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断尾鱼第十六章做我媳妇吧


  第十六章:做我媳妇吧
  人们恋爱,惯爱同一个套路,对不同的人都是同一个套路,所以必得频繁换的人才好。同一个套路在同一个人身上用过一次后,似乎总不大好使,那种预期中的好心情再也提不起来了,大部分人受不了那些一沉不变的东西,却渴望着身心的满足,于是这个人便也再给不了了。
  记得从前看过一部电影,名字好像是叫初恋五十次,但这不重要对吗?那真的是部好片子,女主角每一天醒来,都会忘记前一天发生的事情,她的生命总是从那一天起,她忘记了前一天认识的男人,还和他上了床,生了孩子,于是那男人会再一次让女主角爱上自己,同样的套路起码可以用上上万次。
  那如果把追求变成欺骗呢?
  第二天一下班贝贝便着急忙慌的给彭程打了个电话,她还记得他就在自家附近的网吧里等着,所以这一整天,她都惴惴不安的。
  和彭程说好了在电影院门口等,贝贝急匆匆的往电影院赶,她一直提心吊胆,她得马上见到他。虽然他只是在家附近的网吧里玩,可是她总是觉得不安全,好像这小子随时会跑来,敲开她的家门,嬉皮笑脸的跟她说:"来,爷想亲你一下。"
  这的确很可怕对吗?你能想象一下妈妈如果看见他,她那瞠目结舌的样子吗?特别是她也看见他嘴上的那道伤痕。
  所以她必须再快点。
  ——
  她总算是赶到电影院了,只剩下一条马路,她看见彭程站在马路对面,像根晒过了头的发芽葱。玩了一天一宿,他似乎还都不困的样子,人仍旧很精神,只是不再像每次那样傻乐了。他远没有第一天白净,小巴掌脸上挂了一层亮闪闪的黑油,像是经历了什么劫难,只要他在就好,贝贝的心踏实了。
  彭程靠在电影院门前的栏杆上,风掀起了他的刘海,他虽低着头,仍能看得出是一脸的严肃,他似乎不很高兴。他一只腿向后踩着栏杆下面的横梁上,手里拎了瓶体能能量,一副浪荡不羁的颓丧样子。
  "这是给我的?"贝贝穿行马路过来,她指了指那瓶体能能量。
  "不是。"彭程歪头看了她一眼,目光呆滞的一眼,吓了姑娘一跳,他的眼神儿歹毒极了,接着他又说:"这是尿。"他毫不犹豫的回答了她,就好像那是真事儿一样,说着他拧开体能能量的瓶盖子,仰头倒进嘴里。
  贝贝忽觉一阵恶心,那体能能量的颜色还真有点像尿,黄焦焦的透着点健康的小亮红色。那液体沿着他的脖子向下滑落,她看得见他的喉结一上一下的,嘴巴里像是有水溢了出来,姑娘不禁一闭眼。
  "那咱们上去看看吧!看看,看点什么片子。"喝尿的笑话贝贝实在是接不下去了,她赶忙岔开了话题,反正是来看电影,多说废话也没什么意思。
  ——
  和上一次不同,没有人推推搡搡的,贝贝打头走,彭程跟在她的身后,他耷拉这脑袋,像个没盼头的战俘,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上了楼,姑娘到是高昂着头,她很高兴,浑身都是出挑的精气神儿。
  彭程一直也没怎么说话,他也没有去搂那姑娘的腰,只是颓丧的跟着她,他似乎有些意兴阑珊,步子便走得零零碎碎了。贝贝猜想可能是昨晚玩得太久累了,算一算这小子至少有二十四个小时没合眼了,便也没多问些什么。
  电影院里播放的影片还真没什么特别的,上次两个人没看完的那部电影,经过这么久已经在小厅里放映了。新片是一部动画片,一部国产恐怖片,还一部是文艺类的外国片。贝贝很喜欢文艺类的影片,便指着那个片子问彭程:"那小子,嘿,看这个怎么样?看这个吧!"
  "大姐,我叫彭程,叫我彭程,我不看那个。"彭程很果断的回绝了她,全也无视姑娘对于文艺片的渴望。
  不能看文艺片贝贝就只能在其他类型的影片里找了,动画片和恐怖片权衡,她有些犹豫。她低着头在选片器上来回的摸索,手指无目的的画圈,嘴里细碎的嘟囔:"那看什么呀!那看动画片吧。"
  还没等贝贝选完,彭程竟突然一个转身,他莫名其妙的,连一句话都没说,就下楼了。
  ——
  "哎哎!你干嘛?"贝贝一溜小跑的跟了出来,跟到电影院的门口才跟上彭程。
  "你停下。"她伸手拽住他:"你什么意思?说走就走,你要干啥?今儿一来你就不乐意,你甩脸子给谁看呢?凭什么不乐意?"
  "我真不爱看那些。"彭程满脸的不耐烦,眼睛一会儿看向这边,一会儿看向那边,好闹心的样子。
  没有人一开始就愿意替别人解决麻烦,如今想来彭程总说,人和人之间,必是有舍有得,有投资才能有收益。想来这也许也是彭程的一次投资,贝贝便是他日后的收益。
  看得出来,他有心事,但这些都跟姑娘无关,不管他闹心啥事儿,她都不想知道,她也真就没有必要知道。如果人真的可以看见未来,或者也会发现,现在生活中的某些细节是那么的重要,就像读历史,是不是很有趣儿,但可惜没人能未卜先知,好在谁都不能未卜先知。
  贝贝的理解再简单不过了,彭程果然是个没有礼貌的小瘪三,所以他才会这么做,任性妄为,像个不着调的痞子。
  "不爱看可以不看,能好好说话不?"她脱口而出的呵斥,自以为是的以大人自居,贝贝的火气也很大,两个人脚步都没停下,噌噌的走着,走到路边的小摊,姑娘买了瓶矿泉水喝了起来,勉强压了压火气。
  彭程掏出香烟了,刁在嘴里点着,他抽了一口,憋憋屈屈的脸色,他望着遥远的天边,那浓烟滚滚的烟囱像是旁边的姑娘一样燥热,烟囱把浪漫的红霞蹭得黑了一块,他依然一言不发,两个人谁都没再说话,小伙子三口两口就把烟抽完了,他扔掉烟蒂,又一次连一句交代都没有,转身就走。
  贝贝一瞬间就被点燃了,她一肚子的明火,刚喝一口的矿泉水举起来啪的一声摔到路边,转身奔着电影院去了。
  爱看不看,姑娘心里咒骂着:"反正我是来看电影的,至于你彭程,爱干嘛干嘛去!"这家伙的脾气真让人莫名其妙的烦他,所有无理由的发脾气都是神经病的前兆,想到这里,她有些想笑,心情便平复了些。
  姑娘的心仍旧砰砰砰的跳着,她朝着电影院的方向,再也慢不下来了,蹭蹭蹭的,越走越快了。
  ——
  走着走着,贝贝感觉身后有些细碎的声音,她回头瞟了一眼,稍微往后一点的位置,她看见他一直默不作声的跟着。见她回了下头,他似乎认定了这是个好时机,轻轻的碰了碰姑娘的胳膊,接着便不必小心翼翼了。
  "你要干嘛?"贝贝陡然间停了下来,她质问他。
  "嘿嘿,你还挺有脾气的。"他嬉皮笑脸的,贝贝停,他便也停了,只是停得没有那么及时:"你生气挺好看的。"
  "你回去吧!别老跟着我。"说着,姑娘又继续朝电影院走了。
  "你要去哪?"他不那么拽了,试探着问。
  "看电影。"她的话一字一顿的砸在他的脸上。
  ——
  放映厅里,两个人又开始选电影了。这一回贝贝没有问他,告诉电影院的接待小姐,要一张那个文艺片的。
  "不要那个,要两张这个电影的。"彭程指了指在小厅里放映,俩人上次看了十分钟的那部电影,然后俏皮的看着贝贝眨了下眼睛,但是他没掏钱。
  "你不不看吗?"贝贝回头怒瞪着他,不容置疑的等着彭程回答,她要看看他怎么自圆其说。
  "你别这样看我,我都害怕。"说着彭程伸手蒙住贝贝死盯着自己的眼睛,身子凑过来,另一只手揽住姑娘的腰。
  ——
  看什么都无所谓,还了这个人情就行。
  贝贝心里想着,她挣脱了他的胳膊,给了钱,自顾自的走到等待区坐着。一阵子爆米花的香味吹得人恶心极了,不是很甜蜜的两个人昵在一起,真让人苦恼。距离电影开始还有半个小时,她下班就直接跑了过来,有些饥肠辘辘的,突然她听见肚子里的怪声。
  "你饿不?"彭程贴着她的耳边,小声的问她,像是也听见了那个怪声,他笑得奸猾极了。
  姑娘运了口气:"有点。"她低头看了看表:"时间不赶趟了,挺一挺吧!"
  小伙子嘿嘿嘿的笑了:"我也饿,你等着我吧!"说完他便不由分说的跑了。
  ——
  很快贝贝就发现,彭程绝对是她见过最艮的男人了。他太能磨蹭了,这一走哪里是半个小时,肯德基就在楼下,电影都开演了,他都还没回来,眼看着所有等在放映厅门口的人都进去了,贝贝气得来回转悠。
  检票的服务生早早处理完所有人的票,只等着自己手里这两张,他带着副黑框的大眼镜,直勾勾的瞅着她的手,姑娘顿觉得自己拿票的手像是喷香腻滑的猪脚,她急得团团转,感觉汗沿着脸颊掉了下来,她打了电话过去,彭程还给挂了。
  终于在电影开演十分钟后,他拎着个大包回来了,好一副风尘仆仆的架势。
  "我不知道你爱吃啥,就每样果冻买一个,每样薯片买一个。"他笑得很开心,像之前的每一次一样,弯弯的眼睛自然而真诚,低下头,他打开塑料口袋让贝贝看,像是期待着她的夸赞。
  放映厅的门口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姑娘一张冷脸生着闷气,彭程似乎察觉出异样了,他来回的瞟着她的表情,偷偷的,他好似有些害怕,便把那袋子又系上了,一声不吭的忙活,他眼神里的光芒愈发的纯真而美好了,只是有些不太确定。
  贝贝突然间一阵恍惚,一肚子的火气竟被他浇熄了。
  "都开始了。"她很不乐意的吼他,只愣了这一下,她便回过神儿来,有些尴尬,又急忙交了票逃进了放映厅里。
  与上一次不同,虽然是同一部影片,却是在很小的一个厅,里面都是双人沙发,实在也没有几个人在里面。彭程跟贝贝的位置在第三行的中间,统共也就四行而已。
  "这个地方这么好。"彭程刚一坐下,就发现了这地方的玄妙,他乐坏了,屁股在沙发上颠了起来,两人一个的沙发,分明就是为搞了对象设计的。沙发里地方很宽,中间又没有扶手隔开,又有高高的隔断隔开其他坐位。
  他朝旁边看了看,回头又说:"这地方也太违章了吧,这旁边怎么没有人坐呢?"他朝旁边的坐位探了探头,四周都没有人。
  "我要知道是这样的坐位,我早进来了。"彭程兴奋的说着,伸手拉过贝贝。
  "来,你坐,坐我腿上也行。"他朝着贝贝狡黠的挤了挤眼睛,示意她靠近自己一点:"我给你买了汉堡,我不知道你爱吃啥味的,就买了一个辣的一个不辣的。"他边说边掏出汉堡,瘫在手里让姑娘来选。
  盯着彭程的眼睛,看着他无比清亮的眸子像面镜子一样照着自己的脸,他的眼里只有她的倒影。
  "我要是选不辣的怎么办?"昨天才刚刚因为吃了辣椒变成红色,他先是一愣,还没等他说话贝贝就拿起了那个辣的:"我爱吃这个。"
  这也许是一种退让,彭程嘿嘿的笑了,有些腼腆的低下头:"我昨天到现在都没吃饭了。"说着他拆开包装:"我把这事忘了,你要是爱吃不辣的,我就吃辣的呗!"
  他侧过头,偷偷的看着姑娘的反映,看着贝贝咬了一口,然后很是赞叹的点了点头,小伙子便美滋滋的笑了说:"吃毒药我都吃。"
  ——
  电影演电影的,彭程吃彭程的,他似乎不怎么在意电影。
  "你也不看电影呀!"贝贝小声的凑到彭程耳边问他,他先吃了汉堡,又拿起了薯片的袋子,吃那东西嚓嚓嚓的声音像闹耗子一样让人心烦透了。
  "我不爱看,我就是看看你。"他也贴着姑娘的耳朵,一边说一边一阵阵的气,吹得人听不清楚。
  他把每样口味都打开,侧过身子,把薯片一片片的塞进贝贝的嘴里。
  "哎呀!你别给我吃了,你自己吃,让我看一会。"贝贝不耐烦的躲开他,可终是躲不开的。
  "我塞我的,你看你的。"他的目光就只在她的嘴上,贝贝瞪着他,他全也看不到。
  好吃的终于被他捯饬得差不多了,至少每一样都尝到味道了,他可算是放下了那个袋子。
  "上次就他俩搞对象,都这么久了,咋还没搞完。"彭程突然问了贝贝一句,身后的沙发便传来很小的笑声。
  "嘘,小点声笑,我都听见了。"彭程自顾自的对后面说话,贝贝不禁乐了,他伸手捅了下姑娘的腰说:"我跟你说话呢!"
  "你干嘛?"贝贝被捅得一哆嗦,那种说痒不痒,说疼不疼的刺激,比什么都来的突然:"你那是跟我说话呢?你哪能看出来是跟我说话了?"
  看出贝贝要炸了,彭程整个人都躺进沙发里,两只手平摊开,他看着贝贝满脸的怒气,摆出一副好无辜的样子,在那黑呼呼的放映厅里,只有他的眼睛是闪亮闪亮的。
  姑娘有些走神儿,胸口起伏着,周遭除了电影里的独白,一点声音都没有,看他那乖觉的怂样子,贝贝虽然生气,心想还是算了,便放松下来,就在她毫无防范的转回身时,他又一次扑了过来咬住她的嘴。
  ——
  这一次他没咬人,不疼。贝贝只觉得他的舌头霸道的撬开她的嘴,她想开口阻止他,可这一开口反倒彻底的挑开了彭程的欲望,他便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整个身子的力量压了过来,把她挤进角落里,放肆起来。贝贝瞪着眼,看着他一脸陶醉的模样,他的胳膊像是藤蔓一样越缠越紧,很快她就透不了气了。
  她开始挣扎着,但是挣扎是徒劳的,她甚至觉得他喜欢她的抵抗,她越是挣扎,他便越是兴奋,他用力的喘气,扣紧了她的双手,拉高举过头顶,紧紧的把她挤在沙发和自己之间,用尽全力的挤,让她不能逃脱。终于贝贝真的无法呼吸,呛得咳嗽起来,她再没了抵抗的力气,彭程这才慢慢的停下,他坐正了身子,让她依在他的肩膀上。
  "咳咳咳,咳咳咳。"他拿起了那瓶体能能量,打开递到姑娘的嘴边上,贝贝皱着眉推开了。
  "没事,我都亲你了,我的口水都进去了。"彭程似乎从来不知道害臊,他说进去了,还用手指比量着。
  "咳咳,那不是尿吗?"贝贝瞪了他一眼,小声说。
  彭程嘿嘿笑了:"你说我是不是贱,我可爱看你瞪我了。"他凑到贝贝的耳边轻轻的说:"做我媳妇吧!"
  呼吸在耳朵的后面吹起气来,吹得贝贝丝丝的热,痒痒的。
  ——
  电影又是不了了之,两次都没看明白演得是啥。彭程告诉贝贝,他看见她摔了瓶子,气呼呼的走开,当即就迷上她了。贝贝不相信他的话,这种毫无道理的着迷,她还理解不了,她告诉他自己早有男朋友了,让他死了这条心。
  彭程狡黠的笑了,赖皮赖脸的样子:"没事,有孩子都不要紧,放心,我能你们搁搂黄。"
  贝贝轻蔑的嗤笑,笑他哪来的这般自大,她转身就走,往出租车站走了,他跟着她也一直走,一直走,他说什么她都不回答,她就走,走到出租车停靠的地方,姑娘奔着一辆车,蹭蹭蹭的就过去,他便赶忙的跑过去拉开车门,贝贝这才停住了脚步,她瞅着他,不再动了。
  "上车啊!你想啥呢?"
  贝贝深吸一口气,连那个司机都看着她,她躲不了,她便上了车,她以为彭程还会跟着自己,好在他却只是付了钱。
  "师傅,送她回家。"
 
连载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谷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