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断尾鱼第四十七章房子


  第四十七章:房子
  三转两转,总还是在姑娘家附近转悠,彭程牵着她的手,执着的向前走着。他的那个小包,可有可无,里面怕是连一件旧衣服也是没有的,否则定不会是这别别囊囊的样子。
  "你吃饭了吗?"贝贝跟在他身后,不咸不淡的问他。
  "吃了。"他说。
  "你吃啥了?"她歪过头来,含着玩笑的看她。
  "饭呗!"彭程那样稀松的瞟了她一眼,像是真的吃了。
  "啥饭?"她又问,故意问。
  彭程再不回答了,小脑袋在脖子上面转悠,又穿过一条马路,旁边是个开放式的体育馆,进进出出的好些都是梳着五号头的大妈,那般热爱生活的笑着。
  又是一个十字路口了,姑娘的额头微微沁出汗来,对面工地上丁丁刚刚的响,尘土飞扬的有些脏,彭程停了下来:"媳妇儿,就这儿。"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满马路都是的建筑工地,巴掌大点儿的地方,也得为市政收入做点贡献,几乎所有能动迁的老房子全部推倒了,再盖上新的,像是一块块补丁。这都是男孩子的事儿,农村里不爱念书的小伙子们,靠的不过是一把子力气,舍得自己。
  这时候的贝贝还没有真的意识到,对于彭程来说,这也许是老天爷留给他们这样的人唯一的路了。
  "媳妇儿,我都问好了,但是我得先开个什么没有犯罪记录的证明。"他说得一本正经的,看着贝贝笑得嘻嘻哈哈,他似乎有些苦恼了,眉头轻轻的掐紧,不易差距的掐紧。
  "你笑啥呀!媳妇儿,你看你,你别笑了。"他央求她,可她还是笑。
  "你要去工地干活?你自己瞅瞅。"姑娘朝身后侧了一步,她上下的打量他,他那跟大棒子差不多的胳膊腿是又细又长:"你能不能有水泥管子粗?"
  彭程瞪圆了眼睛,这般一本正经的提议,被贝贝的笑噎住,他愣在原地,似乎也是思索了一下。
  "媳妇儿,我能行。"他坚定的说,说得像是乞求。
  贝贝不相信有任何一个工地能够要他这样纤弱的人来干活:"那老板那是哄你呢!还什么犯罪证明呀,孩子呀,那是因为你太像孙红雷了,你问问那些干活的,他们肯定都没要。"
  "不是,我问了,他们都要了,真的。"彭程辩解着,这不仅仅是为了工作,他不是孙红雷,他比他长得规矩多了。
  反正都是工地,这里要证据那就再换一换,贝贝知道彭程是一定不会死心的,便带着他又找了两个自家附近的建筑工地。到处是小老板,同一个工地的包工头都不是一个人,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胖。
  辗转两个工地之间,一个小时都还不到,贝贝跟彭程见了四个包工头,小伙子最开始的慷慨激昂,很快就被打压下去了,四个包工头三个看了看他瘦骨嶙峋的样子都摇了摇头,几乎都得出同样的结论,这种体格的,干不了这个。
  ——
  "媳妇儿,你说我是不是啥也不能干了?"彭程低着头,耷拉着肩膀,他拉着贝贝的手指,轻轻的弯着,姑娘的胳膊稍一松懈怕是就要从他手里滑出来了。他说得丧气极了,见贝贝不说话,他看了看她,自嘲的笑了,许是笑话自己,像个……
  贝贝心里一下子便酸溜溜的,她偏能看懂他。他又低下头,耷拉着肩膀,刚刚拎着包跟自己理论的激昂比人民币消失得还快,像条腌酸了的黄瓜一样垂头丧气。
  姑娘一霎那便后悔了,她竟然疏忽了,忘了他,他的心也会难受。
  ——
  "你去那个洗浴中心工作吧!"贝贝停下了,她微扬起头来看他,眯着眼睛尽可量笑得像是东京爱情故事里说谎话的丽香。
  "天生我才必有用,我觉得你的能力一定不在这些体力活上。"贝贝牵起彭程的手,拉住有些灰心的他,看着他回避自己的眼睛,她晃了晃。
  "我还是不去了,你不喜欢那里。"他甩了甩过长的刘海,挡住了眼睛,拎着包的胳膊像是一跳绳子一样越来越垂:"你说我还能干点啥?媳妇你说,要不我再找个饭店嗷?"他抬头看他,像是没人能帮他了,一个只剩下等待的人。
  "去吧!我是担心你会在里面变坏,那里的女人都比较随意。"他又一次碰触到姑娘心里最柔软的那部分,让她不得不编个了谎话。
  听她这样说,小伙子得意了,他来了精神,黑葡萄一样的双眼华光涌动:"媳妇儿,嘿嘿。"他终于还是笑了,笑得是无忌惮。他说他以前有朋友在洗浴中心工作过,他说他能做这个,虽然也不是太好,但是总比饭店强。
  "媳妇,你别担心,我是个忠贞的人,不像你。"
  ——
  彭程在饭店的那点工资之前买水煮鱼赊了不少,该花的都花了,剩下的还够交了洗浴中心的抵押金,只是再余下的零钱也就够买包红塔山。
  洗浴中心的工作不抱吃住,他们面临的问题是没有地方可住了,这让两个人都有点蒙。他们在那老板办公室里,显得拘谨极了,彭程看了看贝贝的脸,也许他想说点什么,但他什么也没说。面前的姑娘像个未占尘世的仙女,眼神里除了迷茫,一切皆无。
  彭程果断的交了钱,应承下这个工作,出了门,他告诉贝贝:"媳妇儿没事,我自己想办法,一定能行,你就放心吧。"
  ——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勇气面对自己的与众不同的,那样勇敢的人实在是少数,对于这个世界的不宽容来说,即使能遇见的一万种善意,只要有一个噪音出现,都会让身在其中的人倍加警觉。
  这次在澡堂子里工作,彭程离贝贝便更近了,姑娘甚至觉得就连睡觉的时候,他都还在身边。新的环境不比饭店,这里没有人看见过手术之前的彭程,他开始的是一段全新的历程,从一个最漂亮男孩儿开始的,好故事。
  "嗯!媳妇儿,哎!媳妇儿你说话。"
  彭程似乎是刚爬起来,他大体是睡着了,东西叮叮当当的掉落,贝贝急匆匆的朝着网吧里走着,边走边说:"你怎么样了?吃饭了吗?昨天睡没睡?"
  他已经熬了快三个晚上了,老地方,在贝贝家附近的那个网吧里,唯一的那点觉,还是后半夜时,在澡堂子里睡的。
  "睡了,我刚才醒,你打电话我不才醒的吗?媳妇儿,你来啊,我想你了。"他仍旧是那般热情,他说他想她了,他每次都说。
  "别闹,你出来,我马上到。"
  ——
  吃住的问题,彭程坚持不让贝贝帮忙,她也真帮不上他什么忙,只能静静的看着他辛苦,看着他困得打晃了,也还坚持着。
  中午的电话里,是个中年男人,他在网上发了个信息,找个合租的,贝贝当即便明白那是多好的一个机会。那男人是说网上的信息发了很久都没有人联系他,现在他已经自己租了房子,不过很欢迎有个合租的跟他一起住,也能分担一下租房子的费用。
  赶巧儿的是,那房子离贝贝家很近,过了那条柳絮纷飞的小马路就是,前楼邻着街心花园,坐在花园的小长廊上,甚至能看见那个房子小间里面的摆设。
  中年男人很实在,说如果是贝贝住,那肯定不行,是男孩子儿就没问题了,两个人谈好了价格,以每个月二百五十元的费用租下了这个房子里屋的一小间。贝贝当机立断的给了钱,按住了这个房子。
  ——
  远远的,他一身白衣皱巴巴,想来的确也好久没换了,不过这孩子惊人的白衬托着,到不让人感觉很脏。他已经等睡着了,紧紧闭着眼睛,靠墙站着,一动不动。贝贝轻轻晃着他的手,不想他醒得那么突然。好一会,彭程终于还是悠悠的睁开了眼。
  "媳妇儿,哎呀!"他捂着头,有点晕,就势往贝贝身上一靠,搂紧了她的脖子。
  "困坏了?"姑娘轻拍着彭程的背:"你缓一缓,我带你去个地方。"
  ——
  "媳妇儿,这要干啥?"
  贝贝带着彭程往楼道里走,突然被他的双手环住了腰,她站在高一级的台阶上,正好平视着他的眼睛,他狡黠的样子,白嫩的脸上黑眼圈像涂了眼影,羞涩的把头埋进自己的肩膀。
  "你也觉得应该给我了,是不?"说着挑起眉毛瞄着贝贝,水亮亮的眼睛极尽挑逗,她笑呵呵的,也不回答,手指突然狠狠的在他腰上拧了一把。
  ——
  彭程很喜欢这个地方,虽然只是个合租的屋子,但是有一个整洁而漂亮的小单间,床和简单的被褥,也都是现成的,主卧室里还有一部二十四寸的彩电,居然还安装了有线。
  "媳妇儿,我就知道你是最好的。"他很兴奋,在屋子里到处翻了个遍,拿起什么东西都好奇的在眼前晃晃,然后说:"我家里也有这个。"
  他说他会做饭,接着便到厨房里翻腾起来,中年男人应该属于居家型,他备了很多粮食,彭程坚持给贝贝做了顿饭吃,虽然不如秦添做得好吃,也肯定不是新手。
  折腾够了,姑娘打算回家了。时间尚早,彭程似乎不太情愿:"媳妇,我想让你陪陪我,你不在,我心里不踏实。"他抱着背好了包要出门的女人,边说边往门里面推她。
  "别了,你都困啥样了。"姑娘劝慰着,却仍拗不过他。
  "哎!租这里多少钱?我下个月给你。"
  小伙子岔开话题,他一边说,一边推着贝贝退到屋子里面。俗话说的好,孤男寡女同处一室,要说不出点事儿,那说明那男的不好使。在那民风保守的古代尚且如此,何况是现代,彭程也是男人,再苗条也是苗条的男人。看过电视剧里的情景吗?一个男的吻了他怀里的女人,然后两个人一起倒在镜头的下面,你说能干啥?说啥是啥。
  这个时候的贝贝和彭程,已经退到了床边上,小伙子用全身的力量压了过来,他存心想把姑娘按到,就算她两条大腿长得跟大象一样夯实也是低档不过的,两个人一起倒在木质床板上,摔得姑娘眼冒金星,脑袋嗡嗡作响。
  彭程极尽霸道,手从衣襟下面塞了上来。胸罩显然激起了他更加强烈的欲望。
  "小彭程,你放开。"贝贝好不容易倒出了嘴,她冷冷的警告他,可那无济于事。
  忽然他坐起了身子,双手死死的钳住贝贝的胳膊,总是荡漾着笑意的眼睛里,这下不笑了。那种男人的欲望烧得他的眼睛迷离了起来,一只手掐住她的脖子,另一只手霍的掀开了她的衣服。
  想象中的一切都没有发生,他揪住她肚子上的一圈肥肉:"媳妇儿,你给我讲讲来,你躺着怎么还能有棱呢?"他眼含笑意,晃了晃姑娘肚子上的那条肥膘。
  ——
  趁着这个功夫,贝贝拉好了衣服,她手脚并用的倒腾了起来,挣脱跪在自己眼前,裤子挂在胯上的男孩儿:"你离我远点。"
  这一次,彭程没一点儿失望的样子,他伸手摸了摸她的胸脯,那虽然小,仍是在布料下面鼓出了一个包:"媳妇儿,你不会还是处女吧!"
  他的脸凑得特别近,巴掌大的小脸只让贝贝看得见眼睛,那硕大的滚圆的眼睛,黑眼仁儿上一条条的道子,来回的抖动。贝贝伸手拔了开他的脸,也不回答,三下两下整妥当了衣襟。
  ——
  到了这步田地,想走哪里那么容易。彭程坚决不依,耍赖得一把抱住贝贝,整个人往后一坠,连带着姑娘一起摔在床上。这一下下太实诚了,贝贝站立不稳实实惠惠的顿在了彭程身上,他吭叽一声,八成是挤到了伤口,但他没说。
  "媳妇儿,你就是胖一点,也挺好看的!"彭程松开了她,缩在床边儿的一角,看着她站了起来。
  "屁股有点大。"小伙子眼神儿一直在姑娘的屁股上转悠,让贝贝尴尬极了。
  突然,他又一把抱住了她,手臂往回一带,她便坐在床上,这一次还好,没有坐到彭程。他继续摇晃着身体,开始解释刚刚的嘲笑,那不是嘲笑贝贝有多么胖,其实那也不算是嘲笑,那是稀罕。
  ——
  "媳妇,你都这么大了还没享受过生活呢!"他看起来像是在可怜她:"这是不人道的。"
  一边说着,彭程的双臂有一下没一下有节奏的加夹紧贝贝的身子,姑娘要反驳的话便说的乱七八糟,嘴里净是不自持的嗯嗯啊啊。
  "媳妇儿,我老爱听你这样了。"他裤裆里的东西硬邦邦的,挤在姑娘的屁股后面,那个玩意直挺挺的杵着:"媳妇儿,你看。"他贴着她的耳边说,说得人害臊了。
  他没有再碰她的身子:"媳妇儿,我等你愿意给我。"
 
连载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问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