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断尾鱼第四十章香水


  第四十章:香水
  这之后彭程开始了无处不在的监视,他会常常打电话贝贝,试图占满她所有的空闲时间,让秦添的电话尽可量的打不进来,可这谈何容易。不过这样做还是有一定的效果,至少常在河边走撞见鬼的几率就会更高,终于有一天贝贝又被妈妈安排相亲的时候,被彭程撞见了。
  人真的会有第六感吗?贝贝猜别人没有,但彭程一定有。每每自己干点坏事,他总能第一时间发现。他明明在酒店,自己在单位,妈妈都是刚刚通知自己相亲的,她不能理解,彭程是怎么知道的?不仅仅知道,他第一时间打来电话,告诉贝贝,哪都不许去。
  但是,这第六感从何而来?
  彭程恼怒极了,他每天都在想她,可她却从来不会想起自己。他总能看见她抱着个电话,但那电话从来不会打给他,他揣摩着手机,不停的看,已经整整小半天过去了,他一直在等她,可她连个吭叽都没有。他想到了昨天晚上,昨天晚上她又在那打电话,说真的,他不知道那人是谁,但那个人肯定是个男的。
  受不了,他气坏了,想到这些,他窝火透了,他得跟她说清楚,他掏出手机打了过去,然后贝贝真的接了起来,她说喂。不知道为什么,她接了电话,到让他有点害怕了,嗲嗲的,她嗲嗲的跟他说话,或者那不算太嗲,没有昨天更嗲,但他听着,肯定是有味道的。
  于是他想好的那些个叫嚣瘪了回去,听见她说喂他就瘪了,但他还是警告了她,尽管底气不足,他连句重话都没说出来:"媳妇儿,你干嘛呢?"
  "还没下班,等着呢!"彭程严肃极了,姑娘便有些心虚,她已经收拾妥当,准备去见那个相亲的男人了。
  "媳妇儿,你晚上早点回家,到了给我打个电话。"这不是他心里的话,他没敢说心里话,这是句废话,好让这个电话看起来不那么傻。
  彭程驼下脊背,垂头丧气的蜷缩在凳子上,他想把手机砸了,所以他使劲儿的捏它,怎么办才好啊!
  ——
  这一次相亲安排得非常紧急,那人比贝贝大了八岁,是一个在英国生活多年的海外侨胞,在国内的时间紧,所以只有当天下午能匆匆的见上一次,于是贝贝接了电话,请了假就去了。
  为什么要去呢?
  也许是因为她想去,但她不想让自己知道她想去。
  她告诫了自己另一套看起来更合理的原因,因为贝贝还没跟家里提过彭程的事,她不确定彭程就是自己要找的人,所以她得去。不确定的原因很多,首先他还是个孩子,四岁的年龄差距让她总感觉他们俩个更像母子,更为要紧的是,彭程嘴上的那条口子,即使现在已经看不见了,但它曾经在那里,她是见过的。
  约会地点定在一家咖啡厅里,说是咖啡厅也就是个住宅楼一楼改成的小店里,算不得什么有味道的地方,就在凡楼附近,一颗老大的洋槐树下,环境到还暖昧。
  在英国生活的人大体都这样严谨,他来的时间刚刚好,不迟也不早,撇下一抹残阳在身后,他看起来很精神。
  这个人成熟稳重,又很周到,他会给贝贝拉椅子,在这小城市里,少见的小气质,他的确是个让人欢喜的男人。他穿得像个从八十年代穿越过来的家伙,长风衣的扣子也没扣,微笑着又走到贝贝眼前的咖啡色皮椅上坐下,介绍了自己。
  见多了相亲的怪兽,这个男人让她眼前一亮,他谈吐得体,给她介绍了他的许多爱好,最后有一样着实引起了她的兴趣。
  他说在国外,人们都用香水,他说那是一种礼貌。
  "这是种尊重。"归国华侨的嗓音像绸缎划过一般,让贝贝甚是舒服。他告诉她香水要搭配不同的场合和服饰,为了今天的相亲,他特别喷了这一款。
  那是一句很好听的英文,但是贝贝听不懂,她只知道他舌头连着说了一个词,但那和中文的发音不同,她甚至听不出个数。她只记得这男人没有把袖子抻到自己鼻子下面,只是轻轻的晃了晃腕子,那股子淡淡的味道就像找到家了一样飘进贝贝的鼻腔里,好闻极了。
  ——
  粘稠的土黄色灯光,似乎把一切都拉得更慢了,贝贝微微的露出笑容,那多爽朗的笑容,大概和这性感的灯光不一样,她和这一切都不太般配。
  音乐轻柔的像是眼看着就要停下了,贝贝听见了手机的声音,那就像是当头的一记闷锤,她知道一定是彭程。掏出手机来一看,果然是他,他从来没让她失望过。
  这样的场合接彭程的电话,显然是不合适的,她觉得她稀罕面前的男人,稀罕他把沾满香水的袖子在自己的鼻子晃晃,比香烟的味道好太多了,所以她没有接电话,又把手机调成了静音扔回包里。
  聊天在咖啡般滑腻的氛围里继续着,他的温文儒雅让贝贝越来越痴迷,只是这喷香水,听着挺好,但是闻得久了,便觉得也不怎么好了,至少他看起来,扭捏极了。
  "你们中国的女人,早就已经忘记自己的女人了,忘记打扮自己了,所以你们中国女人活得太没有质量了。"
  他的轻蔑她没听出来,她也听不出来,她甚至没听到他说你们中国女人,于是她说,顺着自己的意识里,那聊天应该有的方向:"是啊,生活多艰难,哪有钱折腾这些。"
  西式餐点吃起来就是比较慢的,倒不是吃的慢,是上菜太慢了。两个小时后,他们终于吃完了饭,不知道为什么,贝贝一点都不累,她意犹未尽的,他也看起来很尽兴,然后他礼貌的送她上了公交车。
  临上车前,贝贝回头对他微笑了一下,她谨慎的注意角度,不让自己笑得更像姚晨,那张大嘴不是所有男人都能笑纳得了的,她看着车下跟自己挥手的归国华侨,觉得他应该不讨厌自己!
  车开走了,她没有忘了彭程,这是她今天唯一一个理由,让她不安。贝贝掏出手机,猜想彭程大概已经打了很多电话了,正赶上妈妈也在这个时间打来电话,说是介绍人打电话说,归国华侨觉得不太合适。贝贝瞬间就好像梦醒了一样,香水味马上就消散了,现实残酷的告诉她,人家显然不喜欢泥土的芳香,她文贝贝也许太接地气了。
  她像被打了一闷棍似的,整个人坐在座椅上,陡然间矮了一截。手机嗡嗡的震动了,是彭程干的,贝贝刚刚才看见那二十七个未接来电,他是那样急切的在找她。这一刻贝贝的心里说不出来什么感觉,高兴肯定不属于,不高兴,看样子也不属于,他那样让她窝心,可她不希望爱她的人只是彭程。
 
连载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水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