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断尾鱼第十九章化石


  第十九章:化石
  这本就黑不是黑,白不是白的灰度世界啊。
  越早看清,越好。
  ——
  传说中的后天再如何讨厌,果真还是到了。贝贝坚持要送秦添去机场,借他车的朋友开车,两个人坐在后座上,情浓得比任何时候都来得粘稠了。
  一路上大雨倾盆,越往机场走雨下得越大,像极了贝贝的心情,她总觉得像是老天都在帮着自己留他。秦添一直掐着她的手,紧紧的,拇指在她打针的地方来回的磨蹭。
  本该是凉爽的一场透雨,可这一下起来就没完没了,也是让人懊恼,秦添一直在说,不知道飞机能不能准时起飞,姑娘默默的听着,心里酸溜溜的,他似乎很期盼飞机不要延误。
  机场在离市区一百多公里的地方,路途遥远。一直都在车里,但阴凉的天气还是把贝贝冻得够呛,本就不太好,走着走着她觉得更不好了,一直也不敢开口说,但秦添总归是个医生,不一会儿就看出端倪了。
  天黑压压的像到进了墨汁的笔洗,倒扣在头顶,秦添担心她自己回去路上再有什么不妥,非要先送她回去不可,他说他可以改天再走。
  "不了,就今天吧!"
  何必还要改天,总是要走的,矫情个什么劲呀!贝贝坚持就今天送他离开,这样的事儿,她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勇气再这样决定一次,所以这一次,他便非走不可。
  雨天汽车开得很慢,机场终于还是到了,这里贝贝是第一次来,她从来都没有坐过飞机,也不知道机场到底是什么样子,落地的大玻璃太漂亮了,像是杂志里的高科技住宅,居然会有这么大,好几个出口,有的走人,有的走车,但这些她都无暇顾及。
  ——
  到机场时,大雨已经停了,风却仍是湿冷湿冷的,秦添的朋友去办理登机手续,留下两个人再说说话。
  "小笨,我会尽快回来,然后跟我去广州吧!"他摸着她的头,尽量的贴着她颤抖的身子,潮湿的空气让她的眼睛肿了起来。
  贝贝看着秦添那般真诚的眼神儿,她无奈地笑了,她嘴角有些疼,奇怪他怎么能这么自信他会回来?他看起来好坚决,似乎那是理所应当的事儿了,他们天天都在一起,他都想跑了,爱情两个字在现实面前是多么的苍白,苍白得遮不住这漫天的乌云。
  贝贝不相信谁能有这样的魅力,可以战胜那些更有诱惑力的物质,唐明皇爱杨贵妃又如何,还不是把那女人勒死在马嵬坡了。
  "行,你先去加拿大看看,万一过两年你能接我去加拿大呢!"贝贝附和了他的话,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多解释了,她已经很累了,全身浮肿,她不愿意自己再多些难堪让人看见。
  听贝贝这样说,秦添很满意的笑了,他紧抱着她,头埋进她的头发里,久久地两个人就立在机场外大雨刚刚冲洗过的水泥路面上,都没有说话,贝贝心绪难平,也许他们都在为刚刚撒的谎而埋怨自己。
  ——
  一个小姐的声音播着登机的通知,秦添的朋友也办好了手续,这么巧的走了过来,贝贝心生感激的朝他点了下头。秦添拎起东西,看着她,掐了掐她已经有点塌陷的圆圆脸:"小笨,脸都不圆了。"
  "呵呵。"贝贝咧开干巴巴的嘴唇,想笑给他看,可皮肉一下子就撕了开来,笑得有点痛苦。
  "我走了,要想着我,上了飞机手机打不通的,你别担心,下飞机我就给你打电话。药在这个兜里,回去的时候难受就含着,明天也得去医院输液,我安排了医生会等你。"
  他一再的交代,他说一句,贝贝点一下头,一一记下,心口疼得像有人用羹匙掏出了什么,塞进嘴里,她不争气的泪如雨下。
  "别哭,我很快就回来了。"他又放下手里东西,抻出袖口帮她擦干眼泪。
  "你走吧!"姑娘好似认了命了,挣脱他,随手抹了一把,推着他转过了身,定定的站了一会儿,秦添还是回头看了她。
  "哎呀!快走。"她很懊恼的催促他,催促眼前这个迈不开步子的男人。
  广播里又播报了一次,念了秦添的名字,贝贝又推了他一下:"行了,别墨迹了,你快走。"说完,便看也不再看他,一个人跑开了。
  ——
  他果然飞回广东了,飞走了,走了,姑娘不得不嘲笑自己,说真的,她难受极了。
  秦添下了飞机就打来了电话,那晚已然是午夜,她却一直没睡,大概是他说会打电话来给闹的,她偏就睡不着觉了,越想睡着,越是睡不着,煎熬如油锅上的面饼,痛苦的忸怩着身子。
  秦添说他很好,就只是有点晕机,一切都顺利,他好开心的说,像是很高兴能这样的顺利,顺利的到了家。隔天他便回老家看那个火爆脾气的姥爷,差不多临近中午的时候,他还给贝贝打了电话。
  "小笨,我姥爷要跟你说几句话。"他那样说着,电话里却像是在挣扎,半天也没个动静。
  过了一会,她终于听见,电话那边一个老头子的声音,跟秦添不同,那声音稍显高亢。他一口的广东腔,语速极快,快得她一句都听不明白,她猜想,秦添大概是硬要姥爷在电话里跟自己说上几句,姥爷想必也是不肯的。
  直到最后姥爷也没接电话,秦添悻悻然的接过电话继续说,说些到了家以后姥姥做了啥吃的,一些没用的废话,她便也识趣儿的应和着,至于姥爷,他们赌只字不提。
  ——
  又过了一个星期后,贝贝收到了他寄来的包裹。
  提前三天秦添就告诉她,他准备了一个惊喜,很快就能到了。姑娘一再的追问,他都没告诉她到底那惊喜里是什么。这三天,真让人急得够呛,那个惊喜就像是脸上的粉刺,贝贝总想把它挤破了看看,那到底是啥。
  终于是到货了,姑娘亟不可待的,没等快递员分拣派送,就自己去快递公司把东西给取来了。
  那是一个不大的小盒子,和贝贝猜得还是有点差距的。原本她以为会是个戒指,可打开一看,是条链子。白色的,是条白金的链子。贝贝问秦添这是干啥?他说是定情的信物。
  "定情信物应该是毛毛狗之类的,这个东西像随葬品。"贝贝拎着电话,慢条斯理的跟秦添打趣。
  "那你送我个毛毛狗呗!小笨。"小伙子学滑了,接起话来可赶趟了,再不会让姑娘独占上风了。
  "链子拴在你的脖子上,你就是我的人了。"他说,嫌少这样霸道,说得姑娘心里舒坦极了。
  ——
  接下来的日子,秦添每天都会在电话里和贝贝腻腻歪歪的聊上一会儿,他托付的医生很敬业,每天都会打电话来催促她打针,贝贝渐渐开始觉得,他好像真的会回来了。她想着,也许自己就是那个比杨贵妃还幸运的女人,但是她忘记了,杨贵妃多大的胸脯都没能让唐明皇留下她,何况她文贝贝,内衣解开了,人家都没碰她一下。
  好吧,无论如何,她的心里从来没有这样的踏实过,这段日子贝贝过得开心极了,她感觉自己似乎真的就在他的心里了。
  ——
  一晃儿,一个多月过去了,东北夏天的干爽劲儿随着时间的推进渐渐消散了,空气里水气增大,周身上下粘腻腻的,很不舒服,南方人早已适应的桑拿天在东北可算得上是一场灾难了。
  周日一早,贝贝接到一个陌生女人的电话,说有人托她给自己带了件东西。下午贝贝便赶到约定的接头地点等着,就在跟秦添约会的那条柳絮漫天飞的马路上。
  快过去两个月了,这条路已彻底变了模样,青嫩的杨树芽尖儿,变成了暗绿色葱郁的树冠,像是时髦女人的头发,满满的包裹着树枝,遮蔽在窄窄的马路上,一丝阳光都透不下来,好一方阴凉,刚好可以避开了阳光灼灼的热度,偏是这般的舒服。
  原来身边还有这样好的地方,她原何竟全然不知。
  ——
  早早的便来到路边等着,也不知道来人会是什么模样。贝贝打电话过去,告诉她自己已经先到了,穿了件白色的裙子。
  又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一辆黑色小轿车刹的开到贝贝的面前停下,刺耳的刹车声吓坏了旁边奶奶怀里姗姗学步的小孙子,那孩子赶忙跑进奶奶的怀里,抱得紧紧的,惊恐的回头。
  戴着墨镜的俏丽女人探出头来,她的年纪好像不太大,看起来也就二十四、五岁的样子,尖尖的下颌像是做了什么手脚,她擦着颜色很暗的红色系唇膏,冷着张脸,一副偌大的太阳镜几乎盖住了她的半张脸,到底还是漂亮的,那女人好看极了。
  "文贝贝?"她极没礼貌的叫她的名字,极没礼貌的挑高太阳镜,上下大量她。
  贝贝点了点头,那女人便下了车,高跟鞋咔哒咔哒的,她个子到不是很高,那么高的鞋跟也没让她高过贝贝,她从车后坐拎出一个长方形的扁盒子,许是很重,有些费力。
  "这是谁让你给我的?"贝贝看着那个盒子,没敢贸然的伸手去接,她指着盒子问那个漂亮女人。
  "我外甥。"那女人看也不看她,只随意的嘟囔了一句。
  "谁是你外甥啊?"贝贝傻愣愣的杵着,那个箱子被那女人拎下来,放在她的脚边上,一松手,便搭在了她的腿上,姑娘赶忙伸手去扶。
  听贝贝这样问她,漂亮女人似乎也有点纳闷了,她摘下了眼镜,像是看着低智商的下等动物,斜着眼睛,一脸的厉色,她冷飕飕的问:"彭程啊,你不是他媳妇儿吗?"
  她漂亮狭长的大眼睛又是上下的打量她,好不奇怪的样子,那眼神儿在贝贝浑圆硕大的屁股上停留了一会儿,便像是明白了什么,轻蔑的抹搭一下。
  "那可不是啊……"贝贝赶忙开口了,她狡辩的话都还没说完,只见那女人伸出了她白净纤细的手,透明诱人的指甲盖也不知涂了什么东西,泛着幽幽的莹绿色光晕,打了个让贝贝停止的手势。
  "你自己跟他问问吧,你们俩咋回事儿我也不知道,我先走了。"
  说完,那漂亮女人便坐进车里扬长而去,只剩贝贝一个人呆呆的站在原地,扶着那个长方形的盒子。
  ——
  "这是啥呀?小帅哥给你的?"小瑷漂亮的大眼睛根根睫毛卷翘着,她瞄着盒子,伸手摸了摸。
  "不是,是另一个朋友,我也不知道是啥?"说着贝贝把盒子平放过来:"你搭把手,帮我把包装拆开看看。"
  那盒子就只有一层包装,一点儿都不神秘,里面是个挺漂亮的皮箱子,棕红色的,那种皮箱子最常见的颜色,凹凸不平的花纹,有一层亮漆。
  "你咋不回家,这么大个玩意儿,特意打车送我这来?要给我吗?"小瑷打趣的调侃贝贝,姑娘便睨了她一眼。
  "我妈看见这玩意,还不一定怎么追问呢,也不知道是啥,我合计不好直接拿回去,就放你家先放着呗!"贝贝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那点猥琐的小心思,她本也背不住小瑷。
  那箱子的造型非常特别,像是放钱用的,上面还有个暗锁,挺大的一个锁,闪亮闪亮的。这就有点难了,贝贝跟小瑷都不会开,两个人研究了半天,箱子依然锁得好好的,连钥匙都没找到。突然贝贝想到了什么,她伸手摸了摸那把漂亮的锁头,用力硬掰了一下,只听咔吧一声响,箱子开了。
  "果然是个装饰。"小瑷惊奇的说。
  ——
  这箱子里面的东西倒是第一次见到,被一层薄薄的红布盖着,撩开红布:"这是啥玩意啊?贝贝,你朋友送你一块石头?"小瑷看着那箱子里的石头,疑惑不解。
  贝贝也迷茫了,她不是不知道彭程这个人向来好出奇招,但是她也没想到他竟然古怪到了这种地步,还能给自己送块石头。这有啥用啊?不过是灰白色的一块石头,挺大挺大的,像腌酸菜用来压缸的那种石块。
  长方形的石块,扁平的也可以叫它石板,材质更像是岩石。贝贝不太懂这些,分不清楚它属于什么岩,就看着这块石头很干净,上面没什么土,但它却不是很平,棱角也多,表面也不光滑,肯定不是大理石。
  姑娘想着或许换一个角度,就能看出端倪来,便把那石头搬了起来,立着看,仍觉不出什么特别来,还是很像腌酸菜用的,折腾了一身的汗,两个人都泄了气了。
  小瑷转来转去的琢磨了半天,突然她在贝贝的对面停了下来,指着那石头说:"贝贝,这是块化石吧!在这边呢!"
  ——
  另一侧果然有了玄机。
  相比那一边,这一侧明显更平整了些,贝贝也没见过什么化石,也说不上来这个玩意是不是化石,只能辨出较平整的这一面上,有些不像石头的纹理,稍稍的有些突起,用手摸着倒是起伏得厉害,原也看不太明白是什么东西,如果说是化石,那上面的东西,好像是鱼,那形状特别像鱼,细密的纹理大体是鱼骨的形状,其中的一条几乎可以肯定是鱼,另一条不大完整,细看又有点不像是鱼。
  "这玩意弄出来犯不犯法呀?"贝贝寻思着,有些忐忑的问小瑷:"如果是化石应该犯法吧!"
  "应该不,邵董事长也有一块化石,在咱们山上的古玩殿里。"小瑷伸手摸了一下又说:"我觉得是化石,跟老板那个挺像的,就是这玩应儿,是啥东西的化石,看不出来?"
  "肯定不是恐龙就对了,我觉得像俩鱼。"贝贝站起了身,已是一身的透汗,她掏出电话给彭程拨了过去,但那小子的电话又停机了。
  "你这个朋友还挺有品位的,还送你个化石。"小瑷说话间,用力的眨了眨眼睛,那表情,让贝贝有了种上贼船的感觉,不禁后脊梁一凉。
 
连载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丹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