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副处长下基层调研如何做到更准确


  近日有媒体报道,北京市人社局劳动关系处副处长王林拜师外卖小哥体验了一天送外卖的感觉。当日王林最终只完成了5单送餐,仅获得了41块钱的收入,这让快累瘫的他感慨这个钱太不好挣。这位"网红"副处长王林,在体验完送外卖后,又转战另一个体验"新战场"。在北京卫视播出的系列纪录片中,人社局副处长王林化身乘客,调研网约车司机社保现状。
  副处长下基层是一件好事,也赢得了舆论的赞声一片。一些人觉得,下基层能听到很多真话。比如,网约车司机说,不希望交社保。对比一直在呼吁平台交社保的舆论,这似乎显得出人意料。但这并非一个新鲜的、出人意料的新知,而是一个旧常识。
  交社保的钱最终还是羊毛出在羊身上,这会影响车手最终到手的钱,加上他们最终要回老家,如果社保转移不畅,那么交社保对他们来说,并不划算。当然,如果"不愿意交社保"这个声音,能推进社保制度的进一步完善,那肯定是一件好事。但无论如何,在社保知识中,这不是一个新鲜的事实,而是一个被重复多次的常识。除了网约车司机不愿意交社保,大货车司机超速、疲劳驾驶等,这都是生活的常识。
  现代发达的信息技术之下,身坐办公室之中,收集各方信息,既整体掌握,又深入细节,已经不是一个新鲜事,甚至可以说是一个传统手段了。比如,对企业来说,一个广告效果好不好,一个车是否受到消费者的喜欢,喜欢什么地方,喜欢到什么程度,通过市场调研手段,设计师安坐办公室中,都可以精确掌握。乔布斯雷军不需要去卖手机,也能把握最新动向。甚至小米和苹果的产品经理,也不需要去做地推,去卖手机,依据现代的信息调研方法,他们都可以精确地掌握信息。所以,对政策制定者而言,外卖小哥对社保的态度,对加班的态度,并不难收集。
  当然,能感性地了解一下,得到一些个人体验,也不是坏事。但前提是,首先对个体体验,要有一些基本的认识。
  比如说,干部的个体感受有时可能是失真的。送外卖与其他工作一样,有一个熟练的过程,最初效率肯定很低,随着熟练程度提升,工资会逐渐提高。其次,同样的钱对于不同收入的人而言,效用是不一样的,40块钱对经济条件好的人而言可能只是一包烟钱,但对有些人而言,或许就是一天的生活费。与此同时,不同的劳动对不同人群来说,也是不一样的,送外卖一天对于一个办公室白领而言很累,对于收割麦子的人来说,可能觉得轻松。
  所以,此消彼长之下,对工作值不值、工资值不值、这个钱好不好挣的评价,一个干部,一个北大毕业生,一个进城务工的青年,他们的评价是大不一样的。一些人不愿意做的,却很可能是另一些人想做的。
  另外,体验可能有系统性的偏差。比如,问網约车司机、餐饮商户佣金高不高,得到的回答一定是佣金高的。这很正常,哪怕是卖奢侈品的地方,这种"不要最好,只要最贵"的地方,去问一个消费者,想不想打个折,得到的也一定是肯定的回答。但反过来,副处长显然是无法去到平台经营者的位置亲身体验一下的,即便能体验到,他体验到的也是市场上的"一将功成",而非"万骨枯"。一方声音之下,容易忽略市场,并可能会得出结论,认为应当调整"不合理的"市场关系。这种结论也必然是受普罗大众欢迎的,但付诸实践,却未必是好的政策。
  所以,下基层的体验,必须有相应的前提认知,才能把握体验;修正体验,去掉失真与系统性偏差,才能更接近事实。
  摘自《南方都市报》2021年5月1日
 
刘远举王林下基层人社局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雅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