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断尾鱼第二十四章羊汤


  第二十四章:羊汤
  早餐时间还算凑合,今儿至少环卫工人已经差不多都收工了,出早餐的路边摊也都摆了出来,在那些人多的十字路口边上摊开场子,也不需要吆五喝六的,总归是有人自然会来。
  彭程拉着贝贝跑了半天,头也不回,他抻着姑娘的胳膊,使劲的拽她,她挣扎着,他却不管不顾,也许但凡一松手,她便真的就停下了,再也不会跟上来了。
  气喘吁吁的,贝贝再也跑不动了,彭程说想去喝羊汤,说羊汤可好喝了,是他最最喜欢吃的东西,反正时候时间尚早,可以找找看看,他说想让贝贝尝尝鲜。
  "早上没有人喝羊汤。"贝贝又是随口的一句谎话,她不想再走了,脚步则沉沉的拖在后面,说些什么,也不过是为了能停下来歇歇。
  足足又找出去两站地,彭程是连推再抱的,沿街的大部分摊位,都是豆浆油条,粥和馅饼,零星的会有那么几家卖馄饨的,只是没有羊汤。
  他们俩都很累了,小伙子额角都渗出汗来,贝贝一路的抱怨,但他却仍很坚持,他说羊汤那么好喝,不会没有卖的,一定能找到。
  终于贝贝再也走不动了,眼看着前面又是一家卖馅饼的小摊,她几步过去,一屁股坐了下来,心里笃定,就是这家了,说啥她都再也不走了。许是看出再拗不过她,彭程便也跟着坐了下来,悻悻然的,他好似有些失望,低着头不太开心的样子。
  贝贝顶不爱看他那副德行,她别过脸去,翻了个硕大的白眼,小伙子没看见姑娘的不屑,他吆喝着老板,低头摆弄桌上的筷子,颇有些奄奄一息的无力感:"老板有羊汤没?"
  此言一出,姑娘顿觉一颗头憋得老大,这家伙简直偏执透了,走了这么久,对于羊汤的那份儿坚持竟没有丝毫的改变,真让人受不了。她急了眼了,掐着眉头狠瞪了他一眼,大喊一声:"来五张馅饼老板。"再不理会他对于羊汤的执拗,她就吃馅饼,爱谁喝羊汤谁喝羊汤去。
  "一碗羊汤五张馅饼,来了。"老板喊着号子,把羊汤和馅饼端上了桌,像是早先便准备好了,只等着他们俩来一般,那速度可真快。
  彭程抿着嘴乐了,贝贝张个大嘴瞅着那桌上的东西,人都傻了,见到鬼一样蹊跷,寻了这么许久,怎么还带这么玩的?
  ——
  羊汤是为何物,贝贝从没喝过,就只听说是羊内脏熬成的奶白色汤汁,就着羊杂和汤,自己调上作料,至于那味道,素来褒贬不一。喜欢的人说是不可多得的美味,喝汤成瘾,不过也有人说,这东西味道怪异,闻着都恶心,像是羊屎的味道。
  贝贝盯着老板端上来的浑浊液体,她瞅了半天,不想喝。这个羊汤可真不像什么好喝的东西,老式的白瓷蓝边大碗,让这污皱皱的东西看起来更像小饭店后厨的刷碗水一样,毫不稀奇。
  "要不要尝尝。"彭程用勺子舀起汤汁,朝贝贝晃了晃。
  "我不要。"姑娘不加思索,果断拒绝了,这汤不仅看着不咋样,还有一股膻臭味,非常冲鼻,提神得很,贝贝自觉驾驭不了。
  被姑娘拒绝了,彭程到也不生气,调好作料喝了起来,他果然是很喜欢,时不时还吱溜吱溜的,使劲儿的吧唧嘴,享受得不得了。
  他舀起一块羊杂来,非要递到贝贝的嘴便上:"媳妇儿,你尝尝,你尝尝这个香不香。"
  "臭,我闻着了,我属狗。"贝贝赶忙摆着手,扭着头,避之不及。
  "不臭,你尝一口。"彭程丝毫也不放松,他非要举到姑娘的嘴边,然后看着她一脸嫌弃的张开嘴。也许在姑娘的心里对于那个东西的讨厌并没有她说得那样真,她好像一直就很松动,最硬的差不多只是那张嘴了。
  咬在嘴里,说真的,其实不臭,羊杂弹牙,贝贝竟觉得那有股动物内脏特有的肉香味儿和拉扯着相互厮打的嚼劲儿,挺好吃的。
  吃了一块,彭程便再不缠着她让了,姑娘看着他喝汤喝得摇头尾巴晃的陶醉样子,嘴巴里肉香味久久不去,想着那脏乎乎的东西也许不那么不堪。很快她就被彭程故意弄出的响动撩拨的有些馋了,吃馅饼若不喝点汤,真的是又干又齁又腻的。
  估计是读懂了贝贝那副觊觎的样子,彭程叫来老板,又给她要了一碗。他细细的调好了作料,放了胡椒粉和盐,尝了下味道觉得不错,才推到了贝贝的眼前:"媳妇儿,你尝尝,这个是真好喝。"
  他好期待的看着她,得意得像是中了大奖,小伙子真有眼色,他汤都调好了,这台阶搭得恰到好处,舒舒服服的怼到了姑娘最酥麻痒痒的穴道上,不喝还有点不近人情了。
  羊汤的味道,要怎么形容呢!姑娘掐着眉头回味了一下,那乍一入口时,还是有点臭臭的,但香浓的味道就在那入口的臭味之后,纯美而浓稠。
  "不好喝,臭不拉几的。"贝贝故意的说,一伸舌头,自觉也是过分的矫情了。
  "这还不好喝呀!你再喝喝,你再喝喝。"彭程不接受贝贝对于羊汤的厌恶,非要她再尝一口。
  "骗你拉!是挺好喝的,很香。"两个啼笑皆非的孩子,贝贝三口两口就把羊汤给喝光了,舔了舔嘴巴,才觉得意犹未尽。
  彭程也满意的笑了,嘿嘿嘿的,笑得极开心,露出一排牙齿,嘴上的那道疤痕忸怩的变了形状,他鲜少笑得这般灿烂无比,心里终是被撬开了条缝子,洒满阳光。
  ——
  他飘得有点远,嘴里的吹嘘便再也停不下来了:"这胡椒粉放得多了,就没有那么多肉味了,我说得你懂吗?你就尝一口,你等胡椒粉辣辣的那个劲儿过去。"彭程说着舀了一口汤含在嘴里,他一边比划一边说,仍觉得表达不清。
  贝贝顿时有些后悔,彭程说的那带胡椒粉的肉香味,自己喝太快了,她没怎么尝出来。这不成西游记里那猪八戒了吗?人参果进肚了,急的没细尝尝味道,可也不好再喝一碗了不是。
  "媳妇儿,这家的羊汤做得一般般,咱们这地方羊汤做得最好的,还得是大碗汤,在鹿街那边,我熬的也比这个好喝,真的,等我有空我给你熬,我从小就喝这玩意儿,你等我给你熬一把你再尝尝,比这好喝多了。" 彭程付了钱,站起了身,还没忘了吹呢!贝贝竟也好似真的相信了,她乖觉的听着,些许期待。
  "老板,加点汤。"旁边桌一大姐突然大喊了一声,老板便又是招牌式的吆喝着,拎个大饭勺子从大汤锅里舀了一勺,笑呵呵的冲着那大姐就过去了。
  贝贝先是一愣,见那汤都倒进碗里了,她一屁股坐回凳子上,盯着彭程的脸,稍眨了下眼:"这玩意能加汤啊?"见彭程点了点头,她纠结的看了看自己吃剩下的碗,又看了看彭程。
  "媳妇儿,下次,下次吧!我们可都结账了。"
  ——
  仅仅只等了三天,贝贝便再也按捺不住了,羊汤浓醇的味道总是撩拨着她,特别是她已经知道原来那东西可以加汤,于是那骨子里诱惑着她的小农意识,让她觉得必得去再喝上一次,顺道把上一次没加上的汤,喝回来才算没有亏了这笔买卖。
  一大早,彭程又在自家楼下留下了无数的烟头,他总是那么的早,早得贝贝不曾想过,那是为了什么。
  有的时候理所当然的事,真不一定就是事实,就好像贝贝一直认为彭程的早,是因为他过分难耐的想念,但是女人往往高估了这种想念,至少总是高估这想念在男人脑袋里化学反应的时长。于是她们肆意的践踏,不加珍惜,以为那总能是予取予求的,不知道没准哪一天,或者哪一个时间,也许就停止反映了。
  彭程照例给贝贝调上作料:"慢点,烫,你怎么嘴那么急呢?"
  他嗔怪着她,却不真的生气,也不把碗递给贝贝,只是慢悠悠的给她讲道理。他用勺子和弄着汤,让作料均匀的融化在汤里,摆弄够了才递到姑娘眼前,放在桌子上靠近她的位置,又向贝贝推了推。这一次他要了花卷,他说花卷才是羊汤的绝配,羊汤太香浓了,吃馅饼会腻。
  奶白色的汤汁似乎和前一次的颜色有所不同,淡淡的有些泛黄,像是牛奶里倒了点油:"媳妇儿,这个有点像那啥?"彭程说着,低头窃笑。
  "啥?"贝贝嗅了嗅,那股古怪的腥臭味似乎比上一次更重了些。她接过汤匙舀起一口,味道却较上一次更劲:"这回好喝。"
  "好喝你就喝,来配点花卷,省得腻。"小伙子把花卷推到姑娘面前,自己慢慢的调着另一碗汤,他挺得意。
  还没等彭程的汤调好,贝贝舔了舔微微滋润泛着油花的嘴唇,朝着早餐摊老板一扬手:"老板加汤。"她看着彭程,俏皮的眨了眨眼,好灿烂的笑了,笑得小伙子心口一紧。
  一口花卷也没吃,她只是把汤都喝了,汤碗里露出黑乎乎的一堆羊杂,泡在尚留了一些的奶白色汤汁儿里。
  见贝贝喜欢,彭程也很开心,他又把画卷的碟子朝贝贝面前推了推:"吃点花卷,要不腻。"接着摸了摸她的手臂,摸得姑娘像是被什么东西怼了一下。
  ——
  早餐摊老板拿了一个大大的水舀子,在大汤锅里搅了搅,那不合宜的舀子,看起来比锅还大,动作总是要轻飘飘的,哪怕稍一使劲便会洒出一地来。他就舀起了那么一层底,少得可怜的汤汁,大老远的走过来,倒进贝贝面前的碗里,黄白色的汤汁还未完全融合似的,在汤碗里划出一条条黄色的道子,满满当当的正正好,一大碗,像是都还没喝过一样。
  贝贝仍是不吃花卷,她只是喝汤,满满的都是幸福感,她特别回味的微眯起眼睛。彭程便更加开心了,他看着她合不拢嘴的笑,笑得偷偷摸摸,笑得那道疤痕狰狞而忸怩了。
  像扎了一针一样,那疤痕刺激了贝贝,她下意识的低下头,不去看他,只是专心喝汤,很快汤碗里又露出了羊杂,姑娘一扬手:"老板加汤。"
  餐摊老板拎着长长的大水舀子又来了,也不说不乐意,也看不出不高兴,反而是乐呵呵的又给贝贝倒了满碗。
  "你吃点花卷,媳妇儿,那东西不抗饿,你吃点,要不饿。"彭程也顾不得合适不合适了,夹着花卷放在贝贝的汤碗上面,姑娘这才咬了一口。有了两碗汤的底子,贝贝慢慢的品尝起来,就着花卷的确是比馅饼好吃,又不会抢了汤的味道,又把面香提了起来。
  "媳妇你成是渴了嗷?"彭程终于是憋不住了,明知道不是,他偏要调侃了一句。
  贝贝睨了彭程一眼,没搭理他,她也不纠结在彭程眼里,他会如何看待自己,很快第三碗汤就又没了,这回连碗里的羊杂也没有了,贝贝回头朝着餐摊老板刚要扬起手,却被彭程一把按住了:"媳妇儿,要不,咱再买一碗吧!"
 
连载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慕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