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仲夏夜梦语奇缘生灵园之章上


  (一)
  强光消逝后,星宇和小琳才可以睁开眼睛,"嗬!"对于眼前的一切,他们震惊不已,简直不敢相信。这里是一处盎然绿色的山野,青草从生,又有花儿映衬,空气中弥漫着湿润的泥土气息。有一群沿着小溪奔跑的麋鹿,还有一簇簇鲜艳的花朵随风摇摆,类似人一样的花仙子扇动着七彩的翅膀停在空中摘取花粉。星宇看着周围的一切好像他在梦境中见过的一样,不过,影像有些模糊。难道还在做梦吗?嗯~
  "这是哪里呀?"小琳惊慌的脸色靠近星宇问道。
  "哈喽!看这里。"
  一道突如其来的声音把星宇和小琳吓了一跳,星宇紧张看着四周喊道:"谁?是谁在说话,快出来。"
  "喂!你们人类就是心高自大,总是爱往高处看,其实你们低下头来也会发现眼前的一切都是很奇妙的。"
  星宇往地上看,是一只松鼠在说话,而且它还穿着衣服,这可把星宇惊住了。接着松鼠的左手背贴在后背,右手掌贴在胸前鞠躬行礼说道:"您们好!我叫脆脆,欢迎来到我的家乡——生灵园。"
  对于这里莫名其妙的一切,星宇简直不敢相信,但是,对于这只小松鼠,星宇确信它就是之前的那只松鼠,不过奇怪的是它身上的那套衣服是怎么来的呢?
  突然,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小琳走近脆脆,星宇本要拉住她,可是听到她开口说话就差点摔倒。"哇!小松鼠你不仅可爱,而且还会说话有懂得礼貌,好棒喔!"小琳蹲下来凑近脆脆然后把它捧起了。星宇皱起眉毛看着小琳脸颊泛红捧着松鼠往脸蛋蹭,心里唏嘘道:都忘了小琳能够跟动物说话,也是个不简单的女孩了,我的担心还是留给自己吧!还有"生灵园"?这是哪里呀,好像树林里有个叫"祭林园"的地方,这里不会是森林的里面吧。星宇在心中猜测,突然身子不由地抖擞。
  "喂,你们先停下,臭松鼠赶快还给我项坠,我们还要回家啊!"星宇强忍着心中的恐惧,要不是有更重要的东西,他早就拉着小琳跑了。
  小琳停下来动作,脆脆趁机挣开小琳的手,抚了抚脸上松乱的毛发说:"都说了,我叫脆脆,我是我们家乡的执事长,你也可以喊我脆脆执事长,还有我身上也不臭,不信你闻闻。"脆脆说着就举起一只手露出腋下给星宇闻似的。
  星宇阴沉着脸走上前,一把抓起脆脆情绪有些激动连说话的口气也在打颤:"快、快把项坠还给我,那、那是我爸爸,我爸爸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快给我。……"在一旁的小琳看着激动的星宇和他眼角闪动着泪液,连忙捂住星宇的手臂说着:"小宇对不起,你别生气了,对不起。"听到小琳的恳求声,星宇这才恢复了理性。星宇看着被自己用力握得脸色变白的松鼠歪着头轻呼"救命~啊",意识到自己鲁莽了,连忙松开手。脆脆顺势在星宇的手中跳下来,双手轻拍着发白的脸蛋说:"你想杀死我呀!""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星宇愧疚地低下头,随后又想起了项坠的事,"我的项坠呢?快还给我。"星宇一脸怒气地看着脆脆,脆脆还以为星宇会首先问这里的事情呢。脆脆的神情变得黯然失色低语:"我知道这条项坠对你来说很重要,可是它对我们也是很重要,它是拯救我们家乡的信物啊!"脆脆说着就从背后摸出星宇的项坠和两个小盒子,脆脆打开了一个,瞬时一束烟火升上天空绽放光彩。
  ……
  生灵园有一片很大的森林,在森林深处,有一棵很大很古老的树木,它周身散发着淡淡的光辉,树干上端长着慈祥老人一样的面容,脸部的轮廓与人类一样,面容虽然憔悴,但是胡(树)须随风飘逸,似乎放荡不羁,眼睛微闭嘴唇微张,小小的呼噜声一上一下。不过,奇怪的是,周边也有许多的树木,它们都是枝繁叶茂,然而单单只有这棵大树木是枯枝烂叶,看上去就给人一种生命在流逝的感觉。它是在睡觉吗?抑或是沉睡?
  突然间,这棵大树木慢慢睁开了眼睛,鼻息恢复平静。花儿们摇摆起了身姿,花仙子们唱起温情的歌儿,小精灵们合着节奏飞舞着。
  大家异口同声地兴奋地喊着:"生灵树爷爷,您醒来了呀!爷爷醒来了!"
  生灵树伸展了干瘪瘪的树枝,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浑浊而深邃的眼睛笑眯眯着:"亲爱的孩子们,您们还好吗?老头子我还以为醒不过来了呢,还好现在又可以见到你们可爱的模样了,呵呵。"
  "生灵爷爷,我们都还好,爷爷,我们也很想念您!"
  "爷爷,爷爷,您醒来了吖!"一位白色礼裙的女孩从一只梅花鹿的背上跳下来,跑向生灵树拥抱着它的身体。"呜呜~爷爷,梦梦好想你哟!"小女孩小声的抽泣说着。她在心里想着:要不是那些可恶的人类,爷爷就不会这样,我们的家园也就不会陷入困境。生灵树抚摸着小女孩银白色的长发说:"梦丫头,不好意思,爷爷让你担心了。"精灵们纷纷站在地上,花仙子也停止了歌唱,她们双手握在胸前希冀的目光望着生灵树和小女孩。
  "好消息、好消息,梦梦公主,脆脆执事长找到了拯救我们家园的人了。"一只与众不同的夜莺从外面急冲冲地飞来,"啊哈!树爷爷您醒来了呀!真是太好了,双喜临门啊!"夜莺兴奋地扑动翅膀在空中绕圈。
  "真的吗,太好了"
  "太好了,树爷爷不用再继续沉睡了,太好了。"
  小精灵们欢乐着蹦蹦跳跳,身体散发了光彩,花仙子又唱响欢乐的歌曲,刚才寂静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
  "太好了,爷爷您可以不用再长眠了,我们去接脆脆他们了,等着我们的好消息。"梦梦仰起清秀的面孔笑着。
  生灵树也微笑着点点头。
  梅花鹿办蹲着身子问道:"公主,您坐好了吗?"
  "嗯,做好了,再见爷爷!"梦梦招手说着,"小莺姐、梅姨,我们走吧。"
  "咦,公主,等等我。"
  幽静的森林中,一束美轮美奂的彩色光芒朝着森林外围去。
  "找到了呀。"梦梦们走后,生灵树目光往很远的一片森林的方向望去微笑着说,"希望可以帮助到小家伙走出心灵的迷宫,也就完成了你的心愿吧……"
  (二)
  脆脆把项坠还给了星宇,星宇凝视了一会儿项坠后重新戴上,他还有很多疑问要明白,况且好奇是每个小孩都有的天性。现在星宇就很想问一个问题,那是困扰着每个人的童年中的最大的疑问,以前在电视上看到,还不那么在意,可是,现在是亲眼看到啊——说来也奇怪,刚才脆脆手上没拿什么东西,星宇以为它藏在哪里了,但当脆脆的手往背后一摸就拿出了项坠和一个小盒子,难道它也有像"小叮当"(《哆啦A梦》)一样的神奇口袋,那干嘛长在背后呢?
  星宇耐住激动的心情,不过表情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夸张的面孔凑近脆脆,脆脆对此吓了一跳。星宇说话了:"那个、那个,刚才我的项坠你是从哪里拿出来的呢?你背后是不是也有一个神奇的口袋吗?"脆脆一脸迷惑:"什么?口袋?没有啊!"
  "那、那你是从哪里拿出项坠的?"
  "哦,是从……喔,你想知道?"脆脆语顿了一下嘴角微翘着说。
  "嗯嗯!"星宇脸色涨红,就连呼吸都有点急促。
  "嘿嘿,我告诉你吧。"
  "嗯嗯!"
  "听好了,其实……这是个秘密……"
  "哦,原来……呃~"星宇的痴笑瞬间定格在了脸上,整个容就如同"石化"般。
  看着这样子的星宇,脆脆忍不住捧腹大笑,就连小琳也捂住嘴唇扑哧一笑。
  "喂,臭松鼠,我问你啊……"星宇阴沉着脸,不过还是遮挡不了脸蛋的羞红,星宇还没说下去就被小琳一把推开说:"哎呀!小宇你就别问这些奇怪的问题了。"转而小琳继续说道:"不好意思,脆脆执事长,我们还没介绍自己,嗯,我叫小琳,你好!"小琳看向星宇,只见他一脸臭气地甩开头低声说:"臭松鼠,哼!"小琳苦笑着说:"不好意思,他叫星宇。"
  "真没礼貌。"随后脆脆解释道:"小琳、星宇,其实我早就知道你们了,我可是一直在寻找你。"脆脆说着看向星宇,"找我?"星宇小手指了指自己,"对了,你们找我们做什么?这里又是哪里?"
  脆脆叹了一声:"我不是说了吗,我希望你们能拯救我的家园。"
  "拯救家园?怎么回事?"小琳也问道。
  "现在还说不清楚,先等下。"脆脆说着就打开之前拿出来的小盒子,随即盒子内迸发出一股气体,"先回生灵树爷爷那你们就知道了。"
  这股气体围绕着他们直到慢慢消逝,星宇和小琳惊了一下,"喂,臭松鼠你怎么说不清呀?还有那个盒子里是什么东西了?"星宇看着地上带路的脆脆问。
  没有回应声。
  "喂,你不说我就回家了。"星宇说着就要转身走了,他是想威胁脆脆。可是,这只松鼠头也不回慢悠悠地说:"可以啊,如果你知道回家的路在哪里的话。"星宇一听顿时愣住了,是啊!怎么把这个最重要的问题给忘了。这里到处是奇怪的树木,而且来的时候是一处陌生的山野,现在还是脆脆带的路,就连这里是不是小镇的某个地方还不确定,星宇怎么可能知道回家的方向在哪里。
  星宇呆滞着转过身来问:"那……那我们回不去了吗?"星宇的语气颤抖着,因为之前脆脆还补充了一句话它也不知道怎么回到星宇们的世界。脆脆的下一句话给星宇带来了希望。
  "也不是,生灵树爷爷应该知道让你们回去的办法,之前我也是受爷爷的帮助才来到人类世界的。只不过……"脆脆说到这里神情变得黯淡下来。
  "只不过什么?"星宇急切地问。
  "哎~树爷爷经常会沉睡,而且一睡就会睡很久。也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在沉睡了,还没醒来。"脆脆悲伤地说。
  "啊,你说的是什么树?在哪里?为什么会沉睡?"星宇一连问了三个问题,不过,脆脆不再作声。
  "喂!臭松鼠你就说话呀。"星宇还以为脆脆又在故意不告诉他。
  "小宇……"小琳突然轻呼了一声星宇,对他使了使眼色微微摇头。小琳看到脆脆的神情悲伤起来,星宇也意识到自己的不对,便不再言语。
  两人一鼠就这么安安静静的走着,气氛有点怪异。突然,小琳笑靥如花对脆脆说:"脆脆执事长,你累吗?""欸,什么?"脆脆不明所以。"呐,要是你觉得累,请允许我抱你吗?"小琳恳求的眼神看着脆脆。脆脆原本想要拒绝的,但是小琳这样的表情……
  "不行,小琳。"星宇喊住小琳。
  "为什么?"回话的不是脆脆,而是小琳不带任何感情的话。
  "呃,小琳这……"星宇急忙解释,"咳咳,你看你要是把它抱住了,它还怎么给我们带路?"
  "没关系,我可以说给你们听就行了。"这次回话的是脆脆了。
  "嗯,就是。"小琳开心的抱起脆脆。
  接着星宇想起了之前的问题脆脆还没有说呢,又继续说:"喂,臭松鼠你还没告诉我们那个盒子里是什么东西?还有天空的烟花?"
  脆脆还是没理会星宇,小琳抚摸着脆脆柔软的头发和声的说:"脆脆执事长,你可以告诉我们,刚才的气体是什么吗?为什么要放烟花吗?"脆脆这回说话了:"嗯哦!还是小琳懂礼貌,不像某个人。在天空的烟花是给小莺的信号,那团气体有着特殊的气味,是方便公主们来接应我们的,不过,这种气体的气味我们是闻不到也没有毒的,只有梅姨可以闻得到。"
  "啊!小莺、梅姨、公主?这里还有公主吗。"星宇有点惊讶。
  "哇!有公主耶,那她长什么样呢?会不会像‘白雪公主’一样漂亮呢?"小琳星光闪闪的眼神说着,"那会不会也有王子呢?"
  还没等脆脆回答,星宇就插口说:"哈呵呵,还能长成什么样,一看就明白了吗,要是有王子,也就差不多吧,嘿嘿……"星宇一脸坏笑地看着脆脆。
  "欸?什么意思?"小琳和脆脆听后一脸懵然,不过,脆脆从星宇的眼球里看到了自己,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可恶的星宇!"脆脆咬牙说着跳上小琳的肩膀,然后再一跳跃,一出爪,"咔嚓"一声响,在半空中转了个身子,华丽的落在地上,吹了吹自己的爪子。
  "啊呜!好痛啊,臭松鼠你干什么抓我。"星宇蹲下身子摸着有四道红抓痕的脸蛋。
  "没有什么,就是给无礼之人一点教训。"
  "可恶。"星宇气不过,便和脆脆较劲,"你们的公主肯定是个丑八怪,和你一样是个丑八怪。"
  "你说什么,臭星宇。"脆脆一脸怒气,捊起右手上的毛发,像是要和星宇"干架"。
  "哎呀!你们就别吵了。小宇、脆脆。"小琳在一旁着急着,劝不了他们,于是拳头微握起来。
  ……
  "哈秋~"
  "公主,是我跑得太快让你着凉了吗?"梅姨听到梦梦突然打了个喷嚏问着就放慢了速度。
  "没事,梅姨,我们快点走吧!"梦梦回应道。她也觉得奇怪,明明就不觉得冷,平时也没打过喷嚏,怎么突然就打起喷嚏了呢。"哈秋~"
  ……
 
连载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谷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