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我的架子


  如果正负都不想把握社会公平这杆大秤砣因为本来都知道就很难公平起来还是相对的,平民底层百姓就更加无从谈起来感受到公平对待的热量再如果,从基本政策上就允许还是公开叫卖"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那么,这个政策从一开始就对百姓实施了先天不足的阉割手术或输在起跑线上的疫苗,当然先富一族里就不会有老百姓的成分而所谓刚开始的万元户是因为他们还没有放开手脚还有点不好意思还有点懵头转向的不适应,其实用不了三年五载社会精英权贵就根据高端的心理暗示悟出来不腐败不富的道理还有保驾护航的宣传队你再看看现在,哪里还有所谓劳动致富的痕迹就全是几乎为非作歹的好汉在梁山忠义堂里说大话我就听到这里的故事起伏太过春天里飘有寒冬的白雪花,我是孤陋寡闻的没有听说过古今中外的历史和正负这样大张旗鼓胆大妄为地公开支持同一屋檐下的先富理论还所谓的先富带后富,就都是复辟倒退反攻倒算的借口还不如封建政治里的君王有公心吃进去的肉食就只有拉出来的结果还没有自动吐出来的东西也不是人吃的东西,因此我看由于这一句话带给我们的后果不仅仅是心理还有山河的不可恢复性质就很是恶劣的局面谁来收拾残局如果,再不当机立断采取措施就因为这一句话会有亡党亡国的的悲剧也不稀罕这是我在我的井底之下逐步看到这句话的背后故事事实2005年。
  我们老板的心思我知道大概差不太多就每天都想,最好是客户一来就都先把加工费高高多多的预付给现金再装进自己袋子里安心,再更好就是每月底职工还不知道要想领工资的滋味也没有要领工资的意图就老板给多少要多少还拼命干活感恩戴德,再进一步就是不用房租不用交税还有电费水费还要自带干粮,也许如此操作老板就不会再使犭口。
  作家是写故事,文学家是写人生,职业作家就是把人生和故事往乱里猛写。
  架子是怎么搭起来的,在什么地方什么年代,用什么材料是谁的设计,哪些人的帮助为了什么还有何用意,现在留下代表什么,这副架子继续存在还有没有必要……当这些还有的许多问题都弄明白之后,也许它就会在自然中风蚀雨烂被夜色吞没。"万水姐姐""战哥""宋叔"这些称谓多亲切,就算是当政的"阿扁"也在亲民。由此,当选票不再算数的时候,他们不会自己从架子上爬下来,而只要有求于人民,他们才会自动爬下来因此,你不下来就是在假装大尾巴狼。这个架子有点大而且,你搭一根我搭十根他就敢搭上一百根的血脉就越来越复杂越来越大越来越有病的危险也越来越松散,如果有天万一哪根栋梁不干活少出力甚至腐朽溃烂早搏空拍肠梗塞糖尿病就会有崩塌的危险生命大家就会一哄而散成为看客还就真的不是一根稻草可以压垮的外部力量。
  我用显微镜的方式写我的人生故事还有我的宇宙小爆发和我的内心大宇宙。
  人生一天,一天足矣。昨天去的快,明天不定来,今天就是今生。
  "解放客 咨询枪",你好,我这里是你一枪我一枪咨询公司,请问能帮你什么?
  时应该在间里,阳应该在阴里,思应该在想里,剑应该在鞘里,佛应该在庙里,男应该在女里:生其身,延其命。太是男大是女,太是副词大是形容词。太既是大,大既是太。太大是男人感觉女人大,而且是太大,太太就成了大,大是一家人的大。
  如果人像鸟儿一样每年都谈一次恋爱为爱筑一次新巢,我想婚姻也许不会如此无趣,爱情也不会另类短暂。因此,恋爱是休闲,婚姻是工作,爱情是理想。
  一生一死都基本相同就只有其过程有些区别的微观看起来,很多最后都没有盖棺定论。
  不是看不起你但本来是以你为荣为骄傲的父母和弟兄,你的确在家里和家族里算是有点公职的人员比较高职,但严格起来讲条件就算不上是正负人员更谈不上从政还跟政治基本不搭边就不必再谈政客等等,虽然学习在企业里的理论依照帮派手段耍权论功也是阴谋诡计大又多的论资排辈向上升职硬着头皮靠国家干部级别蹭光亮,但还真就不在政治圈内运作更有甚者也谈不上在政商圈内鬼混过因此,就还真不是看不起你的缘故凭着好好的生意不做整天鬼哭狼嚎的喊着叫着把从政看得比天大,越是与你近距离接触就越是发现先前看不到你的负面影响一口一个"人家老徐从过政"就好像,败在一个从过政的打工仔手里很有点得意的资本说出来也不丢人就是那个在公司俩半月差点把大哥公司给掀翻的那位村长,这不是又来一个当过兵的转业军人大哥就又来了心气仿佛浮现在他眼前的是一群从过政的打工仔而他,也是从过政的大老板就比较高级的自豪高看一眼因此你看看大哥的实际表现,就是从心里佩服和尊敬彻底打败过他的人哪怕是吃里扒外过河拆桥阴谋手段暗度陈仓……只要被大哥看成是一个从过政的人就会被大哥看得起。
  我们小区同一栋楼的楼长死在了家里他是,孤身一人的老头子一条腿还有点瘸儿女不在身边现在也不稀奇,据说他年轻时会做买卖许是赚点小钱后来有了养老的本钱就不再出工破日,他在楼底居住又很巧他的弟弟在二楼居住也算是有缘分的弟兄,后来我们楼里的居民还有居委会的信任他就不得不干上楼长一职,就是负责上来下去挨门挨户收水费电费有线费卫生费安全费的差事还有,这里维修那里凑钱这里改造那里重修的协商协调运动就在这节骨眼上,整栋楼的住户因为一户一表改造每户收费350块他的单元二十户就基本在他的手里攥着都是个人的钱,据说他的儿女不是善茬他也不是善茬满嘴的吊儿郎当能说会道见人见鬼都能应付,据说他是死在自家的客厅里看样子是夜里起来去厕所的路上还是回床上去就突发心梗离世,没有谁知道还是小区李老头子几天没见他出来多嘴就打听问道这才引起重视招来儿女他二楼的弟弟都不知道,进门一看一目了然不用抢救也不用120急救那弯曲成形的大虾身材都扳不过来的无法恢复,人生离世之状这也算是悲惨凄凉的一种却也是对自己对家人的无害结束,其实他干这几年楼长就多跑些腿多爬些楼但也有好事据说每到年底居委会里也有点福利还有,卫生费安全费可以省下有线电视可以省下还有就是楼长负责的本栋居民楼里的各种翻建改造维修其实,弄个项目就可以乱收点费用给自己弄点小费还不容易你以为买卖是白干的这些年的鬼点子,还好的是我们单元本次水表改造的收费是我媳妇代办因此各家每户的钱就还都在没有转给他。
 
连载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觅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