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勿要硬撑


  "硬撑"这句话似乎与阳伞有关,一把伞倘有暗疾,"硬撑"之下伞骨必然"咔哒"断了。
  我们的医疗现状何尝不是这样呢。众所周知,医学科研的巨大成就,医疗技术的快速发展,媒体传播的大力宣传,使医学有日益被神化的趋势,越来越多的患者相信,"科学无敌"!"都‘量子了"!"都‘纳米了"!现代医学还有不能解决的问题吗?有个流传很广的视频,诚恳地号召大家努力再活10年——哪怕是"硬活"——说是再过10年,所有的绝症当然包括癌症将完全攻克,人类将进入"永生"!
  所谓"好好地活,慢慢地拖,永生就在前山坡"真叫人又好气又好笑。前些年上海市卫健委编过一本书《医学不能承受之重》就坦承,事实上,好多看似很"普通"的疾病目前都看不好。笔者35年前在一本医学杂志供职,日前"驚回头",发觉那时无法治愈的病,现在居然照样治不了。
  我们离"永生"还远。
  小的如"尽根牙"(智牙)作祟,只有一个字"拔"。大的如"主动脉夹层破裂",一旦"破裂大出血"则必死,35年前"必死",35年后也"必死"。或曰"别说这么绝对",但我可以告诉你,就是一个死。不服你来试试?
  再比如慢性骨髓炎,那时叫"不死的癌症",现在还叫"不死的癌症"。有个患者,35年前就生这病,日前在路上认出我叫我,发现他还是瘸着腿,还没治愈。我曾和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骨科的陈旸医生聊过,他一听就直摇头,说它是急性化脓性骨髓炎的"后传",往往有死骨或死腔的存在,以及广泛瘢痕组织及窦道形成,循环不好,是细菌的乐土,而抗菌药物无法达到,有个患者14岁患的病,今年74岁了,还在流脓。真所谓"一时骨髓炎,终生骨髓炎"。
  "那么多的抗生素,那么多的医疗器械,那么多的……就真的没办法?"我记得我瞪大了眼睛,认真不服。但他只是耸耸肩:"截肢算不算治愈?"
  还有羊水栓塞。羊水栓塞是指在分娩过程中羊水突然进入母体血液循环引起急性肺栓塞,过敏性休克,弥散性血管内凝血,肾功能衰竭或猝死的严重的分娩期并发症。发病率低(约6/10万)而死亡率极高。一个患者的家属曾经在漫天大雨中跪地长号:"羊水?!羊水?!生孩子哪有不破羊水的?羊水也会死人?!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我也不——相——信!
  的确,一般患者或患者家属无法理解"羊水突然进入母体血液循环引起的"致命后果,也无法理解现代医学对此几乎没有特效手段,常态下,简直"有一个死一个"。不服,再次来试试?上海第一妇婴保健院曾经抢救过一例而获成功,笔者前往采访,医生是我的朋友,却不无"恐惧"地拒绝采访,说,我们只是偶尔成功——道理上,我们只是"做对了",所以"成功"了,但是不能保证下一次,不能保证以后都能成功……
  一般的成功案例或许"求报道而不得",只要是实事求是的业绩何必如此"低调"呢?可见这家医院极其严谨的科学态度。
  有时候我想,也许我们"人定胜天"宣传过多了,"我命在我不由天"也吹多了,长期以来太多的报道已习惯为医学的巨大成就欢呼,而忽略了它的局限性,因此而不愿意接受医学的无能。我们很少强调人类的疾病已达18000余种而成功的治疗手段却远未与之对应,比如疑难杂症8000余种而对应的药物却只有200余种,医患双方的误判,谁说不是医患冲突的主要原因呢。
  我们离"永生"还远——"勿要硬撑"。■
  摘自《新民周刊》2021年14期   陈定远/图
 
胡展奋现代医学羊水栓塞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天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