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断尾鱼第三十一章演员


  第三十一章:演员
  "他们是你花钱雇的?"
  整一桌子好吃的,就只有彭程跟贝贝两个人吃,中间的电磁炉里烧着开水,涮火锅,旁边一圈儿各色的涮菜,洗好了码放在那里。姑娘一直没动筷子,她闪烁着漂亮的大眼睛看他,他妈、他爹和他哥都在上面的那间老房子里呆着,饭菜都拾到好了,他们也不出来。彭程的嫂子就在外间的厨房里忙活着,门咔哒一声响,嫂子收拾停当,也出去了。
  小伙子一愣神儿,先是回味了一下姑娘的问题,想了想,似乎觉得有点可笑了,他也不说话,便又催促贝贝吃东西。
  "你跟他们不像是亲人,你看你都没正眼看过你爸一眼。"她接着问他,揣着她满心的好奇,偏还显得漫不经心的。
  "是我亲爸,就是长得不太像。"彭程也是好随意的说,好似没当回事儿,他跟父亲的确是太不像了,不仅仅不像,似乎都不像同一个人种。
  他爹那一脸的厚道,彭程是累死都摆不出来的。他哥倒是很像他爹,两个人如出一辙,都是黝黑精瘦。小伙子看了看后窗外,那在破房子前站着喂鸭子的老头儿,似乎自己都觉得有点说不清楚了,他一耸肩,不解释了。
  这老头儿跟所有农村题材的电视剧里一样,披着个黑色的大棉袄,在这白雪皑皑的季节里,依山的矮房子前喂鸭子,喂得就那么回事吧!像个生手。
  "他们真的有点像假的,你看你哥,跟你爸像差不多的年纪。"两个人又一同瞧着高一截的台阶上,彭程的哥哥和父亲。
  "你可拉倒吧!大妹子啊,我哥才比我大两岁,能跟我爸差不多的年纪吗?"彭程偏还乐了,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开心。
  "贝贝你咋这么悬呢?你这不唠虎嗑呢吗?"他夹了一筷子肉放进贝贝的盘子里,那眼睛紧盯着肉,还挪不开了。
  "你吃。"
  "你想吃你吃。"
  姑娘看懂了他,偏要让他一下,她把自己的围碟往彭程的面前怼了怼,彭程便夹了一口吃了,又从火锅里捞了一筷子出来,放回姑娘的围碟里,很有些回味的,他砸吧着嘴。
  "有点你口水的味道。"
  "那你都吃了吧!"她偏要一犟到底,戏谑的看着他,等着看他还能再说点什么。
  "干嘛呀!我是想让你吃,你咋还这样呢!特意给你买的,去县城那边才能买到这么纯正的羊肉。"说着彭程又把肉从贝贝的碗里夹了出来,送到她嘴边上。
  这般亲密似乎不寻常,放进碗里的肉都能夹出来,贝贝一时间没下去嘴。她又被他搞愣神儿了,下意识的咽了口吐沫说:"他们干嘛不一起吃呢?"
  "那你看呢!演员挑的好呗!我不发话他们不敢吃。"
  贝贝拿起筷子,哼笑了一声:"吹,吹,好大的灰。"
  ——
  才吃过了饭,时间便已过下午两点了,这里的艳阳倒是跟城市里一样的美好,从透明的大玻璃窗上斜斜的漫进了屋子里,烤着脊背,竟比火炕还要热腾一些。也不过是刚过了晌午,这里却已经是歇下了的节奏,整个儿村子都静悄悄的,再不走,贝贝怕是只能留在这里过夜了。
  "我得回去了。"姑娘到也不纠结,看了看外面正当时的天,一丝的留恋也没有,全也不在乎听的人是不是真的听得。
  原本还懒洋洋的,小伙子陡然间警醒了,他知道姑娘是必须要走了的,他明白她是绝不可能在这大山里过夜的,所以她要走,他便也只能紧张起来。
  玩笑也不开了,饭也不吃了,她来了要走,他整个人崩着,不知所措的在姑娘身边晃荡,扎着两只手,试图拦住她,但没有理由。他看着她拿过了手包,收拾东西,那表情复杂得让人看不下去,他心里的话还多着呢!现在想必都还没说上。
  赶到彭程的家里时,已经是中午了,他还一直没有机会开口解释这个奇怪的家。贝贝也没有问他,原也是那些,她都不在意。他爸为什么不姓彭,他妈为什么不姓程,他们俩个都是聪明人,他看出了她的疑惑,她偏就不问了他。他当然能懂,那是她没放在心上,也许这就是她的一次表演,她才是他雇来的演员,现在她杀青了,急忙的便要逃走了,生怕他说出他的秘密来,让她尴尬。
  贝贝看着他紧张的样子,她有些不忍心,这一大家子人摆着里呢!她还不至于真的觉得这些人是彭程雇来的,但这些都跟她无关。那个埋了吧汏的小男孩抠得也不知道是啥,一手的胶黏。她知道这些都不好解释,彭程大概也想有个长一点的时间,让他把这些事情好好说清楚,至少说得贝贝能听清楚,而不至于断章取义,但对于她来说,那才是她最不想听的。
  ——
  车就要来了,老远的便发出轰鸣声,在这大山里静谧的村子传的无比的远,像是起床的军号。听见那动静,贝贝刚刚泛起的一丝怜悯便一个激灵打没了,她拎着包就往外赶,招呼也来不及跟等待她的他爹他妈打一声,便出了门,往山坡下跑。
  彭程穿着双拖鞋紧跟着她也出了门,许是心虚,他沉默着,一声不吭。往下面通车的小路紧跑了两步,他胸口的伤想来是还没大好,两步就有点怂了。
  "媳妇儿,你慢点,那车能等一会儿,我哥都告诉他咱家有人下山了,没事的,你慢点。"彭程吆喝贝贝,手捂着胸口,巴掌大的小脸,眉头紧蹙,疼得煞白。
  他在求她停一停,多留一会儿,贝贝狠下心跑出来却在回头看他的那一刻缩回去了,她又往回走了两步,扶着他。
  "我怕赶不上车,你看你,你就别出来了。"姑娘蹙着眉头说。
  远远的,那车车晃晃悠悠跟个灵车似的,从模糊不清的羊肠小道缓缓的开来了,眼看着再拐过一个弯就到眼前了。贝贝一边紧张的看着车,一边掐紧了眉头照顾彭程,许是想让她宽心,他笑了笑,笑得挺纠结了:"媳妇儿,你放心,肯定能等咱。"
  怕是听见外面吵嚷的声响了,他爹他妈也都跟着跑出来了,一再的挽留,贝贝觉得盛情难却,却还是咬牙却了:"还疼吗?"她低头看他,他的额头上,疼得一层冷汗。
  "还行,应该是抻开了。"彭程说着,掀起衣领,从领口便能看见那鲜红的血,红得艳亮极了,还是那么的有生命力。
  忽然,那小巴车又是一阵轰鸣,向是预备口令一样,贝贝便又松开了彭程的胳膊,她的同情看来也就只能到这了:"你别走了啊,我去上车了,你好好在家养着。"
  "没事儿的,你别着急,没事儿的,我哥认识司机。"彭程再说什么,也没法叫停姑娘的脚步了。他爹他妈都像是蹩脚的三流演员,一遍遍的说让贝贝别走了,别走了,今儿就在这里住下,他们越说,贝贝便越觉得非走不可了。
  ——
  出村就这一辆小巴车,开车的还是村里的熟户,车果然在门口等了一小会儿,贝贝着急忙慌的,往车上跑,也不管彭程在后面拖着伤口跟的踉踉跄跄。姑娘焦急惶恐的心情难以抑制了,她跑到近前,两步上了车,在窗子边上坐下,跟车下的彭程摆手。
  那么老长的一次停顿,在他们俩个之间,一上一下,目光所及,皆是狼藉,那老旧的车子半天才又叫唤了起来,却还没有关门。
  眼看着要开走了,贝贝感觉舒坦,她心里庆幸。她看着彭程站在车下,离自己那么的远,心里就像通了气一样。她就要离开这个不熟悉的古怪地方了,有种逃离白区的紧张和欣喜,让她难以抑制的展露了笑容,释放而解脱,美丽极了。
  车奋力的吼叫着,摇摇欲坠,天又阴沉下来了,雪花渐渐飞起,哀愁变了模样。小巴车后卷起了更加沉重的黑烟,它怕是就要动了,贝贝又使劲儿的晃了晃手,晃给彭程看。
  突然,彭程一个箭步跳上了车,到贝贝的身边坐下,他干巴巴的嘴唇紧紧的抿着,使劲的咽了下。玻璃窗下,他哥,他爹,他嫂子,连着车里的姑娘,皆是目瞪口呆。然后他笑了,看着他的姑娘,迷恋极了,他坐在贝贝身边的空位置上,把手搭在贝贝的腿上,他妈在车下喊他。
  "我送贝贝回去。"他应了一句,看也不看那些他的亲人。
  他不得不来,孤注一掷,死车上这也是他唯一的路了。
  ——
  东北的春节总是一年中最冷的日子,车窗不一会儿,便被冰花儿铺满了,看不清窗外。彭程穿得单薄了,一身棉质的睡衣,贴身穿着,随便披着出来的夹袄,光着脚,趿拉着拖鞋。
  贝贝一肚子的火气,夹杂着恐惧,她不想理他,可她做不到。她的解脱仅仅维持了不到一分钟,就过早的结束了,像没能畅快拉完的粑粑,堵得人难受。但是她的内心,也说不出来的满足了一下,一个男人为了她奋不顾身的在零下二十几度的天气里,光着脚跟车就跑了,那种女性魅力的集中体现让贝贝觉得自己似乎不是寻常人了。
  "媳妇儿,你怎么不说话了。"彭程从来都是理直气壮的,可这一段时间,他的气儿却怎么都壮不起来,他明显有些胆怯了,他总是在试探。
  "你为什么跟出来,这么冷的天,你穿这么少,你胸口淌着血呢,你想干什么?"
  不知道有没有人也发现了,有时候,我们真的分不清楚什么才是真的,就连我们自己的感觉,那也许也不是真的。姑娘气势汹汹的,她呵斥他,至于为什么,那不重要,但她仍旧毫不相让,这每一句的逼问其实都不用回答,她最想问的也不是这几句。
  "我怕我不出来就再没有机会跟你说这些了。"
  彭程拉起了她的手,五指交握,紧紧的,她没有躲开,他深邃的眼睛里透亮的好像能看见他的心。他聪明的看穿了贝贝的心思,她说不出伤害他的话,尽管她从来没有答应做他媳妇儿,但她依然不忍心否定他的付出。
  ——
  车颠簸的很厉害,这山里的路崎岖不平不说,雪下带冰的路面非常的滑,高低起伏加上漫天飘飞的大雪,车身抖得厉害。贝贝身体好好的,也几乎颠碎了骨头,彭程在身边就像上了大刑的犯人,还没出村子,他已脸色惨白了,胸口下的那条包着伤口的绷带,猩红点点已经染透了衣衫。
  他一路咬牙切齿的坚持着,坚决不下车。这车一晃,他冷汗就下来了,刚好一会儿,车就突然又一晃,他吭叽一声,连晃几下,彭程痛苦的咿咿呀呀!姑娘便哭了,嚎啕大哭,哇哇的哭,哭得小伙子到是开心了,他笑她的在意,人还精神了,全也顾不得自己的伤,伸手给她抹眼泪,糊撸半天也揩不干净。
  "我不让你来,你非要上来,你看你这死半道咋整啊?"
  "哎呀!我还能死半道啊!你看你哭啥,你可别哭了。"他哄她,心里甜得厉害,她是善良也好,她同情也好,什么都好,那不重要,他也不要那些虚的,她在意他就好。
  "你快下车,我给你哥打电话,让他来接你。"
  贝贝一直哭,一直哭,但她哭死他也不能下车了。彭程费力的摇了摇头,车子又是一阵颠簸,他又是咿咿呀呀:"媳妇儿,你别哭了,我有很多话要跟你说。"
  "咱俩以后说,以后说,你哥电话多少。"贝贝刚掏出手机来,被彭程一把拽住了,这一下有点猛,他扶着胸口,一口长气。
  "没有什么以后,现在不说,以后你也不会给我机会说了。"
  "我给。"贝贝含着眼泪,她真的会给。
  彭程靠着座椅,伸手摸了摸她的脸:"你看你怎么还撒谎呢?"
 
连载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青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