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得奖之后


  仿佛天上掉馅饼一样,我的作品获奖了,而且是一等奖,而且还有整整5000元的奖金!
  消息不用我宣传,已经登在市里发行量达到10万份的早报上了。哪怕一张报纸平均只有一个人看,就有10万个人知道我获奖了!如果平均有2个人看,就有20万人知道我获奖了!更何况满大街那些阅报栏,每天都人头攒动,水泄不通啊。哎呀,我成了大名人了!
  此前,我虽然发表了数百篇文章,但从来没有与得奖沾过边,更别说还有蘸着口水数票子的好事了。这次天上掉下的馅饼竟然不偏不倚砸到我的头上,差点把我给砸晕了。
  还没等我捋出点头绪,单位的小沙忽然打来电话,他一开口便直奔主题:"恭喜老孙得了大奖!"我忙说:"谢谢谢谢!"小沙又说:"那篇文章我看了,写得太好了。我去宣传部办事时,亲自跟文艺科的老同学打了招呼,让他关照关照。"我一听,怪不得我能获奖,多亏了小沙帮忙啊。我赶紧接话道:"谢谢啦!改天一定请客!"
  刚放下电话,又接到一条短信,是报社一副主编发来的:"祝贺老兄获得大奖!当初我审稿时,一看就是好稿,直接上了头条,果然不出所料。"副主编一提醒,我一下想起来了。文章是在报纸上发表的,评奖的第一关就是报纸,最起码人家给你把稿子登出来了,要不然你就是太史公玩穿越,也是白搭啊。我赶忙回信:"多谢抬爱,改天一定登门面谢!"
  第二天早晨在小区散步,老远就有一人与我打招呼:"哈哈,祝贺获得大奖啊!"我一看,是作家高达尚。在我们这个城市里,他的名字如雷贯耳。无论哪个单位举办文学活动,都请他坐主席台;无论哪家报刊杂志搞评奖活动,他是当然的评委。我赶忙道:"多谢高老提携。您的一票顶十票啊。"高達尚哈哈一笑:"举手之劳,不足挂齿,不足挂齿!"我说:"改天一定请客!"
  过了一段时间,烫金的获奖证书颁发了,丰厚的钞票领来了。我掐指一算,帮我得奖的足足有七八个人,于是在市里最豪华的"好运气大酒店"摆了一桌,答谢朋友。我发表诚挚地讲话,对大家对我的照顾、对文章的青睐表示没齿不忘地感谢。朋友们异口同声地说:"应当的,应当的。"然后就是"今天天气哈哈哈"的连篇废话。席间,每一个人都主动给我敬酒,祝贺我得了大奖。把我喝得晕头转向。
  过了半年,我去外地开会,顺便去拜访一位著名作家。这位作家曾与我一起参加过省作协代表大会,住同一房间。当晚,作家特意寻得一个偏僻的小店,我俩推杯换盏,当一回酒肉朋友。作家端起酒杯,说:"来来,祝贺老兄最近发了笔横财。"他的话令我吃惊。忙问:"难道我得了个大奖你也知道了?"他哈哈一笑道:"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我当然知道了,那个奖是我评的!"啊,又出来一个帮忙的!我说:"不会吧?我们那是一个本地的征文比赛,不是全国大奖赛啊。"作家答道:"可不是个本地的比赛么。全国的大奖赛还轮到我给评比么?实话告诉你吧,你们宣传部文艺科的吴科长,与我是大学中文系同学,这次评奖,他为了杜绝以往只看关系不看文章的歪风邪气,特意将全部作品发给了我,让我来评这个奖。大吴专门叮嘱:千万一碗水端平,不得徇私舞弊,让作品质量说话。"我一听,赶忙说:"哪我得一等奖,该不是因为咱俩住一间屋时,我照顾你特周到的缘故吧?"作家道:"你也太门缝瞧人——把我看扁了。再说你照顾我什么了?你每天晚上跟个老鼠似的磨牙,把我吵得睡都睡不着。是我看你那篇文章确实写得有水平。"
  我一颗悬着的心逐渐落了地。"这么说,那里面真的没有照顾的成分了?"
  "也不能这么说。孔老夫子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到了我这里,改了一个字:‘人而无私,不知其可。呵呵,干杯!"■
  摘自《讽刺与幽默》2021年5月13日
 
孙贵颂评奖大奖赛馅饼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亦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