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张三李四如是说


  列夫·托尔斯泰:不错,一只燕子带不来春天。但难道因为一只燕子带不来春天,这只已感受到春天即将来临的燕子就不再飞翔,而只是坐等吗?如果每一朵花蕾和每一棵小草都这样等待,那么春天将永远不会到来。
  梭罗:我愿意深深地扎入生活,吮尽生活的骨髓,过得扎实,简单,把一切不属于生活的内容剔除得干净利落,把生活逼到绝处,用最基本的形式,简单,简单,再简单。
  莫言:生物不断生长,作家也不例外。年轻的时候激情澎湃,带着一种夸张的东西进行艺术创造。语言上最喜欢浓墨重彩,大量地使用形容词,渲染自己的感受。现在觉得过多的形容词和描写会成为理解故事和人物情感的障碍,反倒是平淡朴实的语言更能直入人心。
  李开复:不要相信科幻电影里描绘的人工智能的爱(或感情),人工智能不会有爱,它们甚至没有感情和自我意识。爱让人类有别于人工智能。
  刘瑜:没有一滴雨水会认为自己造成了洪灾。当一个恶行的链条足够长,长到处在这个链条每一个环节的人都看不到这个链条的全貌时,这个链条上的每一个人似乎都有理由觉得自己无辜。
  张泉灵:这个时代里,我们为什么没有安全感?总结起来就一句话:历史的车轮滚滚而来,越转越快,快到你要不然就躲在一个没有轮子的世界里面,要不然挡着它的路了,你得断臂求生,再不然就跳上去,看看它滚向何方。其实,只要好奇和勇气还在那里,什么时候开始都来得及。越追求稳定的人,越停止成长的人,就越容易被这个时代所抛弃。
  《镇魂》: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朋友,不需要怎么促膝长谈,怎么牵肠挂肚,但你就是知道,在最危险的时候,他一定会守护在你的背后。
  余秋雨:中国文化要做减法,不要做加法,只有做减法才能显示其筋骨和力量,也是成为君子的途径。
  村上春树:历史对于国家来说是集体性记忆,将其视为过去的东西试图忘记,或者涂改,都是错误的,必须与之对抗。虽然小说家能做的有限,但可以用讲故事这一形式来对抗。我相信故事的力量。
  韩寒:创业不等于发财,创业大多是挫折与失败,尤其是没有做好充分准备和科学论证的情况下,创业基本也就是九千九百九十九死一生。
  胡玮炜:没有一家真正成功的企业最后成功的原因,完完全全是因为资本。所以,资本是助推你的,但是最后,其实你都得还回去。
  毕飞宇:天赋就好比发射出去的子弹,射程多远取决于它的能量,但总有下降的时候。当一个人处于二十多岁或者三十多岁时,他的天赋已经定型了,不会多,也不会少。所以,这个时候还谈天赋是毫无意义的,应当谈的是努力,我觉得这才是有意义的。
  六神磊磊:最好的学区房,是你家的书房。
  谷崎润一郎:作为结婚的条件,最重要的有三条:爱情、健康、独立谋生的能力。如果事实证明你们已经具备了这些条件,什么家世、教养都不必拘泥。
  阎连科:你没能力做到成为一百个人、一千个人的朋友,但一定可以做到不成为一百个人、一千个人的敌人。
  杨澜:有时命运的戏谑就在于,你一直犹豫不决,等到终于下定决心,已经到了谢幕的时间。
  罗素:乞丐不会妒忌百万富翁,但是他肯定会妒忌收入更高的乞丐。
  松浦彌太郎:我不想成为除了工作什么都没有的人。我希望即使没有工作,也能够享受生活。生活,是令工作活跃的舞台。如果变成"虽然很优秀,但假日碰面却被发现是很无趣"的工作狂,是多么寂寞的事啊。
  史铁生:拖延的最大坏处还不是耽误,而是会使自己变得犹豫,甚至丧失信心。不管什么事,决定了,就立刻去做,这本身就能使人生气勃勃,保持一种主动和快乐的心情。
  《你好,李焕英》:打我有记忆起,妈妈就是个中年妇女的样子。所以我总忘记,妈妈曾经也是个花季少女。
  卡夫卡:所谓书,必须是砍向我们内心冰封的大海的斧头。
  蒋勋:我相信,一个真正完整快乐的人,不需要借助别人的隐私来使自己丰富,他自己就能让生命丰富起来。
  朱光潜:人与人,人与物,都有共同之点,所以他们都有互相感通之点。假如庄子不是鱼就无从知鱼之乐,每个人就要各成孤立世界,和其他人物都隔着一层密不通风的墙壁,人与人以及人与物之间便无心灵交通的可能了。
  《爱在日落黄昏时》:年轻时总以为能遇上许许多多的人,而后你就明白,所谓机缘,其实也不过那么几次。
  尼采:凡是不愿意看别人长处的人,总是一眼就看到别人不如自己之处。
  冯骥才:低调为了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高调为了生活在别人的生活里。低调不是为了被边缘被遗忘,更不是无能,只有自信才能做到低调和安于低调。
  美剧《少年谢尔顿》:消除偏见与误会最好的方法,就是大方地谈论它。
  太宰治:少年们啊,无论你们今后度过多少岁月,都请不要介意自己的容貌,不要吸食香烟,若非节日,也别喝酒。长大后,请多爱惜那性格内向、不爱浓妆的姑娘。
  小林一茶:此世,如行在地狱之上,凝视繁花。
  萧伯纳:对骗子的惩罚,倒不是没有人相信他,而是他无法相信任何人。
  米兰·昆德拉:人们批判的标准,便是他们对各自标签的忠实程度。
  林语堂:一个心地干净、思路清晰、没有多余情绪和妄念的人,是会带给人安全感的。因为他不伤人,也不自伤;不制造麻烦,也不麻烦别人。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一种持戒。
  查理·卓别林:当我真正开始爱自己,我才认识到,所有的痛苦和情感的折磨,都只是提醒我:活着,不要违背自己的本心。我们无须害怕自己和他人的分歧,因为即使星星有时也会碰在一起,形成新的世界,这就是生命。
  《旅行的艺术》:首先是踏访已知环境的热忱,其次是探测未知环境的勇敢,其三是从自己和环境的斡旋中找到乐趣。
  多丽丝·莱辛:如今你正青春年少,可一晃便步入中年,但要想弄明白,是什么时候从一个阶段进入了另一个阶段,绝非易事。紧接着就老了,而你却几乎浑然不知自己是何时变老的。你对待周遭人事的态度变了——哦,是的,大变特变了,但你本人却毫无意识,因为寒冰是慢慢地、慢慢地将生命之谷冻结起来的。■
  夜雨辑自《南方农村报》《羊城晚报》等   杨树山/图
 
夜雨辑链条人工智能生活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映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