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断尾鱼第十八章我要走了


  第十八章:我要走了
  日子平静的又过了半个月,天气热了,冷了,又热了,像潭死水。贝贝懊恼着和秦添之间的这种老样子,无论她做什么,秦添都只做一件事儿,静静的,什么都不做。
  果真是无为而治,他一切都随她的便,却把贝贝整治得妥妥帖帖的。
  这一天秦添也没跟贝贝打招呼就来接她下班了,姑娘走出营业大厅的门口,西照日头从身后打在她的背上,暖洋洋的。她随意的朝着周围瞟了一眼,正看见马路对面,他靠着车站着。
  贝贝意外了,嘴角撩起了笑,她合不拢嘴,他的眼神儿温柔透了,她能感觉出来这就是喜欢的,是真心的喜欢,真的真的喜欢。他仍是无懈可击的漂亮,更加消瘦了,短袖T恤很修身,多长哪怕一口肉都能看出多余来,秦添用胳膊当着刺眼的阳光,他随意的挥动了一下,示意贝贝,他在等她。
  这是个好现象对吗?贝贝这样想着,填不满的欣喜,她回头看了看小瑷,小瑷兴奋的朝她挤眼睛,秦添大概是愿意走进她的生活了,所以才肯来公司接她下班的对吗?他开着上次那个车,只是这一次大概是刚刚洗过,那车看起来像是新的一样,他载上她,奔着中心公园方向去了。
  ——
  天气热了好多,人们大都受不了晒,所以公园里的人到不是很多。秦添给贝贝买了棉花糖,然后牵着她的手在湖边走走。
  湖边总是会凉爽一些,心情便不再浮躁了,贝贝一边走,一边把头向小伙子的肩膀,有一下,没一下的偏着,像上一次在那条柳絮漫天的街上那样,她试探着往他的肩上靠上去。
  她没有发现其实他又发觉了她的小心机,秦添低下头,看她自觉聪明的样子,微微的笑了,伸出手把她的脑袋按在自己的右肩上,这应该就是正常情侣之间的样子吧!贝贝感觉好突然的,她搂着他的手臂,抱得紧了些,但她靠上了就不想再挪开了。
  "干嘛又那么小心翼翼,又不是没靠过。"他问道,低沉沉的,让人漂浮的心沉了下来,落了地。
  贝贝抬起头,盯着他漂亮的侧脸,他毫无波澜的看着远处的水面,微微的蹙起眉头。
  "你爱我吗?"在心里准备那么久,终于还是问了,或许贝贝是不想问的,可是嘴巴自如的就问了,随了她的心。
  秦添停了下来,他似乎松了口气,他直视着她的眼睛,看着她也一脸郑重,他坚定的说:"爱,我只爱你,小笨。"
  像是漫天的烟花炸开了,贝贝舒服得酸涩一笑,她俏皮的挑了一下眼睛:"我也爱你……"
  她踏实的把脑袋和整个人都靠在了秦添的肩膀上,像是吊挂在这个男人身上一样,心里一下子便被填的满满当当的,身子却轻飘得好似飘了起来。
  她天真的以为,这个男人说他爱自己,那他就是她的了。这个时候的贝贝其实还不知道,喜欢和在一起,真不一定是在一起的。好一阵子的沉默着,贝贝享受着她难得的归属感,这太长的沉默相对于那短暂的归属感而言,显得那样的精赤溜的,像个没穿衣服,却在拼命奔跑的孩子。
  ——
  "可是小笨,我要走了,后天的飞机。"还没等贝贝彻底的舒坦一下,秦添就说了出来,他似乎也准备了很久,所以说得特别流畅,在贝贝以为他最爱她,她最快乐的时间里,他在计划着如何敲碎她小心呵护的玻璃球子。
  姑娘的脑袋轰一下炸了开来,耳朵嗡嗡的响,他再说的话她就都听不见了,她看着他的嘴开开合合的,一会这样,一会那样。
  "你为什么要走,你要去哪?"她的手指紧紧的抓着他的胳膊,当一个人的眼睛挤成三角形,大概就是她最惶恐的时候了,贝贝全乱了套了,没了方向感,没了分寸感,没了是非和矜持,一塌糊涂,不知所云。
  "先回广东。"秦添伸出手,拽住站在面前,正在质问他的姑娘,他把她搂在怀里,他或许也不想看见贝贝这般害怕的样子,他捋着她的头发让她平静,可是这个时候,还要人怎么平静。
  贝贝不住的挣扎,她记得,清清楚楚的记得,不可能这样快的忘记,他刚刚还说他爱自己,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上长得粉刺都还没消失,他说只爱她文贝贝,他叫她小笨,为什么紧接着就要离开了,如果她现在还能平静的话,那她文贝贝根本不是人。
  人们认知上的差异像贝贝这样的女人,恐怕是一生都难以理解的,在她的心里,也许有一天也会先想自己多一点,但是她现在还不行,她现在还不能理解放弃和选择的关系,为了某种至少在她心里一文不值的东西而果断舍弃了感情,她觉得那才是自杀。她甚至不会倒过来想问题,既然能放弃,说明那点的喜欢在很多人心里和在她心里的那些个东西一样,一文不值。
  "你交流结束了?那什么时候回来,还是,还是你不回来了,我去你那?"她偏要做最后的挣扎,不给自己再留一点的脸面,贝贝颤抖着又问,她自欺欺人的想或许这一切远没有她想得那么严重,秦添只是说交流结束了他得回去一下,也不一定呢?
  "不要这样小笨,你听我说。"这大概是每一个男人一生中总要说上一两次的话,所以秦添也说了。
  贝贝一把推开他,最后一点机会都没有,他要说自己不想听的话了。这个男人果然太优秀了,他不是要回家一下而已,他是要抛弃她,不,谈不上抛弃,她文贝贝也不是什么秦太太,她还配不上抛弃这个词。
  "你别忘了你刚说你爱我的,你别忘了。"她也玩赖了,她是真的想玩赖,如果有用的话。贝贝眼前被水雾一点点的模糊掉,然后变得看不清路,接着看不清他。
  "小笨,你别这样。"秦添一把抓住贝贝的胳膊,他想抱着她,让她不要这么激动,但被她推开了。
  她拼了命的摇了摇头把眼泪从眼里甩开,可是甩开了又会盛满,让人怎么弄都弄不干净,她懊恼得来回抹蹭,蹭不干净把贝贝急得更哭了。
  她生气了,气自己为什么要浪费这一个月跟他怄气,突然她想到这里,如果她不这样跟秦添怄气,或许他们会有很多美好的回忆,她为什么不珍惜他在身边的日子。
  秦添狭长的欧式眼里盛满了忧伤:"小笨,我不说了,我不说了,我什么也不说了好吗?"
  他劝慰着,总算姑娘的抽泣缓了些,他抱着她,感觉她仍在颤抖,他轻拍着她的背,贝贝的心脏终于还是撑不住了,很快她便没了力气,伏在秦添的肩头,细弱的哭泣,泪水湿了他肩头,一块。
  ——
  好一会儿之后,秦添以为贝贝平静了,她乖乖的伏着,他试探着开始跟她说话,他摸着她的头发说些没有用的,不着边际的,见她仍是没有反映,他又开始认真了。
  "笨,我早晚是要走的,你是知道的。交流都结束了,我本来是想带着你回广东,但是我父亲和我妹妹都希望我去加拿大发展。那边的医疗机构不承认中国的医学学历,我到那边要从新开始,从学生开始,所以我没有能力带你过去。" 他说,似有多少的不忍心,听得人再也不能做点什么来牵绊他了,他轻轻的摇晃着她的身子:"贝贝,对不起。"字字似尖刀扎穿了她那颗本就漏了洞的心。
  "那你就要放弃我了对吗?对的,你要放弃我了。"她已经没有力气把心里的这些话说出来了,即使她还有力气,她又能怎么能这样说呢?为难他,让他别走吗?拦住他,让他放弃他想要的生活吗?且不论她能不能拦他,得说她也拦不住。
  秦添终于抬起头,贝贝的后背生生的疼,软绵绵的没有力气,胖乎乎的还装什么柔弱,她竟开始觉得自己好可笑。
  秦添一眼就能看得出贝贝的脸色不对:"小笨,你这怎么回事?"
  "我没事!"说着贝贝抽回手,再多余的拉拉扯扯已经没有意义了,她庆幸好在现在她还能决定得坦坦荡荡。
  秦添一把拽住了她,他还是第一次这么大力的拉了住了她:"你别动,你让我看看。"
  "不用看了,我听说我再怎么列的自己也会活得比你久的。"贝贝笑了笑,原来他真的不要自己了,原来自己真的被抛弃了,感觉还行,还没那么严重的。
  "送我回家吧!今天就送到我家楼下吧!"
  ——
  贝贝最终还是被秦添带到了医院,走了个后门,他在一个小黑屋子里,亲自给她做的心脏检查,他皱紧的眉头直到检查完了才稍稍放下来。
  "不要生气,我不走了。"秦添摸着她的头发,倍加轻柔的说。
  "哎哎!可别,你走吧!"贝贝坐在黑皮面的窄床上扣扣子,头也没回的回答了他。
  她的嘴唇有点发黑,本就不白净现在看着更加难看了,像个即将油尽灯枯的老巫婆一样,扣好了扣子,她有些不知所措,盘腿坐在病床上,拿起小镜子,照着自己干瘪的脸,连带着偷偷的从镜子里看着他,她那活色生香即将远去的男人。
  ——
  秦添慢悠悠的收拾着那些工具,也不搭理贝贝,也不反驳她的话,他视她如无理取闹,大多时候都不反驳,只是笑笑,看不出喜好的笑笑,笑她东北特色的笑话?但今天他没笑,他也不知道贝贝的小镜子里看得见他,看得见他那微蹙的眉头。
  秦添的手指那样的纤长,他把那所有的黑色的线卷了起来,放得规规整整的。好一阵子,他们两个都没说话了,刚刚检查的时候,秦添只是松开了贝贝的内衣,但是他没有拿开,他的手在那块肥肉周围来回的夹上了许多吸盘,唯独没有碰那块肉。
  "你说西施是不是也这样?这个颜色能美吗?"这句不要脸的比喻,说完贝贝自己都笑了。
  秦添仍是一声不吭,他只是一脸凝重的继续连接注射器,发出卡卡的响声。他走过来,挽起贝贝的袖子,在她的手背上打了两下,然后用左手的母子在交叉着青绿色的血管处揉了揉,把一个细白的铁针塞进姑娘的皮肉里面。
  "疼吗?"他抬起头,轻柔的问她。
  见贝贝摇了摇头,他微颔首:"我不是护士,扎针我没她们做得好。"他欲言又止,在她的手上用胶带固定点滴用的细管,一下一下,紧张得有些不协调了。
  "我调慢点,你千万别自己动,慢慢打就好。"
  "我这个人,不太敏感,扎针的疼痛我是感觉不到的。"贝贝看着他,她想告诉他,他说离开让她更疼,像是一种报复,让他难受了多好。
  秦添仍旧一动没动的站着,愁云惨淡,他直勾勾的盯着点滴瓶子下面的那块,像个鱼鳔一样的东西,想了想贝贝又说:"哎!我真的是个怪物,什么都能过去,你放心回去吧。"
  "小笨。"突然,秦添很生气喝住了她,似想说些什么,却又咽了回来,他叹了口气,又放缓了语气说:"我们然后去广州吧!"他顿了一下:"要是在东北也好,只是冬天我有点冷。"
  还能说些什么呢?贝贝又看不清人了,她甩了下头,把眼泪甩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放弃你想要的生活早晚会后悔的,你快走吧。别在这里勾引我了。"
  贝贝撂下狠话不再理他,她不是理智的人,所以她痛苦。她想过很多次如果秦添要离开,她会如何的挽留他,要挟他,缠住他,可事到临头了,她却做不来了。她背朝着秦添的方向,眼泪顺着眼角悄无声息的隐匿在枕头上,她感觉身后像是茫茫的黑暗,药里不知道加了什么,没哭多一会儿,她就睡着了。
  ——
  一觉醒来已是午夜三点,贝贝渴坏了,她坐起来找水。满鼻子都是男人的味道,她睡在秦添的床上,身下的被子和枕头都不是医院的那些了。眼睛适应了四周的黑暗,她见他就坐在自己旁边的电脑前耷拉着脑袋睡着了。
  电脑上,撒卡在沙漠里杀怪,脉脉穿着紫色的婚纱,坐在旁边乖乖的看着,姑娘的心被戳中了,眼泪模糊了眼前的屏幕,她多想自己就是那个小人,那个穿着淡紫色婚纱,一脸崇拜的看着她的王子的小人,也许他能许她的,就只有这些了。
  "笨,要水吗?"许是听见声音了,秦添也醒了,他拿着水杯扶着贝贝起来,一阵猛灌,她才感觉好了一点。
  "慢点,慢点。"秦添沙哑着嗓子,每一句话都好像带着身体里的什么东西,吹进了贝贝的心里。她举起水杯示意他要不要喝一点,秦添便接了过来,把剩下的水喝光。
  "我妈妈没打电话找我?"
  "我给小瑷打了电话,让她跟你妈妈说你在她家。"
  "哦。"贝贝松了一口气,想想又觉得不对:"我妈就信了?"
  "我让小瑷说你喝多了。"秦添把水杯放在电脑桌上。
  "我妈根本没看见我喝多过。"姑娘泄了口气。
  "但是她没再打电话。"秦添也不在意这些,他坐到床边,没有多余的枕头枕,便让贝贝靠在自己的身上。
  "哦。"贝贝应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了,依靠着他,两个人挨得太近,再近也都是各自想各自的烦恼,他们俩还从来没有憧憬过同一个未来。
  ——
  "小笨,我不走了,交流结束我先回广东一趟,然后一阵子我就回来,好吗?"秦添低着头一边说一边用手指轻轻的穿过她的头发,她湿淋淋的头发,细细的摆弄着,在她油脂麻花的太阳穴上,他吻了一下。
  "别这样,一股子头油味。"贝贝自知自己不是个香妃一样的女人,别说香妃了,她那跟老爷们差不多头油味,汗味总是形影不离的。她坐直了身子,挣脱秦添的怀抱,背对着他说:"真不用,你还是去加拿大吧!我希望你拥有你想要得到的一切。"
  秦添也不反驳她,他又把贝贝的身子扭正过来,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上,下颌抵着她的头顶,他气若游丝的吹拂着她的耳鬓,有一下没一下,吹得人意识都涣散了。
  "小笨我已经有一切了。"
  贝贝突然使劲的咳嗽起来,他声音轻轻的,好听极了,她只觉得自己的骨头一下子,便酥得细碎了。
  "不是的,添,你听我说。"贝贝晃了晃身子,她感觉有点累:"你还是去国外,是我想让你去的。"她叹了口气,这是她不想说的话,人生总要面临选择,但无论任何人都不能抗拒心中的自己,哪怕是一个念想,也足可以形成燎原之势。
  "不能跟你一起去,是我自己没本事,如果我也和你一样,像你妹妹和妹夫那样,我们就可以一起走了不是吗?"贝贝顿了一下,说不下去了,不得不又做了很长的一个准备:"我是很认真的,国外条件更好,生活也更好,我希望你去。"
  秦添手臂突然收紧了一下,或者是他听不下去了,他打断了她的话。
  "好男儿志在天下,能飞得更高更远那是你的造化,你走吧!"说得多豪气啊!贝贝的心脏病好悬又范了,她哽咽着后面的话几乎要说不出来了。
  她自顾自的也不让秦添说:"就这么定了,这个事咱们别说了,你明天就回去吧!别回来,你回来我也不再见你。"
  ——
  也不知道是药劲太大,还是贝贝真的这么累,很快她又睡着了。第二天早起,她仍觉乏力,到不是身体还有哪里不舒服,只是她心里疲惫,连带着胳膊腿都懒懒的抬不起来,便跟公司请了个假。
  秦添做了莲子百合粥,已经打包好的行李拆开了,堆在床边上。见他在外间里忙活,贝贝开始收拾满地的行李,她把所有的东西装进箱子里,装的乱糟糟的,弄得拉索如何都拉不上了,费了好半天劲儿,秦添端着粥进来了,姑娘仍在摆弄拉素。
  "东西我都塞进去了,你明天什么时候走?我去送你。"贝贝说着,示意秦添帮忙拉拉索。
  秦添把粥放在桌子上,坐到床边牵起她的手,行李丢在一边:"一会我弄,小笨,你等着我,我很快就回来。"
  贝贝看着秦添的眼睛,他眼里温柔得能活活淹死自己,漂亮的脸上怎么看怎么是欢喜的。
  "不用,你去加拿大吧。"
 
连载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醉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