反观水月的聊天,真的就差直接了当的问"你什么时候做我男朋友"这句话了。从生日到血型再到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甚至连衣服鞋子穿多大码都问了。看他们俩的聊天,我有那么一丝嫉妒。
  水月和窦肖升级,是学校办元旦晚会。那时候水月已经成为我们年级公认的女神,追求者已经可以绕体育场两圈了。但水月喜欢窦肖这件事情,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在窦肖上课的教室,经常能看到水月。当然,还有被强拉来的我。但我也很感谢水月,因为这样我也能正大光明的看窦肖,虽然我知道他并不会在意我。水月作为舞蹈特长生,遇到学校晚会肯定要有出场的。当窦肖已学生会主席的身份找水月谈这件事情的时候,水月没等窦肖说完,就连点着头说:"可以,没问题。"
  从那天晚上开始,水月就开始舞蹈排练,作为闺蜜的我,自然也要在舞蹈室陪着她。每当晚休开始半个小时以前,窦肖都会准时的出现在舞蹈室,手里还提着热饮。窦肖曾私聊问我水月喜欢什么味道的饮料,我告诉他是哈密瓜味。其实这是我最喜欢的味道,也是水月最讨厌的味道。每次我看着水月强忍着喝完那一大杯热饮然后对窦肖说好喝的时候,我心里总是会泛起一阵愧疚和一丝窃喜。
  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有一天水月在彩排的时候,突然把脚扭了。那是我第一次见窦肖着急的样子。窦肖一听是水月扭脚了,扒开围观的人群抱起水月就往医务室跑。前一秒还疼的快哭了的水月,也被窦肖这一动作惊到了,下一秒就很配合的被窦肖抱了起来,还不忘向我比胜利的手势。看着窦肖抱着水月去医务室的背影,我那一刻多希望扭脚的是自己。
  我也没停留太久,等观望的人都散了,我也拿着水月的外套往医务室赶去。刚进医务室的们就听见水月和窦肖两个人争吵声。
  "我说不要你跳了就不要跳了,你脚已经扭了,医生说了,你至少半个月不能做剧烈的运动。"窦肖磁性的声音提高了分贝还是那么性感。
  "可明明是你找我的啊,让我去跳舞帮你凑一个节目的。"水月解释道。
  "节目我会再想办法,但是你不能再跳了。"窦肖的语气十分坚定。
  "不嘛,我就要跳,我喜欢你,我就是想帮你我能帮到的事情。"水月已经开始带点哭腔了。
  表白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窦肖似乎并没有想到水月会这么直接的表白,沉默了一会,问道:"是不是我答应你,你就不会跳了?"
  水月听了,连忙点头。
  "好,我答应你。还跳不跳了?"窦肖接着问道。
  水月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我最不期望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那一刻真的感觉世界灰暗,我深呼吸了一下,推开门。
  水月一看是我,立马让我快坐快坐,窦肖也点了点头,表示礼貌。我虽然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但还是装出一副不知道的样子。简单的问了问窦肖水月的情况,然后请他帮我把水月送回寝室,我借口要给水月买吃的,逃了出来,因为我知道,在那个有他们二人的屋子里,我会觉得呼吸困难。
  在水月养伤的那段日子里,窦肖和水月的亲密度指数般增长,校园中经常能看到窦肖背着水月上下课的身影,后面还跟着一个拎着包多余的我。窦肖也经常会给水月买各种零食,然后水月就以脚上有伤为由,让我下楼去取。每次窦肖都会说:"拜托把这些XX给小月,麻烦了。"我每次都会替水月高兴,也有一丝的嫉妒。
  在水月脚伤好了以后,我们三个人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一起,那是因为水月比较黏窦肖,而我是那个闲着没事干陪着的人。甚至有时候窦肖找不到水月人,都会打电话给我问我水月去哪了。语气还是那样,客套的像一个陌生人。
  如果不是水月的突然消失,我也想这种生活能够一直持续下去。水月那天突然就消失了,还有她所有的东西。她没有跟我说任何,我以为她会跟窦肖说原因,窦肖的电话证明,她并没有。我们两个人疯狂的给水月打电话,但是总是提示关机。我去问水月的辅导员,辅导员也说只是暂时长假,过一段时间会回来。看着窦肖坐在我身旁因为联系不到水月无助的样子,我很心疼。我第一次发现没有水月我们俩的距离也可以这么近,说实话,我是有一丝窃喜的,我多希望水月就这样消失,永远别回来,这样我或许就有机会对窦肖说出那句话。
  我登录水月的校园账号,因为以前她托我给她报过篮球选修课,目的是为了能见到窦肖。我看了看账号里有留家长的电话,就打了过去。
  再见到水月,已经是半个月以后了。这时候的水月,身上插满了不知名的管子,精神十分不好。我没有具体问是什么病,但是从水月爸爸妈妈的表情中可以看出,情况并不是很乐观。
  水月看到我来了,起初很惊讶,但是听我怎么找到她以后,竟然笑了起来。
  "明薇你永远都那么厉害。"水月气息有点弱。
  我点了点头,说:"那是,要不就凭你那脑子早就被学校那一堆破事搞糊涂了。"
  "明薇,答应我件事情好不好。"水月伸出手想要握我的手,我赶忙伸了过去。
  "帮我照顾好窦肖。"水月说出了请求。我一开始并不知道水月会这样说,就像你自己心里有一件事情只有自己知道,但是别人随口一提却正好说的是你心里的那件事,那种意外而又惶恐的感觉,很让人难受。
  "水月,你在说什么呢?"我假装疑问。
  "明薇,我们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我知道你也喜欢窦肖。"水月一说多话,就要停下来休息十来秒,而这十来秒对我来说,却是最折磨人的,因为我不相信水月要把这层窗户纸捅破。
  "其实我一开始也不相信这个事情,甚至还觉得很生气。但是我一想,窦肖多优秀啊,你明薇喜欢他有很正常。"水月接着说。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不相信水月是真的知道这件事,试探的问。
  "因为我们是闺蜜。"水月笑着看着我说。
  我怔在椅子上,竟然不知道这话应该怎么接。水月还是没有把我最后那一块遮羞布扯下来,虽然我知道她原本可以扯下来的。这时候护士进来换药,我借理由逃出病房,狼狈,我感觉自己很狼狈。
  水月妈妈一听我是水月同学,还是招待我吃饭,我怕太麻烦,答应在医院的食堂简单吃点就可以。
  吃饭的时候,水月妈妈接了个电话,然后就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我拿过手机看是水月爸爸的电话,就问发生了什么事情,水月爸爸在电话另一头低声的告诉我,水月走了。
  在参加玩水月的葬礼以后,我告别了水月爸爸妈妈,我怕他们看到跟水月同龄的我容易触景生情。可我又不想回学校,因为窦肖已经快把我手机打爆了。我走在街上,看着手机提升中那一堆未接电话,想起了水月跟我说的那些话。虽然我曾经很多次幻想水月能够消失,但真到这种情况我又希望这一切不是真的。
  我在街上走着,不想回酒店也不想干别的事情。看到有一家店的风格跟别的店格格不入,门匾上写着两个烫金大字——面具。冥冥之中有个声音在引导我进这家店,就这样,我推开了店门。
  后续
  我醒了以后,老板正坐在木椅上看书,用线订装的可以看出书的年份并不近。我照了照镜子,发现有那么一瞬间我好像在镜子的另一端看到了水月。告别了老板,我回酒店收拾了东西返回学校,在火车上我以水月的口气给窦肖发了条消息,告诉他我要回学校了。刚出出站口,我就看到了早已等候多时的窦肖。他二话没说,上来就抱着我转了几圈,引得路人纷纷看。我本想推开,但是我忘了我现在是水月。窦肖放下我,端起我的下巴吻在我的嘴唇,我才知道,被喜欢的人吻竟然这么幸福。水月,谢谢你。
 
连载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执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