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与一匹狼的母爱对决


  很偶然,刘彩芝碰上一匹狼。那天,刘彩芝在山上采药,她正在挖一棵山药。山药又粗又大的,让刘彩芝兴奋。
  刘彩芝后来说,这棵山药,能挖五六斤的果实。她挖山药时,6岁的儿子,正在离她不远的地方玩耍。那地方靠着一条小溪,是一片开阔地,长着密密麻麻的野草莓。红鲜鲜的野草莓,吃着酸酸甜甜,小孩子们都喜欢。
  那棵山药,刘彩芝挖了足足半个小时。刘彩芝挖山药,是为婆婆治病,婆婆肺虚咳嗽,已有一个多月,吃了很多药都不见效果。医生说:"用新鲜的山药炖鸽子,吃几天试试。集市上的新鲜山药,多是种植的,不如野生的好。"
  刘彩芝伸了个懒腰,准备坐下歇歇。就在这时,她听见了异样的声音,像马奔跑的声音,有点急促,但没有马奔跑的声大。刘彩芝想起了儿子,就朝儿子跑去。就在这时,她看见一个黄色的东西在她眼前一晃,她揉揉眼——那是一匹奔跑的狼。
  刘彩芝看见,那匹狼是冲着他的儿子跑过去的。那一刻,她的儿子,正低着头,在玩一个什么东西,对即将来临的危险一无所知。刘彩芝看到奔跑的狼,丢下手中的镢头、山药,迎着那匹狼冲了上去。
  那匹狼看见突然冲出来的刘彩芝,愣了一下,站住了。刘彩芝也站住了。刘彩芝的本意是要拦住那匹狼,让狼改变方向。可那匹狼并没有理会刘彩芝,停了一下,继续迎着她的儿子奔跑。作为母亲,刘彩芝想也没想,跑到了狼的前面,拦住那匹狼。
  狼终于停了下来,看着面前的刘彩芝。狼的眼里,闪烁着一种可怕的光芒,那道光,看得刘彩芝心里直发毛。刘彩芝此刻赤手空拳,唯一的防身工具,那把挖山药的镢头,在奔跑中丢在了山野里。
  刘彩芝站在狼的面前,那个姿势很有趣,她伸开双臂,用空空的两只手,拦住了狼的去路,她伸手拦狼,是出于一个母亲的本能。
  刘彩芝与狼,相距只有十米之遥,隔着一条小溪。刘彩芝在河的这边,狼在河的那面。
  与那匹狼对峙,感觉时间是那么漫长。其实只是一两分钟,或者是几十秒。狼似乎不想与刘彩芝对峙,开始寻找前进的方位。它绕了个弯,想躲开刘彩芝伸出的双臂,从刘彩芝的左边冲出去,那是经过山沟可以到达那片开阔地的唯一出路。刘彩芝看出了狼的意圖,在狼开始前冲的瞬间,刘彩芝跳过去再次拦住了狼。
  狼看起来很愤怒,它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声,然后向刘彩芝扑来,把刘彩芝扑倒在地,可能是用力过猛,狼和刘彩芝一下子倒在了小溪里。刘彩芝突然觉得胳膊一阵疼痛,她看到,狼尖利的牙齿深陷在她的胳膊里。血,顺着薄薄的衣服流了下来,把小溪里的水都染红了,一缕一缕随着水漂浮。
  那匹狼似乎并不想伤害她,很快就松开了口,向刘彩芝儿子的方向跑去。刘彩芝不知哪里来的力气,跳起来拽住了狼的尾巴,狼回过头把刘彩芝掀翻在地。情急之下,刘彩芝用手在小溪里乱摸,她的手抓到了一块石头,就在狼向她扑过来的那一刻,刘彩芝手中的石头,狠狠地砸向狼的脑袋。刘彩芝听到一声响动,那匹狼倒在她的面前。
  刘彩芝踉踉跄跄地站起来,走到狼的跟前,刘彩芝看到,那匹狼还在喘气,肚子一鼓一鼓地呼吸。刘彩芝又看到,那匹奄奄一息的狼,眼睛盯着儿子的方向,那目光中有一种无法说出的意味。没有绝望,没有仇恨,看上去有一种慈爱,有一种遗憾。那目光,让刘彩芝感到心里五味杂陈。这匹狼,临死时还想着自己的儿子,太可恨了。于是,刘彩芝又搬起一块石头,对准狼的脑袋狠狠地砸去。
  那匹狼蹬了几下腿,不动弹了。刘彩芝看到,那匹狼的眼睛,依然瞪着,瞪得很大,无光的眼睛里,有一滴泪,在眼眶里闪着亮光。
  看看狼死了,刘彩芝顾不得多想,跑到儿子面前,一把抱起了儿子。就在这时,刘彩芝看到,儿子的怀里,抱着一只狗崽。刘彩芝顿时明白了,那不是狗崽,是狼崽,一只两三个月大的狼崽。
  看到那只在儿子怀里扭动的狼崽,刘彩芝突然坐在地上,大声地哭了起来。刘彩芝说:"我也不知为什么,突然间就想哭,哭得一塌糊涂。"
  "其实,我是为那只母狼哭,为一个母亲哭。我们彼此都为了孩子,误会了对方。作为母亲,我们都没有错。就算是不误会,谁又能敢保证对方不伤害自己的孩子?我杀死狼,我不后悔。我后悔的是,我杀死了一个母亲。"这是农民刘彩芝对我说的话,我很感动。
  她把那匹母狼埋了。她用镢头挖了一个大坑,还捡了一抱柴草,正正经经地把母狼埋在小溪边,并用石头把母狼的坟墓围了起来,像埋人那样。
  母狼死后,刘彩芝把小狼崽带回了家。
  刘彩芝说:"那匹小狼,在我家待了三个多月,小狼大了,我就把它送到后山,放生了。那匹狼我送了两次,它又摸着回来了。第三次,我把它的眼睛蒙上,送到三十多里外的大山里。"
  我问过刘彩芝:"再后来,那匹小狼回来过没有?"刘彩芝说:"没有,自从那次送走后,那匹狼再也没有出现过。只要它活着,我就感到心安。"刘彩芝对自己打死一匹母狼,始终怀有深深的歉意。
 
祖克慰狗崽母狼山药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凝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