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断尾鱼第八十二章我不干了


  "你说什么?"面前的男人是个无赖了,贝贝怔怔的看着他。
  方才刚刚平静了一些的生活又起波澜了,彭程说澡堂子工作不想干了,他说他不想干了,直白而自在,至于他为什么就不想干了,他只字不提。他只是用鼻子哼出一口气来,眼皮一开一合,一副对那一切极不屑的样子,就像上次离开饭店的时候一样,接着便什么也不再说了。
  好一阵子,工作才算是稳定了,收入也还不错,唯只剩下欠出去的钱还没还上,但贝贝一直是有信心的,她觉得那么点儿钱,彭程是能赚回来,就从那个澡堂子里,他可以的,她知道。贝贝紧紧盯着他的眼睛,天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他来回闪动的眸子,总是在躲闪。很快姑娘就懂了,这件事儿,他是想好了的,显然,他并不想改变主意。
  "那你想干什么?我听听来?"良久的沉默以后,彭程跟贝贝都没有退缩。姑娘是永远也想不明白的,对于彭程思考问题的方法,她只觉得独辟蹊径,他从不考虑钱,也不考虑吃,生活中的一切桎梏,他都视若无睹,他啥也不想,他就想他想干啥。
  好日子过得八成是有点闹心了,彭程便要开始折腾了,那好比植入了基因的密码,一个人在什么时候开始折腾生活,大体是由他祖先的基因决定的,那个周期也许早在他出生之前,就已经根植在他的生命里了,可现在还没过上什么好日子,他这明显是打算断了两个人活命的钱。
  小伙子把头瞥向一边,他看起来很不高兴,一副好不屑的样子。贝贝一直都知道他不想干服务员,他生平最恨别人看不起自己,服务员就是这样,让人说来使去的,上不得台面。不想干的事儿,彭程说过很多次了,每一次提起来,他都像是摸到了肉乎乎的臭虫,整个脸都憋在一起。
  姑娘脑袋嗡的一响,如果彭程家里有人有钱有门路,或许他也能像王莹的老公那样,去国企当个体面的工人,给吊车挂个勾,或者给炉子添铲煤之类的,但是人是不能自己选择父母的,否则彭程准能给自己选个不能把他送人的爹妈不是吗?
  ——
  "媳妇儿,我想去工地试试。"小伙子很小声的说,恰似嘟囔,嘟囔给他自己,也不指望贝贝能听清楚,他似乎也不太自信。
  "你去工地能干什么?"贝贝那样嘲讽的斜眼瞟着他,彭程精细的身子是被工地嫌弃过的,对他来说,工地工作的艰苦,就跟火坑一样,是绝不能跳的。
  "上次咱俩去工地,没人要你你知道不?"情急之下,姑娘偶尔蹦出来的东北话发音还算准确,她是真的着急了,否则她定不会说出这样伤人的话来。
  "没有工作了,哪里还有钱?咱们怎么活?"她紧蹙着眉头看他,她似乎正试图理解他,但那很显然是困难的。
  "不是的,媳妇儿,是我认识个大哥。"也许是看出了贝贝脸上的不耐烦,彭程赶忙又说:"你听我说,他是干工程的,他给我找了个包工头,包工头愿意用我了,我都去问了。媳妇儿,我想干这个,当服务员到啥时候是个头啊,我想多赚点钱。"他像是马上要挨老子打的孩子一样,拽着贝贝的衣襟,边说边扭捏着两条腿像麻花一样的搅合在一起。
  "什么大哥?"姑娘防备的问他。
  "也是总去浴池洗澡的,但不是义哥那样的,他是正经的生意人。"彭程说着牵起贝贝的手,稍稍的侧过头,似乎随时准备躲避着什么。
  "我去看过了,包工头也同意了,让我明天就可以过去。"
  小伙子期盼着,他眼神儿里,都是些难以启齿的小故事,贝贝怔怔的盯着他看了半天,脸上保持着不相信才有的愤怒,接着她突然开口了:"你爱死不死。"
  ——
  贝贝很想告诉彭程不许他去,但是最终她还是同意了。人嘛总要做自己愿意做的事情,更何况他自己觉得他能行,拦得了一次还能拦住两次?就好比,如果他本来便是个飞上蓝天的海鸥,最终爱上一只鱼而只能俯视大海,不能仰望蓝天,那得是多么可悲啊!
  于是她虽然咒骂了,却也点了头,然后彭程便笑了,他甚至跳了起来。
  终是得到了贝贝的首肯,虽然是这样不情不愿,彭程却仍是兴奋的,他啰里啰嗦的说着,幻想着未来每天都能有一百多块的收入,然后给媳妇儿买个什么样子的大金镯子,把她手腕子坠折。
  他自顾自的编排,很得意,可这个时候贝贝的心里却是另一套算盘。让他去工地上班,正好改改他大手大脚的毛病,工地上的那帮人都是些烟屁股捡起来抽一口都得捅灭了留着以后抽的实用主义者。某种意义上讲,他们才是真的活出了人生真谛的人们,无论何时何地,随心所欲毫不做作。
  ——
  第二天一大早,不仅仅是一大早,五点才刚过了一点点,天都还亮得很敦实的时候,彭程就出门了,他特意找了条最破的裤子穿上,迎着秋风骄阳迈向他日思夜想的工地。
  昨天便来跟包工头谈好的买卖很顺利,彭程毫不费力就得到了一付旧手套,和一顶油脂麻花的橙黄色安全帽。像是从尸体上扒下来的,带着臭乎乎的油味。彭程干净惯了,他看了半天,用手指在帽檐上来回的摸了摸,最终还是戴上了。
  昨个晚上贝贝走后,他一个人闹心了好久,彭程能看不出来媳妇儿不乐意吗?他在如何卖力的表演,终是不能快活自己,那会他就想摔门出去把贝贝找回来,可是想来想去,还是没去,连电话也没力气打过去哄她一下了。他又没有钱,媳妇儿背着债,那么大的压力,哄好了一时能哄好一世吗?他需要的是钱,给她一个不需要操心的未来。
  想到这里,他觉得挺有劲儿的,一清早也不怎么饿了,原也是他根本就没钱吃早饭,干脆直接去了工地。
 
连载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千灵