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断尾鱼第九章没走心


  第九章:没走心
  很多时候,我们不一定会爱上一条平坦的路,就像人生来不只是为了活着。
  ——
  "昨天睡的好吗?"
  贝贝掐着电话听着,感觉耳朵里痒痒的,秦添的声音越来越温柔了,他殷勤的每天早上都会打来电话问候她,或许是她太敏感了,贝贝总觉得他发现她的不安了,可能也发现,那正是因为他了。
  秦添会来讨好着她,会亲手做些好吃的菜给她尝尝,他总说让她尝尝,说得人没法拒绝。他有着睥睨酒店大厨的好手艺,好像也很喜欢自己下厨,烧菜似乎比当医生更令他开心,他说晚上可以一起吃个饭,去他那,他来做。
  "秦医生,看来你果然就是个动刀的料,上班切人,下班切菜。"贝贝很喜欢调侃他,现在想想,还是医学交流开始的那几日好,最近他才真的是忙了起来。
  "想吃什么?"秦添问她。
  "吃你。"姑娘没好气的说:"你做啥吃啥呗!我上哪想得出来,你老问我,老问我的。"
  "哦!"她的抱怨,秦添大多不置可否的,他呵呵呵的笑笑,也不说笑啥,也没说晚上要做啥,电话就挂了。
  那个迷人的晚上,秦添炖了一条大鱼,鱼肉和汤汁皆绝,很是鲜美。贝贝坐在客厅里,透过客厅和厨房间的磨砂屏风看着他忙碌。那是一道材质很薄的磨砂屏风,尽管如此也只能看见他依稀的轮廓。他很瘦,身材很好,这个角度模糊了贝贝的视线,她觉得秦添的腰最多也就二尺,像是眼看着就要折断的黄瓜。
  他炒菜的动作极舒展,像只跳舞的大鸟,时不时的,他会侧过身子找调料,每每这样的时候,他的身体便会沿着腰的位置忸怩成一个漂亮的弧度,在磨砂屏风上映出水墨画儿似的影子。
  很快鱼便摆上了桌,秦添说是到了东北才学会用酱和啤酒顿鱼,味道好是好,就是总顿得鱼面目全非的。姑娘的高兴到不因为鱼,她偏要嚷嚷:"顿死鱼,太香了。"然后一脸陶醉的眯缝起双眼,嗅着那鱼的味道,偷偷的瞄着端盘子的男人。
  "添,你太好看了,我充其量也就是一只家巧儿,但你肯定是只凤凰。"多天真的崇拜,她瞪着赤诚的眸子瞅他,赤裸裸的贪恋,大言不惭。
  她这样说或许秦添会觉得有点恶心,所以他会羞涩的朝一侧转过脸去。他总是会不好意思,可这一回却没有,他端着盘子一皱眉:"说再多的好话也不能掩盖那句顿死鱼,是炖鱼,别加死字。"
  "炖了不就死了吗。"
  贝贝唧唧歪歪边说边夹了一块鱼肉先送到秦添的嘴边上。看着他张开嘴巴有模有样的品了品说:"还真不错。"
  手机响了,秦添指了指包里,那里面吭吭唧唧的叫唤,又是那个乱拨电话的小子。姑娘有些抵触,她想起上次电话接通后的那一大串奔跑的空白,心里有点害怕。说来也奇怪,那之后失眠到是突然就好了。
  她琢磨了一下,却还是挂断电话,又把手机扔回包里,想想又觉得似乎不妥,便又拿起来调成了静音。
  有时候轻易出口的爱你,真的是因为没走心。
  撑得奄奄一息的,她又吃多了,坐在沙发上,贝贝幻想着会有那么一天,头上绑着电视剧里女人坐月子时的那种布条,抱着孩子坐在床上,美滋滋看着秦添忙里忙外做饭,呵呵呵的,她能笑出声来。
  最近他一有时间就会做好吃的让贝贝来尝尝,医院的工作太坑人,约会对他们俩来说遥不可及,反而是这样更好,像是过日子。
  她也真是不争气,本来已经很魁梧的身材现在吃得愈发彪悍了。秦添总会笑呵呵的揪着贝贝的脸蛋儿说:"小笨,脸越来越圆了。"他似乎希望她越来越胖,或者是因为胖了以后人可以想的少点。
  晚上回到家里,死鱼还一点都没有消化,贝贝撑得难以入睡,胃里就像是塞进了一块石头,鼓囊囊硬邦邦的杵着,难受极了。她想跟秦添说说话了,埋怨他就是他给自己吃撑了的,她从包里翻出手机来,才发现那上面十几条的未接来电,都是那个乱拨电话的小子打来的,她不禁有点心虚了,便又拨了回去。
  打了这一沓子电话,贝贝打回去,那小子居然也把电话给挂了,嘿!这暴脾气嘞!姑娘有些窝火,还没等她发作,他就又拨了回来,劈头盖脸的问:"你干嘛呢?不接电话?"
  这话说得是恰如其分,语气气势皆很到位,充分起到了震慑对手的作用,咋一听下,贝贝真差一点就怂了。
  "你不也没接吗?干嘛问我。"怂虽没怂,但她的声音明显微弱许多:"我去吃鱼了,没空搭理你。"
  "你这是对我的背叛知道吗?背叛!"他怒吼了,气急败坏,背叛两个字被咬的死死的,反复的重复。
  "我背叛你?哪论出来的?"莫名其妙了,那简直是歪理邪说,胃里鼓囊着,姑娘满肚子的火气,她依样吼了回去。
  "我就只和你一个人讲电话。"小伙子的声音里陡然揉进了一丝丝委屈。不知道为什么姑娘感觉,他像是认定了和自己吃饭的一定是个男人,因为真的是个男人,她竟然也有点心虚。
  "你……"一时语塞,他口气一软了,她反倒傻了。
  "我喜欢你,你知道不?"这是莫名其妙的爱呀!好比飞来的横祸,不要脸啦!
  贝贝匪夷所思,她都气乐了,她当时嘴上便硬是说不信,可心里到是相信了的,人大概都得过了头脑发热的那个阶段才会知道,这样的话其实都是假的,连说的人自己都骗不了自己。
  "你喜欢我?你见过我吗你就喜欢我?咱俩总共说过几次话啊?"突然一个灵光乍现,她想到秦添,心里是种满满的温纯,和微微的怯懦,她也没见过秦添,好像也没说过几句话,她不也喜欢上他了。
  小伙子叹了口气,没再说话,也许是觉得说不清楚了,他自暴自弃了,从鼻子里哼出一口气来,便代表了他此时的愤怒和不屑,让人听着就不痛不快。
  "行,那咱们见个面吧!既然我们都是这么要好的朋友了,我还都不知道你叫啥?我这个人把,典型的外貌控,长的不达标你别说你喜欢我,做邻居我都嫌寒碜,时间地点你定,给个准信儿吧!"
  贝贝一口气堵得难受,说出来就痛快了。真是遇见大白天压马路的活鬼了,这坏小子倒要抓出来打一顿再说。这个时候,姑娘早已经忘记那天那个把自己吓得不知是睡着了还是昏过去了的电话了,一心只想着出了这口气再说。
  "不想见见我吗?有点玩赖了吧?"见坏小子没回答,她越发的得意了,小伙子只是讪讪地笑了笑,仍旧没说话。
  "不想见算了,那我可不聊了啊,你也别说什么喜欢我,少来那套。"
  "不是不想见。"还想着借坡下驴,姑娘感觉这会儿,她有满肚子的新词儿,却听见他赶忙的补了一句。
  "见还是不见。"难得这一次,他竟让贝贝占得主动,姑娘微微的翘了翘嘴角。
  "我明天打电话给你吧。"
  "好,那明天,不见不散。"
 
连载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幻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