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断尾鱼第二十八章特别的值得


  第二十八章:特别的值得
  那之后的第三天,一大早贝贝又踏上去省府的火车,她要到医院去看他,她答应他了。
  前一天回家以后,她没有给彭程打电话,她知道他在睡觉,但她不打电话却不是因为这个。
  快半夜的时候,彭程的电话打了过来了,刚刚睡醒,他声音听起来沙沙哑哑,他说:"媳妇儿,你到家怎么也不打个电话给我,发个信息也行啊,我多着急。"
  "你怎么样了?"贝贝从床上坐了起来,围着被子,蜷缩在床脚,她想好了,要跟他说好多好多的话,一直说到他不想听了才好。
  "我没事儿,你什么时候还来看我,明天好吗?"他那么急切的期盼再次相见,于是他在恳求,锲而不舍的恳求,让人无法拒绝。
  贝贝没法回答他,她无力极了,那让她觉得自己是个坏人,是个不善良的人,但她真的不是的,她只是知道她不想要什么。
  好一阵子僵持后,彭程继续哑着嗓子说:"媳妇儿,我在这里等你,我每天都会在窗前看着大楼下面,等你出现在那里,我好再去下面接你。"
  像是一颗子弹,他这话击碎了她的心。
  ——
  真的,真的能确定什么是真的吗?或许你还能看透别人,难道也能看透自己吗?
  火车要逛荡至少两个半小时,她只能站着,站着也不能变换姿势,因为没有地方可以用来变换。偌大的车厢挤挤压压的,能看见的地方,都是人,贝贝像压缩罐头里的沙丁鱼,仓惶着被压在里面,所拥有的只有脚下这块方寸而已。
  终于火车要到站了,姑娘心头透进了些许的爽快,她可以松松筋骨了。她拎起了手包,顺着人流朝外面走,左转右转,都还没出站,彭程便又来信息了:"媳妇儿,你到哪了?"
  从她刚上火车开始,彭程就一会儿一条信息的,就连信息也是一样聒噪。他一直在问她车走到了哪里了,三分五分便问一次,这次贝贝没有回答他,她出了火车站,在旁边白钢锅那里买了个茶叶蛋。
  "媳妇儿,你说话啊,你到哪了?"
  姑娘瞄了一眼手机,她不很愉快,后悔答应了他,来这么远的地方找他,这一路的折腾,她难受极了,身上一股子车厢里的酸臭味道,她打心眼儿里厌恶。
  "媳妇儿,你怎么了?我错了不行吗?你在哪呢?"
  信息都还没看完,电话就响了,贝贝更加厌烦的挂断电话,都是因为他,她现在真不想说话。她急跑了两步,到马路对面再打车,差不多能快一点到达,她竟没有发觉,再如何厌恶也没能阻止她走得再快一点。
  他又打电话了,也许是心里焦虑,他才会这样一次次的打电话过来,贝贝一再的挂断,她吃了那茶叶蛋,仍腾出手来把电话给挂了,心里便也跟着更加着急了。
  "媳妇儿,我,我怎么了?我都难受死了。"原也不是他的错,他的信息又来了。
  出租车要开到医院了,这次这个司机没说医院有什么讲究,他拐了个漂亮的弯,便停了。贝贝正在给钱,感觉车门被人拉开了,一阵子冷风闯了进来,她回头,彭程满头是汗的,他一手拉开车门,便笑了,松了口气。
  ——
  "这是给我的惊喜?"
  他穿着那身条纹的病人服,四面八方的风搅合着这里,他的头发也被吹得乱糟糟的,竖在头顶上。
  贝贝下意识的点头,认了这本不属于她的功劳。
  他紧抿着嘴唇,看起来是由衷的欣悦,那高兴似乎突如其来,姑娘觉得她曾经在哪里见过这样的笑,在那些抗日影片里,那些战场上劫后余生的老兵,只有他们才会那样笑。
  彭程脸上能拆的装备都拆下来了,脸色也比前天也有了些血色,却仍是晦暗的:"外面冷,咱们进去说。"说着他便拉着她往医院里去了:"媳妇儿,你吓坏我了,我都想跑回去了。"
  他的手冰凉冰凉的,全然不像个男孩子那样温热,许是在外面冻得太久了吧!他紧紧的牵着她,贝贝看着他坚定的侧脸,他没发现,他说他要跑回去了,她不置可否。
  ——
  彭程坚持要介绍一下这个医院给她,他说他住过这里的许多科室,很多大夫都认识他,这里接骨头接得最好,可以把骨头里面的筋拿出来,再重新连上。
  他高兴得语无伦次了,贝贝当下便后悔了,她不该认了那功劳的,这显而易见让他更加开心了,但她知道那不是真的。他几乎跟所有人打招呼,跟许多漂亮的小护士打招呼,向那些人展示身边的这个姑娘。他穿的病人服很通透,胸前白色的绷带,透过病人服看得一清二楚,殷红的血一点点的在绷带上变大。
  "程程,你那个红了。"贝贝只着他的胸口,像是指着把插在他胸口上的刀,她下意识的躲远了些。
  "没事,我知道,刚刚着急下楼,抻了一下。"他得意的笑了,也许对他来说,抻这一下,特别的值得。
  ——
  楼上的病房里,这一次窗前站了一个矮个子的女人,黑瘦黑瘦的脸膛,干瘪而没有生气,风吹日晒的皮肤龟裂了,见贝贝跟彭程回来了,她便低头别过脸去,一句话也没说的走了。
  彭程牵着贝贝的手让她坐在自己身边,临躺下之前,他随手按了下床头的按钮,没一会儿,大夫便来了。
  "你可算叫我了,怎么回事儿啊?小伙子。"那大夫远没有秦添帅气,他高高的个子,已经谢顶了,差不多得有四十了吧!
  "也没啥。有点出血。"彭程撩开病号服的衣襟,血已经把那条纹的衣服都弄脏了,里面的绷带,血红血红的,他回头看了看贝贝:"媳妇儿,你先出去呆会儿。"
  "不,我要在这儿。"贝贝说着,伸手轻轻的推了下他的脑袋。
  "我就说你别老乱动。"大夫漫不经心的绕过病床走到彭程身边,靠窗户的位置上。
  "我抻了一下。"他很听那男人的话,很规矩的应和他,大夫边走边伸手把病床上的帘子拉上,顺道把贝贝拉在帘子的外面。
  再也看不见了,不知道为什么,贝贝感觉紧张极了,但她还是庆幸大夫拉上了帘子,她觉得自己没胆量去看。
  那帘子上的剪影看起来恐怖透了,大夫硕大的身躯低了下来,在彭程的胸口上掏着什么,她能感觉他的身子都僵住了,好在帘子又拉开了,大夫一边拉一边说:"其实没啥大事,一会就能止住,你就别动就行,还发烧不?"
  "发烧。"彭程又下意识的瞄了贝贝一眼。
  "那就得住院,住到不发烧了。"那大夫也看了看贝贝,咧开大嘴笑了,问道:"这就你说的女朋友呗!"
  "嗯!"彭程哼唧了一声,他似乎不太愿意说话,却仍是强调了一句:"我媳妇儿。"
  "行,媳妇儿,挺好看的。"那人高马大的大夫摇头晃脑的看她,接着点了点头:"这小伙不一般啊!手术后自己走出来的,他跟你说没?"
  "嗯!"贝贝应了一声,微微的笑了。
  "一般人可不行,非要走出来 。"他又看了看彭程,大手在他的肩膀上搭了下:"你就别动,一会儿就不流血了,有事找我。"
  ——
  两个人的世界里,没有人是无辜的。
  那大夫红堂堂的大脸看起来油光锃亮的,他跟病房里所有的人都寒暄了几句,嗓门嘹亮。
  "媳妇儿,他一天都赚老多钱了,我做手术我哥就给他两千。"
  大夫才刚一出门,彭程便很小声的告诉贝贝,好像,那是多稀奇的事,但姑娘并不纠结这些,原也是她不在意这些,她看了看彭程稍显红润的小脸,把被子拉了拉,给他盖得更严了些。
  "你吃退烧药了吗?"她永远显得像个外人,一个局外人。
  "嗯!"彭程应和着,或许他不需要躺下,但他还是乖乖的顺从了她,他似乎充满了感激,伸手拉住了贝贝,轻轻的揉捏她的手指头,那软塌塌的玩应儿,总想捏得变了形,他才更好受些。
  "媳妇儿,我想跟你结婚。"彭程紧盯着贝贝,不想放过她的任何反应,那眼神里华光四射的,晃的姑娘不能直视。
  "你为什么非要自己走出来?"
  "你同意不?"她没能岔开他的话,他仍揪着问她。
  "别说别的,你为什么自己走出来?"
  挣扎,她连个遮挡都不要了,两个人就这样赤裸裸的逃避对方的问题,真的答案竟然这样的不重要,许是贝贝久不回应,彭程有些生气,他深吐了口气,全没了力气。
  "手术那天,就我妈自己,我要是不醒过来……"彭程到嘴边的话似乎咽了一口,没说完:"媳妇,你不知道。"他朝周围的几张病床瞧了瞧:"他们都是家里人从手术台上抬下来的,没有医生护士抬你下来,都是自己家里人,我要是不醒过来,我妈她抬不动我,让她怎么办。"
  "所以我进去的时候,我就跟麻醉师说,你少给我打点麻药,让我手术以后就能醒过来。"
  贝贝盯着他的脸,她听不懂他说的中国话,但好在他还是顺从了她。
  "那你小姨呢!你爸爸和你哥为什么不来?"贝贝瞪着她通透的大眼睛看这他,一脸不合时宜的天真,看得彭程哑口无言的。
  他挑了下眉头,挣扎着似乎要起身,但那不容易,他疼了起来,勉为其难的说了更多的话,他拉着贝贝再不松开了,也许是她的错愣让他害怕,所以他一直在说话,胡言乱语的,也没有个头绪,东一句西一句的大多是半截的句子。
  这个时候的贝贝却不知道,这大概是彭程最爱她的时候了,所以他的话连不成句子,他连一句有用的话都没说,她只觉得听不明白,不知道彭程到底想要表达些什么,她甚至有些笑话他,笑话他表达能力太差,竟不能流利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
  陪着彭程一直躺着,贝贝坐得脊背酸疼,中午的时候,那个矮个子妇女给送来了些吃的。彭程还吃不了这些,那都是给她准备的,他似乎舒适了,说了好些好笑的话逗她开心,说些别人做手术时候的趣事儿,他自己也跟着开心。
  "媳妇儿,咱们以后不要小孩了。"他突然这样说,不知道为什么。
  "嗯?咋了?"
  "昨天楼下有个生孩子死了的,生孩子真的能死人,咱坚决不要了。"彭程那般认真的说,他说那个死了的女的,怎么就死了,谁知道呢!反正就听说死了,他当时就想好了,孩子坚决不能要了。
  "你害怕了?"
  "嗯!挺害怕的,昨天晚上好几个小护士都挺害怕的。"
  "你又不是女的,你害怕什么?"这遥远的课题,无论是对贝贝来说,还是对彭程来说,原来都应该很遥远。
  "那你死了我能不害怕吗?"
  "我没死呢!你紧张啥?"
  贝贝昵了他一眼,彭程却突然高兴了起来:"对呀!生不生我自己能控制的,媳妇儿,你要是跟别的男人好了,你看他能不能像我对你这么好。"
  ——
  刚一过晌午,阳光便转到彭程旁边的窗户上,他有些晒,但他没说,贝贝也学着那大夫的样子,把帘子拉到了另一侧,挡在阳光的前面,彭程看着她忙活完,又坐回原来的小凳子上,她倒了杯水:"你喝点,我扶你去。"
  他们都明白那说得是什么?姑娘的善解人意让人窝心,彭程眼神儿里的希冀更加清澈了,他点了点头,却只是用嘴巴沾了沾水而已。
  又过了一会,她便借口第二天要上班,打算回家。她说得轻描淡写的,但彭程一下子就落寞了,他显得很紧张,刚刚所有的快乐都溢满了眼眶,转眼又像是被扔掉了一般颓丧。他低着头,握着贝贝的手,掐得更紧了,好一阵子也不说话。
  "我总是要回家的,再晚的话,到家不一定几点了,今天你小姨也没在,火车要坐两个半小时呢。"贝贝说,说她最有用,却最无情的道理。
  好半天,他总算是抬起了头,盯着她,似有所云,他眼睛里净是单纯和直白的不舍,让人不得不避开,避开他也避开内心里的不清亮。想了一会儿,他终于点了点头说:"那我送你。"
  ——
  "就到这吧!"贝贝在电梯前停下了,彭程走得太艰难了,他艰难的蹭下床,要紧紧赚着她的手指,手指挤压得拧在了一起。
  她安抚着他,从他手里把胳膊拽了出来:"你别跟我下去,再折腾一下,伤口又出血了,你还得发烧。"
  "没事。"胳膊落了个空,他有些站立不稳,贝贝赶忙又扶住他,一个不留神,彭程伸手按了一下电梯的按钮。
  "送到哪里都一样,差不了几步,你到这里,我心里还好受点。"电梯门开了,贝贝一动不动的站着,她望着彭程的眼睛,温和却坚定,她必须在这里就留下他,所以电梯门又合上了。
  彭程盯着那背对着电梯,坚决不再挪动步子的姑娘,大体是心里大体是不舍的。他刚想要说点什么,电梯门突然又开了,像是坏了一样,它偏开了两次。
  这一次电梯门似乎让人绝望了,他攥着贝贝的手使劲的捏,可怜兮兮的看着她,像只流浪再外,渴望施舍的小狗那般不愿放她离开,贝贝便情不自禁的拥抱了他。
  ——
  走出医院的大楼,姑娘仍觉得有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她回头朝医院的方向看去,彭程并没有出现在门口。她瞥了一眼十四楼的位置,见那一层的落地窗前,彭程一个人孤零零的站着,十四层高,贝贝看不清他的脸,但他突然双手趴在落地窗的玻璃上,努力的向前探着身子,张望着,那病人服的胸口上,又是殷红的一块。
  贝贝用力的向他挥了挥手,她看见他的身子似乎更向前探了探,在那玻璃窗前,像是要跳下来了一样。
  ——
  "你要离开我了对吗?你还会来看我吗?"回家的火车上贝贝看见了彭程的信息,早就发过来了,发了好多次。
  "我当然还会去看你。"她没有撒谎,像秦添也说过的那样。
 
连载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傲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